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引言

弟兄姐妹主內平安。如果這幾天都有來聚會,應該聽得出我的普通話是國語,就是說我有濃厚的台灣口音。我在台灣出生、長大。小的時候,爸媽沒有把我送去國際學校,或者去以英文為本的學校,乃是把我送到台灣的“國民小學”。所以我在國民小學,從一年級一直往上讀,到中學,我才換到所謂的美國學校。全學校就有我和我姐姐不是中國人。所以我很深的體會到,做一個少數民族的滋味。

我說這麼多的目的是什麼呢?今年是農曆的八月八號,總而言之,今天在台灣,我們慶祝“88父親節”。一大早,我的三個孩子都已經問候爸爸了。師母呢,我實在為她打抱不平啊。因為母親節只有五月的第二個禮拜日,只有一次,但是父親節,我每年過兩次。第一次是在六月第三個禮拜天,第二次是在88節。所以我每年我過兩次父親節。或許你很羨慕,但我發現我的孩子也搞不清楚前面還是後面。有的時候六月忘記,他們說爸爸沒關係,八月我們再補給你可以嗎?我說沒問題,後來發現他們八月也忘記了。我在這裡祝所有父親們,88父親節快樂。愿神繼續在你我的生命當中做工。幫助我們在我們的家裡面,做一個好的屬靈領袖。無論是和配偶,是和孩子,無論你的孩子是小的,還是成年的,但願神永遠使用我們,在我們的家裡帶出一個屬靈的氣氛。

二、 無窮盡的國度

2.1 啟示文

我們一起翻開但以理書的第七章。我們看到這幾天確實看但以理,神在異邦的器皿。如果你熟悉《但以理書》的話,到了第七章,可以說是整本書的新開始。前面六章基本是以敘述文為主,主要是描述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在尼布甲尼撒、在巴比倫的時代裡面,在他們身上、在他們生命當中,所發生的事情。我們也記得在昨天,越過了巴比倫國,進入了瑪代國。但是從第七章,一直到十二章,我們看見已經不再是敘述文,而是進入到啟示文當中。

啟示文英文是Apocalyptic,這個字背後的意思是:借著啟示,要把將來必有的事顯明出來。我這個描述,完全是從第二章找出來的。因為我們在第二章看到,尼布甲尼撒夢見一個大像。神借著啟示,把夢顯明給但以理看的時候,但以理就告訴尼布甲尼撒王,這個天上的神,他要借著啟示,把將來必有的事指示出來、顯明出來、指明出來。換一句話,預言,就是歷史的預寫。就是把將來的事,借著啟示給作者,作者把它寫明出來。

當我們從七章往下看,在神的啟示當中,但以理把將來的事情描述了出來。讓我們再一次看到,我們的上帝是掌管歷史的上帝。他不單單知道過去發生的事情,現在發生的事情,連未來的事情都在他的掌管主權之下。他不僅僅知道那些事情會發生,他也引領著那些事情一定會發生。我想這些對於但以理和被俘虜去巴比倫,後來在瑪代和波斯的猶太人,是一個極大的提醒和鼓勵。雖然他們不知道明天將如何,但是他們卻深信上帝掌管明天。這也是對我們的極大鼓勵和安慰。

我們面對明天的時候,多多少少也會有一些惶恐和擔心。但我們面對不知道的明天,我們再次看到《但以理書》里一個重要的信息,就是:感謝主!上帝是掌管明天的上帝!我們也能夠像保羅所說的,我深信我所交託給他的,直到那日(提後1:12)。所以啟示文就是把將來的事情啟示出來。

我們往下讀的時候,會發現幾件事情,和啟示文息息相關。當我們讀啟示文的時候,馬上看到作者用很多表象、象征、圖畫、甚至一些數字,來表達信息。在《但以理書》七章的第2節,但以理在夜間看到異象,在異象中,看到天的四風陡起,刮在大海之上,有四個獸從海里出來。我們順便提一下,讀《舊約》的《但以理書》的時候,我們可以翻到《啟示錄》,如果你熟悉這兩卷書的話,其實在但以理時代,他看到一些異象和異夢,就是老約翰同樣在海島上看到的異象和異夢。“天的四風陡起”,翻到《啟示錄》第七章第1節,你會發現同一個詞的出現。但是短短幾節里,我們就看到啟示文就是用表象、圖畫、和數字來表達信息。我們今天不多談這方面,其實我們人的語言非常有限,沒有辦法用你我的語言,把看到的東西表達出來。

在第4節,但以理看到這四個獸從海里出來的時候,他首先告訴我們,頭一個像獅子一樣。他不是說是獅子,而是說像獅子,也就是說但以理覺得用“獅子”來表達這個獸,也不是最正確、最完整的。翻到《啟示錄》,老約翰也是常常用這些“好像”、“有如”這些詞,嘗試用有限的語言,來表達他所看到的異象。我想就產生了我們讀這些經文,常常面對到的困擾。連作者都很難完全的表達,那我們要完全的了解,是很困難的,不是嗎?當我們來到這樣的經文時,我們要帶著謙卑的心,來到經文裡面。因為我的了解非常有限,所以我絕對不和人爭這些東西,究竟第一個獸象征誰,象征什麼?

很多人有不同的意見,但我告訴大家,我絕對不和人爭這個。我有我的看法,但是今天聚會完,你來和我說,我不同意你的看法,那我很清楚地說,求神憐憫我們兩個人。讓我們永遠都帶著謙卑的心,知道我們的明白和了解是非常非常有限。我們何等需要神的靈來開導和啟發我們,讓我們漸漸明白神的話。

當然在啟示文的當中,有一個我們特別需要留意的:它有一個當時和未來的關係的互動。也就是說,當但以理看到那個異夢的時候,他從他自己的時代,他有自己的解讀,他有一定的明白,他所看到的夢也對著那個時代的人,給出來從神而來的安慰、提醒、和扶助。

但是在啟示文中,有一個同樣重要的角色,預表的角色。所以但以理看到那四個獸的時候,他有他的解讀,也是對的;但是在每一個時代裡面,這四個獸也可能在不同時代裡面,代表掌管不同政權的國家。我用一個例子,幫助我們稍微了解一下。如你讀《歷代志上》,這是不容易讀的一卷書。若是你把前面900多個名字都讀過去的話,你已經成功了一半。

我每一年的靈修習慣是《新約》讀兩次,《舊約》讀一次。我算了一下,如果我每天讀5頁—不是5章,我《舊約》可以讀一次,《新約》可以讀兩次。我發現用“頁”來算,對我比較容易一點。因為乘以5,比較容易計算一點,當我碰到《詩篇》119篇,我也不會心慌,因為我們知道《詩篇》119篇有176節。

我每一次讀到《歷代志上》那900個名字,坦白說,我也讀得很辛苦。我一直問上帝啊,你為什麼啟示作者,將900個名字寫下來?是不是要我們都背下來,等我們到天上的時候,說原來你是這位,原來是你是那位。我們還可以和他們握手,久仰大名!但是我們看《歷代志上》的話,你會看到兩個主題,後頭的主題是建立聖殿,前面的主題是大衛成為以色列國的國王。前面幾章就是在說以色列人怎麼擁戴大衛作王。如果在前面這段,我們單單看到擁戴大衛作王的話,我告訴你You missed the most important part(你錯過了最重要的部分)。最重要的部分是擁戴大衛作王,是一個預表,預表有一天大衛的子孫,耶穌基督也要作王。

我不是說每一章《舊約》都要去找耶穌,不是這個意思。但是如果我們讀《歷代志上》,我們只看到擁戴大衛作王,卻看不到有一天要擁戴耶穌作王的話,那很可惜,我們沒有讀透。所以《舊約》也好,《新約》也好,我們看到當時的一些運用,但是也預表將來要發生的事情。我們需要神給我們智慧,讓我們明白這些,我們永遠需要一個謙卑的心。《彼得後書》第一章提醒著我們,第一要緊的是所有經上的預言,不可以隨私意解說。這些預言不是出於人意,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彼後1:20-21)。我把這一節寫在我講義的第一頁,我就跟自己說:“戴繼宗,請你不要隨私意講解神的話。因為這些預言不是出於人意,乃是聖靈感動但以理說出神的話。”

2.2 七章和八章的架構

我們快快得來看第七章,有四個很重要的信息。但是因為我們只能講9堂,我刻意把七章和八章並到一起。如果你今天回去仔細讀,你會發現這兩章的結構非常相似。如果你在記筆記,可以把這個架構寫下來,你會看到其中的信息。

a. 異夢的背景:7:1和8:1

我們說先看到的是異夢的背景描述。第七章的第1節說到,但以理看到異象,是在巴比倫王伯沙撒元年。第八章1節,但以理看到異夢的背景是伯沙撒王在位的第三年。我們不要很快讀過去,因為這裡有個重要的信息,就是但以理的異夢是扎根在歷史當中。他不是胡說八道,他不是按照自己晚上做的莫名其妙、奇奇怪怪的夢,不是自己編出一些東西來,乃是被扎根在歷史當中。首先我們看到異夢的背景。

b. 異夢的啟示:7:2-14和8:3-14

往下讀,我們看到異夢的啟示。在第七章的2到14節,我們就看到了異夢的啟示。但以理在夜裡看到了一個異象,從2節到14節,無論是屬世的國度也好,還是永恆的國度也好,我們看到異夢的啟示。若你是跳到第八章,從3節到14節,也是異夢的啟示。他看到了兩個圖畫,一個圖畫是公綿羊,緊接著看到另一個圖畫是公山羊。

c. 異夢的解釋:7:15-27和8:15-26

首先我們看到異夢的背景,然後是異夢的啟示,但我們往下看,也有異夢的解釋。不僅有啟示,也有解釋。第七章的15節到27節,就是但以理在伯沙撒元年所做的夢的解釋。在第八章,從15節到26節,但以理再一次得到了異夢的解釋。就像我們剛剛提到的,所謂的啟示文一定要有啟示。人沒有辦法用自己的本領、智慧、和聰明想出答案來,乃是從上頭而來的啟示或解釋,讓人能夠明白。有時候,就是解釋完了,但以理也還搞不懂。若是你跳到第八章最後一節,但以理已經得到了啟示,但他想到那個異夢或異象的時候,他是驚奇的,“無人能夠明白其中的意思(但8:27)”。就算啟示了,我們也搞不懂,仍然需要謙卑地來到神的面前,知道我們的有限。那些隱秘的事是屬於耶和華的,顯明的是屬於我們的(申29:29),所以顯明多少,我們就抓住多少。

d. 異夢的震撼:7:28和8:27

最後一部分是異夢帶來的震撼。七章28節,當異夢完成的時候,當解釋臨到但以理的時候,他的心裡面甚是驚惶。他的臉色也都改變了,有點像伯沙撒一樣,在第五章,就差沒有告訴我們但以理的膝蓋有沒有相撞。在八章27節,我們也看到這個夢對但以理是何等震撼,他昏迷不醒,病了數日,還是起來辦理王的事務。但他對異象和異夢是非常驚奇的。

2.3 七章和八章的四個信息

a. 屬世國度的過渡

我們看到這兩章的結構基本相似。從這兩章裡面,我們可以濃縮出四個信息。特別是在第七章,我們首先看到的是屬世國度的過渡。世界上的國家或朝代,不是永遠長流的。當我們看到第七章,但以理看見了四個獸從海里出來。第一個獸,像獅子一樣,有鷹的翅膀,當它觀看的時候,翅膀就被拔去。(但7:4)第二個獸,如同熊一樣,它旁胯而坐,口齒裡面銜著三個肋骨,它聽到一個聲音,叫它趕緊起來吞吃多肉。(但7:5)第三個獸,猶如豹,有四個翅膀,有四個頭,又得了權柄,不要忘記這個詞,得了權柄。它的權柄不是出自它自己,乃是另外一個人,把權並給它。第四個獸,但以理沒有告訴我們這個獸是什麼樣的動物。

若是你看《啟示錄》十三章,你會看到老約翰看到的圖畫和但以理看到的圖畫,是非常非常相似的。甚至有一些聖經專家告訴我們,但以理在第七章所看到的獸,和尼布甲尼撒在第二章所看到的大像的圖畫,也是類似的。傳統的解讀一般會這樣說:至少對但以理而言,第一個獸獅子就代表著巴比倫國,當然那個時候尼布甲尼撒王已經不在了,因為是伯沙撒的元月。第二個獸熊象征瑪代和波斯國,豹象征著後來出現的希臘國,最後當然就是羅馬帝國。這是公認傳統的解釋。

當然有人的想象力比較豐富,覺得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和羅馬和我有什麼關係呢?如果你上網,或者去神學院的圖書館看參考書,你會看到有的人認為,獅子象征現代的英國,因為英國的標誌是獅子。那上面的翅膀從何而來?有人說,這翅膀是美國,美國從英國出來,美國以老鷹為標誌。但是何時翅膀被拔掉,沒人知道。We try to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我們嘗試讓美國再一次偉大),非常諷刺。熊代表什麼?俄羅斯,因為俄羅斯的標誌是熊。那豹當然象征德國,因為德國的標誌是豹。

我不再說了,因為什麼說法都能說得出來。會不會在但以理的時代,確實是那四個國?會不會在每一個時代里,我們都看到不同國家的出現?尤其到了第四個,可怕的獸,很多聖經專家告訴我們,在第四個獸中,我們看到了敵基督的預表。

到了八章,我們看到了兩個動物。但以理看到了一個公綿羊,又看到了一個公山羊。如果師母在這,她一定會提醒我要講這句話。為什麼都是公的?世界上不少的麻煩,就是男生打男生,多少的戰爭就是一個男生不服另外一個男生。不是說女人不打架,但是世界上多少的戰爭,就是男人在那邊打來打去?受苦的不是這些男人,受苦的就是女人,受苦的就是小孩子。但是總而言之,但以理看到了這兩個動物的出現。

在第八章,比較好的地方是,但以理比較清楚地知道,這兩個動物預表或者象征著誰。若你看八章20節,但以理在啟示當中,加百列對他說:“你所看到的雙角的公綿羊,就是瑪代和波斯王。。。那公山羊就是希臘王(但8:20-21)。”所以我們看到了不同的異象,但是我們看到的是什麼?我們看到每一個朝代都有它的崛起,但是每一個朝代也都有它的沒落。

今天來聚會之前,我考了我們翻譯一個問題。我問他,中國歷史有幾個朝代?Peter弟兄很坦誠地說,對不起,我搞不太清楚。有可能上一代滾瓜爛熟,從夏朝背到清朝。我在講道前還去Google了一下,我想也很難算出來。這裡面有很多朝代,到底什麼時候開始,什麼時候結束,是不是同時有兩個朝代,我們也搞不清楚,但是大概接近30個朝代。我們看到不同的朝代,有它的崛起,也有它的沒落。所有屬世的國度,都是過渡的。十五、六世紀,是西班牙的時代;十八、九世紀是英國的時代;二十世紀,是美國的時代;許多人告訴我,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我告訴大家,有可能是,我們也不要太得意,也不要太驕傲,因為每一個國家,都有它的崛起和沒落。我不是在這裡叫大家搞革命。歷史就見證了這些。

b. 國度和政權的傲慢和殘酷

第二,我們也看到這些國度和政權的傲慢和殘酷。第七章有一個重複的詞,就是“說誇大的話”。比如,在第8節,描述第四個獸,說角出來,角上有眼睛,眼睛是像人的眼睛--不完全是人的眼睛,但是它口裡“說誇大的話”。11節,這個詞又出現了,“那時我觀看,見那獸因小角說誇大話的聲音被殺”。20節,“誇大話的口”又出現了。25節,他又像至高者“說誇大的話”。所以我們看到第四個獸的傲慢,不亞於尼布甲尼撒在第四章的傲慢,也不亞於伯沙撒在第五章的傲慢。

如果你往下讀第八章,有兩個詞重複出現,也和“傲慢”有關。第一個詞就是“自高自大”。在4節、8節、11節、和18節,“自高自大”都出現了。另外一個詞,就是“隨意而行”,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在4節、12節、和24節。所以我們看到了執政者的傲慢。我想當我們看現代,也不是如此嗎?權力、地位、和名望,就是讓人傲慢,常常認為我比人高一等。別人都要遵行法律,紅燈不能走,但是當我有權利、地位、和名望,紅燈我照樣衝過去,你想怎麼樣?

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這不只是在教會外面,在教會裡面,隨著權力、地位、和名望,無形之中,我們也變成傲慢的人。我在這裡為師母作見證,我為師母獻上感謝。她的提醒,我有時不容易聽進去,但是我覺得她的提醒都是對的,聽不進去是因為戴繼宗裡面那個“老我”。師母常常和我說:“Jammy, be humble.(要謙卑。)”我想上帝讓她看到,生在戴家里,有一個危險。我很謝謝主,神把師母放在旁邊。有時候她說我,我很不舒服。不舒服過後,我也想通了,I need to hear that (我需要聽到這些話),因為不會有其他人和我說這個話,因為只有師母敢。

往下看,我們可以看到政權的殘酷。讀這兩章,無論是“吞吃全地”,“踐踏嚼碎”,這些政權的人不僅傲慢,還很殘酷。時間不容許我們說歷代以來統治者殘酷的見證。無論是希特勒殺死無數的猶太人,無論是列寧和斯大林在蘇聯殺死了多少人,就算在美國僅僅兩百年的歷史裡面,也有無數殘酷的事情發生。

c. 聖徒和信仰的逼迫

我們不單單看到屬世國度的過渡,看到傲慢殘酷的政權,我們也看到,第三,聖徒和信仰的逼迫。仔細讀這兩章,你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聖徒”的出現,出現了好幾次。在七章21節,我們就看到“角就與聖民相爭”,角就反對這些聖民,就是信奉上帝的人。在25節,它們不單單是與聖民爭戰,它也折磨這些至高者的聖民。

我順便提一下,今天沒有時間講,第七章里神的名字是值得注意的,三次稱上帝為“亙古常在者”。也只有在《但以理書》第七章,才這樣描述上帝。22節,“直到亙古常在者來給至高者的聖民伸冤”。一般的聖經專家告訴我們,這個“至高者”其實就是彌賽亞,就是耶穌。總而言之,我們會看到這些政權會折磨聖民,甚至25節告訴我們,“聖民必交付他手一載、二載、半載”。所以我們看到,這些政權會帶來宗教和信仰上的逼迫。

我們看那個時代也好,如果我們看這個時代,我們也看到因為信仰受到逼迫的提升。我自己學歷史的,我記得去念歷史的時候,在一堂課里,我的教授告訴我們--我不知道他的數字從何而來--但是他告訴我們,在二十世紀為主殉道的人,比前面十九個世紀為主殉道的人的總數,還要多。也就是在二十世紀這一個世紀當中,為主殉道的人超過前十九個世紀為主殉道的人。當我們踏進二十一世紀,我自己很深的體會是,我們需要預備好心志,因為耶穌在《馬太福音》二十四章也提醒我們,在末世的時候,這些逼迫只會增加,不會減少。

我們要珍惜在香港能夠公開聚會的時光。在世界很多別的地方沒有這樣的自由,比如北朝鮮這樣的國家。如果你認識這個國家,你就知道在這個國家做基督徒,真是很辛苦。許多人因為他們的信仰,今天在北朝鮮,被關在監牢里。我們沒有很多時間,求神幫助我們,預備好我們的心志。在主要來的這段日子裡,做一個忠心跟隨主的人,只會越來越有挑戰。

這一章,或者這兩章,仍然有一個最重要的信息,就是這一切困境的當中,亙古常在者仍然坐著為王,永恆國度將會降臨,也就是周牧師帶領我們讀的經文。在13節和14節,但以理看到了一個圖畫,我在夜間的異象中觀看,有一個人子一樣的,駕著天雲而來,我們不知道這是不是《使徒行傳》里耶穌駕著雲回到天父那邊,有可能。他就被領到亙古常在者面前,他得到了權柄、榮耀、國度,使得各方、各國、各族的人都侍奉他。他的權柄是永遠的,是不廢去的,且他的國比不敗壞。我想我這不只是第七章和第八章的一個重要信息,也是整個《但以理書》很重要的信息。在一個動蕩不安的時代裡面,我們怎麼樣深信耶和華上帝永遠作著為王?

三、 結語

我可不可以很快分享500年後,老約翰看到的一個圖畫作為結束?在《啟示錄》第七章9節:此後,我觀看,見過許多人,是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而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裡拿棕樹枝,大聲呼喊說:“愿救恩歸於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也歸於羔羊。”眾天使都站在寶座和眾長老并四活物的周圍,在寶座前伏與地敬拜神,說“阿門!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給我們的神,直到永永遠遠。阿門!”

我們在天上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