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引言

但以理,就是我們這十天在思考的主題。星期五的時間實在不夠,在第五章結尾,我們看到在但以理的年間,發生了一個政治事變。當時巴比倫王伯沙撒在飲酒,在party。如果我們去看歷史家留給我們的記錄,當他在飲酒的時候,當時瑪代國和波斯國就在進攻巴比倫。其實他的父親,伯沙撒的父親,正在外面護衛國家。沒想到父親在外面護衛國家,兒子在王宮裡飲酒。神的指頭在粉墻上寫字,但以理被請來解讀、來解明這三句話。當我們回到第五章,就看到這三句話,總結起來就是巴比倫要結束了。因此在第五章30節,我們就讀到,“當夜,迦勒底王伯沙撒就被殺了”。或許他認為他還有很多的時間,或許他就像耶穌在《路加福音》描述的那個無知的財主。耶穌用了一個很深刻的比喻:一個很富有的財主,他所擁有的,沒辦法收藏進他現有的倉庫。因此他對自己說,我要蓋更大的倉庫,把我所有的東西放進裡面。蓋完了以後,耶穌就告訴我們這個人對自己說,靈魂吶,你安安逸逸地過你的生活吧!(路12:19)卻沒想到,那天上帝向他顯現:“無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靈魂。(路12:20)”。

若看《新約》,我們會看到“無知”這個詞,有不同的背景,有不同的含義。當然有的時候,“無知”出現的后面就是沒有知識,沒有聰明。但是耶穌用的“無知”這個詞,卻不是沒有知識,沒有聰明,乃是指他沒有判斷的能力。他沒有辦法判斷人生到底有多長,物質沒有辦法真正滿足他的需要。是的,他在人的當中富足,卻在神的面前不富足。所以上帝說無知的人哪,今天晚上要你的靈魂。親愛的弟兄姐妹,我們也當彼此提醒,我們人生的氣息不是在我們手中。今天我們平平安安的在這裡,但是我真是不敢說,明天我們也能夠平平安安在這個地方,包括我在內。

我永遠不會忘記,有一次我去中國的東北。那時,師母和孩子們在台灣。我從琿春打了個電話給師母。師母說不方便,你可不可以五分鐘之後再打給我?我說沒問題。哪知道在那五分鐘中,出了一個車禍。感謝神保守我們這車人的生命。但是對方就在這個車禍中過去了。後來我打電話給師母,我半開玩笑地說,有可能五分鐘之前,是你和你先生在世上說的最後一句話。我不是刻意地說消極的話,但我們以為生命的氣息在我手中。我開車技術很好,不撞別人,但是不擔保別人的技術和我一樣好。我們生命的氣息不在我們手裡,我們生命氣息乃是在生命的主手中。“當夜,迦勒底人的王伯沙撒就被殺了。(但5:30)”

我們繼續來思考但以理。他的確是異邦中的一個器皿。他不單單自己是一個器皿,在他的生命當中,我們再一次被提醒,在這個時代,親愛的弟兄姐妹們,上帝也要我們在異邦中做一個器皿。但以理的時代是充滿挑戰的時代,無論是他個人,是他的信仰。他生活在巴比倫過,面對很多衝擊,他和他的三個朋友在這些衝擊中,卻持守他們的信仰。他們面對試探,甚至有一些妥協的試探,但是感謝上帝,上帝保守他。我相信上帝也在這個時代尋找願意為祂忠實而活的器皿。因此雖然這些記載離我們那麼遙遠,是在主前500年的事,但是其中有很多的功課和提醒,是你我、是今天的教會需要注意到的。

二、 封住獅子坑,堵住獅子口

2.1 職場上的卓越

進入第六章。今早,要和大家分享的題目是《封住獅子坑,堵住獅子口》。在這裡,要和大家分享四個方面,我覺得是很重要的主題。我們再次遇到了但以理這個重要的人,我們看到了但以理在職場上的卓越。

如果你還記得第一章,上帝賜給但以理和他的三個同伴,在各樣的文字和學問上有智慧。到了第二章,我們看到但以理怎麼用“婉言”,向王說話。我們看到他的謙卑,他對王說,我能為你解夢不是我有多能幹,乃是天上的主要向你顯現。因為他的卓越,在第二章,尼布甲尼撒就把他升為管理所有術士法士的人。第六章,我們再次看到但以理在職場上的卓越,以及上帝如何使用他在職場上的卓越。

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其實但以理是個不得了政治家。他不是一個政客,是一個政治家,很不一樣的含義。從人類歷史以來,沒有一個人可以在這個方面和但以理作比較。因為我們看到,但以理在政治上的參與是跨國代的參與。他不單單是在巴比倫里扮演重要角色,在尼布甲尼撒時代扮演重要角色,在伯沙撒時代仍然扮演重要角色。在巴比倫亡國后,瑪代國興起來之後,也扮演重要角色。在第六章一開頭,我們看到瑪代國的大流士王隨心所欲,在120個總督中,他選擇了三個總長來管理總督。第2節,在括號里,我們就看到但以理就在其中。如果我們停留思想,這是一個不得了的事情,不是嗎?

也就是在董建華的時代,但以理是個參謀總長;曾蔭權上台後,但以理還在;梁振英上台的時候,但以理還在那裡;林鄭上台的時候,但以理我希望你還在那個地方。或者用國內的例子,鄧小平在位時,但以理我要用你!鄧小平下來,江澤民上台,但以理我還是要用你。胡錦濤上來,但以理你是個了不起的人,我還是要用你。習近平上來了…但是這些描述還不夠深刻,這不過是在政局的順利替換當中,所以再一次說,但以理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就是當政局有脫胎換骨的轉變時,但以理還在那裡。在第一章我們就提到,應該是將近70年的時間,也就是從美國的Kennedy總統,一直到Trump總統。

恨不得今天教會裡面,職場上的弟兄姐妹都可以效法但以理。特別是如果神許可,有基督徒在政界工作,看到感動但以理的靈,加倍感動他。今天一個很大的挑戰就是,政界裡的基督徒不夠多。即使是有的,也常常面對很大的考驗,妥不妥協信仰的原則。

a. 職場上的靈巧

我們首先從跨國的治理上,看到但以理在職場上的卓越,同時也看到但以理在職場上的靈巧。前天,我們沒有時間去看皇后怎麼樣肯定但以理,有一些非常重要的詞彙。 太后對伯沙撒這樣說:“在你國中有一人。。。他裡頭有圣神的靈,這人心中光明,又有聰明智慧,好像神的智慧。(但5:11)”在12節,又說到“在他裡頭有美好的靈性,又有知識聰明”。

到了第六章,我們看到但以理在治國上的靈巧和能力。第3節,“但以理有美好的靈性”,其實原來的意思是“有傑出的精神”,英文是“extraordinary spirits”,是一個截然不同的精神和靈性。我們去看《聖經》中,這個詞出現的其他地方,有一個地方就翻譯做“美好”,就像我們今天看到的。二章31節,翻譯做一個極其、截然不同的形象。在八章24節,翻譯成“非凡的靈性”,不是普通,乃是非常。往下讀,也看到他美好的靈性在第六章第3節,看到他美好的靈性“顯然超乎其餘的總賬和總督”。我們看到但以理比所有的術士法士勝過十倍。在第4節,當人要尋找但以理誤國的把柄時,看不到他在治國上有任何的錯誤或者過失。

親愛的弟兄姐妹!我們看到但以理在職場上的靈巧和能幹。我們可不可以停留在這個地方?在教會裡面,我們對職場中的靈巧的肯定是不夠的。在教會里,我們時時強調“肯不肯”,但是除了“肯不肯”重要之外,“能不能”同樣重要。我記得我的高祖父戴德生,設立內地會的時候,1865年6月25日,他在英國南邊的柏來頓海灘上面,他做了一個禱告。他引用了《歷代志上》二十八章的禱告,他說求神給我24位靈巧且樂意幫助的人。我好喜歡“靈巧和樂意幫助”!“樂意幫助”是“肯不肯”的問題,戴德生所要的不單單是一個“肯不肯”的人,他也要找“能不能”的人。重點不單單是是我們的availability, 乃是在我們的ability上,上帝要使用。不要誤會,我不是強調“肯不肯”不重要,但是在“肯不肯”的問題上,我們忽略了上帝賜給人恩賜、才幹、和訓練,在“能不能”上,我們也要強調。

b. 職場上的靈巧

不單是跨代治理,不單是職場的靈巧,我們也看到但以理在品格上的誠信。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強調這一點,但是“品格”和品格上的“誠信”,非常重要。因為但以理在治國上是衷心的,是可靠的,因此大流士就願意把但以理放在一個靠得住、信得過的角色裡面。前面幾節經文當中,“把柄”這個詞幾次出現,“找不到誤國的把柄”。我們就看到了但以理的忠心和可靠。

但以理在職場商的卓越,我十分相信,這個信息在21世紀也非常重要。因為“異國”不單單是另外的國家,“異國”的定義更廣。有可能你今天在香港工作,有可能你就在異國工作。也就是你工作的環境,是一個與你世界觀不同的環境,價值觀同我們不一樣,他們在人生上邁向的、努力的、投入的,和我們不一樣。我們在這樣一個不同的環境當中,我們怎樣透過職場作見證?

在全世界,有太少基督徒把職場當做傳福音的戰場。太多的時候,我們的信仰和我們的生命是脫節的。我在教會是一回事,在工作中,我變成另外一個人。在教會,我像一隻羊,但是離開教會的時候,我把羊皮掛在墻上。然後我回到工作地方,我從羊變成狼。這首歌,在中國可以唱,“在教會像個羊,回到家裡像個狼”。求助幫助所有在香港和所有聽到這個信息的弟兄姐妹,我們怎麼樣在職場為主作見證?

二十多年以來,特別在宣教的領域裡面,上帝讓我看到“職場和福音”,“職場和宣教”,都有一個脫離不了的關係。單單在亞洲,80%的人居住在宣教士沒有辦法拿到簽證的地方。我們把這些地區成為“創啟地區”。我沒有記錯的話,“創啟地區”這個詞,是香港的宣教學家羅曼華博士翻譯出來的。英文是Creative Access Nations,中文是“創啟”。有一次我見到羅曼華博士,我說你這個翻譯太棒了!你怎麼想出來的?他說Jammy,聖經的第一卷書是《創世記》,最後一卷書是《啟示錄》。我說我還聽不懂。他說我們就是要把所有《聖經》的道理,從《創世記》到《啟示錄》,放在我們的職場上,為主而活。

80%的人居住在宣教士沒辦法去到的地方。如果你認為那些地方是關閉的話,你是錯的。對於傳道人或者宣教士,是關閉。但是,我們看這些地方,我們看到基督徒可以去,在那裡生活,在那裡工作。藉著工作,來為主作見證。對不起,這不是我今天的重點。但是我們如果要在21世紀完成主耶穌的大使命,我們需要動員更多的弟兄姐妹,透過職場來做福音工作。有可能你不是一個傳道人,但是上帝卻呼召你成為傳道的人。你不是一個傳道人,這沒有關係,但是我相信上帝呼召我們每一個人都做傳道的人。對不起,我稍微離題了一點,回到了我擅長講的真理當中。

但以理確實是我們的榜樣,在職場上的卓越,不要做一個在職場上馬虎的基督徒。如果你在職場上馬虎的話,拜託,不要和人家說你是基督徒,因為你是一個很糟糕的基督徒。對不起,說得比較重。

2.2 靈性上的堅定

不單單是在職場上的卓越,第二,我們也看到但以理在職場上的堅持。堅定這個詞,不是第一次看到。在第三章,我們就看到了但以理的三個朋友,沙得拉,米煞,和亞伯尼歌怎麼在靈性上堅持。在六章,我們又看到了第六章的重要性。因為但以理在職場上的卓越,他就受到了挑戰。雖然在這裡沒有講,但我相信,一定有職場上的嫉妒。“大流士啊!為什麼是他不是我?”我想在職場上的嫉妒,也會帶來政治上的對立,在13節,也有在族群上的歧視。在13節,這些控告但以理的人對王說,那被擄之猶大人中的但以理,說得很嚴重,說他不理你,也不遵你蓋了玉璽的禁令。但以理在面對這些挑戰的時候,他的信仰更要堅定,靈性更要持守。

我用一個簡單的例子,來加深大家的印象。1987年,我神學院讀完之後,我有機會去美國東北波士頓的華人教會服侍。第一天,我有分享那個教會的主任牧師,李秀全牧師,就是在廁所裡面刷馬桶的。希望你聽完那個例子,你不是去九龍城的百佳,買馬桶刷送給你們牧師用。

教會裡面有另外一個執事,叫楊一哲(音譯),他是陳院長的太太的弟弟。他開了一個加油站,這是他工作和生活的收入。不瞞大家說,教會讓我去,其實有點勉強。因為教會的傳道人是夠的,但是姓戴的找上門來,好像拒絕不太合適。教會說很對不起,你需要去楊一哲的加油站打工,讓你有健康保險。所以我每個禮拜一,在我們傳道人休息那天,我沒有辦法休息,我要去楊一哲的加油站,為人加油。感謝主,讓我對修車有一點點概念。

我在那裡工作沒多久,我就知道楊一哲面對了一個困難:他拒絕禮拜天開店。因為這是個連鎖店,總公司就不斷地給他壓力,讓他週日開店。因為在美國,禮拜六日是人最多的,最賺錢的。如果楊一哲週日不賣油,如果他禮拜日不開門,總公司就賺得少了,所以他們想盡辦法讓楊一哲禮拜日開店。我很佩服楊一哲,他堅持禮拜日不開門。後來他被總公司告上法庭,他仍然說我禮拜天不開店。這就是但以理的堅持。

在10節,我們看到但以理的堅持。但以理知道禁令蓋上了玉璽,他仍然回到自己家裡—千萬不會要跳過括號,因為括號加以解釋“樓上的窗戶開箱耶路撒冷”。為很麼不要跳過括號?因為在括號裡面,我們看到但以理不單單是一個擅長禱告的人,他也是一個擅讀神話的人。他記得所羅門獻殿的時候,他有個禱告。在《列王紀上》的第八章,他說當以色列人犯罪的時候,他們向著盛典禱告的時候,求天父上帝垂聽他們的禱告(王上8:30)。到了46節,還提到了當神把百姓擄掠到遠方的時候,當他們想起他們的罪的時候,當他們在你面前認罪悔改的時候,當他們面對聖殿向你禱告,求你從天上垂聽他們的禱告。

所以我們看到但以理在信仰上,在靈性上的堅持,“一日三次,雙膝跪在他神面前,禱告感謝,與素常一樣(但6:10)”。我特別喜歡下面一句話,“與素常一樣”。我想但以理的靈命,成為他一生被神所用的基礎。雖然《但以理書》在這方面沒有說很多,但我相信但以理天天在神面前禱告,天天在神面前查考神的話,這就成為他一生非常重要的基礎。我們要成為被神所用的器皿,我們不能忽略我們與主之間的關係。就像但以理一樣,“素常一樣”,讀經禱告,禱告讀經。

這二十多年來,我的同工都聽我說一句話,有可能他們都聽煩了。但是這不但是對他們說,也是對我自己的提醒。我說了什麼?我們千萬別忙著主的工作,卻忘記了工作的主。在教會裡面,在機構,這是很容易犯的錯誤。我們有一個危險,我們忘記了工作的主。但以理靈命的堅持,他靈性的持守。

2.3 信靠的考驗

第三,我們看到了他信靠的考驗。就像第三章的三個朋友一樣,那三個朋友面對的是烈火窯。在這裡,但以理面對的是獅子坑。非常有意思,我們看到瑪代國的政權基礎,和巴比倫的基礎是很不一樣的。在巴比倫,尼布甲尼撒可以隨意生殺,隨意升降。但是,到了瑪代國,這是一個法制的國家,不是國王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加上了玉璽之後,是不可以再改變。在這一章,“不可改變”重複出現。

但以理的敵人抓到了一個所謂的把柄,他們就去王面前控告但以理,沒有辦法,只好把但以理扔到獅子坑裡。我沒看到這個王也是非常矛盾,14節,他“聽見這話,就甚愁煩”。他一心想救但以理,甚至籌劃怎麼解救但以理,直到日落。但是控告但以理的人紛紛聚集—“紛紛聚集”這個詞出現了三次,他們說對不起,王你沒有辦法解救但以理。因為這個律例不可改標,只好把他扔進獅子坑。18節,這個國王就“終夜進食”,好像獅子坑裡的獅子一樣,它們也是“終夜進食”,因為它們沒有機會吃但以理。

順便提一下,我準備這篇道的時候,我快準備好的時候,我翻到一本關於但以理的書。這個人的立場,是一個不能接受神跡的立場。當一個人被丟進獅子坑,卻沒有被獅子吃掉的話,就得找解釋。他的創意很奇特,他提出兩個可能性。可能性一,在但以理被丟進獅子坑之前,它們就已經吃飽了。它們吃得太飽了,它們就躺在那裡,躺了一個晚上。雖然但以理在那裡,但是它們吃飽了,就對但以理沒興趣。第二個可能性,因為獅子是但以理養大的。當但以理掉進獅子坑的時候,獅子認出了但以理,就沒有把他吃掉。我看這本書的時候,我為作者難過。雖然我很佩服他的創意,但是太牽強了吧?他需要的信心,比我相信神會派使者封住獅子的口的信心,更大。

我很喜歡大流士王對但以理說的兩句話。16節,王對但以理說,“你所常服侍的神,他必救你”。有沒有看到但以理的見證?He was not a secret believer(他不是個秘密的信徒),乃是連國王都知道他是服侍神的,而且是“常”服侍神。第二句話非常類似, 19節,國王就急忙地往獅子坑去,“哀聲呼叫”,說“永生神的僕人但以理”。我好喜歡這個頭銜!遠遠勝過“你是戴德生玄孫的頭銜”。巴不得哪天的聚會介紹我的時候,不是說“請到了戴德生的第五代”,而是說“請到永生神的僕人戴德生”。我寧願在神的殿里看門(詩84:10)。

下面說“你所常侍奉的神能救你脫離獅子嗎(但6:20)”?我們看到“救”這個詞在這一章非常重要。在一個極其不可能的環境之下,上帝的拯救臨到但以理。23節,我們就看到為什麼。當但以理從獅子坑裡被系上來的時候,他身上是“毫無傷損”,因為他“信靠”。弟兄姐妹千萬別忘記,上帝不是拯救但以理免去獅子坑,乃是祂透過獅子坑來拯救他。就如同三個朋友一樣。不是免去烈火窯,乃是透過烈火窯,來拯救。但以理的信靠,是經得起考驗的;也是在考驗中,更看到他的信靠。

2.4 國度的宣告

這一章的結束,讓我們看到《但以理書》中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第六章一開始,我們說到人的國度,但是這一章的結束,不是在談人的國度,乃是在講神的國度。26節,“因為他是永遠長存的活神,他的國永不敗壞,他的權柄永存無極。他護庇人、搭救人,在天上地下施行神跡奇事,救了但以理脫離獅子的口”。

我們的上帝,是創造宇宙萬物的上帝,也是掌管歷史的上帝。甚至人類歷史中的一個人,被丟在獅子坑裡面,也是上帝所關心的。無論你頭髮多,頭髮少,你我頭上頭髮都是神數點過的。頭髮多的,上帝稍微麻煩點;頭髮少的,上帝稍微輕省點。

三、結語

但以理,職場的卓越,靈命的堅持,信靠的堅持,國度的宣告。我用一個例子很快做結束。幾年前,我的父親寫了一篇文章,特別勉勵基督徒能夠透過職場,為主工作,為主作見證。我很喜歡這篇文章的標題,《From Success to Significance(從成功邁入有承繼)》。你可以是一個很成功的人,好像“承繼”也不太對。或者我可以這樣說,求神幫助我可以效法但以理,能夠從世界的成功,邁向永恆的承繼。我們可以從earthly success(地上的成功),邁向eternal significance(永恆的承繼)。愿感動但以理的靈,加倍感動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