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引言

第四章是我很喜歡的,因為這一章描述著神在異邦國王的生命中,所作的工作。有人可能認為,第四章是尼布甲尼撒口頭上講的話而已,或者對上帝多點認識。但也有人認為,第四章描述的是《舊約》里的一個外邦人如何蒙恩得救。在《舊約》里,外邦人蒙恩得救的故事並不多。你可能馬上聯想起喇合的故事,一個外邦人因為保護兩個探子,使一家人蒙恩得救。你也可能想起乃縵的故事,一個外邦人蒙神醫治,最後蒙恩得救。路得也是很多人想到的例子。

我想問大家,尼布甲尼撒在不在這些人當中?有些人不同意這一點。但我反復讀第四章,我的的確確看到天上的神在尼布甲尼撒的心中、生命中做了工作。如果了解背景的話,我們會知道尼布甲尼撒是一個很能幹、但也很殘酷的國王。雖然他很殘酷,但是在我們的信仰里,我們很肯定:沒有一個人是壞到不能得救。不管是怎樣的殘酷墮落,我們仍然相信,在主耶穌的恩典當中,這樣的人還是有得救的機會。

我們傳福音的時候,有人說如果你知道我以前做了什麼事情,上帝絕對不會饒恕我。我們的回應是:主的恩典夠用。沒有一個人的是壞到不能得救。我們也要快快地說:當然,沒有一個人是好到不需要得救的。撒瑪利亞婦人需要得救,就像尼哥底母也需要得救。

我們在這章中,會看到神在一個人的生命當中有深刻的作為。第四章第2節中,我們看到尼布甲尼撒願意宣揚神在他身上的作為,“我樂意將至高的 神向我所行的神跡奇事宣揚出來”。

今早分享的題目是《等你知道》。這個詞在第四章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出現了四次之多:

25節,“且要經過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掌權”;
26節,“等你知道”再次出現,“等你知道諸天掌權,以後你的國必定歸你”;
32節,“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
17節,“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

這裡的重複告訴我們,這一章的重點不單單是讓尼布甲尼撒知道“至高者”,也是要世人同時也知道“至高者”。

如果去看“知道”一詞在其他地方的出現,有一點是我們很需要明白的:“知道”,不單單是在知識上的增多,不是知識上的突破和新認知,乃是知道至高者在我們生命中的“認定”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不單單是“認識”,更要“認定”

我們都很熟悉掃羅蒙恩得救的見證。他在大馬色的路上時,遇見了復活的主耶穌基督。《使徒行傳》三次提到了掃羅的蒙恩得救見證。在三次記載當中,掃羅問了兩個很重要的問題:1. 主啊你是誰?2. 主啊你要我做什麼?我個人認為,這是在整個《聖經》中都非常重要的問題,一個是“認識”的問題,“主啊你是誰”。但是沒有停留在這裡,他緊接著問另一個同樣重要的問題,“主啊你要我做什麼”?回到第四章,我想這裡有一個很重要的提醒,不但是知識的“認識”,更是一種“認定”。

今天早晨我願意透過“等你知道”,和大家分享五個方面,至高者如何在尼布甲尼撒的心中和生命中來工作。雖然我們和尼布甲尼撒很不一樣,但這五個方面多多少少都會出現在一個人蒙恩得救的心路歷程之中。

二、 等你知道

2.1 安逸中的喚醒

我首先讀到上帝是在安逸中做喚醒的工作。在第4節和5節,我們看到上帝如何喚醒尼布甲尼撒。第4節,“我尼布甲尼撒安居在宮中,平順在殿內”,好像沒有擔憂、沒有任何攪擾他的事情,緊接著就出現了攪擾他的事情。如同他在第二章做的夢,在第5節中,尼布甲尼撒被這個夢從安居中喚醒了過來。他因為這個夢就“懼怕”,他也“驚惶”。本來安順,但是上帝透過一個夢,把這個罪人在安逸中被震醒。

在《聖經》中,在我們的生命中,也常常看到上帝用同樣的方法來喚醒我們。這幾天我站在這裡,我有很深很深的感觸。因為41年前,我就站在這個講台上面。我不是在講道,當時我是個17、8歲的年輕人。不用算了,我今年58歲。1976年,我就站在這個講台上。那次是華福會舉辦的第一次“華人福音大會”,第一屆聚會就在九龍城浸信會。

17、8歲的年輕人在這做什麼呢?華福會請了台灣演員來演戲,戲的名字叫《庚子年》。熟悉教會歷史的話,你會知道1900年義和團在中國鬧出很大混亂,很多基督徒在混亂中喪失生命,176個西方宣教士同時殉道。他們就演了這個故事。需要一個宣教士,林治平(音譯)老師找到我的父親戴紹曾牧師。他說我兒子可以說普通話,他來演宣教士吧!那台戲我就演了宣教士。

我告訴大家一件事,雖然我出生和成長在一個基督教家庭里,我在舞台上演宣教士,但是,我那時沒有信耶穌。但是,透過演宣教士這個角色,上帝就喚醒了我這個罪人。我想到早期宣教士怎麼幫助中國人得聽主耶穌的福音。他們不是在自己國家閒著沒事來傳福音,而是帶著使命而來。他們的見證就在那一台戲中,喚醒了我。

我從安逸中被喚醒。但願神也在你的生命中做喚醒的工作。有可能透過疾病,有可能透過婚姻亮起了紅燈,有可能是你的工作,或者學業,或者其他,上帝透過這些喚醒了你,正如祂透過夢,喚醒尼布甲尼撒。將你,將我,將尼布甲尼撒從安逸中喚醒。

有人會奇怪,為什麼在第二章,但以理已經為尼布甲尼撒解夢,現在尼布甲尼撒不去找但以理,而是又先去找那些用法術的人?在這裡我們看到,雖然上帝要喚醒我們,但我們常常用其他方法,去壓制那個喚醒的聲音。但這些方法沒有辦法真正解決問題,尼布甲尼撒最後“只好”去找但以理。但以理在這裡,給了我們一個何等重要的榜樣和提醒。會不會是上帝要使尼布甲尼撒一個人被神得著,祂就使所有的人被俘虜到巴比倫去?如果沒有被擄,又有誰能把福音帶過去?

我們要彼此提醒,或許我們別輕看生命中的逆境。很可能是因為你健康出問題,你才需要去醫院;正因為你去了醫院,躺在你旁邊的人可能正正需要福音。因此上帝透過你的生病,傳福音給一個很可能沒有機會聽到福音、只有你去才可以傳福音的人。我們或許別輕看上帝給我們的逆境,因為在逆境的那一頭,有一位尼布甲尼撒王,需要我們去傳福音。

2.2 剛愎中的審判

不單單是在安逸中,上帝喚醒了尼布甲尼撒,第二,在剛愎中,上帝審判了尼布甲尼撒。我們很快翻到第五章,了解尼布甲尼撒的處境。上帝把大權交給尼布甲尼撒王,使得“各方、各國、各族的人都在他面前戰競恐懼。他可以隨意生殺,隨意升降(但5:19)”。在20節,“但他心高氣傲,靈也剛愎,甚至行事狂傲”。我越看這三句話,越想到這不是今天世人所有的光景嗎?心高氣傲,靈也剛愎,甚至行事狂傲。

回到第四章,在尼布甲尼撒的剛愎當中,神的審判臨到。尼布甲尼撒做了一個夢,夢見了一棵大樹(但4:10),緊接著那樹漸長,堅固,甚至高得頂天,從地級都能夠看到(但4:11)。但以理在22節解夢說,那個樹就是你,尼布甲尼撒。

尼布甲尼撒不單單是看到了那棵樹,在13節,“有一個守望的聖者從天而降”。緊接著就在尼布甲尼撒的剛愎當中,把神的審判帶來:“伐倒這樹!砍下枝子,搖掉葉子,拋散果子(但4:14)”。在這裡,我們看到《但以理書》一個重要的主題:不單單宇宙是至高者創造的,這位至高者同時進入人的歷史當中,進入到人的生命當中。是的,祂高高在上,但祂在不同的時刻,借著不同的方法,進入人的生命當中。我們看得很清楚,守望的聖者將審判帶給尼布甲尼撒。上帝知道他心高氣傲,也知道他行事狂傲。

《約翰福音》里有一段我非常喜歡。第四章,約翰記載了耶穌和撒瑪利亞婦人的對話。今天聚會完,我鼓勵你去讀那段對話,裡面有一句話極其可怕。撒瑪利亞婦人和耶穌講完話,留下水罐,回到城中邀請人來見耶穌,說:“你們來看,有一個人把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了出來(約4:29)。”表面上看,耶穌剛剛認識撒瑪利亞婦人,但他知道撒瑪利亞婦人所行的一切事。如同上帝知道你我所行的一切事。

如果我是撒瑪利亞婦人的話,我會和耶穌說你知道就好,不要說出來。我相信,如果曾牧師知道我戴繼宗素來所行的一切事,絕對不會請我來講道。上帝知道你的一切,不單是我們做過的,祂還知道我所說的每一句話,甚至你我心裡的每一個念頭,祂都知道。“人人都有一死,死後有審判(希9:27)”。我們所說的,所做的,所想的,都要交到神的面前。唯有真心接受耶穌基督,我們的罪得赦免。《聖經》說過,如果我們承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一切的罪(約一1:9)。

2.3 審判中的恩典

不單單是面對審判,非常奇妙的,我們看到神的恩典出現。14節說神的審判要砍掉這棵樹,但是往下讀,卻說神不把這棵樹消滅掉,15節說“把樹不留在地裡面”。再往下讀,“樹不”這個詞出現了好幾次,23節又出現,26節出現第三次。為什麼留下樹不?我自己的領受是,莫非上帝要給尼布甲尼撒一個悔改的機會?不會把你消滅掉,我讓你離下來,讓你有個機會認識我。所以我們看到,在神的審判中,同時會有神的恩典。

不單是樹不,還有“七期”的時間。他失去王位,住在田野,人心換成獸心。《聖經》沒有說“七期”多長,但是在《聖經》中,“七”是一個完全的數字。也就是說,等到尼布甲尼撒願意改邪歸正,願意轉向上帝,他的“七期”就完結了。34節,“日子滿足,尼布甲尼撒舉目望天”。但是這“七期”,也是神的恩典,不是嗎?我不會一直向你發怒,我給你“七期”的時間,等你回轉。所以我把樹不留在這裡,等你知道,等你認定我。

主的恩典,在祂的審判當中更甘甜。我們都是罪人,但在主耶穌基督的恩典裡,我們領受了豐富,領受了從上面而來的恩典。在尼布甲尼撒的判決中,神的恩典也臨到。全世界九千多個宗教信仰,如果仔細了解的話,其實唯有在基督的信仰中,才有“恩典”的真理。所有其他的宗教,怎麼說“感恩”,其實都沒有恩典,所強調的不過是透過自己的努力,來賺取救恩。但是在主耶穌裡面,卻是恩上加恩。

2.4 悔改中的翻轉

第四,讓我們很快看看尼布甲尼撒在悔改中的翻轉,就是34節一下所描述的。日期滿足了,尼布甲尼撒知道了至高者的掌權。我們在34節看到尼布甲尼撒“舉目望天”,我覺得這四個字非常重要。

首先,尼布甲尼撒知道他在公義的神面前,站都站不穩。同時,他也知道他要依靠的是上帝和上帝的恩典。所以,他就舉目望天,緊接著,他的聰明復歸于他。他從一個不認識上帝的人,轉向讚美和稱頌至高者,“讚美尊敬活到永遠 神”。短短的描述,我們看到了尼布甲尼撒生命的翻轉。當他認識這位至高者,當他認定這位至高者,他的生命不再故我,而是有所改變,生命翻轉。

我相信,這在今日的時代是何等重要的真理。因為太多人對信仰不稀奇,不好奇,不驚奇,因為他們看我們基督徒的生命,看不出有什麼不一樣。從周遭而言,我們的生命沒什麼不同。會不會因為這樣,我們的震撼力和影響力相對薄弱?不是要穿著“耶穌愛你、我也愛你”的T恤和帶著十字架,而是應該在我們的言語、行為、價值觀、和所做的一切事情上,有所不一樣。

《新約》里,特別是《使徒行傳》里,“稀奇,驚奇,和好奇”反復出現。周圍的人看到門徒,就“稀奇,好奇,驚奇“,因為他們想不通。所以彼得能夠翻轉,掃羅變成保羅。求神把翻轉尼布甲尼撒的大能,也用在我們生命中,做那翻轉的工作,讓人看到我們因為信耶穌,生命不再一樣。

一個我很喜歡的牧師,一位美南浸信會的牧師,他已經被主接回天家,但是依然能在網上聽他的講道。我很喜歡聽他的講道,對我的靈命有很大的幫助。我發現,我們傳道人常常有機會講道,但是沒有太多機會聽道,並且聽道也常常不專心。我很坦白我們的毛病。至少我的話,如果我坐在下面,我也打開《但以理書》的第四章,我擔保我一定會想,如果是我講《但以理書》第四章,我會怎麼講。上面說什麼,我基本沒在聽。所以我常說神學院不僅僅需要開《講道學》,也要開《聽道學》。

我和師母很喜歡禮拜一聽這位牧師的講道,他的英文名是Andrew Rogers。他有篇講道給我很深刻的印象,他說什麼呢?“If your religion doesn’t change you, I suggest you change your religion(如果你的信仰沒有改變你,我建議你改變信仰).” 我想他描述的就是主耶穌基督的大能,神的福音,在我們生命中做的翻轉的工作。若你信了耶穌,還是和以前一樣,我會擔心你到底信對沒有。

2.5 蒙恩中的宣告

在這一章,還有最後重要的一點,我把它成為“蒙恩中的宣告”。當尼布甲尼撒的生命被翻轉,當他認識這位為至高神,他的負擔和心願就是把上帝的作為和大家分享。

第四章一開頭,“尼布甲尼撒曉諭。。。我樂意將至高的 神向我所行的神蹟奇事 ,宣揚出來”。昨天我們也特別強調了到這句話,這句話在《但以理書》中出現了七次之多,讓我們知道尼布甲尼撒分享的信息,是對世界所有的人,讓人得知至高神的作為。

第2節,我越讀越喜歡。我心裡的禱告是,願第2節成為我一生的心願:我樂意將至高的神向我所行的神蹟奇事 ,宣揚出去。不是勉強,乃是樂意。我們所分享的信息,是至高神向我所行的。祂向我所行的,的的確確都是神跡奇事,我也願意宣揚出去。

三、 結語

容許我用一個故事做結束,這也和“宣揚”和“宣告”極其相關。

如果你有機會去甘肅的蘭州,我鼓勵你去甘肅第二人民醫院,因為這是中國內地會在大西北所建立的一個福音醫院。在新蓋的十幾層樓旁邊,有一個一層樓的建築,這是他們特意留下來的一個歷史見證。中國早期的很多醫院都是教會設立的。在這個一層樓建築的走廊上,有一些展板和展覽介紹第二人民醫院的歷史,包括它是中國內地會所設立的福音醫院。

在很多的展覽當中,有一個中國人的照片和故事出現。這個中國人叫高精成(音譯)。他年輕的時候,見過戴德生一面。戴德生在離世之前,去過河南。就在這一趟中,高精成這個小男孩就見到了戴德生。後來,高精成搬到了河南的開封。在那個醫院裡,他開始學醫。他是很優秀的醫生,後來河南省的省長請他來負責整個河南省的衛生工作。用現代的話來說,就請高精成做了河南省的衛生廳廳長。

有一個晚上,高精成做夢,被神喚醒。神的喚醒不是蒙恩得救的喚醒,而是神要給他一個託付。他在夢裡聽到上帝說:高精成!我拯救你,我呼召你,不是要你走達官貴人的路,乃是叫你去傳福音。這個夢喚醒高精成。第二天,他就辭掉工作,帶著他的太太和一家人,搬到了中國的大西北。如果你有機會讀高精成的傳記,他後來的一生都在宣告神的神跡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