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傳道書對於門徒訓練來說是很重要的書。可以幫助我們用五代人的智慧來看人生的生活。很多時候我們讀經時,喜歡這邊看看,那邊看看,以致看不到聖經的整幅圖畫。就如同我們看到珍珠,每一顆都好看,只有當我們用一條線將這些漂亮的珍珠串起來時,珍珠才能成為一條美麗的項鏈。當我們看傳道書時,只有把各章連起來時,我們才可以看到整幅圖畫。

第一章處理生命中的三個問題:生命為何如此沮喪?生命從何而來?生命應該怎樣活出來?生命有何秘訣?

傳一1-7節,作者用四個大自然的現象來表達生命的狀況:地、日頭、風、江河,這些都是在周而復始、毫無意義地循環,生命也是如此。傳一8-11節,作者指出人生兩個存在真相:既無意義,也不滿足。傳一12-18節,作者探討了智慧與人生的關係,昨晚讓我們看到人類智慧的欠缺和智慧的瑕疵,日光之下,物質的存在是沒有意義的;日光之下,人對將來沒有把握,沒有肯定的答案。在這一切中最大的不穩定性是,當人想用享樂、成功來探索人生意義時,卻發現竟然也找不到,最後發現原來死亡是不可避免的。

1. 按當代文化的論述,成功是個品牌

第二章,是講論成功的一章。這由歷史中最成功的人向我們探討成功的問題。第一章是世上最智慧的人(傳道者自我介紹時,說自己是最智慧的王)向我們探討智慧的問題。第二章向我們呈現他是最成功的人,但他得出結論:無論你多麼成功,死亡也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在討論成功之時,須在死亡無可避免的觀念下。
(1 如無另加標明經文出處,則所有經文均採用新標點和合本。)

2. 重新定義人生中的成功

我們需要有新的眼光來看真正的成功是什麼。我們的眼睛常是留意我們感興趣的東西,我很愛書,所以當我到不同城市,我都會去書店找書;當我的身份改變成父親時,我就會看到很多游樂場,而以前我都沒有留意;當我去韓國時,我看到很多藍色十字架的教堂,但和我同去的一位女的朋友就跟我說,她看到韓國有很多整容所,但我卻渾然不知,後來才發現真有很多整容中心,它並不是新建起來的,而是一直都在那里,而我卻沒有發現。成功也是這樣,我們一直都看不到何為真正的成功,只有經人指點後才會看到。傳道書二章給我們了新的眼界讓我們看到何為成功。

A. 提防成功的膚淺定義(傳二1-10):

1. 膚淺地以人所能享受的來定義成功(傳二3)

傳二 講到成功就如同給我們眼鏡來看清真的成功是什麼,好讓我們提防成功的膚淺定義。世界中對成功有三個膚淺的定義:1可享受的事物;2.所成就的事;3.所擁有的東西。所羅門王這三樣都有,並且是很豐富地擁有。傳二1「我心裏說:來吧,我以喜樂試試你,你好享福!」希伯來人的「享福」就是娛樂、消遣。所羅門所享受的娛樂是世界級最好的娛樂,他可以看到最好的表演,他可以享受到最好的食物、最好的美酒。二3節:「我心裡察究,如何用酒使我肉體舒暢」,不是醉酒,而是品酒的專家,這裡的酒不是指便宜的酒,而是能用錢買到的最好美酒。從享福來講,他可以享受到最好的,但即使這樣,他也不能真正滿足,即使是山珍海味,也會枯燥,不需多久,就覺得虛空,這就是所羅門的感覺。

2. 膚淺地以人的成就的來定義成功(二4-6)

所以他將自己全身投入在工作中,二4節:「我為自己動大工程,建造房屋,栽種葡萄園,」投入在工作中,他是職業是他作的是君王,整個國家中只有一個人可以作這份工,是最難的,沒有人告訴你應該作什麼。君王只有兩種類型:懶惰和殷勤。所羅門說,我不要作懶惰的君王,我要作殷勤的君王。君王職責有兩個關注:不讓其他國打敗,不要亡國;動用國家資源,為自己贏得名聲。4-6節:「我為自動大工程,建造房屋,栽種葡萄園,為自己修造園囿,挖造水池,用以澆灌嫩小的樹木」,在當中有三個字「為自己」;為自己建造、栽種、澆灌……都是為自己為自己!「為自己」不是將為自己和為他人作對比,而是將為自己和為上帝作對比。所羅門在物質上的成功,為自己建立名聲,而不是為神而活,我們要學習有智慧地生活,為神而活。

人常將一些職業分成屬世的和屬靈的。如果你是牧師或傳道人,你為神而活,如果你是在職場上,就是屬世的。其實這是不對的。因為我常見到有牧師或宣教士都是為自己而活,不是為主而活,但我也看到那些平信徒,他們卻是為主而活,所以不在乎你的職業是什麽,而是要問「你是為誰而活呢?」你是服侍自己還是上帝呢?你如果選擇服侍上帝,你一定要按上帝的條款來服侍祂,而不是按自己的心意。如果是按自己的意思來服侍上帝,那麼其實你是在服侍自己。我們要向上帝而活,真正的成功就是如此。因為我們為自己所作的一切都會過去,但為基督所作的,要存留到永恆。今天我們看真正成功就是以神為中心的,而不是自己所成就的。

所羅門是個偉大的成功者,他為自己作了很多偉大工程,這不是正確他要作的事。我們從整卷傳道書看到,所羅門的生命是如何轉變的:傳一至二章:看到他的生命掙扎。直到十二章,他的生命發生改變——敬畏神遵守祂的誡命。不再是為自己,而是為神。我們若以自己的成就來定義成功的話,永遠沒有安全感。如果你認為登上最頂峰就是你的安全感,你就會想一直留在頂峰上。

3. 膚淺地以人所擁有來定義成功(二7﹣8)

五年前我從主任牧師職位下來時,我將這個職任交給兩位年輕的牧師,他們兩人輪流帶領教會的工作,他們是我訓練的門徒。當我卸任時,我要與他交換辦公室(我的辦公室比他大三、四倍),因為現在他是主任牧師了,真實他不肯,最終和太太經過禱告之後,才很不情願地接受了這個建議。這些關於成功的陷阱──辦公室有多大,職位有多高……這些都是很虛空的,成功不是要用外在的要素來定義,我們應該學習放手。

人常用名牌來定義自己的成功,雖擁有名牌不是罪惡,但若以擁有名牌就高人一等的心態,那就有問題了。我作主任牧師25年後退任,執事們就送了一對勞力士手錶送給我們夫婦,我知道執事會很愛我們,這是表達他們的欣賞,但我其實根本就不需要這些名牌。那天晚上我們為這份禮物感謝主,第二天我和太太就拿手錶到店裏準備退錢,再還給教會,但錶的後蓋已刻了名,所以不能退。最後我們決定在下次堂會建堂時再拿出來拍賣,以籌款給教會。我知道這手錶不是屬於我的,我是暫時戴著,到時要送出。人生所擁有的東西,都是暫時的,不能帶走。當我們死後,什麼都不能帶去。

B. 要留心底線、免受迷惑(二11-16)

1. 人生的答案不在於我們所擁有的(二9-10)

我們的自尊感若是來自所擁有的名牌、開怎樣的車、住怎樣的房、薪金、資產……就受了迷惑。所羅門擁有數之不盡的資產,但他都不能滿足,這並不是成功。所羅門所擁有的財富到底多少呢?他在聖殿行奉獻禮時,用12萬羊,3萬只牛來獻祭(代下七5),他的富有超越你的想像,但他所擁有的,都不能給他帶來滿足感。10節:「凡我眼所求的,我沒有留下不給它的;凡我心所樂的,我沒有禁止不享受的;」也就是說他想要的,就都可以擁有,他有即時的滿足,但他說這一切都是虛空,都是捕風。

2. 人生的答案不在於我們所經營的(二11)

11節「在日光之下毫無益處。」。他醒過來了,就看到整幅圖畫。12節:「我轉念觀看智慧、狂妄,和愚昧。在王以後而來的人還能作甚麼呢?也不過行早先所行的就是了。」換句話說,他知道生命的成功不在於你擁有什麼,當死亡來臨時,所有的東西都是虛空。我把資產留給兒子,他又能作什麼呢?我什麼都完成 了。當他說「王以後來的人作甚麼」的時候,這問題有兩個意思:你的兒子什麼都不用作,因為你都完成的;另一個可能暗指:有一件事你的兒子沒有作——我持守住我的智慧,我知道什麼是智慧和狂妄,但兒子就進入狂妄和愚昧中。也就是他的兒子可能被成功衝昏頭腦,以致他愚蠢到認為成功可以帶來生命終極的意義。

3. 人生的答案不在於我們所知道的(二12-16)

生命的答案不在於你擁有、經驗到什麼,一定還有其他的東西。傳道書第一章和第二章的圖畫是:第一章講到:生命令人沮喪,沒有意義,作者嘗試透過智慧來明白,卻發現人類的智慧有瑕疵;第二章作者嘗試在享樂中去尋找人生的意義,但發現享受是沒有意義的,成功不在於我們所經營的(二11);享用美酒、用財富建最好的建築……但都沒意義。7-8節:「我買了僕婢,也有生在家中的僕婢;又有許多牛群羊群,勝過以前在耶路撒冷眾人所有的。我又為自己積蓄金銀和君王的財寶,並各省的財富;又得唱歌的男女,和世人所喜愛的物,並許多的妃嬪。」這些都是第一等的娛樂,還擁有美女、美酒、美歌,9節「日見昌盛,勝過以前在耶路撒冷的眾人」所羅門王有很矚目的成功,然而他作出重要的總結——15節:「我就心裏說:愚昧人所遇見的,我也必遇見,我為何更有智慧呢」,這個「我」在希伯來文中是有強調性的,意思是「就算我」——愚昧人所遇見的,就算我也會遇見。有什麼東西是所有人都會遇見的呢?──就是死亡!聰明或愚昧都要面對死亡,有知識的或無知識的、貧窮的或富有的都不能漠視死亡。

有一個古老的傳說「有人為逃避死亡逃到撒瑪利亞」現代版的故事:有一個人在開車去上班的路上,見到死神行過,他就很害怕,更可怕的是死神轉頭望他,很詭異地笑著,他為自己的生命很擔心,那天他就沒有回辦公室,他要把車開到很遠的地方,遠離死神。他開了一整天的車,他從未把車到這麼遠,終於到了新的市鎮中。因為他很累,所以停了下來,就在他停下的時候,一輛貨車撞上來,他受重傷了,就在他快死的時候,又見到那位死神,他就問死神:「你在這裏作什麼?」死神也問他同樣的問題,他就回答說:「因為今天早上我見到你,所以我開車逃避你。」死神說:「我也很奇怪早上會在那個地方見到你,因為我是要在這裏遇見你的。」你是不能逃避死亡的!我們不能只想著成功,而忘記死亡是無人可以逃避。所羅門有很矚目地成功,他說:你看我我成就了何等的事,但又有什麼用呢?那些發生在愚昧人身上的,也同樣地發生在我身上。」

4. 人生的真正答案在於我們所相信的(二17﹣26)

我們需要用新的眼光來看成功,死亡無人能逃避,生命的秘訣不在於成就些什麼,生命的鑰匙在於你相信上帝對一切事都有祂的計劃。21節:「因為有人用智慧、知識、靈巧所勞碌得來的,卻要留給未曾勞碌的人為分」。24節「人莫強如吃喝,且在勞碌中享福,我看這也是出於上帝的手。」離開神,誰能吃喝享福?所羅門想強調的是上帝是一切成就的源頭。從聖經中我們知道神是唯一能滿足生命的源頭,祂是快樂的源頭。所羅門不是說生命加上享受等於虛空,而是說這一切如果沒有神,那就是虛空。為何要將上帝放在生命的中心呢?因為你有一天要死,死亡不能逃避,我們要在神面前交帳。神不會問你:你擁有多少、成就多少?而是問你相不相信?你是否相信祂是我們快樂源頭,是否相信在我裏面你有真正的滿足,除非你明白到耶穌就是一切,有耶穌已經足夠,否則你就不能享受到神裏面的真正滿足。

結語:如果你離世時不能帶走任何東西,那麼你需要……

地上所擁有的,在天上是沒有意義的,在天國時一切的物質都是沒有意義。

弟兄姊妹,上帝已經將最好的──耶穌給我們。耶穌是一切,有耶穌已足夠。耶穌知道我們不能逃避死亡,所以耶穌將死亡帶在身上,以讓我們得著生命。所以耶穌說:不要憂慮吃什麼、喝什麼?生命重要過飲食。耶穌不是說衣服不重要,生命重要過這些。現在世界的價值觀都扭曲了:年輕人甚至是年輕的基督徒,都以為物質就是我們的答案,是我們的成功,要為年輕人禱告,讓門徒訓練從根本上改變他們:生命真正的成功是什麼?就是在神所交托我們的事上作好管家,當死亡來到時,可以坦然無懼地見神。真正的成功是我們為永恆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