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浩鎏醫生講道速記 (8月8日)

 

88spa88屆研經會講員 - 馮浩鎏醫生
主題:疾風勁草 – 劃時代的工人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
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任何轉載必須註明出處及大會網頁連結

 

第七講
日期:2016年8月8日
題目:不再一樣—自我隱藏的路加
經文:路加福音一章1-4節
講員:馮浩鎏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特約速記員:黃宇明先生

1.引言:保羅的身份—僕人與見證人

弟兄姊妹,早晨!

再一次非常開心,每天早上能夠研讀神的話語。聖經記載了不同的人物,我們過去一個禮拜裡都研讀不同的人物。在不同的人物裡,包括摩西、以利亞、以賽亞,或其他的先知,《新約》裡面有彼得、約翰,各種不同的人物。當我們看聖經時,我們會對這些人物有相當程度的認識,因為聖經有不同的篇幅去記載這些人是怎麼樣,性格是怎樣,事奉是怎樣。我們會略知多少。今天,我們會研讀關於路加這個人是怎麼樣的。

講到關於路加,我特別興奮,因為跟我是同業,有一點偏心。當我嘗試了解路加是怎樣的人時,我遇上一個很大的困難,因為比較其他人物,很難才知道這個人是怎樣的。因為很少記載這個人物是怎樣的,除非你特意去找一些蛛絲馬跡。所以,今天我嘗試用一個,不是跟平常一樣的方式去研讀聖經。我希望弟兄姊妹適應一下,跟平常的方式不同。我不知大家有沒有玩過拼圖遊戲呢?如果你砌,有些人砌100塊,有些人砌5000塊。當你砌5000塊,那個挑戰很大,因為你不知它放在那一個位置?今天,我們就嘗試像砌一個拼圖一樣,將聖經裡一塊一塊有關於路加的生平,嘗試將它們拼在一起,但是嘗試努力,我們都不一定完全拼得全面。但我希望今天嘗試去給大家看到,從聖經裡面,我或者跟大家一齊看得到大概關於路加的圖畫。路加寫了兩卷書,是《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在這兩卷書裡,特有兩個字,特別在《使徒行傳》經常出現的,對路加的人生有重要影響。第一個字是「我們」,路加很少講到「我」,是「我們」。在《使徒行傳》第十六章裡面,講到馬其頓的異象的時候,第十節,他說:「我們隨即想要往馬其頓去」,所以看到這個宣教的事奉裡,代表了路加有份參與。路加跟其他同工與保羅一同參與這個宣教的異象。

大家很熟悉的其中一位講員(曾是港九培靈研經會的講員),戴紹曾牧師。你知戴紹曾牧師是西方的同工、弟兄,但他很喜歡講一句說話,他說:「我們中國人」。他是西方人,但他說:「我們中國人」。聽到這句說話時,我心裡很大的感動。「我們中國人」,不單只西方的同工、弟兄姊妹、中國人都一起去服侍,代表整個我們屬於基督的群體。所以,你見路加的事奉裡,對於他個人來說,聖經裡面是非常輕描淡寫,關於他自己的事他非常輕描淡寫。但是,路加的兩卷書,如果你留意篇幅,是佔《新約》聖經超過百分之五十。所以,路加的兩卷書帶給教會過去二千年一個很大的祝福。

路加用了「我們」這個字,代表他很重視基督的群體。但是,路加用了另外一個字比較隱藏,你未必一定即時可以留意得到。這個字是「同心合意」,原文是翻譯作「同心合意」的意思。在《新約》聖經裡面「同心合意」出現了12次。在《使徒行傳》,路加用這個字用了10次。因為路加很重視神的家,神的教會,如何「同心合意」的為主工作。

我舉幾個例子。由《使徒行傳》第一章開始講。第一章十四節:「這些人同著幾個婦人和耶穌的母親馬利亞,並耶穌的弟兄,都同心合意地恆切禱告。」初期教會的開始是一個很卑微的開始。第一個祈禱會有120人參加,這120個人是「同心合意地恆切禱告。」到第二章四十六節:「他們天天同心合意恆切地在殿裏,且在家中擘餅,存著歡喜、誠實的心用飯,讚美神,得眾民的喜愛。主將得救的人天天加給他們。」(徒2:46-47)講到教會的本質。第四章二十三節,當時彼得和約翰被釋放,官府逼他們不能奉基督的名講道,然後他們放監之後,回到教會一起禱告。你可以留意四章二十四節:「他們聽見了,就同心合意地高聲向神說:『主啊!你是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你留意到,當壓力來到,不准他們講耶穌時,他們就一起禱告說:「主啊!你是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徒4:24)到第八章第五節,逼迫來到,各人分散。第六節說:「眾人聽見〔腓利〕了,又看見腓利所行的神蹟,就同心合意地聽從他的話。」

路加在他兩卷書裡,用了很重要的兩個字:「我們」、「同心合意」。背後有一個很重要的意思,因為路加的背景,根據很多歷史的研究和一些書籍,路加很有可能是個外邦人。他不是一個猶太人,所以當路加寫「我們」、「同心合意」,路加不只是想起猶太人,他的思想裡面是很廣闊的。他想到基督的群體裡面,有外邦人、有猶太人,「同心合意」成為基督的群體,都在基督的恩典裡。

我覺得路加這樣寫對我有很大提醒,特別對華人教會有很大的提醒。當我們想到自己,想到教會的時候,我們想到堂會,弟兄姊妹來自不同的堂會。但是,路加提醒我們,當他提起「我們」、「同心合意」,就是說,不是一個堂會,而是眾教會,無論來自不同宗派,今天港九培靈研經大會是眾教會一起關心神的話語,一齊的學習。

路加還提醒我們一件事,他是外邦人,卻是同時關心猶太人和外邦人,都是屬於基督的群體。當我們處身於香港的教會裡面,不要忘記,今天神所關心的不只是香港的教會。我們要記得在拉丁美洲,在今天正在舉行奧運的南美洲裡,有很多教會,非洲的教會,不同地方的教會,神都是關心「我們」、「同心合意」。當我們在華人教會裡面,不只是講粵語或廣東話這麼簡單,中國大陸的教會,用普通話的教會,同樣的「同心合意」。同樣,不要忘記海外的教會裡面,還有第二代講英語的華人教會。所以,路加提醒我們不要以狹窄的思維看神的家。原來神所關心的普世的教會,其實是祂的家。

所以,當路加用這兩個字「我們」、「同心合意」的時候,路加對我們有很大的提醒。我們要放下兩樣東西。

第一樣是「地盤主義」。教會很容易有「地盤主義」。我最近跟新加坡一位很資深的牧師交談的時候,他說,當40、50年代開始,很多教會在新加坡建堂的時候,有一條很出名的街叫烏節路(Orchard Road),不知大家有沒有去過。原來,不同的宗派有一種競爭說,因為這條街很出名,很多都想在這條街裡建堂。他們有爭拗,甚至有個規定,如果有某個宗派建了堂以後,在幾公里以內,其他的就不能在這裡建堂。今天神說,我們要一齊作神的工作,放下「地盤主義」,特別是放下「民族優越感」。華人教會其實一定要放下「民族優越感」,才能真正作神的工作。

2010年,我參加在南非舉行全世界的福音會議。當時有四千位教牧,來自不同國家的弟兄姊妹來參加。當然有華人的弟兄姊妹,華人的教牧。四千人一起參加,很好啊!每早晨、下午、晚上有敬拜的時間,而且很美好的是每一個敬拜裡,有不同國家、不同語言的詩歌去唱。我們學習他們的語言去唱那些詩歌。但有一個問題,唱到第四天都未有唱中文,有些華人的教牧就有點微言。我聽到的是甚麼呢?「我們最大的民族,第四天都未輪到我們唱。為甚麼不唱中文呢?」我心裡聽了以後,我不太舒服。我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十天的福音會議裡面,如果沒有唱中文詩歌,我能夠唱一些民族比較小的人,或者小數民族的弟兄姊妹的詩歌,以至我們能夠鼓勵他們『同心合意』為神工作,可不可以不唱中文呢?」。我心裡面有很大的掙扎,我在神面前悔改,我說:「神啊!當我們要『同心合意』的時候,不單是一個口號,神給我們放下那種『地盤主義』,放下那種『民族優越感』。」

今天,讓我們進入去看路加是怎樣的一個人。我從三方面去看路加是怎樣的人。

2. 一位寶貴的同工

根據聖經的記載,我嘗試尋找一些痕跡出來。第一個,路加是「一位寶貴的同工」。為甚麼這樣說?因為保羅視他為「一位寶貴的同工」。那個記載在《腓利門書》第二十四節。保羅特別提及幾位同工,他說:「為基督耶穌…與我同工的馬可、亞里達古、底馬、路加也都問你安。」這裡特別講到,保羅很欣賞,說:「這位路加是我的同工。」你看當時的處境,保羅為何說路加是他同工呢?只要我們回到《使徒行傳》第十五、十六章,我們知道有兩位最好的領袖鬧翻了。一個是保羅,一個是巴拿巴。為甚麼吵架呢?因為第一次宣教的時候,他們帶著一個年青人叫馬可。當年,這個馬可走不多幾十里,就說:「對不起!我要回家。」當然,俗語說:「Call Lau Yeah(豈有此理)!」真不能想像一個年青人這麼快就退縮回家。所以,第二次,保羅說:「我不帶他去啦!」巴拿巴就比較仁慈說:「不要這樣,我很想帶他去,給他多一次機會去。」所以鬧翻了,分開。你留意當時,保羅帶了西拉和提摩太一起去。到十六章,我們知道不單只西拉和提摩太,保羅還帶著路加一起走,因為「我們」這個字開始出現。路加當時跟保羅開始同工。在這裡,我從路加學習幾件事情。

2.1. 接受一個不完美的隊工/團隊

第一樣是路加「接受一個不完美的隊工/團隊」。路加參加了一個怎樣的團隊呢?是一個吵了架,分裂出來的團隊。我相信裡面有很多問題,那些問題是還未解決的。弟兄姊妹,很多時我們要工作時,我們想找最好、最完美的弟兄姊妹一起同工,是找不到的。你永遠找不到這樣的人。很多弟兄姊妹跟我說:「我在公司工作,比在教會裡工作還容易。教會常常講愛心。公司做得不好,我炒他魷魚。」在教會,你不能炒魷魚,被逼與一個工作不太稱職,性格很有問題的人一起同工。是很不完美的。路加是參加這樣的團隊。

有一位牧師跟我說:「他事奉最開心是講道。如果有講道的機會,我取爭取,很開心。最不開心是甚麼呢?我會友。最難處理是我會友。我最喜歡講道,不喜歡會友。」不敢想像。不完美的隊工。

當不完美的時候,你留意教會的回應。在十五章裡,有一個字很重要。十五章四十節:「…蒙弟兄們把他交於主的恩中。」「『交於』〔或『交託』〕主的恩中」,那個「交託」很重要。「交於」就是「交託」的意思。路加寫《使徒行傳》很特別,他用了三次「交託」這個字。十四章用了一次,十五章用了一次,二十章用了一次。這三次講「交託」是在不同的處境裡面。十四章二十六節,所講的處境是安提阿教會要差派保羅巴拿巴出來,這個「交託」就是「差派」的意思。十五章四十節,那「交託」用在甚麼處境呢?是他們炒架爭論以後用的「交託」。二十章三十二節,在甚麼處境用呢?是當保羅不捨得與以弗所教會分開的時候,他說:「我把你們交託神和他恩惠的道」。路加寫這卷書的時候,用了三次「交託」。他說:「無論你作神的工作,差派宣教士,每論你爭執,解決不了困難,無論你捨不得要離開,我們要學習將弟兄姊妹的需要交託給神。」所以路加,弟兄姊妹,當你讀到《使徒行傳》的時候,你要學習「交託」給神。

中國內地會有一位宣教士叫何斯德(Dixon Edward Hoste)牧師,我最後一堂會講關於他的事情。他講了一句話我覺得很有意思,他說甚麼叫做「交託」呢?他說:「若非我們不是徹底的禱告將弟兄姊妹的需要交託給神的話,若非我們不是與天上屬靈的惡魔爭戰,我們很容易在地上與我們的弟兄姊妹爭戰。」何斯德講的話是甚麼意思呢?你選擇打仗,你要選擇好。如果你不選擇與天上的惡魔爭戰,你就花了時間與地上的弟兄姊妹爭戰。他說你要弄清楚你是跟誰打仗?很多時候,我們用了所有時間與弟兄姊妹打仗,沒有在天上與屬靈的惡魔爭戰,在禱告裡面交託給神。在這裡我們見到路加學習接受一個不完美的團隊,但將他們「交託」給神。

2.2. 接受不穩定的生活

路加也「接受不穩定的生活」。路加參加保羅這個宣教團隊。來到《使徒行傳》第十六章的時候,在整個亞西亞的地方傳道,第六到七節:
16:6 聖靈既然禁止他們在亞細亞講道,他們就經過弗呂家、加拉太一帶地方。
16:7 到了每西亞的邊界,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

這裡講甚麼呢?這裡整個團隊,去這裡,去這裡,去這裡,但聖靈都不容許,門沒有開。去了很多路,但好像走了冤枉路,神沒有開門。當時,如果我在他們當中,我的心情會怎樣呢?我會埋怨:「你做領袖,你帶我們去這裡、這裡、這裡,但門全部都沒有開。」可能會質疑保羅的領導有否弄錯?但是,很清楚的看到路加沒有放棄。路加沒有說:「你這樣,我就不跟隨你。」因為我們留意當去到第九節時,他們見到有異象,他們就「隨即…往馬其頓去」,路加是沒有放棄,他堅持。所以見到路加在不穩定的生活,前途不明朗之下,仍然相信神的帶領。當我思想路加的時候,他是個醫生,他所受的訓練,一定要知下一步是做甚麼的。你看一個病人,你知道開甚麼藥。你看一個病人,你知道開甚麼刀。你不可說:「我不知道。」但是進入宣教的服侍裡面,很多時前途是不明朗、不穩定、完全不知道。從一個的人生,我所有事情我能夠控制,到好像一個失控的情況裡面,但是路加仍然堅定相信神的帶領。

2.3. 接受神的任命

所以,路加不單只「接受一個不完美的隊工/團隊」,他不單只「接受不穩定的生活」,他還願意「接受神的任命」。看到第九節:「…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我們隨即…往馬其頓去…」(徒16:9-10)很多人說馬其頓的異象是保羅的異象,但聖經沒有這樣說,聖經說:「我們隨即…」是眾人,是整個團隊,也保括路加的異象。中文的翻譯在這裡有兩句說話很重要:「隨即」、「往馬其頓去」,英文就是「立刻往馬其頓去」。路加「領受」或者「接受神的任命」,這裡看到有一份逼切感。不是說:「OK!等我先計一計、想一想。」我自己跟弟兄姊妹們交往的時候,很多時我看到,當神有呼召的時候,我們會思前想後,我們說:「等一等啦!想一想啦!」並不是有一份逼切感,說:「神啊!我們接受神,我們願意去前行,去接受神的任命」。「接受神的任命」需要有那份逼切感。

2.4. 接受事奉要付出的代價

我們繼續看路加,他不單只「接受神的任命」,他也「接受事奉要付出的代價」。其實,是有代價的,是要有一個受苦的心志。剛才看的《使徒行傳》十五、十六章,你留意到路加的蹤跡之後消失了,十六章之後就沒有記載。到第二十章,路加再重新出現。然後,二十章、二十一章,就再次有記載路加的蹤跡。那個處境是怎樣呢?是保羅要跟以弗所的教會說再見,要去耶路撒冷。當時,很多人說:「你不要去耶路撒冷。去到耶路撒冷必會受苦的。」如果你看二十章三十六到三十八節:「保羅說完了這話,就跪下同眾人禱告。」之後,以弗所教會的弟兄姊妹「送他上船去了。」但是,不只是保羅一個去。在二十一章一節,說:「我們離別了眾人,就開船一直行到哥士。」我們見到路加是與保羅在一起,然後去到凱撒利亞。如果你看二十一章八節,他們在一起,他說:「我們離開那裏,來到凱撒利亞」。到第十節,有個先知來到告訴保羅說:「你去到耶路撒冷一定會受捆綁,受苦。猶太人會將你交給外邦人。」

在這裡,我想大家在這裡停一停。我想大家留意《使徒行傳》第二十一章十四節,對我們來說很重要。當時路加跟保羅走這條路,與以弗所長老交談後,一路上耶路撒冷,每個人都說:「你不要去受苦呀!」路加怎麼說呢?在二十一章十四、十五節,他說:「保羅既不聽勸,我們便住了口,只說:『願主的旨意成就』,…我們收拾行李上耶路撒冷去。」其實,路加是陪保羅去受苦。我不知道眾弟兄姊妹們,你坐在這裡有否想過你的使命,神要你去陪一些弟兄姊妹去受苦?這是不能想像的一個使命。他隱藏的事奉裡,背後去鼓勵保羅,陪他去受苦的道路。當路加用「我們」這個字時,是很埋身的,他自己願意去受苦,跟他作同路人,鼓勵他。

大家可能看過一些中國內地會的歷史。當時,中國內地會起初的時候,是一班年青人跟著戴德生去中國,很不容易,很多困難,其實。戴德生這個年青人,帶著一班年青人去中國,是一點也不容易的。1865年成立了中國內地會,在1868年在楊州,成立了中國內地會初期的總部。當時發生了有一件事情,有數個嬰孩突然死亡。在孤兒院裡有數個嬰孩突然死亡,就流傳一個謠言,就是說:「你們這班宣教士毒害了這些嬰孩,然後拿他們的肉來吃。」所以,當晚有很多暴徒去攻擊內地會的總部,燒掉了他們的房屋。他們要逃走,其實當時戴德生的太太馬利亞懷孕六個月,屋頂碎片墜下,受傷,流了很多血,整件事很複雜。

因為這件事情的發生,英國的議會批評這個英國年青人戴德生,為甚麼在中國生事。中國也批評這英國年青人戴德生,為甚麼生事。跟據他的日記裡面,他說:「我跌落一個非常之低沉的地步。」從醫生角度,他患上了抑鬱症。在一個很黑暗的時刻裡,在當時有一位杭州的內地會同工,約翰.麥克萃(John McCarthy)寫信給他,指出「成聖是在主的恩典中生活。不是自己掙扎,是住在祂裏面;仰望祂,倚靠祂的大能。在困難的時候你不要忘記基督與你同在,讓你進入祂的聖潔裡面。」這幾個月,這個弟兄常常陪他走這段路。其實,戴德生是經過了六個月,才慢慢地從他的抑鬱症恢復過來。

我們常常想保羅、戴德生,這些屬靈的偉人,今日提醒我們,有路加這個人,有麥克萃這個人,這些人不是做領袖,其實背後做一個隱藏的同工,隱藏的事奉,隱藏的僕人。

今次預備的過程時,我為你們禱告,可能神在你們當中都呼召一些隱藏的僕人,來服侍這樣的同工。可能神給我們一個挑戰:「你願否陪其他人去受苦?為主的原故,陪他們去受苦?」是不容易的,我前幾天,我講關於日本大地震、海嘯的時候,是很慘重,不單只人命的損失和各方面的損失。過了幾年之後,有日本的弟兄姊妹跟我分享,他們說:「最令我們感動的,是內地會的同工,沒有在大地震時離開。」他們說:當時,很多宣教士,都要徹離,因為他們的教會要他們徹離。他們說:大地震之後的那個主日,原本有宣教士要講道,特然間沒有了講員。為甚麼沒有講員?因為已乘飛機走了。他們說:「今天要多謝你們沒有離開,陪我們走受苦的道路。」

我相信今天神在這個世代,同樣要呼召好像路加這樣的人做隱藏的事奉。

3. 一位親愛的醫生

路加是「一位寶貴的同工」,但是路加都是我稱之為「一位親愛的醫生」。這句說話不是我說的,是保羅說的,在《歌羅西書》第四章十四節,他說:「所親愛的醫生路加…問你們安。」當然,「親愛的」原文是「無條件的愛」的意思。我相信保羅很珍惜這位同工,所以他說「所親愛的醫生路加」。這裡,保羅在問候歌羅西的教會。在這段經文裡面,有一個很重要的關係,是講到保羅與路加的關係是很親密的。保羅去關心歌羅西的教會,也表明路加也同樣關心他們。在這裡看,有三重的關係,讓我思想路加是怎樣一個人呢?

3.1. 關心屬靈的工人

第一樣,路加是「關心屬靈的工人」。當然,路加很關心保羅,剛才已講過了。其實,你知不知保羅很有福?保羅很特別,就算現在都沒有他那麼特別。很少宣教士有隨行醫生。很少有宣教士像保羅一樣隨行有個路加一個隨行醫生陪伴。很難得!有一次,我和一位同工去一個宣教工場,乘搭了很長途的飛機,因為那個宣教工場很遙遠。我和他乘搭同一班機,一起買機票。當天,機位爆滿,我同工被升級,頭等機位,我坐在後面六十幾行。真是很特別!一起買的機票,他被升級,我就坐在後面。沒有問題,讓他休息。起飛了半個小時,有一個服務員來找我,說:「你老闆在前面不舒服,想你上去看看他?」我說:「Ok!」她講那個人的名字。我說:「我認識的。」他為甚麼不舒服呢?頭等倉有龍蝦供應,龍蝦!原來是食物中毒呀!

我後來知道,為何說有老闆叫我看他呢?因為他告訴飛機的服務員聽:「我的醫生坐在後面六十幾行。」他沒有講錯,我實在是醫生。人家聽了,以為他有個私人醫生:「嘩!很厲害」。看到他的情況,那服務員叫我不要回去,留在頭等客位吧!我是唯一一次有機會坐頭等倉的,就是照顧我同工。

路加是關心屬靈的工人,當然不單是身體上的需要,當你追尋路加的蹤跡的時候,在《提摩太後書》第四章,保羅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徒4:7)然後他說:「所有人都離開我,『獨有路加在我這裏。』」(提後4:10-11)一份的友情,我相信路加和保羅是戰友。弟兄姊妹,我相信香港教會需要有這份友誼友情。放下我們的「地盤主義」。不單只在教會堂會裡面,我相信教會與教會之間需要這份友誼,我相信香港教會與中國教會之間需要這份友誼,我相信華人教會與非華人教會需要這份友誼。互補長短,建立一份信任。

今天,我們活在一個世代,我發覺香港的文化,我們越來越不信任。我相信這個改變可以從教會開始。這個文化可以從香港的教會開始,去建立在基督裡面的彼此信任。我相信路加不單只是保羅的醫生這麼簡單,保羅對路加是一個很信任的戰友。到保羅快要死,我相信他心裡面都很難過,他說:「很多人都離開我、撇棄我。」不要貼近他,萬一他們受害。當保羅最難受的時候,他說:「獨有路加在我這裏。」我們會否這樣陪一個人去這段路呢?彼此的信任。

3.2. 關心屬靈的家

剛才講到路加「關心屬靈的工人」,我們也留意路加也「關心屬靈的家」得很要緊。為何我這樣說呢?保羅在《歌羅西書》第四章十四節怎說呢?「所親愛的醫生路加…問你們安」,「問你們安」,即是問歌羅西教會安,而保羅是非常關心歌羅西教會的情況,他們有沒有守住真道?因為你留意到《歌羅西書》第一章二十五節,他說:「我照神為你們所賜我的職分作了教會的執事,要把神的道理傳得全備」。然後,在二十八節,他說:「我們傳揚他,…要把各人在基督裏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保羅關心歌羅西教會,他說:「要把各人在基督裏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為甚麼保羅這樣說?因為你去到第二章的時候,你留意到歌羅西教會當時有很多問題。有些人呼籲別人要守某些節期,又不能食某種食物。在第二章十八節,保羅說有些人「…故意謙虛和敬拜天使」。這間教會其實沒有守住真道,已經走歪了,所以保羅問候教會的時候,不是表面、客吐地問:「你好嗎?」這麼簡單,而是保羅和路加一齊關心他們的情況。

當然,你會知道,路加是個醫生,他不是甚麼神學家,好像保羅一樣神學家、哲學家。我很欣賞路加這個醫生,他有一個很整全的教會觀念,他非常的愛教會。在《使徒行傳》裡,路加用了「教會」這個字十八次。作為一個醫生,一個專業人士,他是非常的愛教會。雖然路加用了「教會」這個字十八次,但他講教會的本質的時候,其實他還未用到「教會」這個字。在第二章,路加很清楚教會的本質是甚麼?在第四章四十二節:「…門徒約添了三千人,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彼此交接,擘餅,祈禱。眾人都懼怕…」(徒2:41-43)。路加所著重的不是教會的組織架構,(當然路加都講架構,在《使徒行傳》第六章有講到架構。)但你看整卷《使徒行傳》裡面,路加很看重的是教會的本質,那生命力是如何。

有人問一位很著名的領袖斯托得牧師(John Stott),他問:「普世教會,我們面對很多的困難,教會最大的問題是甚麼呢?」很特別,很精簡,他用了四個字。我先用英文,然後再用中文翻譯。那四個字是:「Miles Wide, and Inch Deep.」中文八個字,我叫做「涉獵廣闊,靈命膚淺。」即是,我們知道很多,知道很多知識,但是靈命膚淺。路加是關心屬靈的家有深度。今天我們有很多弟兄姊妹,在座的有很多專業人士,我自己都在學習,我是個醫生,你們有很多不同的專業。我向路加學一件事情,路加非常的愛教會,非常關心教會有沒有守真道,非常關心教會的屬靈生命有沒有深度,不單單是數字。

3.3. 關心屬靈的能力

剛才提過路加非常「關心屬靈的工人」,路加也「關心屬靈的家(教會)」,第三樣我看到路加是「關心屬靈的能力」。你留意到在兩卷路加的著作《使徒行傳》和《路加福音》裡面,路加記載聖靈的工作總共有54次。在《路加福音》13次,《使徒行傳》41次記載聖靈。所以路加很看重,當我們為神工作,有聖靈的能力、聖靈的工作很重要。大家記得彼得講道,第四章第八到十二節:「那時彼得被聖靈充滿,對他們說:『治民的官府和長老啊,倘若今日因為在殘疾人身上所行的善事查問我們他是怎麼得了痊癒,你們眾人和以色列百姓都當知道,站在你們面前的這人得痊癒是因你們所釘十字架、神叫他從死裏復活的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

你不可以想像一個不認主的彼得,怕事的彼得,被聖靈充滿之後,180度的轉變。今天,我不知道你是否都覺得你是個很怕事的人,不能夠做神的事情。在整個《使徒行傳》的記載裡面,路加常常記載聖靈的工作,人不能夠做的,神能夠做。今天,我們不夠時間講太多聖靈工作的記載。我只是看到初期的教會,是在有壓力底下生存的教會。今天,香港都面對不少的壓力,但是有聖靈的同在,教會對社會有種震撼力,影響力。你看到路加「關心屬靈的工人」,路加「關心屬靈的家」,路加更加「關心〔神的工作是需要〕屬靈的能力」。

4. 一位認真的學者

好!我進入去關於路加的第三樣事情。剛才談過兩樣:「一位寶貴的同工」、「一位親愛的醫生」。第三樣,路加是「一位認真的學者」。為何我這樣說呢?當然,路加受醫學的訓練,他很認真做事,所以他寫文章都很認真。你留意到路加寫《路加福音》的時候,他不是寫故事書,他重點是在耶穌基督身上,是福音。在《路加福音》的記載裡面,是有幾件事情其他福音沒有記載的,是獨特路加自己記載的。

我舉個例子。大家很熟悉的聖誕故事。天使向牧羊人宣報這個大喜的信息,二章十節:「…不要懼怕!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路2:10)。路加很著重「這福音是關乎萬民的」。這句說話,其他福音書沒有這樣寫,所以你留意到路加的視野是很廣闊的。他所寫的是想給所有人看的。為甚麼我這樣說呢?

4.1. 這福音是關乎在位掌權的人

第一樣,「這福音是關乎在位掌權的人」,在我們讀的經文裡都讀到,第一章一到四節。當時路加寫給甚麼人呢?是寫給提阿非羅這個人。當時路加說:「我已做過很多研究、很多搜集,然後將最好、最詳細的資料告訴你知,等你知道所信之道是確實的。」路加真的很認真,他將所有的研究收集之後,給這在位的人。提阿非羅很可能是個高官,在位的人。我不知他是否已信了主,不知道。我們知道他是個很有影響力,在高位的人。

路加正在影響一個高位的人,路加都提醒我,教會是需要我們為基督去辯證,進入校園裡面,進入學者的圈子,甚至如果神給與機會,進入在位掌權的人當中,為神作見證。為甚麼呢?因為這「福音是關乎萬民的」。

4.2. 這福音是關乎信仰的追尋者

第二樣,「這福音是關乎信仰的追尋者」。路加的寫作在福音書裡面是很挑戰讀者的。他問我們:「你知不知真正的信仰是甚麼?」很多追求信仰,只是頭腦上有認識。弟兄姊妹,你可能好聰明,你頭腦的知識積存很多資料,但你的生命沒有活出這個信仰。為甚麼這樣說呢?《路加福音》第十章,路加寫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是唯一路加有記載的故事,其他福音書沒有記載。

這個故事怎樣說呢?當時,有位很熟識律法的律法師來挑戰耶穌,來試探耶穌,就說:「我該做甚麼才可以承受永生?」耶穌說:「你是知道的。你自己寫律法書嘛。」他就諗出來,他說:「我知。『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這些我都知道。」弟兄姊妹,我們今天很多知識都知道。這個律法師更加要顯明自己超卓,他問耶穌:「誰是我的鄰舍呢?」然後,耶穌就講了一個故事給他聽。我們都知道這個故事。有個人從耶路撒冷走到耶利哥,半路中途被人打劫、打到半死。有一個祭司來到,見到他就從那邊過去。另一個利未人來到,見到他又從那邊過去。但是,第三個撒瑪利亞人,用酒和油幫他包紮傷口,放他上驢駒,送他到旅館,還付款請旅館店主照顧他。然後,耶穌問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這三個人哪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的鄰舍呢?」這個律法師的回應很特別:「是憐憫他的。」(路10:25-37)

為甚麼路加要寫這個故事呢?很多時候,我們追求信仰是頭腦上的追求。但是,聖經按耶穌的教導,路加提醒我們,信仰不是知識上的信仰那麼簡單,要活出真理。在社群當中,在香港的社群當中,要活出見證,不是別人只看你口講。

4.3. 這福音是關乎弱勢貧窮的人

路加講到「這福音是關乎萬民的」:第一,「這福音是關乎在位掌權的人」;第二,「這福音是關乎信仰的追尋者」;最後,「這福音是關乎弱勢貧窮的人」。路加在福音書的記載裡面,特別寫關於很多弱勢群體。一開始第四章裡面,他講到耶穌引用《以賽亞書》:「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路4:18),所以路加特別記載很多邊緣群體。路加的眼目特別留意一些弱勢群體。第五章記載長大麻瘋的人,第七章記載一個失去了兒子的寡婦,第八章記載一個婦人被鬼附,第十三章記載一個駝背的女人,第十九章記載一個很有錢的稅吏撒該(被人很憎恨的)。路加講一件事情,「這福音是關乎萬民的」,也是「關乎弱勢貧窮的人」。

我認識一位姊妹在宣教工場上,那工場不可以公開傳福音的。神給她在一所精神病院裡服侍。很特別,她在那裡服侍了十幾年,被周圍的人留意到,連電視台也要來採訪。問她說:「這個精神病院,你在這裡工作這麼多年,這裡本地的醫生都不想在這精神病院裡工作,因為環境太差,你每天對著這些精神病人,環境又惡劣,沒有本地上想在這裡工作,你是外來人,你為何願意在這裡工作?」她的回答很特別,她說:「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尊嚴,這個尊嚴是神造我們,按著祂形像賜給我們的尊嚴。我希望我服侍的人,能夠活出神賜給他們的尊嚴。」這個姊妹工作的地方是一個無神論的國家。她在這個地方裡,能夠這樣分享見證,見證基督的大能。求神憐憫我們!

「這福音是關乎萬民的」,無論是掌權的,無論追求信仰的,無論是弱勢貧窮的,都是關乎他們的。

5. 總結:整全的生命,整全的福音

我要結束了。我引用路加在兩卷書裡面,他寫的《路加福音》、《使徒行傳》這兩卷書,整卷書裡面的最後一節。《使徒行傳》二十八章三十一節,他講到,當然講到保羅,也講到他人生的取向。

28:31 放膽傳講神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並沒有人禁止。

當然,這裡講到保羅的生平,但路加寫的說話,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為也代表了他背後,路加人生的取向是怎樣,就是說,他一生人最重要的就是高舉基督,將主的福音、主的道傳開。隱藏的事奉,他做一個僕人的僕人。無論他服侍有學識的人,無論他服侍弱勢的群體,無論他能接觸高位的人。

神給你的崗位。今天,你會否像路加這樣,他的取向就是將基督高舉,我喜歡這句說話:「沒有人禁止。」當你願意的時候,神會將這道門打開,叫人認識基督,因為「這福音是關乎萬民的」。阿門。

 

颱風或暴雨警告措施

研經會及講道會:聚會前2小時除下八號風球或黑雨警告,聚會如常舉行,否則取消

奮興會:下午5時或之前除下八號風球或黑雨警告,聚會如常舉行

最遲下午5時30分除下八號風球或黑雨警告,聚會延遲30分鐘舉行(即晚上7時30分開始);其餘作取消聚會論

舉辦日期及時間

舉辦日期:8月1日 至 10日
各場聚會舉行時間:
早禱會:上午 9:00 至 9:30
研經會:上午 9:45 10:50
講道會:上午 11:15 12:20
奮興會:晚上 7:00 9:00

主場聚會地點

地點:九龍城浸信會
九龍城亞皆老街206號

九龍城浸信會 (大會主場)

聯絡大會秘書處

  • 地址:新界葵芳貨櫃碼頭路71號鍾意恆勝中心1203室
  • 電話:(+852) 2409 1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