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滿足的尋索

《living on the ragged Edge》這本書中提到老鼠的競賽:不斷地吃東西,又想再吃得多些,這就如同人生的狀態一樣。因為生命裡面有不安感,人一直存在一種缺失的狀態:人永遠都不覺得自己賺夠了、女人永遠不會覺得自己夠美、電子遊戲永遠落伍、我們的房屋永遠覺得裝修的夠好、關係永遠不夠羅曼帝克,生命永遠不夠豐盛……所以我們不斷去尋索我們的滿足感。當我們擁有一些東西時,當時很開心,過後就希望可不可以再多些。沒過多久,就會去再追求新的模式、新的型號,永遠都不滿足。人類就是在不停追尋新的滿足感,因為總是不足夠。

尋找滿足,本質上就是尋找意義!

A 四項關於人生的特徵:以大自然的四個例子來表達——

傳道書給了四項關於人生的特徵看人生的意義,我們往往將生命視作理所當然

1. 人生是短暫的——地(一4)

「 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地卻永遠長存」(傳道書一4)。「地卻永遠長存」,並不是說地是永恆,只是相對之下人生是如此短暫的,以阿爾卑斯山脈為例,一代過去,一代又來,那些山峰都還在那里,這讓我們看到人生真是苦短。問題是我們將人生視作理所當然,而忘記自己有一天會死。若我們知道人生很短暫的話,我們就會將時間投資在有意義的事上,我們不會為短暫的事物生活,而會為永恆的事物而生活。

不要將人生視作理所當然的。我們要刻意過我們的生活,要將今天視作重要的,不要將今天視作理所當然。有些人一直活在過去,帶著很多後悔、帶著過往不開心的經歷,甚至帶著過去的傷口、過去的重擔,以致不能很豐足地在今天生活,不能為今天歡樂,因為他們活在過去;另一個重擔,人將未來擺在我們的思想中,一想到未來就有很多擔心。一方面,看過去我們有很多重擔,另一方面,看未來我們又有很多焦慮,所以我們都是不開心,因為我們過於擔憂,結果我們今天不知如何在主裡喜樂地過生活。我們裡面總有一份沮喪,不能過豐盛的生活。因為我們是在日光之下過生活,而不是在神手底下過生活。當我們在日光之下過生活時,就會被過去的重擔壓住,也常為將來掛慮,唯有當我們在神裡面過生活時,一切都將不同,因為耶穌的降臨,令一切都改變,我們的過往已蒙赦免、得救贖,耶穌已將我們的生命改變;我們展望將來時,知道耶穌會再回來,有新天新地,一切都會更新,我們就會為過往喜樂,也為將來開心,因為將來已蒙救贖,今天我們就可以有目的、有價值、有意義地生活。生命是短暫的,不要活在過往的負擔下,也不要為未來的憂慮,活在當下,在神裡面生活,用喜樂的態度來生活。

2. 人生沒有驚喜、令人厭煩——日頭(一5)

「日頭出來,日頭落下, 急歸所出之地。」(一5)

太陽這麼急去哪里呢?它趕著去西邊落山,趕去東邊升起,然後又西落東升,人生沒有驚喜,而且令人厭煩,落在一成不變的循環中。很多基督徒在生活中沒有目標感,而是一成不變、機械地過生活,星期一至星期五、六上班,週間晚去祈禱會、團契,週天崇拜,每天都是這樣的遁環,生活沒有驚喜,而且令人厭煩。我們忘記神裡面有令人興奮的冒險旅程。

當傳道書作者講到日出日落時,不是講科學理論,而是用詩歌的體裁,詩歌的語言是用來描述一幅圖畫,太陽日出日落是人生的可以跌入機械地循環,沒有多久就會沉悶,匆忙,裡面就會很空虛,裡面沒有休息和安息,沒有東西可以滿足你。親愛的朋友,耶穌可以滿足你,因為耶穌在信仰中帶來偉大的歷程,在信仰歷程中,我們找到神賜給我們新生的樣式,跟隨耶穌是一件令人很興奮的事情。如果在信仰中你都不覺得振奮的話,你就是不認識耶穌了。認識耶穌這是最精彩的事,信耶穌不是開基督教的會議或活動,基督徒的人生是遇見耶穌並與祂一起生活,所以當我們聚會時,我們在團契生活中去分享耶穌基督的生命,你的人生是否經過這些呢?是否被困於匆忙和沉悶中呢?你要停下來!讓耶穌基督再次來到你的生命裡面,以致人生可以有目的和目標的。

3. 人生是沒有目標的——風(一6)

「風往南颳,又向北轉,不住地旋轉,而且返回轉行原道。」(一6)

這里的日頭和風,也是講人生在一種循環中。日頭和風不同,日頭是有規律的,但風不能預測,在這里要表達的是人生如風是沒有目標的,飛機飛國際航線時,機師常將飛機設在自動導航中。我們知道自動導航駕車很危險,司機容易睡著,在生命中很多人將自己設在自動導航中,在沒有目的的狀態下,你的生命是否沒有目標呢?基督徒的生命不應是這樣,基督徒的生活是很有目標的,在基督徒的生命中應該有刻意的目標,因為上帝給我們目標。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作沒有意思的事:追劇、打機,將自己的生命浪費了。

4. 人生有其費解的悖論——江河(一7)

「江河都往海裡流,海卻不滿;江河從何處流,仍歸還何處。」 (一7) 江河都往海里流,海都不滿。這裏好像又是講同一件事——循環,雖然都是講循環但有不同。人生無法解釋,是個矛盾,不容易解釋,聖經說生命令人厭煩而混亂。今天我們從科學知道水是怎樣蒸發,水在陽光的熱氣成為雲變成雨降下。古代中他們沒有科學的知識,所以對於他們來說,生命很令人費解的,為何江河都不會滿的呢?人生真的很複雜很難解釋,人生中有些問題是沒有答案的。

這四個關於人生的特徵讓我們知道不要將人生當作理所當然,因為人生很短暫、匆忙而沒有意義過生活。我們雖然沒有辦法解釋人生問題,但人生仍然很寶貴。假設你在遊輪上,見到有人在甲板上將2 克拉鑽石扔上扔下,在太陽光下很閃,他在那里玩,你就上前問:「你在作什麽?這是真的鑽石嗎」?他說:「是,因為我很悶沒事作」,「你不怕失手掉到海里嗎」?「不會的,一定不會掉的」,話音未落,鑽石就掉在海里找不回來。

你的生命比鑽石更貴重,生命是無價的,但很多人卻將生命如同這顆鑽石一樣拋來拋去,因為他覺得沒有東西可以滿足他,他感到空虛,沒有東西可以滿足他。耶穌能夠滿足我們裡面的空虛!祂是我們靈魂中真空的答案,祂是我們內心渴望的答案,因為在祂裡面我們找到真正的滿足,如果沒有祂的話,只有一個結論就是「萬事令人厭煩,人不能說盡」(一8),換句話說生命令人混淆,令人混亂,所以傳道者說:「我們永遠都不會滿足」!

B. 兩個人生中關於存在的問題

1. 沒有滿足的問題(一8-9)

「萬事令人厭煩(或譯:萬物滿有困乏),人不能說盡。眼看,看不飽;耳聽, 聽不足。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一8-9)

在生命中沒有東西令人滿足,因為日光之下沒有新事,8節下至9節“眼見見不飽,耳聽聽不足,日光之下無新事,有的事必再有,日光之下無新事”,舊約作者為何這樣說呢?怎麼會沒有新事呢?對於舊時來說,現在的空調、手機都是新的,現代的先進科技對於當時一定是新的。但這裡面有上文下理,日光之下無新事,意為這些事不能滿足人,這些新事物最終都是會殘舊的。第一次坐飛機時什麽事都很新鮮,現在每月坐兩三次飛機,就很厭煩了,滿足感都會過去,我們不斷找新事來作,但仍然都不覺滿足。

耶穌對撒瑪利亞井旁的婦人都是一樣的教導:「喝了井里的水你仍然還會再渴」。是不是這些水不能解渴呢?不是,這些水可以解渴,只是這些水解渴的時間很短,之後又會口渴。生命就是如此,不論你在多好的假期,吃多好的東西,你都只是一時滿足而己,接著你又會渴,又覺得不能滿足。你可以有最新的科技玩意,但新鮮感也只是一時,很快就覺得沒意思,不刺激了,沒有東西可以滿足。 新車、新手機,新屋 新男友 ,新女友……這些新意都會過去。

我記得第一次去尼加拉瓜大瀑布,我帶家人對旋轉餐廳,餐廳里可以看到很漂亮的大瀑布,對於遊客來說,看到瀑布很驚喜,但對於這家餐廳的侍應來說不過就是瀑布而己,因為他天天看它,對瀑布欣賞的新意已經過去,就不覺得滿足。當人類第一次登入月球時,所有電視都在轉播,全世界人都在關注,整晚不睡為要看人如何登入月球,但今天再有火箭上月球,沒有人再覺新鮮,因為新意已經過去,意義已經沒有了。我們是為生存的意義被建造,所以我們渴望這種意義。

2. 沒有意義的問題(一10-11) 

「豈有一件事人能指著說這是新的?哪知,在我們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已過的世代,無人記念;將來的世代,後來的人也不記念。」(一10-11)

第一,人渴望有意義。曾經在軍隊中有一個隊長到新總部報告,他很開心在總部自己有新辦公室。當他見到有一位大兵進來的時候,他就假裝拿起電話打給總司令,不斷吹牛,希望在大兵面前耀武揚威。然后他放下電話,悠然地問大兵:「你來作什麽」?「這是一個新辦公室,我幫你來接通電話」。人就是希望假扮自己很有價值、有意義,因為他們渴望這種意義。60年代嬉皮士運動,這些年輕人希望找到意義,無論是加入黑幫還是或加入高尚的商業社群,都是因為尋找意義。

第二.人為何如此渴望有這種意義呢?因為我們為意義而被建造的,我們是按神的形象而造,在神的形像中,我們有治理的權柄,但今天我們已經喪失了!今天我們失去了這個治理權柄,女的怕蛇, 男的怕蟑螂 ,我們對大自然的治理權柄在哪裡呢?我們按神的形象被造,我們就會尋找生命中的意義。很可惜,當亞當墮落時,我們已經失去了意義,在我們裡面沒有東西可以滿足,所以我們追逐一個又一個的夢想,想透過找男友、女友,或尋找新工作或升職來滿足,但很多時候,我們的美夢變成惡夢。有人想成為百萬或億萬富翁,但後來才發現億萬富翁有更多壓力、更多恐懼、更多焦慮,因為越多錢,夜晚越難睡著。

第三,人不能從身外東西去尋找意義。因為真正的意義是從裏面出來的,所有身外的東西,:你的證書、你的學位,當你離開或死後,是沒有人記念、沒有人會認為有意思,你有怎樣的職位,你有過多麼厲害的功績,當你死後所有一切都沒有意義。新加坡曾有一個田徑金牌得主,他贏了很多金牌,但一次家裡起火,燒了他所有金牌。生命就像如此,我們生命中的所有東西都會被火所試驗,草本禾稭都被燒壞,只有金銀、寶石才會存留。這是關於生命的比喻,這些草本禾稭就是指生命中很短暫的東西 ,而金、銀、寶石是指生命中永恆的東西。

每個人都有三重人生:公眾生活──這個世界及其他人如何看你;私人生活──家人、朋友如何看你,但內裏的生活──只有神知道的生活真正的意義,真正的價值從我們的內在生活而來。

第四,離開神就找不到真正的意義。人不同於其他動物,因為人是按神的形像被造,所以他的身份、重要性、尊榮只有在神裡面才找得到,聖經告訴我們,因人犯了罪,就將這一切都失去。這是一個壞消息,但大好的消息就是神差派祂的兒子為我們的罪而死。換句話說,神差派祂的獨生兒子,以致祂在我們裡面能夠重新啟動上帝的形象,使我們有新生命。在耶穌基督裏,我們有新的生命的意義、目標、歷程、滿足。

結語
神是真正滿足的源頭

所以在羅六4,保羅說:「我們在基督裏有新生的樣式」。他不是說我們在生活中有新玩意或新鮮感,而是說我們在基督裡有新生的樣式。這是為我們而重新給我們的。我們按上帝按祂形像而造,給我們有治理大地的權柄時,在我們頭上本有榮耀的冠冕,但當我們犯罪時,撒旦將這些冠冕都奪走了。上帝差派祂的兒子耶穌基督為我們而死,當耶穌為我們而死的時候,在我們裡面重新給我們有神的形象; 當耶穌為我們釘在十架時,祂從撒旦手中重新搶回我們的冠冕,然後祂對我們說:「這是你的冠冕,我為你而死,這是你的冠冕。我為你恢復神給你的形象,這是你的冠冕」。親愛的朋友,這是我們真正的意義和價值,沒有其他東西可以滿足。我們真正的安全感、真正的身份是神的形象之下而成就的,在基督裏被恢復。上帝作了一件新事:靠基督的寶血救贖了我們,這件新事可以滿足我們。「看哪!基督將萬事更新」,所以我們今天能夠喜樂而活。我們回望過去時,我們可以有被救贖的喜樂; 我們展望將來時,我們滿有信心,因耶穌基督在那裏。我們的安全、滿足、平安在基督裏紥根,耶穌基督是我們生命真正滿足的源頭,祂是我們真正意義的核心,十字架使我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