馮浩鎏醫生講道速記 (8月7日)

88spa88屆研經會講員 - 馮浩鎏醫生
主題:疾風勁草 – 劃時代的工人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
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任何轉載必須註明出處及大會網頁連結

 

第六講
日期:2016年8月7日
題目:無僞無悔—眾所周知的保羅
經文:使徒行傳二十章17-35節
講員:馮浩鎏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特約速記員:黃宇明先生

1.引言:保羅的身份—僕人與見證人

弟兄姊妹,早晨!

很開心再一次有機會分享神的話語。我非常開心能夠跟周牧師一起配搭。過去六天,今天第七天,我們一齊配搭,一齊服侍是很好。有一次我去美國參加一個會議,那個是一個福音會議。當時,跟平常一樣,要經過海關檢查,要見官。通常見官時,他會問你來這裡做甚麼。我說:「我來參加一個會議。」他就問:「是甚麼會議?」我說:「跟基督教有關的會議。」他問我說:「那麼你的身份是甚麼?」很多時候,關員不會問你的身份是甚麼的。當時,我心裡有點頑皮,我想說:「我是神的僕人。」若果我真的這樣說,我可能過不到關。他可能以為我玩弄他。我回答:「我是以基督徒的身份,沒有其他的身份。」他眼盯著我幾秒,就拿起蓋印在我的護照上蓋上印,看也不再看,說:「Next(下一個)」。
我們有時會有身份的危機。究竟我是誰?我的身份是甚麼?其實,香港人都面對身份的危機。回歸之前,我們拿著英國護照,但不可在英國生活,又不是英國人,所以不知自己是甚麼身份。我們拿著香港身份證,作為特別行政區的中國公民,但當你留意細字時,特別行政區的中國公民身份與中國大陸的中國公民身份是不一樣,你知道。常常覺得自己好像是次等公民。很多時候我們在問,我們的身份是甚麼?

今天,我們講到保羅的生命裡面。保羅在《使徒行傳》二十六章的記載裡面,他被審訊,面對一個官員叫亞基帕王。當時,他要面對「你是誰?你的身份是甚麼?」的問題。

1.1. 僕人

他面對亞基帕王時,他說出一句很重要的說話,二十六章十六節,他說,他在向大馬士革的路上與基督相遇時,基督吩咐他,給他兩個身份。在十六節這樣說:「…我…派你作執事,作見證」。基督告訴保羅說:「你的身份就是執事和見證」。甚麼叫「執事」?甚麼叫「見證」?我知道這裡潮人生命堂有很多執事。我不知你們領受的這職事,知不知道你承擔這職事的工作是甚麼?在這裡的「執事」,原意是「僕人」的意思,但不單是「僕人」,是「特使」,或中文「欽差大臣」的意思。或者,可以叫教會執事做「欽差大臣」。「欽差大臣」是甚麼意思?是代表主人,甚至王上,去傳遞主人或王帝的意思,沒有自己的意思,只有主人的意思。

當時路加用「主人」和「僕人」的字眼,是有個特別的意思。他第一次用這個詞是在《路加福音》第一章第一節,不是在《使徒行傳》開始的。這裡的意思,《路加福音》第一章,他講到這個「僕人」是傳遞神話語的「僕人」,《和合本》譯做「傳道的人」(路1:1)。即是說,保羅領受這個職事是要作傳遞神話語的「僕人」。

1.2. 見證人

第二個身份是「見證人」。甚麼是見證人?路加在第一章講過:「是照傳道的人從起初親眼看見又傳給我們的」,「親眼看見」。在《使徒行傳》二十章、二十六章講到保羅親自與基督相遇的情況,是在大馬士革與基督相遇的經歷。大家有沒有收過郵包?郵包在特快郵遞的過程,如DHL,那郵遞員是不會知道郵包內有甚麼東西,當傳遞到對方手上時,他立即就離開。但是「見證人」就不像那速遞員單單送郵包般,而是保羅說:「我真的認識主耶穌基督」,所要傳信息的主。當他面對亞基帕王的時候,他講自己的「見證」。他說:「我在大馬士革路上,突然間有大光,我就仆倒在路人。當時聽到有聲音對我說:『掃羅!掃羅!為甚麼逼迫我?』」在聖經的記載裡面,你記得保羅怎樣說嗎?保羅說:「主啊,你是誰?」其實,這句說話很諷刺很幽默。他叫神做主,但他問:『你是誰?』,不知神是誰。

弟兄姊妹,我不知你會否同樣的不斷說:「主啊!主啊!主啊!」其實,你卻是不認識神,不認識這位主耶穌呢?跟著耶穌第二句對保羅說:「主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是「主說」。這裡講甚麼呢?保羅向神大發熱心,但是不認識神。在教會裡面,可能都很多很熱心的人,但不是那麼多真的認識基督的。我們可能有很多人都大發熱心,但主說:「你不認識我。」這裡,保羅對著官府做「見證」時,他說了很重要的事情,他說他是基督的「僕人」,傳遞神的話,也是基督的「見證人」。保羅不單只傳遞神的話語,不只是一個傳遞員,是有親密的關係,保羅說:「我認識我的主」。在這裡,保羅提醒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今天,我們不是單單認識或只是做主的工作,更重要的是認識工作的主。這個先後次序很重要!很多弟兄姊妹,我們忙於做主的工作,卻忘記了工作的主。

今天,保羅提醒我們,我們有兩個身份:第一,是「僕人」;第二,是「見證人」。今天我們進到剛才所讀的經文裡,《使徒行傳》二十章,保羅更詳細講他作「僕人」、「見證人」是怎樣的情況呢?保羅在這裡用了五幅不同的圖畫,去代表這個「僕人」、「見證」,是如何在生活中活出來的呢?

我們都參加過畢業典禮,無論是中學生、大學生,或小學生(現在很流行),都要拍照,甚至有校刊刊登當天的照片。過了一段時間,當你再看,你覺得很開心,特別看當時的同學,你會想起當天的生活,有很多值得懷念的故事。我看到在《使徒行傳》第二十章的經文裡,保羅有五張的圖片。今天坐的當中的,有不同年齡的弟兄姊妹,有些是長者,有些是年青人,無論你是甚麼年齡。現代的人很流行「Selfie」,即是「自拍」,在街上都很多人在自拍。我媽媽都曉得自拍,我媽媽已經八十來歲,都自拍,嚇死我。大家,你們拍了很多相,很多照片,如果我要你揀五張照片,五張代表你的人生,你會選那五張呢?你可能拍了很多,太多了,都不知怎樣選。

當時,保羅去探以弗所的教會,他要離開準備去耶路撒冷。他招聚了以弗所教會的長者一起相聚交談,然後將他肺胕之言與他們分享。因為他與他們一起有三年之長,三年,交談後就要離開。就好像,保羅今天請你到他家裡吃飯,然後拿出相冊來,說:「那就是這幾年我和你拍過的照片。」然後,揀了五張相片出來,跟大家分享。

2. 同路人

在這段經文裡面,第一張照片是甚麼照片呢?我叫「同路人」的照片。這照片是跟以弗所教會一起拍的照片,以弗所教會的群體照。在第二十章十八、十九節,他說:「…自從我到亞細亞的日子以來,在你們中間始終為人如何,服事主,凡事謙卑,眼中流淚,…經歷試煉。」這段經文有三次重複講的字,是甚麼字呢?第十八節:「你們知道」,第二十節:「你們也知道」,去到三十四節:「你們自己知道」。嘩!保羅為何這麼囉嗦?「你們知道」、「你們知道」、「你們知道」。保羅說甚麼呢?保羅想說:「始終為人如何」(徒20:18)是很重要的。他說:「我來了三年了。」我喜歡英文一個譯本的翻譯,說得很白的:「我來了三年,你由頭到腳看過我的全部。我裡面外面你都看過了。我甚麼都給你看透了。你們都知道。」保羅講甚麼?當保羅是他們的領袖,建立這教會,但保羅說:「我沒有任何的東西是向你隱藏的,你都知透了我所有的。」甚至在經文裡,他說:「你知道我的眼淚、你知道我的困苦、你知道我被逼迫的心情和為難。」(徒20:19-20)

弟兄姊妹,我想問你們,我們作帶領作服侍,我們是否在台上一個人,在台下是另外一個人呢?我們對弟兄姊妹有多開放呢?我很喜歡保羅說的一句話:「你們都知道」。在中國大陸,我喜歡一首詩歌,叫〈同路人〉,很好聽。你可以上網查一查。歌詞裡面說:

只因為我們都是同路人﹐才會有同樣的經歷;
只因為我們都是同路人﹐才會有同樣的追求。
同甘苦﹐共患難﹐只有同路人最親;
同流淚﹐同喜樂﹐只有同路人最真誠。
感謝神﹐讓我們在真道上相逢﹐成為同路人。
(〈同路人〉,《迦南詩選》,第89首)

這裡講的「同路人」不只是我一個的,是「我們」。「『你們都知道』我是怎樣一個人。」

近幾年,我有機會跟一些青少年人查經。跟青少年查經的過程,對我有很多幫助。這班青少年人是10-14歲的一班人。我不知你有否跟一班10-14歲的青少年查過經。一進來,第一個難題就是他們全部都在玩手機,當時還未有Pokemon GO這東西。每個人都在玩手機。但是跟我們的生活,跟我們查的聖經,我覺得很有意思。我問這班青少年,這班十多歲的青少年,一個問題:「今天在教會成長,你對教會的領袖,最大的期望是甚麼呢?」我查經有一個規矩,就是「你講的事情,我不會跟你的牧師講,我不會告訴你的Mommy、Daddy聽的。你們在這裡說完就算吧!」因為你想知道他們的心聲是甚麼,他對教會的期望。這些人是有思想。有趣!答案只得一個字:「真」。「真」,英文「Authentic」。他們期望教會要「真」,教會的牧師、傳道人要「真」,執事、帶領的人要「真」。有一位12歲,他說:「我有嘢講。」我說:「你想講甚麼呢?」他說:「真唔真?我們聞(嗅)到的。」我覺得很有意思,如果年青人說:「我聞(嗅)到你真唔真」,你會怎樣呢?

今天,新一代的年青人,對教會的期望,希望他們的「同路人」真是有真誠,而不是台上一個人,台下另外一個人。「同甘苦﹐共患難」。所以,保羅能夠說:「我從頭到尾,我來了三年,從頭到腳,你看清楚。」很多時,我們看到保羅在台上教導,很好的神學,是個領導人;但在二十章裡面,保羅說:「我的眼淚,我困苦,我難處,你一直都看著我。我沒有隱藏。」

我有很多年在巴基斯坦做醫療宣教的工作。我太太是婦產科醫生,我是個內科醫生。當時我們去到的時候,年青還未有小朋友。第一次懷孕,三個半月後小產。家人不在旁,教會弟兄姊妹們都不在,突然間失去了寶貝,感覺得很孤單!那個時候,有個巴基斯坦的弟兄來找我。不是中國人,是巴基斯坦人,是個弟兄。他請我到他的家,作甚麼呢?他說:「你來我家哭,我陪你哭。在我巴基斯坦的文化,你千祈不要在太太面前哭,她會傷心。你來我家哭,我陪你一齊哭。」我心裡很感動。一位巴基斯坦的弟兄,不同文化、不同背景,但是能夠說:「我是你同路人。我們一起依靠神。」

3. 傳道者

第二張照片,我叫做「傳道者」的照片。保羅再拿另一張照片出來。就好像宋尚節博士,一個佈道家,他的照片穿著長袍,拿著聖經。你想像保羅穿著長袍,拿著聖經,很正經的「傳道者」身份。第二十節怎麼說?他說:「凡與你們有益的,我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徒20:20)。第二十七節又再重複,保羅說:「因為神的旨意,我並沒有一樣避諱不傳給你們的。」聖經另一個版本:「因為神的全部計劃,我已經毫無保留地傳給你們了。」(徒20:27,新譯本)我最佩服的說話是他說:「我不是只傳講神話語的有一部份。」他說:「我全部,毫無保留地傳給你們。」意思講甚麼呢?就是「應該講的是神的話語,我會直說,沒有包裝,我會直說。」

今天,我們很怕得罪人,在教會裡面說話,都很怕得罪人。因為當時,好話不好聽,他說:「你們要向神悔改」。這句話不受樂的。要聽神的話,不容易,要講一些不受樂的說話。有一次,我在新加坡講道,教會的牧師在崇拜前,將我拉在一邊說:「你今天的信息,可不可以針對年青人,鼓勵他們去事奉神。甚至鼓勵年青人,如果神要呼召他們做宣教士,你叫他們願意投身宣教的工作。」那我說:「你做牧師,你也可以這樣說。」他說:「我不能講。」我問:「為甚麼?」他說:「我會被弟兄姊妹罵的。因為有弟兄姊妹跟我說:『我的子女很有前途,很有才幹的,你千祈不要叫他/她做宣教士。』罵得我很厲害。所以我不講,你講。」我覺得很奇怪。保羅說:「我沒有任何的東西,我應該講的神的說話,就會去講。」他沒有避開。

其實,不單在這裡,他也在《歌羅西書》第一章講甚麼叫做沒有避開呢?甚麼叫做將全部講出來呢?《歌羅西書》第一章第二十五節:「我照神為你們所賜我的職分作了教會的執事」,又再重複,「執事」。保羅接著說:「要把神的道理傳得全備」,「全備」這個字。甚麼叫「全備」呢?「全備」原文有個意思,就是沒有「空格、空位」的意思。甚麼叫「空格、空位」呢?你試過將一張填色紙給3歲的小朋友?你教小朋友填色,給他顏色筆。3、4歲的小朋友會怎樣填色呢?他可能拿顏色筆,填兩格,畫多兩筆,便還給你。你會見到有很多空格還未有填色的。但是同一張紙,給一個10歲的小朋友填色,他會很小心,填色時不會過界,又填滿不同的顏色。這個就是全備,「沒有空格」的意思。沒有漏空的意思。

保羅說他將福音傳開,沒有避諱,是將聖經所有的真理,不因為怕得罪人,而且將所有的都講解明白。一個很著名的牧者,叫斯托得牧師(John Stott)。他對教會有個挑戰!他說:「你怎麼可以將福音傳得全備呢?」他說:「你看!應該有兩樣東西:左手拿著聖經,右手拿著報紙。」他說的時候,是60年代、70年代的時候,現在就應該是拿著互聯網(internet)、手機啦!他說:「今天要把神的道傳開的時候,一定要關心到世界所發生的事情,以至神的話語能夠去回應這個時代所面對的不同衝擊。」神的話語不只是在教會四面牆內講,自己講自己聽。你留意,舊約先知的信息常常講的信息都是對準當時社會時代各方面的情況。所以,我們今天要講得全備,是需要回應社會的情況。

這裡不單只講到全備,更講到全面。甚麼是全面呢?是對象方面的全面。第二十章二十節,他說:「…或在眾人面前,或在各人家裏,…又對猶太人和希臘人…」(徒20:20-21)在不同的群體都傳講神的道。今天保羅說:「我無論對著幾個人講,無論對著職場裡面很多人講神的話語,無論對著非同胞講,甚至是外邦人,我都願意將神的說話講出來。」

今天我們服侍神有沒有條件呢?「神啊!我願意服侍祢。但是,祢叫我做這件事情,我就做;那件事情,不要找我。」在這裡,我們看到保羅對神有很開放的心。用現在的講法:「神啊!若果祢放我在任何地方,無論是大型教會,甚至開荒佈道很少人的教會(我知道這教會有很多開荒植堂的教會,很少人的),無論在香港,無論去到外國遠方。」今天,你會不會說:「因為祢的原故,我願意。」

去年,我探望過一位日本的牧師,他的教會位於前幾年日本大地震的地方的外圍。在海嘯之前的一天,有一位在東京的牧師致電給他。他說:「你在這個小鎮、鄉村服侍,你在這裡牧會沒有出色、沒有前途的。你出來東京幫我這間大教會一齊牧養。」他有很大掙扎,是的,這裡小鄉村,人不多,去東京大教會前途可能會好一點。心裡面很大的掙扎。他分享他的轉淚點在那裡呢?第二天就海嘯來臨,他在神面前禱告:「今天,我明白祢為何將我放在這裡。」因為神就是將他放在發生事故的地區內。過去三年,神用他去招聚很多不同的傳道人和教會一齊去服侍這地震區受害的人。

今天我們服侍神,會否有條件說:「除非祢給這些,其他東西我不做」呢?或是說:「神啊!祢在任何情況,眾多人或在家裡,外邦人或猶太人,不同的人,只要是祢叫我去,我都願意」呢?

4. 毅行者

好!我們繼續看。保羅又將第三張的照片給弟兄姊妹看。我剛才講了兩張:「同路人」、「傳道者」,第三張我叫「毅行者」。不知大家昨天有否看奧運的開幕典禮,很燦爛很厲害。這張照片是保羅在運動場上準備賽跑一樣,他的眼神堅定不移的作賽。第二十章二十四節:「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一句很重要的話,就是我一定要跑完、行完神給我的路,直到終點,要有毅力去跑完。若果我們看舊約、新約不同的聖經人物裡面,很多服侍神的不同人物。開跑的時候是很不錯的,但聖經裡面,有人作過研究,三分之二的人跑不到終點,各色各樣的原因叫他們跑不到終點。很震驚!你留意服侍神的人,大部份都跑不到終點。保羅說:「我…心甚迫切」《新譯本》譯作「我的心靈受到催逼」(徒20:22)。原文意思是「聖靈催逼我」的意思。這裡二十二、二十三節說:「聖靈催逼我要去耶路撒冷;聖靈也告訴我有困鎖、患難等待我。」

在這裡我們看到聖靈有兩方面的工作。一方面,聖靈要催我們做神要我們做的事情。其實,我們真的需要聖靈的催逼,因為我們會拖拖拉拉、諸多藉口。聖靈會催逼我們,但聖靈的工作不單是催逼我們去,給我們一種衝動,而聖靈說:「你出去作神的工作,你要預備好面對苦難,是一定有的。」當時,保羅在以弗所與弟兄姊妹分享時,他知道他去耶路撒冷一定會遇到很多困難,很多苦難。但是有聖靈的催逼。保羅有句很重要的說話,他說:「只要行完我的路程。」

大家可能認識的一位長者牧師,盧家文牧師。他都是遠東廣播的前總幹事。我覺得盧家文牧師有一樣性情很特別。他見過很多年青人,來找他交談說:「我想服侍神,我想作宣教士,我想作傳道人。」他第一個,也只有一個反應。他說:「你不懂,就不應該去做。你不適合去做。」我說:「盧牧師,你為何常常潑人冷水。」當時,我也是年青人。我說:「你好難得有人願意投身事奉,為何你不鼓勵不單只,還要去令他們沮喪呢?」很特別,他講到:「真正有聖靈催逼的人,真正有聖靈帶領的人,不會因為我講幾句話,就放棄不做的。你不是這麼容易放棄。如果真的有聖靈的工作,如果真的有神的工作,你不會這麼輕易放棄。如果你真的這麼輕易放棄,就真的不適合。」

今天保羅掛念的是成就基督給他的使命,以基督為主,以基督為中心。戴德生,在中國服侍很多年,說過一句說話:
假如我有千鎊英金,中國可以全數支取;
假如我有千條性命,絕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

華人教會很喜歡這句說話。戴德生沒有說他愛中國人。我們忘記了,他其實未講完。我們只關心中國,但戴德生先生繼續講一句話:

不,不是中國,乃是基督。
這樣的救主,我們為祂所作的會嫌太多嗎?

保羅一生了只是為了基督,說:「我要走完這條路。」當然,聖經裡面有不同的記載,有關於這個「跑步」或「跑完」的觀念。其中我們很熟識,在《腓立比書》說:「…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腓3:13-14)。甚麼是「忘記背後」呢?忘記背後的失敗,也要忘記背後的成就。我們要忘記,要放下我們以往的失敗與成就,我們就「向著標竿直跑」。

但是,我自己留意到聖經裡有另一段經文鼓勵我們如何奔跑到終點。鼓勵我們,甚至警告我們。《希伯來書》第十二章第一節:「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聖經很清楚講到,你不能夠跑到終點其中的原因,是因為你仍然有各樣「容易纏累我們的罪」,不能跑得好。你看這段經文的上文下理,有一樣「不信的罪」,「不信」。當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他們起初覺得神帶他們離開很好,但慢慢覺得祂不是幫他們,就開始埋怨。我們是不是仍有「不信」的罪?我想到在《希伯來書》裡,仍然都包含了當時以色列民進入迦南,面對各樣試探引來所犯的罪。他們是雜染了外邦人不同的(包括淫亂)方面的罪,以至不能跑到終點。

今天我們面對一個真的很黑暗,很多引誘的世代。今天你看色情刊物,你不用買,在你家中的電腦,已經可以看到,已經來到你的門口,來到你面前。我知道很多弟兄姊妹在大陸做生意。有位弟兄跟我說:「有一次上大陸做生意。在酒店裡面,晚上有電話來電說:『我們有特別服務,你需不需要特別服務?』我說:『不需要。』放下電話。隔半個小時,再有電話,同一樣問:『我們的特別服務很便宜,你需不需要特別服務?』再隔半個小時,第三次電話來到。一個小時以後,門口有人叩門,有位年青的女士問:『你需不需要特別服務?』這位女士怎樣說呢?她講了一句話很特別,令我突然間有點震驚。她說:『你不用怕!沒有人知的。』」「沒有人知的」!當時,他突然間有個醒覺。可能沒有人知,但神會知道。今天我們要拒絕這些。如果不是,我們真的不能跑到終點。我覺得廣東話講話很傳神的,保羅鼓勵我們甚麼呢?他說:「只要行完我的路程」(徒20:24)。保羅鼓勵我,甚至鼓勵我們所有人,不要「臨尾香」(晚節不保)。很多時候,我們不能行到終點,弟兄姊妹。

5. 牧羊人

保羅又將第四張照片拿出來給弟兄姊妹看,是「牧羊人」的照片,是跟草場上的羊一起拍的照的照片,是跟草場上的羊一起拍的照片。好像在紐西蘭,跟羊群一起拍一樣。二十八節說:「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神的教會」(徒20:28)。看到這段,我覺得很特別,保羅鼓勵以弗所的教會,「你要為羊群謹慎」我明白,「你要為教會謹慎」我明白。為甚麼保羅說:「你要為自己謹慎」呢?甚麼是「為自己謹慎」呢?為甚麼保羅這樣說?當我看下去,我看到有一些解釋的。因為保羅說:「我未曾貪圖一個人的金、銀、衣服。」(徒20:33)他說:「我沒有貪圖過任何東西。」你可能說:「這跟我沒有關係。我服侍神。我沒有貪圖過任何別人的金銀。」

在這裡,我們停一停,想想這裡對我們有更深一層的意思。你可能沒有貪圖別人的錢,但是你可能貪圖別人的稱讚。你做了甚麼或許很想別人知道,很想別人知道你的功勞。最近十年,你留意到不同的書店,特別在機場或中國的書店,很多關於做領袖的學問的書。這些書,很多都不是基督徒寫的,告訴你:最重要是要謙卑,要作僕人,別人一定給你做領袖。

我自己很欣賞一位馬來西亞衛理公會的會督叫做華勇長老(Bishop Dr. Hwa Yung)。他講到這些書不是不好,但他說這些不是真正合乎聖經原則。當人要揀選一個僕人的時候,他的職責就是服侍。然後如何?他說:「你要劃上一個句號。」英文就是「We serve. Period」。「句號」,沒有其他。今天,神呼召我們服侍,我們是否很想別人稱讚我們來作為最終目的呢?

我喜歡蘇格蘭的一位牧師叫Robert Murray M'Cheyne所說的話:
神的子民最大的需要就是我(神)的聖潔。
The greatest need of my people is my personal holiness.

如果應用在今天,香港教會最大的需要是就是神的聖潔。今天,如果你和我真的聖潔,教會就不一樣,香港會不一樣。

6. 交託者

好!我們看第五張的照片。保羅拿出最後一張圖片給弟兄姊妹。這張照片跟先前的不一樣,因為沒有人。是一對相合的祈禱手,在禱告,「交託者」的照片。第二十章三十二節,保羅說:「…我把你們交託神和他恩惠的道」。「交託」是甚麼意思?好像銀行,你存錢進去的意思。你存錢入銀行,就是「交託」給銀行負責管理的意思。「交託」的意思,就是說:「我相信保管背後的人。」保羅很明白以弗所教會面對的情況,有很多困難。我相信每個教會都有很多不同的處境,很多的困難。你沒有辦法解決所有的問題,但讓我們學習一個功課。當保羅要離開,心裡面掛念這間教會的時候,他做一件事情。他將教會的需要「交託」給神。如何「交託」呢?保羅說:「交託神和他恩惠的道」。他的禱告是這教會能夠有真道在他們當中。

不要把自己看得那麼重要。「嘩!我一定要解決所有的問題。」神不一定要用我們,神可以用其他僕人去解決教會的問題。但神說:「你的責任是要將教會的需要『交託神和他恩惠的道』」。

7. 總結

其實,我講到這裡都講完的了。但是,我留意到在今天崇拜所選的金句,《提摩太後書》第四章七到八節。我覺得很特別,我會問,如果要保羅拿多一張照片出來,你猜他會拿出那一張呢?如果這五張代表保羅的人生,他再選的一張會是甚麼呢?當然,這是故事,是我自己的猜測。我想他會拿的那一張照片,很有可能是提摩太這個人,是他與提摩太一起拍的照片。剛才讀的經文裡文,《提摩太後書》第四章第七節,他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當時保羅就快行完他人生的路,他坐監,就快要死。他被判死刑,很快就要離開這個世界。第四章第八節,他說:「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我想像保羅走到人生最後階段的時候,他掛念的是甚麼呢?他不是掛念自己的成就,他沒有掛念以往自己所做過的事情,他甚至沒有掛念他以往所受的苦楚。我喜歡這句話,因為他所掛念的是下一代如何承接,將神的道傳開。第八節:「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我很欣賞保羅人生道路最後的階段。他關心的是年青人能否接棒,能否繼續將神的道牢牢的守住。

講到教會,你們當中有一些二十多歲,也有些八十來歲,無論你是甚麼年紀,我覺得教會的前途,我們所關心的,是有否新的一代,年青的一代說:「我們起來接棒,將神的道守住。」所以,保羅在這裡關心的不是他自己,他最終關心的是神的道能否傳開。我的祈禱,這個教會有年青人起來接這個棒。

今天,保羅對我、對大家都有提醒。我們的身份是甚麼呢?我們是基督的僕人,也是基督的見證人。再沒有其他。讓我們劃上句號。阿門。

 

颱風或暴雨警告措施

研經會及講道會:聚會前2小時除下八號風球或黑雨警告,聚會如常舉行,否則取消

奮興會:下午5時或之前除下八號風球或黑雨警告,聚會如常舉行

最遲下午5時30分除下八號風球或黑雨警告,聚會延遲30分鐘舉行(即晚上7時30分開始);其餘作取消聚會論

舉辦日期及時間

舉辦日期:8月1日 至 10日
各場聚會舉行時間:
早禱會:上午 9:00 至 9:30
研經會:上午 9:45 10:50
講道會:上午 11:15 12:20
奮興會:晚上 7:00 9:00

主場聚會地點

地點:九龍城浸信會
九龍城亞皆老街206號

九龍城浸信會 (大會主場)

聯絡大會秘書處

  • 地址:新界葵芳貨櫃碼頭路71號鍾意恆勝中心1203室
  • 電話:(+852) 2409 1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