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四十年前我在青年營會中帶領年輕人,我和這幫年輕人在度假村中,為每個房間讓年青人有好的休息禱告;為餐廳在進膳時有好的團契禱告、為會議室在查經時有好的亮光禱告。年輕人很熱切地禱告,當我們經過洗手間的時候,有位年輕的初信者禱告說:「主啊,我將廁所交托給你,求你使用」。小孩講話有時很奇怪,但當我們研讀聖經時,發現成年人講的話有時也很奇怪,傳道書中就有很多奇怪的話。這並非是小孩或年輕人寫的書,而是一位蠻有智慧的君王寫成的書,但傳道書卻是一卷很奇怪的聖經書卷。

一卷奇怪的書

傳道書中記載:「恨惡生命、喜愛宴樂、愛財富,享受世界上奢華的事物」。在生活中,我們常因喜事而寫賀卡,但傳道書中卻在喪禮中去恭賀那些死去的人。傳道書作者甚至表達出「沒有什麽比吃喝快樂好」。換句話說,人生苦短,我們應該及時行樂,應該吃喝、享樂。十章說:「錢是一切事物的答案,沒有什麼問題是錢解決不到的」。這真是一個很奇怪的人發出的言語:「我恨惡生命、喜愛宴樂,而錢是最好的」,但他卻是聖經的作者。

這是一本奇怪的書,但它卻能給我們很好的建議。Homer認為傳道書是一切書中最真實的一本書,是最好的詩句、是最優雅的真理、亦是最偉大的作品。為何很多人對這本傳道書有這麼熱切的喜愛呢?首先因為這本書是用世俗的語言寫成;其次是因為這些人並不真正明白傳道書。因為若明白傳道書,就不可能仍然是一位虛無主義者。這是聖經中是最奇怪的書,早期的拉比甚至為此卷書是否應放在正典中而作出辯論。為何傳道書會在聖經中呢?因為他對於神子民來說有深層的意義!

概述傳道書

這個作者自稱傳道者(Koheleth,傳一1),這不是一個真正的名,而是個稱號。傳道書可以用「4個問題,3個呼召,2種人生和1個神性總結」來概述:

A. 四個問題

1. 為何人生充滿無奈和沮喪──生命的掙扎(傳一至三章)
2. 生命從何而來──生命的源頭(傳四至六章)
3. 我們要如何渡過我們的人生──作個生命的好管家(傳七至十一章)
4. 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人生的重要性/人生的秘訣(傳十二章)

B. 三個人生重要呼召

這本書要處理人生中很重要的問題:首先要處理的就是人面對的兩難; 第二是要處理人生中的迷思。當處理這兩方面問題時,我們發現在書中有三個重要的呼召,不是對猶太人在猶太聖經之呼召,而是從神而來對我們——基督徒的呼召:一是「面對現實的呼召」;二是「追尋智慧的呼召」; 三是「以神為生命中心的呼召」。

1. 面對現實的呼召──回應人裏面的實用主義者(傳一2)

傳一2如同詩歌中的副歌,如詩歌般不斷重複地出現──「虛空的虛空」。「虛空」源自希伯來文(ֶה ֶבל hevel) hevel這個字,意思是「呼氣」,是個比喻性詞語。這個名詞意思是“霧氣”,即“虛空”的意思,它不是實在的東西,而是很虛的、如霧的東西。
如果在價值上虛空,那就意味著沒有價值,如果在目的上虛空,那就漫無目的,如果是持續性的虛空就是短暫的意思。從傳道書的上文下理中可以看到,這裡「虛空」是指「缺乏意義」,因為沒有意義,所以是虛空、無用的。在希伯來文化中,名詞可以描述一幅圖畫,圖畫可以有多重意思,所以hevel就變得很難翻譯和理解。在英文中Vanity在意思上為「虛空」。在希伯來文中這個「虛空」是因沒有意義以致沒有用。所以在希伯來文的結構,希伯來人要強調一些事,就會將名詞不斷重複。例如:「至聖holy holy 」,「實實在在truly truly」,所以「虛空的虛空Vanity of vanities」就是指「徹底地、完全地沒有意義」。
為什麼這卷書的作者用這麼負面的方法開卷呢?「虛空地虛空,虛空地虛空,凡事都是虛空」。在這個墮落的世代要傳達真理時,當我們向硬心傳真理時、對已偏離真理的世代時,我們在說好消息前要先說壞消息。神學家法蘭西斯曾經說過:「有人問他,如果用簡單的說世界的真理應是什麼呢?他回答說:如果我有一個小時,我將用45分鐘講壞消息,因他如果不明白 壞消息時,他就不明白好消息。」所以傳道書用負面信息作開始,是有其目的。凡事都有時間,因為人需要用壞消息逼出真實的處境。「我們給他一個壞消息,讓他們從錯誤的真實走出來。剩下15分鐘我才講好消息」。耶穌與尼哥底母談真理也是如此。尼哥底母在夜間見耶穌:“我知道你從神而來,所以你的真理也是從神而來」,耶穌給了他壞消息:「必須重生」。「我如何能重生呢?難道我要再從母腹中生出嗎?」「從肉體生的就同肉身,從靈生的就是屬靈的」,也就是說尼哥底母是先聽到壞消息,他不能靠自己的努力進天堂,不能靠宗教上的習慣或操練進入天堂,你一定要重生。約三16帶來好消息:「因為神愛世人,甚至將獨生子賜給世人」。一定要重生,神藉耶穌基督使之成為可能。信耶穌 就能得永生,用一個壞消息的眼光去明白好的消息。這就是面對現實的呼召。

2. 追尋智慧的呼召──回應人裏面的理性主義者(傳一3)

人一切 就是勞碌在日光之下的勞碌,有何益處呢?(傳一3)在希伯來文中「益處」是「多出來」之意, “益處”就是「多出來的東西」,即意「賺了、有利潤」。人在日光之下 的勞碌有何益處呢?這就是生命中令人沮喪的地方。辛苦為何?最終有何益處?這就是呼召我們要從根本性重新定義何為成功。處理我們裏面的工作狂,因為很多人想透過不斷工作去尋找生活意義。他們不是對工作感興趣,而是為了希望升職、增加薪金、人際網絡增加、有權力、可以買更多東西,希望透過擁有的東西來表達生命的意義。工作至很疲倦,最後連生命都失去了,以為這樣作可以找到生命的意義。從傳道書中,讓我們發現工作並非生命的答案,我們被呼召去追尋智慧,我們在生活中很忙碌,忙為何?何為人生真正的意義和目標呢?
傳道書呼召我們去追尋智慧,對於希伯來人來說,追尋智慧就是人生最高的追尋,這本書呼召我們要小心查驗何為智慧。

3. 面對以神為生命為中心的呼召──回應人裏面的屬靈生命

這本書呼召我們要將神放在我們生命的方程式中,不能無神生活。在神裏面追尋美好生命是美麗而珍貴的。如果我們沒有神,而追尋好的生活是件可怕的事。好的生活是沒有問題,但我們要追尋更好的生活。上帝希望我們有好的生活,祂希望我們可以在祂裏面找到滿足和美滿的人生,祂希望我們在生活中找到目標和意義而喜樂。祂希望我們有好的生活,但我們卻希望有更好的生活,更好的生活是沒有止境的。當你賺100萬,就會想賺200萬、500萬、2500萬……人永遠不會滿足。所以我們需要面對的問題──生命中何為最重要的?對你、對我來說人生中最重要的東西視乎我們愛什麼。約壹二15 不要愛世界,世界上的事、如果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裏面了 ,不要愛世界,因為世界會過去。不要去愛短暫的事,要愛永恒的事物,愛短暫的事是愚昧的,愛永恒的東西才是智慧的。如果我們要追尋永恆的東西,我們要將神擺在我們的中心。
西三2: 「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今天你們的心在哪裡呢?是在短暫的事還是永恆的事?是令我們又忙碌疲倦的屬世的事,還是關乎上帝的事?

C. 兩個人生:

1. 「日光之下」的人生──人生的物質向度

傳道書的作者為何充滿悲觀呢?因他描述的是“日光之下”的人生(一3; 一9; 一10; 二18; 六12; 八15; 八17; 九3; 十二2)。
有兩種人生:日光之下的人生&神的底下的人生:
日光之下的人生──世界價值觀的人生。因為人生的向度充滿物質主義。
神手底下的人生──有屬靈的向度。沒有神的人生,本身就是一個矛盾的詞語。研讀傳道書時,我得出的結論:若沒有神,在日光之下過我們的人生,人生在屬靈意義上來說是貧瘠的,在哲學意義上來說是沒有意義的,在存在上來說也是沒有意義的,最終都是空虛的。

2. 「在神的手底下」的人生──人生的靈性向度

多年前,宗教改革家得出兩個拉丁文詞語:描述人生要怎樣過呢?──「在神裏面的旨意」,學習與神同在中過生活。我們存著對神的敬畏過人生,因為在神的面前我們須學習要交帳的人生。

D. 壹個神性的忠告──「敬畏神,謹守祂的誡命」

在傳道書最後部份提到要「敬畏神,謹守祂的誡命」(傳十二3)。這是偉大的結局,也是人生的鑰字。如果你真實敬畏神,就會真實地遵守祂的誡命,反之亦然。這卷智慧文學最重要的主題就是「敬畏神」。

結語:意義的尋索

人很多時候都在追尋人生意義。對人生意義的追尋,其實終極意義上來說就是追尋何為真相。如果你想明白人生終極意義,首先要明白人生的終極真相。整個世界都是虛幻,不能真正看清楚。我們以為人生中很重要的事,在永恆中一點都不重要。我們生活在虛幻的世界,想在虛幻世界中找到真正的意義是不可能,如果我們想找到真正的意義,我們要找到真神。

找到真正的真實就是上帝的國度,最終的真相──上帝是國度的王。耶穌說:找到天國如同找到重價的珍珠(太十三45-46)那麼寶貴。當我們真正明白何為真實時、當我們找到最終目的時,我們就找到最終的意義。

耶穌是生命的真正意義,當你明白祂是王的時候,你就知道生命真正意義。虛空的虛空,日光之下的人生,在神之下的人生是美好的、是恩典。對於尋找人生意義的人來說,耶穌基督是生命的答案,耶穌是王、是主、是救主。舊約都是指向耶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