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引言

弟兄姐妹們主內平安。在這九堂中,神帶領我從但以理,從《但以理書》來思想信息。我希望到這第九堂結束的時候,我們不單單看到神怎麼在異邦中使用但以理,也看到神怎麼在我們各自的崗位上使用我們。

今天我們來看第二章。在講解之前,讓我來做幾個初步的解釋。昨天我們提到但以理在巴比倫大學裝備了三年,但是第二章一開頭卻提到尼布甲尼撒王在位的第二年(但2:1)。因為在但以理被俘虜的時候,正是尼布甲尼撒王和他的父親共同執政的時間。在尼布甲尼撒在位的第二年,他的父親很可能已經不在了。

第二點值得留意的事情,如果你們熟悉《但以理書》的話,你會留意到二章4節到七章28節不是用希伯來文寫的。在《舊約》裡面,99%都是用希伯來文寫的,唯有在《但以理書》這裡,是用亞蘭文寫的。可見但以理學語言(見第一章)學到一定地步,可以用迦勒底的語言來傳遞信息。神的話,不單單是希伯來文,不單單是希臘文,也能用亞蘭文傳遞。這在宣教學上給我們很大的提醒,因為可以講你們的“鄉談”,就縮短了我們之間的距離。

二、 永固磐石

我們進入《但以理書》第二章的時候,我們發現但以理用不同的文學方式來表達信息。在第一章到第六章,基本上是用“敘述文(Narrative)”來表達;但是,但以理也會使用“啟示文(Apocalyptic Literature)”來描述真理。這讓我們讀《但以理書》或《啟示錄》都會覺得辛苦,因為作者會用很多的“象征”和“表象”來表達信息。

坦白說在看完《但以理書》后,很多東西我們也不明白。求神在這幾天中,把啟示的靈放在我們當中。這不是為了滿足好奇心,不是為了加添知識,乃是“ 隱秘的事,是屬耶和華我們 神的,惟有明顯的事是永遠屬我們和我們子孫的(申29:29)”。

2.1 神透過夢境說話

當我們翻開第二章,我們發現尼布甲尼撒是一個沒有平安、又無奈的君王。尼布甲尼撒王在位第二年,他就做了一個夢,因為這個夢,他心裡就煩亂不安(但2:1)。他的煩亂在第三節也重複了。我不曉得各位會不會做夢?我不太做夢,師母常常做夢。她常常也不記得做了什麼夢,但是她做夢做得很累,因為她腦子裡一直轉。

我相信大家都有這樣的經驗。可能不是做夢,而是生命中發生了特別的事情,攪擾了我們,甚至我們睡都睡不著,就像尼布甲尼撒。我們往下讀,我們會很清楚知道是“天上的神”要對尼布甲尼撒指明未來的事情。你白天不願意聽,我晚上透過夢和你說話。《聖經》裡有太多類似的例子:法老在《創世記》發了幾次夢,找約瑟來解夢。連耶穌被釘時,彼拉多的妻子也做了一個夢(太27:19)。

我們的上帝是奇妙的上帝,祂可以超越我們自己設立的一切攔阻。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我去新疆認識了一位信耶穌的維吾爾族婦女。別人是做夢都不會信耶穌,這個人卻是做夢信了耶穌。

她幾個晚上都做了同一個夢,夢見羊群中有一個牧羊人站了起來。她看到牧羊人,就迫不及待地跑向牧羊人,可是將要接近牧羊人時,她卻從夢中醒來。連續幾個晚上,到最後她幾乎是歇斯底里的。有一天早晨,她到市場買菜,有一個陌生人把小冊子放進她手裡。回家后,她把小冊子拿出來,小冊子上用維吾爾族語寫這《約翰福音》,“我是好牧人”。她就知道她在夢裡看到的是主耶穌,當場因夢信耶穌。

2.2 神與我們同在

神在尼布甲尼撒身上繼續工作。尼布甲尼撒招聚了用法術和邪術的人來解夢。今天的人也沒有太大的改變,用星座,或用風水。尼布甲尼撒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有知識,有水平。但他面對衝擊的時候,他仍然轉向這些人解決問題。

我不知道我聽到的版本對不對。我在1996年搬來香港時就聽到一個故事:在香港島,蓋中國銀行時,除了設計師的設計,他們也請了風水師來看風水。風水師看到在中國銀行旁邊的匯豐銀行上,有兩個突出去的炮。那個其實不是炮,是專門清洗窗戶的東西,但遠遠看就像炮,對著即將建起的中國銀行。所以中國銀行要用“劍”,把“炮”擋回去。真的還有人相信這種東西?是的,真是。

尼布甲尼撒就招聚了法術師解夢。但是尼布甲尼撒所給的挑戰太大,因為他已經忘記了這個夢,他卻要求他們講出這個夢,并解出這個夢。迦勒底人說“沒人能把王的夢解出來(但2:10)”,在十一節說“ 所問的事甚難,除了不與世人同居的神明,沒有人在王面前能說出來(但2:11)。”我馬上聯想到這就是巴比倫人對神明的理念:神明不可能與人同居。

在我們的信仰裡面,是“道成肉身(約翰福音)”,是“以馬內利(馬太福音)”,是“我比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我們的信仰里有一個很重要的真理,就是神的同在,神的同在。

2.3 靈巧無懼的主僕

感謝主,神把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放在王宮裡面,我把他們稱為“靈巧又不懼怕的主的僕人”。我很快地用幾個分段來思想一下重點。

A.婉言

從14節到16節,我們看到但以理在王面前有所請求。王要把哲士都殺掉,但以理和他的朋友都面對同樣的危險。我們在14節看到但以理回到王面前請求,“但以理用婉言來回答他(但2:14)”。“婉言”,我們看到但以理的聰明和智慧。他知道不是要強辯,而是用“婉轉的語言”回答,沒想到他的“婉言”成功了。因為他的“婉言”,從王那裡拿到了一個寬限。

這裡提醒我們說話的技巧。怎麼講話,怎麼溝通。執政掌權要懂得講話,人和人之間也需要講話的技巧。用正確的話,在正確的時候,用正確的方式進行溝通。很多時候,人與人之間的張力,就是缺乏“婉言”的技術。

B.入境隨俗

14節到16節,但以理發出“婉言”。17節到19節,但以理回到自己的居所,他要求他的同伴一起禱告。我請大家特別留意,在18節,他們祈求“天上的神”。我鼓勵你回去仔細讀《但以理書》一章到十二章,我做了小小的統計,“耶和華”幾乎沒有出現,但有24個稱呼上帝的名詞出現,包括“自大的神”,“萬神之神、萬王之王”,“至高神”,和“永遠的神”。

我想但以理非常“入境隨俗”,因為對於尼布甲尼撒來說,“耶和華”一點意義都沒有。但是“天上的神”,是尼布甲尼撒能聽懂的。我們有時候太擅長用屬靈的詞,有些慕道友都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80年代的時候,我認識了一位柏克來大學的訪問學者。他問我你週末要去哪裡?我說教會有個退修會。他說你那麼年輕,你還退休?我說不是,我們一起出去,有一些交通。他說你們教會還交通?有那麼多車還交通?

對於慕道的朋友,我們不要套用太多的屬靈詞彙,別人聽不懂會很奇怪。連怎麼稱呼上帝,但以理都有講究,因為他希望對方聽得明明白白。

C. 禱告的深度

19節,神在夜間對但以理顯明奧秘,我們就看到但以理的祈求轉為敬拜。20節到23節,我們就看到他們一起敬拜天上獨一的真神。我們在第二章看到但以理是個禱告的人,在第六章也會看到但以理是個禱告的人,在第九章還會看到。

我在這一年預備講道時,我讀但以理的禱告很受挫折,因為知道戴繼宗的禱告極其膚淺,我都是求“上帝啊,帶我去這裡!領我去那裡!”這種禱告不是錯的,但卻使我們停留在表面的事情。希望我們在第九章看到禱告的深度。

D. 勇敢地宣告

24節到30節,我們看到但以理發出的宣告。他來到尼布甲尼撒面前,在28節,他勇敢地對尼布甲尼撒說:法術師不能為你解夢,只有天上的神才能顯明奧秘的事,祂將日後的事指明王。但以理在王面前勇敢地宣告。

有沒有看到但以理的勇氣?有點像我們站在習近平面前講話,你敢嗎?

2.4 堅固磐石

首先我們看到了不安又無奈的君王,接著看到一個靈巧又無懼的主僕,最後,看到一個永遠堅固的磐石。

31節開始,但以理開始描述王的夢。王先看到一個“大像”,這像高大而可怕。這像有四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它的頭,之後有它的胸膛和膀臂,胸膛和膀臂是銀的,第三部分是銅做的肚腹和腰,最後它的腿是鐵的,但是腳是半鐵半泥的。尼布甲尼撒還看到了一個非人手所鑿出來的石頭,石頭將像打碎。石頭變成大山,充滿天下。

連尼布甲尼撒都忘記了做的夢,但是神卻啟示但以理,不僅啟示夢的內容,還啟示夢的含義(36節)。我快快地、謙卑地解釋給大家聽:頭是尼布甲尼撒的頭。天上的神把國度、權柄、能力、尊貴都賜給尼布甲尼撒王,使王能掌管這一切。

接著告訴我們銀做的是什麼,銅做的是什麼,那個半鐵半泥的又是什麼。一般的聖經專家告訴我們,頭是巴比倫國,胸膛和膀臂是瑪代和波斯國,銅是希臘國,最後所描述的應該是羅馬帝國。但以理就把這個夢的意思解釋給尼布甲尼撒聽。

這個夢上面是重要的,但下面更重要,因為尼布甲尼撒也看到了非人手鑿出的石頭:天上的 神必另立一國,永不敗壞,也不歸別國的人,卻要打碎滅絕那一切國,這國必存到永遠(但2:44)。

你可以看《彼得前書》的第二章,我們知道“彼得”就是“石頭”的意思。在第二章也用“石頭”來描述耶穌,說耶穌是“永活的石頭(彼前2:4)”,“絆腳石(彼前2:8)”,“房角石(彼前2:6)”。我們主是永遠堅固的磐石,如同我們開始唱的那首歌,“所有其他的都是沙土”。所有屬於人的都是糠秕,唯有主耶穌基督是永遠堅固的磐石。

三、 結語

我讀書的時候,我們有一個四重唱。我本來唱男高音,後來唱女低音。有好幾次聚會里,我們都唱這首歌:On Christ, the solid rock, I stand;all other ground is sinking sand, all other ground is sinking sand().我們再來唱一次這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