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一、仰望耶穌

何義思教士

經文:約一29-36

『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剛才所讀的一段經文是我們所熟悉的。今天,很想與各位一同思想這題目,首先讓我們想到約翰昔日站在約但河邊,很多人和他站在一起,那時耶穌走到河邊,要受約翰的洗禮,洗禮剛完,耶穌從水裏上來的時候,約翰看見天忽然為祂開了,聖靈彷彿鴿子降在祂身上。那時,他立刻認識這就是神的兒子,由天而降。所以他後來作證說:「先前不認識祂,只是那差我來用水施洗的對我說,你看見聖靈降下來,住在誰的身上,誰就是神的兒子。」可能有人問:難道施洗約翰不認識耶穌嗎?不是的,其實他與耶穌有表兄弟的關係,他當然認識。不過三十年以來,他只從肉身認識耶穌而已,直到那一天,他心靈裏才真正認識了他的表弟──實在是至高者的兒子。

次日,施洗約翰又在河邊,還有兩個門徒和他在一處,他舉目看見耶穌經過,且早已認識了這是神的兒子,祂裏頭有神的靈,約翰同時被聖靈感動,他就立刻大聲呼叫說:「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約翰就更深一層認識了耶穌。當時那兩個門徒因他這一喊,也看見了耶穌,「這是誰呢?」他們心中自然會起了這樣疑問。看見耶穌與平常人一樣,鄉下人的裝束,行走在風塵僕僕的路上,顯出疲倦的樣子,在此我們可以想到主一點也沒有抬高自己,那兩個門徒深感希奇,他明明是人,為什麼約翰卻稱祂為「羔羊」呢?而那句話卻深深吸住了他們,他倆既是猶太人,很容易就會聯想到每年一次他們要守的逾越節,那隻被宰的羔羊了。

在出埃及記十二章開始,神清楚指示以色列人每一家如何守逾越節,要揀一隻潔淨完全無瑕疵無玷污的羔羊,在家飼養四天,然後宰殺。城市的人,不大知道羊的性情,在南方亦很少見羊,但在美國我們常常看見綿羊,非常可愛,牠的毛又白又軟,性情柔順,不會傷人。一隻小羊在人的家中四天,一定使每一個人都愛牠。但到了正月十四日那日上午,做父親的要把那羊宰了。可能小孩子們會非常難過,因他們心愛那小羊,要求父母不要殺牠,但是,事實卻不能如此。父親只得對他們說:「孩子們,假如不宰殺這小羊,今夜你的大哥哥便被擊殺了,你們願愛這小羊還是愛哥哥呢?」骨肉情親,當然是哥哥重要。沒奈何便把那羊宰了,把血塗在門框與門楣上。那夜平安渡過,羔羊的流血,捨命,便代替了那家的長子。

施洗約翰第一次見證主耶穌是「神的兒子」,第二次見證祂是「神的羔羊」,兩個門徒已深深領會了那羔羊的責任,逾越節的羔羊代替了長子的死;而主耶穌──神的羔羊也要除去世人的罪。祂的責任必與羔羊無異,他們思想到這一層知道神的應許應驗了,便毅然決然的跟隨了耶穌。此後他們做了主的門徒。而主在他們眼中被看為全然可愛,正如那家孩子愛羔羊一樣。

主是全然聖潔的,正如在馬太福音第八章記載主剛下山,便遇見了一個長大痲瘋的人。在舊約中長大痲瘋是不潔,要遠離群眾,但這患痲瘋病的人並不因他不潔而避開主,相反的,要跟到主前,求主醫治,主立即伸手摸他,使他痊愈了。若是別人,一定怕他的不潔會傳染了自己,但主耶穌卻是全然聖潔,祂的潔淨消滅了痲瘋者的污穢。

主又滿有憐憫,正如當祂周遊傳道時,看見一群困苦可憐的人,如羊無牧,便憐憫他們,祂醫治病者,安慰傷心的人,祂更滿足人的一切需要,兩次在曠野行了分糧的神蹟。主的大能與憐憫,給了門徒莫大的影響,使他們不能不深感他們的主真是純然可愛。

到了有一天,主預示祂的門徒:他必需上耶路撒冷去受長老祭司長文士的審判;並且要被殺,但第三日必從死裏復活。彼得聽了便立即攔阻祂說:「主阿,萬不可如此,這事必不臨到你」。但耶穌卻嚴嚴的斥責他:「撒但,退我後邊去吧!你是絆我腳的。」照人的眼光看來,彼得的建議正如那家小孩子捨不得宰羔羊一樣。又當主騎驢榮耀進城時,眾人皆大歡喜,多半把衣服鋪在地上,手拿棕枝,大聲喊著「高高在上和散那,和散那歸於大衛的子孫。」無形中承認了主是他們的主,特別是門徒更加高興,主作王了,他們豈不是王的侍臣嗎?在這一殺那間,他們已忘記了主是神的羔羊。接著法利賽人的反對,祭司長和長老的攻擊,世人的唾棄,辱罵,極力要把祂置諸死地。門徒眼見所愛的主,如此受苦,當然非常難過,他們的盼望彷彿如煙消雲散,主作王的希望在他們心中已成泡影。他們在灰心,失望中已把羔羊必須被代死的事,忘記得一乾二淨了,他們更不會思想到神的羔羊在得榮耀之前所必要受的痛苦,更沒有思想到羔羊的犧牲正是為了他們:同樣也是為了你和我。

我們知道有一種東西,使世界一天比一天混亂,使國與國戰爭,黨與黨分歧,不是反政府就是革命,所謂兵凶戰危,使人不寒而慄;人與人之間又爭權奪利,失去了和平而至到民不聊生,這種東西又使社會文化日趨低落,道德淪喪,家庭之內失去溫暖,婆媳間的惡恨;夫婦之間的分離;兄弟間的仇視。就算最小的範圍內你我的心中,也常有這種東西的攪擾,使我們心裏生出兇殺,詭詐,誹謗與各樣的惡念。這東西是什麼呢?那就是罪──可怕的罪。而神的羔羊──主耶穌在酷刑之下捨棄了生命,就是為除去這些罪。我們更要以神的眼光去看罪,絕不能掩蓋它,容忍它,給它留地步。神是聖潔的,祂造人的目的也要人聖潔,可惜人竟沉溺在罪惡中,背棄了神的聖臉,但神仍愛我們,差祂尊榮的愛子,作了代死的羔羊,使我們因祂的死而得生,在天下人間,除祂以外,別無救法了。讚美主,祂的救贖大功已告成。

在今日的世代中,仍有很多人以各樣名稱來掩飾罪,不想被人知道,但這樣就傷透了神的心。從前有一個不信者,常要和基督徒辯論,他很明白聖經的道理,一天他問一個信徒說:「若是天地間真有神,祂看見這世界罪惡貫盈一定會傷心破碎才是?」那信徒立即答他:「不錯,神的心實在破碎了,主耶穌在十字架上已經表明出來。」祂在十字架上受苦傷心是人所不能領會的,祂背負世人的罪連父神也掩臉不看祂,照一般情形,一個被釘十字架的人不會在六小時之內這麼快就死去的,但要知道,當兵丁拿槍紮祂肋旁時,隨即有血和水流出來,的確祂已經死了。且據醫學家證明,心臟破裂了才會流出水來的。可見我們的主肉身受苦還是次要,祂竟為世人的罪孽,傷痛欲絕,連心也破碎了。我們所仰望的羔羊,祂這樣愛我們,祂的死全是因你和我的罪。或許說我所講的是古舊的道理了。姑勿論怎樣,但各位你對主如何呢?繼續叛逆祂抑或接納祂呢?我們絕不能再被罪纏繞了。弟兄姊妹們,我們也不能再沉迷不悟,要仰望祂那萬古常新的血;各位親愛的朋友,你們亦要及早回頭誠心懊悔自己的罪,趕快接納祂。

最後我就用以下的故事作為結束:在美國的東北部,有一個家庭,以農為業,孩子也有十二三歲了,雖然頑皮,但很愛父母,父母也愛他。家裏有一個地牢,以儲藏各種瓜菜的食物,下地牢梯級很黑,所以他們的家規就是不得放任何物件在梯上免招致危險。有一天,那小孩子的父母都出去工作了,出去之前曾吩咐他拿一桶甘薯皮去餵豬,那知他忘記了。等到有同學來叫他去打球時,心又好玩,但又未完成自己的責任,只好把那桶薯皮放在下地牢的梯級上,準備回來再餵豬,就和同學們打球去了。一玩就是大半天,自己實在滿足了,才猛然記起家中的豬一定是很餓了,但他還未喂飼,就急忙跑回家。一踏入家門,一陣悲傷的哭聲進入他耳中,他就走進了去一看,呀!原來他母親倒在椅上,臉色蒼白,滿頭鮮血,他姐姐涕淚交流,哭泣不停,注視著母親可愛的慈容已被斑斑血蹟所遮染,還發出繼續呻吟的哀聲,那男孩子呆立著,目光集中在母親的臉上。姐姐就帶哭的責備他,知道他把甘薯皮放在梯級上,當母親回家做晚飯時想下去拿東西,給那桶甘薯皮絆跌在地上,成了現在的樣子。當時那孩子深感到自己的罪過,因自己好玩使母親如此受苦,就不由自主失聲痛哭,心靈的痛楚真不可形容,他就向母親承認自己的錯,可幸醫生及早來到,包裹好傷口就清醒過來,母親雖然不死卻成了重傷。這件事情令那孩子心中留下永不能磨滅的印象……此後他完全改變了。

各位,神的羔羊──主耶穌同樣為我們的罪捨身流血,受了慘重的痛苦,我們還心裏剛硬不認罪悔改嗎?未信主的朋友,盼望你不可再遲延了,主的救恩要臨到你,悔改歸向祂吧!主內的弟兄姊妹們,主曾降世為人,亦深知你我的難過軟弱,但祂有夠用的恩典與力量賜給我們,因此我們要同心仰望祂的大能大力,靠著祂得勝一切。我們一同禱告,求主幫助我們,假如誰覺得有罪不能得勝的,你可以留步,我們為你禱告。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