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引言

弟兄姐妹主內平安。但以理,神在異邦的器皿。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題目是“荒涼中的懺悔”。在預備講道的時候,特別聯想到神在上個世紀,在蘇格蘭的教會,所作的工作。我想不是很多人知道,在蘇格蘭以北,有一系列的群禱。在上個世紀中,特別是1959年的時候,神特別在這個地方顯出大能,在一個非常荒涼的光景中,將復興的火臨到祂的教會。

在那一群島嶼中,有一個島叫劉易斯島。我特別留意到復興史,尤其是島上的復興史。在那個島上面,他們的宗教熱情很強烈,但是是很表面的、很形式的。就是在家裡,父母親根本不信耶穌,但是因為傳統,還是會謝飯禱告。在學校裡面也有宗教課程,他們也會背《聖經》裡面許多不同的章節,甚至唱《詩篇》裡面的一些詩。表面上有濃厚的宗教熱情,但是他們的信仰是一個空的信仰。甚至在教會裡面,教會是非常的荒涼、非常的沒落。一般的人道德水平不低,但他們覺得信仰不應該走火入魔,我只要信到一個地步,做個好人不做壞人,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要講。禮拜日不需要去做禮拜,不需要去教會。一般的生命當中也不需要讀經,不需要親近主。所以當時的教會很荒涼,很沒落。

在這個荒涼和沒落當中,神就興起兩個老姐妹。她們看到當時劉易斯島的屬靈光景,她們的心裡很著急,因此她們招聚了幾個人,在每一個禮拜二和禮拜五的晚上,在神面前迫切禱告。她們從晚上十點,一直到隔天凌晨四點,為著劉易斯島的屬靈光景,在神面前禱告。有一次在禱告當中,他們特別聯想到在蘇格蘭、在愛丁堡,有一個傳道人。他們認為,應該邀請這位傳道人來到劉易斯島,分享信息。他們就和這個傳道人聯絡了,結果發現這個傳道人沒有負擔去劉易斯島。有可能他的服侍很忙碌,他就推辭了這個邀請。但是沒想到這兩個姐妹繼續追著他,不放棄,又寫信給這個牧師。這個牧師的英文名叫Duncan Campbell 。她們再一次寫信給Duncan牧師,說我們深信上帝邀請你來這個地方,我們絕對不容許你推辭不來。好厲害!上帝要你來,你要趕快來!

我不知道陳牧師有沒有這樣的經驗。有一個教會請陳牧師去講道,對陳牧師說上帝讓我告訴你,要來這裡講道。有可能我們會認為,他是用上帝來壓我們的。但是Duncan牧師收到這封信,他回到神面前,結果神感動了他的心,他就去到了劉易斯島。如果你今天回去查,你就可以讀到在那次侍奉當中,上帝就打開了天窗。在一個非常荒涼、非常沒落的屬靈光景中,聖靈就在那幾個禮拜當中,做了大的工作,把一個大復興帶到劉易斯島上。我沒有記錯的話,後來,在這個島上,幾乎所有的人都信了耶穌基督。包括許許多多人覺得自己還挺不錯的,在道德上面,他們都是好人。但是當聖靈的火臨到那個地方,為著義、為著罪、為著審判,聖靈在他們心裡工作。就是那些在外表看起來還蠻不錯的人,突然發現他們在神的面前,是污穢、是骯髒的。整個島都幾乎歸向了耶穌基督。原來是非常荒涼的地方,變成是一個火熱的地方。

二、 荒涼中的懺悔

當我們來看《但以理書》第九章的話,我們就發現在但以理的時代,他也面對耶路撒冷的荒涼,也面對到耶路撒冷聖所和聖殿的荒涼,甚至是那片原來是留奶與蜜之地,都變成荒涼。若你仔細讀第九章,你會發現“荒涼”這個詞出現了六次之多:

第一次在第2節,“論耶路撒冷荒涼的年數”;

第二次在第17節,“使臉光照你荒涼的聖所”;

18節又出現了一次,“且眷顧我們荒涼之地”;

跳到26節和27節的小字裡面,看到“荒涼”又出現兩次。

所以在但以理寫下第九章的時候,他就聯想到當時耶路撒冷和聖殿的處境如何。他就想到當時的處境,是一個“荒涼”的處境。今天早晨,我特別從但以理看到的“荒涼”的圖景,一起思想神在荒涼中的作為。我越來越相信,今天早晨我們看的這三個層面,不單單是上帝當時做翻轉工作非常重要的三個部分,當我們看普世教會的時候--感謝主,在某些地方看到教會是興旺的,有可能在非洲某些地方如此,在亞洲某些地方如此,有可能在拉丁美洲。但是親愛的弟兄姐妹們,當我們看普世教會的時候,特別是看西方教會的時候,我不知道你的感受如何,但我們看到的是一個荒涼的場景,我們看到原來是火熱的、神祝福的地方,整個教會在沒落當中。今天,那些地方也好,還是我們自己,怎麼經歷上帝那翻轉的工作呢?我想但以理書給我們三個非常重要的功課。

2.1 耶和華的默示

第一個功課,神其實透過祂的話語,做那翻轉的工作,我把它稱為:耶和華的默示。或許在看“耶和華的默示”之前,可以很快提一下,當我們進入第九章,這是《但以理書》另一個新的開始。如果你8月2日和我們在一起的話,你會知道《但以理書》不完全是用希伯來文寫的,乃是從第一章到第二章用希伯來文寫,從第二章的第4節到第八章的第27節,這一段乃是用亞蘭文寫的。

在第一章,我們讀到但以理怎麼樣去到巴比倫,他在那裡學了迦勒底的文字和語言。想到這,我很佩服但以理。每一次在香港講道,我有點心虛。不瞞大家,我在香港住了13、14年的時間,但是我一直到今天,廣東話就學了這一句“唔認得講廣東話”。雖然有人說,戴牧師你這句實在是很標準。因為我只會這一句,所以我努力把它說好。但是我們看到但以理去了異地,他學了當地的語言,能夠用迦勒底的語言,和迦勒底人分享神的信息。我想這在宣教學上非常重要,在傳福音的工作上面,不也是重要嗎?

當我們對年輕人分享信息,如果我們還是用老套和他們分享的話,我想他們很難聽得進去。其實我刻意不敢問主辦單位,我這九天是不是要打領帶?如果是他們說一定要打,而我不打的話,那我就冒犯了他們。我就不打領帶,這樣我覺得輕鬆一些,我覺得我們彼此之間的距離,也好像減少了一些。當然這是一個很簡單、很表面的比喻。但是在傳福音的工作上面,尤其在教會裡面,我很擔心教會裡面的一些傳統,會影響我們得著下一代的年輕人。在教會裡面,我們堅持一定要用傳統,來進行禮拜,青少年坐在下面悶得不得了,但是我們堅持這就是我們教會的傳統,對不起。

我常常在教會裡面鼓勵弟兄姐妹,真理是不可以妥協的,但是我們的方法一定要不一樣。面對不同的年齡層,我們用不同的方法,能夠更有效地牧養這群人。所以打不打領帶不重要,你看我們年輕傳道人打領帶多帥?不曉得你的西裝哪裡買的,我也想去買這樣的西裝。我穿這樣的西裝和年輕人講道,他們會說戴牧師啊,你真像我們。真理不能改變,the message cannot change,但是方法一定要改變, but the method must change.我們就看到,但以理用迦勒底的語言和文字,去傳達信息。

回到第九章。我們提到,在這個荒涼的時代中,上帝的工作是從默示開頭。在第2節,我們就看到了默示的重要性。提到了瑪代族亞哈隨魯王的兒子大流士,在元月的時候,但以理從書上得知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論到耶路撒冷荒涼的年數七十年為滿。我隨便提一下,這幾天我幾次提到在《但以理書》中,耶和華的名字是一件值得我們留意的事情。但以理用很多稱呼,來稱呼這位創造宇宙萬物的真神。但是到了第九章,但以理回到了傳統《舊約》中,使用我們提到神就非常熟悉的一個名字。往下看,會看到有七次之多,他用“耶和華”這一個名稱,來稱呼上帝。很特別,只有在第九章,他是這樣稱呼耶和華的。他從書上得知,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

a. 神話語的核心

在短短一句話當中,我至少想到了三個東西。我首先想到耶和華話語的核心(The Centrality of the Word of God)。我們在這裡看到一個圖畫,就是但以理是一個渴慕神話語的人。在第六章,我們已經提到,但以理可能很熟悉所羅門在獻殿時所做的祈禱。在那個禱告中,特別提到,當你的百姓被擄到異地的時候,他們想起他們得罪了上帝,於是他們就轉向耶路撒冷,轉向聖殿,向神認罪悔改。然後,求神從天上垂聽這個禱告。同樣的,我們看到但以理也是回到神的面前,回到神的話語裡面,他知道上帝的話的確臨到耶利米。

在耶和華的話裡面,我受到很大的激勵。“耶和華的話”,在《舊約》裡面出現了92次之多。親愛的弟兄姐妹,這提醒著我們,上帝的話透過啟示、透過不同的方式來曉諭我們,幫助我們認識上帝,幫助我們認識上帝的旨意和救恩,幫助我們在生活中行事為人與那蒙召的恩相稱(弗4:1)。神的話是何等重要!但以理讀到了《耶利米書》的第二十五章,第11節和12節。“荒涼”也在《耶利米書》里出現,特別提到了有七十年之久。當七十年滿的時候,我會將百姓再一次帶回到這塊土地上。我們就看到了但以理篤信神話語的核心。

親愛的弟兄姐妹,當我們要經歷神那復興之火的時候,我們要回歸到神的話語裡面,因為神常常透過祂的話語來做那奇妙的工作。我相信很多人知道,今年,在我們信仰裡面,是非常重要的一年,改革500週年。我們回去讀馬丁•路德的話,我們會知道,回歸《聖經》,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我們怎麼樣再一次讓神的話,成為腳前的燈,路上的光。《阿摩司書》第八章第11、12節這樣說:人的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我想當時的荒涼,就是沒有遵照神的話而行。

我特別感謝89年聚會以來,我們港九培靈會每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我相信每一個講員都非常在意,在講台上按照真意來分解神的話。讓神的話成為我們每一篇信息的核心。就像腓利遇見埃塞俄比亞的太監一樣,我特別喜歡這節經文,他就從這經上起,向他傳講耶穌。

b. 神話語的信實

所以我們首先看到,耶和華的默示首先以耶和華的話為核心,我們也看到了神話語的信實(The Certainty of God’s Word)。神的話是可靠的,不單單可以成為我們生命的核心,也可以成為我們可以毫無保留的依靠。“論到耶路撒冷荒涼的年數,七十年為滿”。

c. 神話語的安慰

神話語的可靠,神話語的信實,也有神的安慰。我特別喜歡在《耶利米書》兩次提到“七十年為滿”的預言。我們剛剛提到《耶利米書》第二十五章,如果你翻到《耶利米書》第二十九章,我們也看到了“七十年將滿”的預言。《耶利米書》第二十九章第10節這樣說,“耶和華如此說,為巴比倫所定的七十年滿了以後,我要眷顧你們,向你們成就我的恩言,使你們仍回此地”。緊接著是一段非常寶貴的應許,“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你們要呼求我,禱告我,我就應允你們。你們尋找我,若專心尋找我,就必尋見。耶和華說,我必被你們尋見,我也必使你們被擄的人歸回;將你們從各國中和我所趕你們到各處招聚而來,又將你們帶回我使你們被擄掠離開的地方。”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

神的默示,神話語的核心,神話語的信實,神話語的安慰。如果我們有機會回到劉易斯島,在那個非常荒涼的場景裡面,如果你回去看那段歷史,就是因為Duncan Campbell在那裡好好講神的話,神復興的火就臨到那個地方。這對我們傳道人是個很好的提醒,如果我們在台上不好好講神的話語,有可能我們成為神工作的攔阻。甚至如果我們看整個西方教會的沒落,是出於對上帝話語的折扣。你從十九世紀和十九世紀末,我們就看到很多人在神學院裡面,用知識、用科學來批判《聖經》。因為他們覺得,神跡奇事是沒有辦法用科學證明的。於是就說,我們不要接受這些,我們不可以接受這些。於是,我們嘗試用不同的方法來解釋《聖經》裡的啟示。當但以理被丟在獅子坑裡,不是上帝差派使者把獅子的口封住,乃是因為獅子吃飽了不餓,就沒有吃但以理。或者像我某一天說的,像那個參考書說的,這些獅子有可能是但以理從小帶到大的。今天西方教會的沒落,就是從對神的話語的折扣和妥協開始的。求神憐憫香港的教會,求神憐憫國內的教會,求神憐憫普世的教會。讓我們永遠相信上帝的話,謹守上帝的話。耶和華的默示,永遠是復興的基礎。

2.2 但以理的懺悔

第二,當我們回到第九章,我們看到了但以理的懺悔。如果你仔細讀這一章的話,你會知道從第3節到19節是但以理的禱告文,是一個非常奇妙的禱告文。稍微分享一點我在準備這篇道的時候,發生的一件事情。正好在準備第九章的時候,我們正忙著打包要搬家。我在收拾東西,找到了我父親戴紹曾的一本《聖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拿起來的時候,突然,有一張紙就掉了下來。我把它從地上撿起來,它上面寫的一句話就是:Ten Great Prayers of the Bible(《聖經》中很重要的十個禱告)。我就把它夾在《但以理書》第九章,因為它說《但以理書》第九章也是很好的禱告。摩西的禱告,以利亞的禱告,耶利米的禱告,所羅門的的禱告,大衛的禱告,哈拿的禱告,瑪利亞的禱告,保羅的禱告,甚至是耶穌在《約翰福音》十七章里那個大祭司的禱告。

當我們回到第九章但以理這個懺悔禱告文的當中,我想復興之火要臨到我們,第二個非常重要的信息,就是我們怎麼回到神的面前,為著我們的犯罪,為著我們的不配,向祂認罪悔改。當我反復讀這個禱告文的時候,不瞞大家說,我心裡真是有點自責。為什麼會自責呢?因為我想戴繼宗的禱告何時會抵達這樣一種境界。我不知道這樣講,屬不屬靈,正不正確,但是當我讀但以理的禱告,我發現戴繼宗的禱告常常是非常非常膚淺。或者膚淺太嚴重,或是太表面了吧。我也會為著我生命當中的事情,來守望、來禱告,求神保守小孩子在外的平安,求主看顧我今天出入的平安,祝福我手上的工作。不要誤會我的意思,不是說這些東西不重要,但是我要坦白告訴大家,我很少在禱告中進入這樣的境界。這一個禱告是值得我們深思揣摩的禱告。

a. 對上帝的敬畏

在今天的短短時間里,我們就看這個禱告里對上帝的認識。其他的不講,單單是從我們的禱告生活里,我們就能看到,我們對上帝是一個怎麼樣的概念。我們是不是認為上帝像聖誕老公公一樣,我們要這個,我們要那樣,所以我們就來到上帝面前向祂求。不是為著我們的需要,我們不可以向上帝求。但是如果我們對上帝的概念,只是一個聖誕老公公的概念的話,His job is to satisfy all my wants and needs(他的工作是為了滿足我們的所需所求)。

我再說一次,從你我的禱告裡面,就可以看出我們對上帝的認識是什麼。怎麼說呢?注意第3節和第4節,當但以理看到這個上帝是一個大而可畏的上帝的時候,我們在第3節看到,他不是馬馬虎虎、隨隨便便地來到上帝面前,乃是他禁食,甚至披麻蒙灰地來到上帝面前。在這個偉大的上帝面前,我們不是搖搖晃晃地來到上帝面前,有可能這就是戴領帶的一個好處吧,有可能莊嚴一點。當然,我們希望這個“莊嚴”,不只是外表的一個show而已。

我永遠不會忘記,我神學院念完以後,我到美國東北一間華人教會服侍。在教會裡面,我認識了一個弟兄,其實他不是一個基督徒,他是一個天主教徒,但是他每個禮拜天都來到我們的教會。後來有一次,我們和他談。他就說其實他每一次來我們教會之前,他都會去天主教會望彌撒,我一直到今天都不會忘記他講的話。我說為什麼你先去望彌撒,再來我們教會?他說因為天主教會那裡有一個神可以敬拜,可以敬畏;來你的教會,有一篇道可以聽。這句話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震撼。當我們今天來到這個地方,我們有沒有想到,我們是來到一個大而可畏的神面前。我擔心我們的靈命是那樣的冷漠,會不會是今天的教會已經失去了敬畏上帝的敬畏之心?我們已經失去了披麻蒙灰的心志。

b. 對上帝掌權的肯定

我們明顯看到但以理的禱告明顯地表達出對上帝的敬畏,第二我們也看到他對上帝掌權的肯定。你看這一章,你會看到但以理提到耶和華,是用“主”來提。在這裡,他稱呼上帝耶和華為“主”有12次之多。我想我們不用重複提到,因為這其實是整本《但以理書》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上帝的掌權,祂是管理所有人類歷史的主宰,因此但以理肯定上帝的掌權。

c. 神的公義

第三,在16節和17節,但以理都提到了神的公義。當他重複使用“公義”的時候,就讓我們看到,我們在神面前,是何等的不配。我不曉得你讀這個禱告文的時候,讓你注意的層面是哪個層面。但是當我反復讀的時候,我發現但以理在這裡為著他自己,為著神的百姓,在神面前認罪悔改。我寫下他用了22個不同的形容詞,來描述我們在神面前的罪,在神面前的不配。不單單是犯罪,也作孽,也行惡背叛上帝,偏離了上帝的誡命典章,不聽從上帝,得罪上帝,犯了上帝的律法,偏行,做了惡,重複用很多這詞來描述這些詞的不配。

若是我們還有時間,我們可以一起來思想這樣的真理,在這個時代,是何等的重要。我們先不說教會以外,其實我們在教會裡面看到wickedness(邪惡)轉為weakness(弱點)而已,sinfulness(罪)只不過是sickness(疾病)而已。我們已經失去了罪和罪的惡疾。如果我們再次看劉易斯島的復興,我們可以看到上帝第二個作為,就是透過人心的光照,讓人看到自己在神面前的不配。神無數的工作,是在我們隱藏的罪,我們沒有被對付的罪,甚至不願意認的罪裡面,神的工作被攔阻。如果去看教會復興史的話,你會發現都和認罪息息相關。聖靈光照人的心,讓人看到人在這位聖潔神面前的不配。

當然在這個禱告文裡面,我們不單單是看到神的偉大,我們不單單看到神的聖潔,當然也看到神的審判。因為人的罪,以色列人的罪,神的審判就臨到他們。但是我想在這個禱告文裡面,也給我們一個寶貴的應許。是的,神是大而可畏的上帝,上帝是一個聖潔公義的上帝,神的審判臨到以色列人,同時也在但以理的禱告文裡面,我們看到了神施恩的憐憫。若那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能夠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性,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病,我必睜眼看,側耳聽,在此所獻上的禱告(但9:17-18)。神的憐憫,神的施恩。準備到這裡時候,我就想到當年門徒們對耶穌的請求。主啊,教導我們禱告,教導我們禱告。

2.3 彌賽亞的必來

不單單是禱告,不單單是懺悔,若是你看著24節到27節,我想不單單是《舊約》,也是在整本《聖經》里,非常寶貴、非常重要的描述。因為在這短短幾節里,我們看到那位彌賽亞,那位受膏者的必來。若是你看25節,若是你看到,你們會明白,從發出命令到重建耶路撒冷,直到有受膏君的時候。你跳到26節,過了六十二個七,那受膏者,在原文里就是“彌賽亞”的意思。在《舊約》裡面,“彌賽亞”出現兩次,都是在《但以理書》的第九章。當然“彌賽亞”在《新約》里出現兩次,都是在《約翰福音》裡面。換一句話,我們所到的這兩次,就是《舊約》里預言彌賽亞回來的1200多次中,所記錄下來的第一次到來。1200次,耶穌基督,那位彌賽亞,將要來。

三、結語

我留給大家這位彌賽亞要來的時候,所要做的工作。24節告訴我們,第一,他要止住罪過。他十字架救恩的工作,要止住罪過的工作。不單是要止住罪過,他要除凈罪惡,唯有十字架才能做那除凈的工作。第三,他要數盡罪過。我們看到十字架的工作就是要對付人的罪惡,我們在神面前的虧欠。第四,彌賽亞的到來也要飲盡永義。不是靠我們自己的義,不是自以為義,乃是靠著耶穌基督,我們能夠稱義。且他將要來的異象和預言是確定的,是不可以改的,因此這個異象或預言是要封住的,因為是不可以改的,是確定的。最後,要膏這位至聖者,就是彌賽亞。我們都知道彌賽亞的意思是什麼,就是先知,就是祭司,也是君王。

神復興的火如何臨到我們?我們如何在荒涼中,能夠經歷到神的復興?我們透過神的話,回歸聖經;第二,我們透過在神面前的懺悔,但以理不僅是為自己禱告,也是為所有的民族禱告;第三,但願這位彌賽亞,在你我的生命裡面,也成為我們的君王,成為我們的祭司,也成為我們的先知。在荒涼中的懺悔,愿神復興的火能更多臨到我們。如同60年前,在劉易斯島上,神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