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姐妹平安。謝謝陳牧師介紹基督工人神學院。有好幾位基督工人神學院的師長曾經在大會服侍過。我很高興今天到了倒數第二天。明天我就要離開這裡,不知道大家是依依不捨,還是覺得「終於結束了」?我剛剛習慣了香港和你們的招待,就要離開了。我知道我回去之後,我的同工會說,我的普通話都有香港腔了。我心中歡喜快樂,不管我們來自哪個族群,在主裡我們都能夠彼此相通、彼此建造,這真是祝福。我很珍惜這樣的機會。我知道有很多忠心的同工在幕前幕後服務,這都是主耶穌自己的恩賜在我們心裡工作。

引言

今天這段經文其實不容易,因為信息量太大,我只能講主要信息。讓我開宗明義地說:神呼召我們跟隨祂、相信祂,也要為祂生活。不是只是禁食、只是安息日、只是主日崇拜、只是教會生活,還包括了全面的、禮拜一到禮拜日的生活。如果要用一句話來說重點,那就是「生活就是侍奉」,或者是「生活就是敬拜」。我有點抄襲美國教育家杜威說的「教育就是生活」,但是我們的信仰生活超過杜威所說的。

第58章說到兩件事:(1)人的罪,但這裡沒有直接處理人的罪,它只是大聲宣告說「你們要小心你們的罪」。(2)在接下來的13節,經文說到信徒的生活。兩件事的焦點都在上帝,就像使徒行傳所說的,「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徒17:28)「信心」和「信仰生活」的配合本來就是人的問題,這不是任何宗教專有的;但就我們基督徒來說,我們更願意認同這點,因為這點是主耶穌要我們注意的。

美國牧師傅士德(Richard J. Foster)寫過一本書叫《屬靈操練禮讚》(Celebration of Discipline),他這樣說:「許多基督徒因為恩典得救——當然所有的基督徒都因為恩典得救,但是有許多基督徒因為恩典而癱瘓,因為他濫用恩典。」上帝寬容,但他濫用恩典,他就癱瘓。第58章就是說這個問題。第58章不是譴責宗教,它譴責我們的信仰和生活不能配合,我們的倫理和虛偽脫節了。它不是反對禁食,更不是反對安息日;相仿地,它要我們看重信仰,使我們不管做什麼都能和信仰一致。這樣的要求從西奈山就開始了,初代教會也是一樣,我相信對今天教會也是相同。我們從四個角度簡短來看,或者從經文的4個角度來分享。首先,58:1講神從來不輕看罪,所以祂要先知放膽警戒:「你要大聲喊叫,不可止息;揚起聲來,好像吹角。向我百姓說明他們的過犯;向雅各家說明他們的罪惡。」58:2-5說到當時的人很多禁食的敬虔表現,以賽亞說這還是一種「虛偽的敬虔」,因為信仰與生活脫節,而神不喜悅虛偽的敬虔。58:6-12詳細地描寫合神心意的信仰生活,就是「真實的恩慈」。如果你想討神歡喜,你必須對弟兄姐妹有「真實的恩慈」。58:13-14說,如果我們回轉,神有應許,我們就可以討神喜悅。

一、 神從來不輕看罪(58:1)

在58:1,神叫以賽亞一開頭就說:「你要大聲喊叫,不可止息;揚起聲來,好像吹角。向我百姓說明他們的過犯;向雅各家說明他們的罪惡。」神要以賽亞講話要像吹角那麼大聲。猶太人吹牛角或羊角叫shofar,我吹過一次,我吹不出聲音,這不是技巧不好。記得那一次,我在開會的時候,有一個信主的猶太人相信,吹角就是吹動神的工作,叫天使工作,所以他說要常常吹角。他在會場上拿出一把來吹,真是響亮不得了。他遞給我說:「你吹吹看。」師母擺擺手,我說:「不要緊呀。」我拿過來吹,放在我鼻子面前,口水很多,臭得不得了,我就吹不出聲音了。新譯本的翻譯很有意思:「你要張開喉嚨呼叫」,這很傳神,更接近原文,也很像呂振中版本的翻譯。用粵語說,就是「拉開/扯開你的喉嚨喊叫」,就是很大聲。這裡的重點不是聲音大或小,而是要百姓聽得到、聽得清楚,要百姓清楚知道他們的過犯在哪裡。所以和合本加上「說明」,讓百姓知道自己的過犯在哪裡。「說明」這個詞太客氣了,「宣告」更有力。他要讓百姓知道他們有過了,有罪了。

二、 與信仰脫節的形式與生活(58:2-5)

之後,經文開始說百姓犯了什麼錯。這裡用了兩個例子:一個是禁食,一個是禱告。這裡是一個很有趣的對照。如果先知是大聲說明,這很可能是個滔天大罪,比如拜金牛犢、拜巴力、犯了姦淫......但這都不是。58:2-12所講的是「禁食」和「安息日」,講到「禁食」和「安息日」之外的生活細節。這樣算是大罪嗎?需要扯開喉嚨喊叫嗎?第2節以後說的就是這個。換句話來說,這是針對那些對信仰很認真的人來說的。那些人努力禁食,他們敬畏神地守安息日。但是,耶和華叫以賽亞說,你要扯開喉嚨說他們犯罪了。對於這些操練敬虔、親近神的人,神說你們要當心。

難道神說你的信仰和你的生活脫節的時候,也算是滔天大罪嗎?第2到5節用一句話說:「這是一個虛偽的敬虔。」這就是第1節說的,「要宣告他們的罪。」這樣說太嚴重了,誰不犯罪呢?對不起,就是這個意思。我們的信仰和生活會不會一不小心就脫節呢?太容易了。我調查一下,有沒有誰不脫節,有嗎?麻煩你站起來,我想拜你為師,因為你太厲害了。我們都犯了小錯或大錯,但如果說我們生活和信仰不脫節,那是不可能的。全世界只有兩種人可以這樣:沒出生的,和已經被主接走了的。如果真有,就是主耶穌,但是他是神。當我們的信仰變成外在形式,不管形式多敬虔,神說不是這樣的。這就是以色列人的光景。他們可是熱心追求,天天尋求——像我們一樣。「他們天天尋求我,樂意明白我的道。」(58:2)我們還每日靈修,每日讀經禱告,碰到事情還尋求公義的判語,還禁食。

在今天的社會,禁食是一種越來越失落的藝術;禁食人數沒有在古代的多。在舊約時代,碰到重大的事情,他們要禁食,甚至伴隨「悲哀哭泣,披麻蒙灰,苦待己身」。經文的重點不是何時禁食、不是為什麼禁食、不是怎麼樣禁食,而是重點在問:如果你禁食,那麼禁食之後又怎樣呢?後面的經才說,禁食之後,他們覺得自己靈命高超,然後出去打人。這算禁食嗎?禁食的重點在於你禁食之後的行為。你禁食之後,你去逼別人做苦工,這算敬虔嗎?不管是苦工、不管是打人,這和禁食看似毫無關係。但以賽亞說這正正有關係。

換句話說,信主之前,你想怎麼打都行;信主之後,你就不能打了。你現在更進一步認識神了,你禁食了,那你更不能打了。「打人」和「逼迫人」與「禁食」沒關係,但是神說,這是有關係的。在生活上,我們有很多細節和神的屬性不配合,你認為沒關係,其實這正正有關係。因為禁食不是為自己,是為上帝。撒迦利亞書說到,在被擄歸回後,以色列人覺得國破家亡很悲哀,就常常禁食。撒迦利亞毫不客氣這樣說過一句話:「你要宣告國內的眾民和祭司,說:你們這七十年,在五月、七月禁食悲哀,豈是絲毫向我禁食嗎?」(亞7:5)以賽亞同樣這樣說:「你這可稱為禁食、為耶和華所悅納的日子嗎?」(賽58:5)所以神不注意他們,甚至否定他們,而猶太人覺得很餓、很冤枉。但是上帝說,你們餓死我也看不見,因為這不是我要的禁食。神當然要猶太人天天尋求祂,樂意尋求祂的道。但是如果我們的生活和真理不配合,那就不是神要的。

三、 合神心意的信仰生活(58:6-12)

卡爾·巴特曾經講過一個比方:農場上的一群鵝每個禮拜日都去聚會。鵝和雁是一家人,但是鵝不能飛。鵝牧師對鵝會眾說:「我們鵝和我們的表兄弟是一樣的,我們本來會飛。如果你會飛,你會看到很壯闊的世界,不只是這一小塊的農場。」鵝牧師將整個壯闊的風景描述了一遍,聽得鵝弟兄姐妹如癡如醉。聚會結束了,鵝牧師說:「讓我們飛回家吧!」弟兄姐妹們都說:「阿門!阿門!」然後他們便走著路回家了。說飛就飛,哪有那麼容易!聖經提醒我們,領會的道不一定能和生活配合,但我們一步步往前走,有一天我們會達到神的期望。這就是58:6-12給出的答案。

這裡的重點是6到7節。神所喜悅的禁食是什麼禁食呢?神說:「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凶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嗎?不是要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顧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嗎?」(58:6-7)。第8節只說到很多應許。這真是一個奇怪的禁食定義!這和「禁食」有什麼關係?第6節是回答第5節的問題,大意就是,神不是不要人不禁食,而是不要有錯誤的禁食。但是令我們驚訝的是,合神心意的禁食,卻不是禁食本身,而是禁食之後的果效。不是禁食不重要;該禁食還是要禁食。這裡的意思是,禁食之後,你要怎樣過你的生活。驗收成果就在那個時候,不是在你禁食的時候,這就是以賽亞所說的。

歸根結底就是說:禁食的人怎樣做,才是超過禁食本身?很多事情我們明白,但是能不能做得到才是最重要。「禁食」最重要就是要照顧那些有需要的人。或者釋放一點解釋,當你餓得半死的時候,你想去吃但是不能吃的時候,就好像有些人想吃但吃不下。因為醫生告訴他「你想吃什麼便吃什麼」,然後他就吃不下去,因為他離開的時候到了。或者你禁食的時候,你餓得半死,你能不能多點揣摩,揣摩世界上1/3的人晚上睡覺的時候是餓著肚子的?世界上多少小孩營養不良?在全世界最富裕的都市也有這樣的人,包括香港。在很多幽暗的窮鄉陋巷中,都有這樣的人,他們三餐不濟,孩子營養不良。因為世界伏在罪惡的手下,除非神的大能將我們救贖出來。

所以以賽亞才會用這麼大篇幅問,如果你禁食了,你能體會神的心腸嗎?如果神祝福了你,你難道不能照顧你旁邊有需要的人嗎?所以你若禁食,你要先明白禁食真正的道理。以色列人做的剛剛相反。他們不但不體會神的心意,他們還逼迫人,加重他們的重擔。以賽亞用「軛」這個字描寫。「軛」本來用在牛身上。如果把「軛」用在別人身上,就把別人當牛當馬了,你把人當做「非人」看待了。如果人都是按照神的形象所造的,你這樣對他,你就是得罪上帝了。在這裡,以賽亞的信息才會那麼嚴厲,「你要大聲喊叫,不可止息;揚起聲來,好像吹角。向我百姓說明他們的過犯;向雅各家說明他們的罪惡。」(58:1)禁食沒用,守安息日也達不到要求,因為你不明白神的心意。

這裡舉出幾個具體的例子:「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顧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58:7)這些都是食衣住行的具體要求,都是基本的生活需要。在整本聖經大概都找不到這樣的定規了,大概只有這一節是這麼具體的了。這節可以說是舊約中的「黃金律」,就是「己所欲,施於人」。你希望神怎樣對待你,你就怎樣對待人,就像路加福音的黃金律。請注意,這裡的「己所欲」不是對自己的家人,而是照顧那些和你沒有關係的人、法律上沒有責任的人。這些人不是你的責任,你做不到不是你的錯,但是如果你願意做,你就明白了上帝的心意。

我們必須承認,在這些事情上我們做得不好。這不是我的恩賜,不是我的強項。我一輩子沒有把窮人接到我家中。在我印象中,我七歲那年做過一次,那是我爸爸做的。後來我們才知道那個人是個逃犯,他剛從監獄里逃出來。我們還真的接待了他一晚,給他飯吃,想起來神還真是保守我們。那人「預言」說,我們將來會做大官,當然他錯了。但是,將漂流的窮人接到家中,這樣的要求太困難,我們一輩子也做不到幾次。

那在生活當中,我們有什麼辦法接待人呢?在香港,你的家都很擁擠了,怎樣接待人呢?在我們這樣想的時候,讓我們更謙卑,因為古代的家可能更擁擠。在以賽亞的時候,一般的人家中是沒有客廳的,根本沒有現在那麼富裕的生活。那神的要求太過頭嗎?但是這裡給我們一個提醒,如果我們能揣摩到神憐憫人的心腸,那我們就能做一點就是一點。用今天的話說,就是關心弱勢群體,因為人類社會中從不缺乏困苦的人。所以神感動我們,如果我們領受到了祂的豐富,在能力範圍之內,就幫助窮人一點吧。耶穌在馬太福音這樣說:「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義人就回答說:主啊,我們什麼時候見你餓了,給你吃,渴了,給你喝?什麼時候見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體,給你穿?又什麼時候見你病了,或是在監裡,來看你呢?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35-40)

讓我這樣斷言,神按照祂聖善的旨意祝福我們個人,或這樣或那樣。那些心甘情願、樂意分享神賞賜給我們的豐富的人,他才能真正明白神的心意。神不叫你奉獻所有、沒有定規你要奉獻多少;如果你有感動,你要做負責的管家。你願意多拿一點給周圍有需要的人,你願意多分享一點神給你的豐富,你才明白了神的心意。至於你有多豐富,這在於你的感覺,在於你的感恩。一個億萬富翁不一定覺得自己豐富;一個市井的升斗小民他知道自己豐富。所以你自己思想,如果你有領受,你願意分享,你就是明白神心意的人。

神學院有些神學生生活比較辛苦。現在神學生好多了,以前我們交完這學期的學費,下學期的生活費在哪裡都沒有著落。眼看要開學了,生活費還是遙遙無期。從這個角度來說,今天神學生比以前要幸福多了,但還是有些比較辛苦的。我的師母有時候找各種藉口請他們吃飯,為他們進補。但是,是她請客,我出錢。有次我的學生說:「這個給你吃。」我說:「謝謝你。」他說:「不用謝,這是師母請客的。」原來,雖然是我出錢、師母請客,但學生孝敬我,我心裡還是蠻高興的。這是個人的感動。我相信以賽亞在這裡說的就是這樣的事。你敬虔的禁食是必要的,但是你為什麼要禁食?動機到底如何?禁食之後的果效如何?神不喜悅的是「虛偽的敬虔」,祂喜悅看到「真實的仁慈」。9到12節,說神有期待,神有應許。我們常常達不到神的要求,但神有恩典,像正午的陽光一樣。

四、 神的應許(58:13-14)

我們進如到第四段。如果我們操練「真實的仁慈」,更大的應許在13節和14節:「你若在安息日掉轉(或譯:謹慎)你的腳步,在我聖日不以操作為喜樂,稱安息日為可喜樂的,稱耶和華的聖日為可尊重的;而且尊敬這日,不辦自己的私事,不隨自己的私意,不說自己的私話,你就以耶和華為樂。耶和華要使你乘駕地的高處,又以你祖雅各的產業養育你。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58:13-14)這是神的應許,我們要討神的喜悅。回歸重點,焦點在上帝。神透過禁食、透過安息日提醒我們的眼睛要在主耶穌基督上。時間關係,有四個重點提醒:

(1)安息日是神的創造,祂也是讓我們得到安息的主。這裡其實映射到西奈山的十誡——剛好午堂鮑牧師也提到十誡的事。為什麼以賽亞那麼重視安息日?十誡一般分為前四條和後六條。前四條是講神是獨一的神,講人和神的關係;後六條說,人和神的關係若是對的,人和人的關係也會對。第4節說到「安息日」。為什麼他那麼重視?如果你敬畏神,你不可能不守安息日。所以,守安息日來敬拜祂,是自然的過程。不管今天教會如何,但是神的定規是不改變的。
(2)安息日要尋求神喜悅的事。「在我聖日不以操作為喜樂……」(58:13)和合本翻譯可能有點誤導,這不是說我們不應當工作。新譯本的翻譯比較貼切:在我的聖日不做你喜歡做的。「你喜歡做的」在原文只有一個字。這裡未必是壞事,聖經沒有加上道德價值判斷。所錯的是,你喜歡的事情在錯誤的時間做了,在錯誤的地點做了,用錯誤的動機做了,做到錯誤的對象身上——這就是神不喜悅的。因為主日就是神定的,要做神喜悅的事,而不是你喜悅的事。因為這是神所定的日子,焦點是神。
(3)安息日更重要的是耶和華為樂,不是愁眉苦臉地守安息日。14節說:「又以你祖雅各的產業養育你……」(58:14)我們知道雅各繼承了亞伯拉罕的產業,所以神要把豐富賞賜亞伯拉罕的都賞賜給我們眾人。重點是以耶和華為樂,意思是焦點不是我們自己;不是禁食,不是謹守安息日,焦點是在神自己身上。像保羅勸勉弟兄姐妹所說的:「所以弟兄們,我藉著神的各樣憐憫勸你們,要把自己的身體獻上,做為聖潔、蒙神喜悅的活祭;這是你們理所當然的事奉。」(羅12:1)
(4)神所喜悅的安息日是讓我們愛我們的鄰舍,敬畏神就是讓我們愛我們的鄰舍。所以,「鬆開凶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58:6)這正是耶穌在馬太福音第25章所說的:「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40)
最後我們做一個總結。禁食也好,安息日也好,焦點乃在設立安息日的主。其他的生活動作存留,都是在乎主。讓我們這樣說:生活就是侍奉,生活就是敬拜。祂是生活的主,因為祂是安息日的主,所有的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基督徒的生活就是基督的生命。容許我再說一次,基督徒的生活就是基督的生命。讓我們用我們的生活,讓別人看見,耶穌的生命就在我們的生活當中。這一定不容易,但是這是我們一定要去做的,這是神的心意,也是耶穌捨身流血在十字架上為我們做的。你說我真的做不到,我這血氣的人,很難做下去。但是,「靠著那加給我們力量的,我們凡事都能做。」(腓4:13)能夠做多做少,不要緊。哪怕是一杯涼水,都是做在耶穌身上。求神憐憫幫助我們。

禱告

我們一起來禱告。

我們用一點時間來思想,我們願不願意回應神在我們身上、在我們靈裡的催逼?我們願不願意來順服祂?讓我們的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主,讓祂成為我們的主,成為我們禁食的主,成為我們安息日的主,成為我們生活的主。祂是禮拜天的主,也是禮拜一到禮拜六的主,因為我們的生活就是侍奉,生活就是敬拜。主啊,我們在你面前禱告!我深信在弟兄姐妹心中,他們都向你呼求,我相信你已經聽見。孩子相信,你不單聽見,還憐憫了。求你加添他們的力量,堅固他們的心志,讓他們更願意認識你,更願意見證你的大能和慈愛,因為基督徒的生活就是耶穌基督的生命。你知道我們是不配,你知道我們能力不夠、愛心不足,但我們完全相信你能幫助我們。因為不是我們能,乃是你自己能。謝謝你恩典,謝謝你的慈愛。獻上我們的感恩禱告,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