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今天是培靈會的第三天了。有人說:「好的講道是享受,講的不好就是忍受,但是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我對港九培靈研經會印象深刻;在週四、週五的上班時間還有這麼多人有饑渴慕義的心,我很感恩。

今天是以賽亞書的第三講。今天我們要進到外邦人之地。第1章到12章論到的是猶大以色列人的救恩,但第13章到23章講的是外邦人的救恩——沒有一本先知書有一段這麼長的篇幅講論外邦人的救恩。第13章到23章講的是審判外邦人,還要拯救外邦人。第19章是一個縮影,也不容易理解,分段不清楚,但是大意很清楚:前面1到15節講審判;16到17節是個轉折點,轉到對外邦人的救恩;18節開始是180度轉變,信息是講埃及的救恩——這救恩跟神對以色列人的救恩是一樣的,也像今天對我們的救恩一樣。我們也是外邦人;神擊打我們,醫治我們,拯救我們。聖經常常將外邦人集中在一起討論,而以賽亞是講論篇幅最長的,總共有11章。這裡一部分經文講到耶路撒冷,但是整段都是外邦人,主要是北方的亞述或巴比倫,和南方的埃及;這南北國家加在一起就是整個外邦人的世界。兩個國家互不相容,它們都找機會消滅對方。但是,他們打架都要經過迦南,就是神的應許之地;所以神的子民很辛苦,而且幾千年都一樣,到今天也一樣。

以賽亞書第19章有一個令人驚訝的信息——神要使三個國家全地得福,也就是說神要使用祂的子民祝福萬民。神要使用亞述、埃及;在今天,神要使用德國、使用中國。這就是第19章的信息的重要部分。

但什麼時候應驗呢?片語是「當那日」。這個片語是以賽亞最喜歡用的、用的最多的,其次就是《撒迦利亞書》。以賽亞指的時間就是末世,就是我們的時代,也是新天新地的時代,因此這裡有非常強烈的末世論信息。也就是說,「當那日」不只是講以賽亞的時代,也是將來結束的日子。所以,神當年怎樣對付外邦人,今天也怎樣對我們,所以我們可以從「當那日」可以看出分段。

一、 蒙恩的起點(19:18)

第一段18節,這裡是外邦人蒙恩的起點。然後,生命要長進,靈命要長進;19到20節就是埃及人認識耶和華。這幾節看著像是說以色列人,但是其實是外邦人。第三段,23到25節,他們一同敬拜,合一地敬拜。我們今天也做一樣的事,我們各族各民也一同敬拜。

看18節。第一點,這裡是一個蒙恩信主的起點。「當那日,埃及地必有五城的人說迦南的方言,又指著萬軍之耶和華起誓。有一城必稱為滅亡城。」(賽19:18)。這是一個明顯的轉折點:前面是神的審判;現在,埃及開始歸向耶和華。埃及地的埃及人還在說希伯來語了。到了耶利米的時代,聖經說有人逃到埃及地。「我們定要成就我們口中所出的一切話,向天后燒香、澆奠祭,按著我們與我們列祖、君王、首領在猶大的城邑中和耶路撒冷的街市上素常所行的一樣。」(耶44:17)。猶太人到了埃及都向假神燒香。有趣的是,現在反而是埃及地的埃及人要說希伯來話,是埃及人要起來敬拜耶和華。有五個城市要說希伯來語,這是好消息。埃及是個大國,五個城市說迦南的方言,這個數字並不多。聖經用「五」來表示小數目。《利未記》說「五個人追五萬人」,使徒保羅也說過:「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林前14:19)就是這個意思。但是就像午堂鮑牧師說的,我們靠神征戰,不在乎人多。刀只有一把,但是耶穌說夠了(路23:38)。五個城市夠了嗎?夠了,已經是個好的開始,是個令人驚奇的開始。讓埃及人、讓任何人相信神是很難得的,因為人抵擋福音的,因為人的本性是與神為敵,但神的救恩都是從少數人開始。

神也會用卑微的人開始,特別是神喜歡用知道自己卑微、承認自己卑微的人。耶穌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3)神保留天國給虛心的人,知道自己不配的、真正虛心的人。詩篇說:「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詩34:18)這就是傷心人,卑微的人。以賽亞書也說神和人的對照:「我住在至高至聖的所在,也與心靈痛悔、謙卑的人同居,要使謙卑人的靈甦醒,也使痛悔人的心甦醒。」(賽57:15)神祝福在神面前謙卑自卑的人,祂總會顧念卑微的人。

我們被揀選,我們要承認自己是卑微的人,不然很難和神有親密的關係。保羅說:「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林前1:27-29)承認自己軟弱,讓那些強壯的羞愧。這就是神恩典的起頭。只有五城的人,不怕,神一定保守。

二、 追求認識神(19:19-20)

19到22節就是說靈命長進的過程。19節這樣說:「當那日,在埃及地中必有為耶和華築的一座壇;在埃及的邊界上必有為耶和華立的一根柱。這都要在埃及地為萬軍之耶和華作記號和證據。埃及人因為受人的欺壓哀求耶和華,他就差遣一位救主作護衛者,拯救他們。」(賽19:19-20)

1. 更進深的認識神
這兩節好像有點錯亂,聽起來像猶太人在埃及地被欺壓。這裡說埃及人受欺壓,神使埃及人受欺壓。埃及人對神的認識增加了;雖然這裡沒有太多關於他們認識神的細節,但是19節有他們敬拜神過程:立壇立柱、哀求耶和華、獻祭供物、許願並還願。這些埃及人真的認識神嗎?還真是有相當的認識,不然做不出來這樣的事。特別是「祭物供物」和「許願還願」,這都不是開玩笑的。如果不認識耶和華,埃及人不會做這樣的事。所以埃及人認識了耶和華,在他們苦難的時候,他們哀求耶和華,神就拯救他們。神監察人心,有憐愛有恩典,如果埃及人不真心,神不會拯救他們。

2. 必要的擊打與醫治
埃及是個代表,代表外邦人。從這裡,你會看到神怎樣對待外邦人。「擊打」又「醫治」,充分顯示神的公義和慈愛,就像祂必須擊打以色列人。神的慈愛,讓神能醫治猶太人、埃及人和我們。

而且這個順序是對的。如果先醫治、再擊打,那又有什麼用呢?神如果先擊打了,然後祂必然醫治,前提是我們必須回歸。「擊打」不是目的,是必要的過程,為了讓我們看到什麼是神的醫治,「醫治」才是目的。

何西阿書在神學上也一樣。它這樣說:「來吧,我們歸向耶和華!他撕裂我們,也必醫治;他打傷我們,也必纏裹。過兩天他必使我們甦醒,第三天他必使我們興起,我們就在他面前得以存活。我們務要認識耶和華,竭力追求認識他。他出現確如晨光;他必臨到我們像甘雨,像滋潤田地的春雨。」(何6:1-3)神就是這樣醫治祂的百姓。不管是這些百姓叫什麼名字——埃及人,華人等等——只要回轉,神就恩待。

「認識」出現了兩次,一次主動,一次被動,但焦點都在耶和華神上。無論主動還是被動,都要認識神。為了讓我們認識神,神對我們必須有一些擊打。這不是指神是虐待狂。孩子怎樣可以不管教嗎?擊打是必要的,醫治也是必要的。祂有慈愛,就有寬容;祂有忍耐,要成全。祂的擊打讓我們醒悟、悔罪,然後歸向神。何西阿書這樣說:「我必向以法蓮如獅子,向猶大家如少壯獅子。我必撕裂而去,我要奪去,無人搭救。我要回到原處,等他們自覺有罪(或譯:承認己罪),尋求我面;他們在急難的時候必切切尋求我。」(何5:14-15)神擊打不是目的,祂是讓我們回轉過來歸向神。

3. 只有一位救主,只有一種救法
神對以色利人和埃及人都是一樣的方式。原因很簡單:神只有一位。祂要拯救人,不管那是什麼人——選民也好,外邦人也好,還沒蒙恩得救的人也好——神拯救的方式只有一種,就是透過主耶穌基督十字架的救贖。救贖之道只有這一個,所以神拯救以色列人和外邦人是一樣的。正如保羅說的:「身體只有一個,聖靈只有一個,正如你們蒙召同有一個指望。一主,一信,一洗,一神,就是眾人的父,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弗4:4-6)

若神擊打了誰(容許我這樣說)神或者有恩典為我們存留。神看重的,神就給恩典的機會。從創世以來,祂的方式沒有改變。希伯來書這樣說:「因為主所愛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生身的父都是暫隨己意管教我們;惟有萬靈的父管教我們,是要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在他的聖潔上有分。」(來6:6-10)我們有誰在神的擊打當中?我們求神憐憫;我們一樣,教會也一樣。如果神有擊打,我們求祂快快醫治。

三、 合一的敬拜(19:23-25)

1. 合一地敬拜神
成長之後,23到25節有個一個期待,就是能夠合一敬拜。這是很自然的發展。現在我們在綵排、在練習;有一天,當耶穌基督再來,我們在天堂敬拜,那我們用什麼語言敬拜?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們都知道,到時萬族萬民要一起敬拜。我讀神學的時候,我認識一位博士會26種語言。我叫他學普通話。他的希伯來語很不錯。但是不管哪種語言,將來在天堂,萬國萬民一起敬拜,我們必須這樣期待。在那個時候來臨之前,我們還有用其他語言敬拜的機會。

23節這樣說:「當那日,必有從埃及通亞述去的大道。亞述人要進入埃及,埃及人也進入亞述……」這叫做聖徒相通。然後「埃及人要與亞述人一同敬拜耶和華。」「當那日」是一個屬靈高峰,它結束了分割萬國的情況;這兩個水火不容的霸權要一起敬拜神。到那日這要實現的,這是神的計劃,神的熱心必要成就這事。

所以,這敬拜不僅僅是敬拜,而是「讓地上的人得福」。那到底是誰使萬國萬民得福?誰第一個得到這樣的祝福?是亞伯拉罕。現在換成誰?換成亞述人,埃及人,就是你和我。在今日的時代,神興起華人基督徒和華人教會。在全世界的基督徒中,我們不算是最多數的。但這不在乎人多人少,而在於順服神的心意。神透過我們、透過亞伯拉罕的後裔,要祝福萬國。

更最重要的是「當那日,以色列必與埃及、亞述三國一律。」(賽19:24)這裡指的是三國一起。這裡新譯本翻譯清楚一點:「地上的祝福」。三國是平等,其實是指稍微有點不同。如果看英文翻譯,它把「三」這個數字翻譯成為次序,就是指「第三國」,不是指「總數」。在這裡,「三」是放在以色列身上。容我做一個大膽的翻譯:到那日,以色列必列為第三,與埃及亞述與地上的人一起得福。

這樣對嗎?以色列人是第三,我們是老大哥。現在的世界上,猶太人在傳耶穌基督的道理嗎?所以以賽亞大膽地說,以色列人將來要做第三。神在這個時代興起外邦人傳福音。以賽亞這樣預言了,現在很大程度已經這樣成就了。保羅在以弗所書第2章這樣說外邦人:「那時,你們與基督無關,在以色列國民以外,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並且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裡,靠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因他使我們和睦(原文作:因他是我們的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藉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滅了冤仇,便藉這十字架使兩下歸為一體,與神和好了,並且來傳和平的福音給你們遠處的人,也給那近處的人。因為我們兩下藉著他被一個聖靈所感,得以進到父面前。」(弗2:12-18)

2. 新的身份、新的名字
最後一點,這個應許真正寶貴是我們得到的新身份和新名字。25節是一個高峰,是第13到23章、論外邦人的高峰中的高峰:「因為萬軍之耶和華賜福給他們,說:埃及——我的百姓,亞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產業,都有福了。」(賽19:25)用這句結束,真令人驚歎、令人意外,因為這句是用在以色列人身上的。

這裡講的是一個新名字,表達一個新身份。就像晚堂陳牧師說的,這是一個關係。所以,我們今天成為神的孩子,我們可以一同敬拜。這是我們敬拜的基礎,也是一起侍奉的基礎。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安慰人呢?這裡是說,為什麼外邦人可以一起敬拜?我們今天和外邦人沒有區別,因為我們是祂的百姓、祂的工作、祂的產業。三國一律,我們成為神的後嗣。

最後,我想給大家一個挑戰和思考。我們怎樣活出這個新的身份?如果有其他的外邦人,或者其他的華人或外國人,甚至是我們很討厭的民族,他們真心信主了,我們怎樣和他們一同敬拜?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現在的教會族群越來越撕裂。如果我們真心信神,我們的外邦朋友也真心信神,我們怎樣活出新身份?這是很關鍵的問題。如果我們做不到,那將來在天上我們怎樣一起敬拜祂?在你的經驗裡面,在你的觀感裡面,你可能很藐視他、你厭惡他、你敵視他、你仇恨他。但是他信主了,他們一群人信主了;你怎樣和他們一起敬拜?你還繼續輕視他嗎?你還繼續仇視他嗎?你還厭惡他嗎?你們都是神的產業,是神的工作。如果你仇視的人在神學上沒有問題,你還會這樣做嗎?我們怎樣回答是一回事,我們怎樣做出來又是一回事,但我們要向神交賬。在你的腦海當中,在你的思想當中,會不會有這樣一群人呢?求神憐憫我們,求神幫助我們,讓我們能夠活出新的身份、新的樣式,彼此接納,一起敬拜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