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平安!「這是耶和華所定的日子,我們在其中要歡喜快樂!」(詩118:24)。今晚是培靈會的第一天晚上,我們應該心裡火熱。不論外面炎熱或者是我們心裡火熱,願這次港九培靈研經會能將你生命翻轉過來。

信仰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使命。信仰不能與生活脫離;生活不能與使命脫節。「信靠耶穌基督」就是刻意天天走進人群為耶穌而活。「爲耶穌基督活」是帶著使命去見證祂、榮耀祂、高舉祂。在華人教會中,信仰、生活、使命常是分割的;對很多人來說,信靠耶穌基督只是在教會裡做的事。我們講聖經、聽聖經、明白聖經、相信聖經,在教會中遵行聖經,這是非常重要,而且是必要的;但當我們走出教會之後,我們就將信仰留在教會裡。難怪外面的人這樣評論我們:「你們信耶穌的人講一套做一套」,因爲我們令信仰切割了!

信仰不單是生活,它更是使命。我們要刻意天天將耶穌帶到我們的個人生活、婚姻生活、家庭生活、職場生活、社交生活;帶著使命,把聖經信仰在具體的生活中彰顯出來,以致別人能够在我們身上看見耶穌、聽見耶穌、感受耶穌、最後相信耶穌。信仰是生活,生活是使命,這就是使命門徒的人生。盼望這十個晚上我們能謙卑來到上帝面前思考,回到神的話語,重新思想「信靠耶穌基督」的信仰意義。

一、 信靠耶穌是個有要求的選擇

保羅在西2:6-10刻意地提出我們信靠耶穌的意義。到底「相信耶穌」包含甚麽?華人教會很强調决志禱告。當然决志禱告很重要,但聖經沒有特別强調這一點。不論你用什麽傳福音的方法——四律、福音橋、顏色書或是三元福音、倍增佈道法——我們希望聽到福音的人最終可以决志。但「相信耶穌」不單是一個决志禱告——它是進入一種生命的關係,而這個關係是一生之久的;這個關係强調的是生活,不單只是做一個禱告。在這段經文中,保羅希望你和我重新思考信靠耶穌的信仰意義。

保羅在西2:6說:「你們既然接受耶穌基督就當遵祂而行。」他告訴我們第一個重要的信仰意義:「信靠耶穌」是一個有要求的選擇!我們留意這兩句話:「你們既然接受主基督耶穌,就當遵祂而行。」在這裡,第一句話描述一個事實,第二句話則是一個命令;第一句話是瞬間進行的,第二句話是不斷持續的;第一句話是已經完成的,第二句話是不斷在落實當中的。「在他裡面生根建造,信心堅固,正如你們所領的教訓,感謝的心也更增長了。」

保羅用這兩句話帶出一個重要的信仰意義──信靠耶穌是一個有要求的選擇。我們做一個簡單的分析。保羅說:「你們接受主基督耶穌」,「接受」這個字是由兩個不同意義組成:一個是「放下」,另一個是「拿起」。因為「接受」是要先「放」然後再「拿」。換句話說,「接受」是一個「交換」,背後有選擇的概念。你要放的原因是什麽?因為有更重要的東西要你拿起來。你要作一個交換,要作一個選擇,這是很有意思的表達。你什麽時候接受,取决于你什麽時候放下。你是否已經先放下?我們相信耶穌的時候,如果我們仍然緊緊地抓住我們自己、抓住世界、抓住一些不是耶穌基督的東西,我們的信仰便不能呈現耶穌基督。保羅說,你真的接受了嗎?保羅特別強調是「接受主-基督-耶穌」,他刻意把「主-基督-耶穌」這三個分開來講。

先說接受「耶穌」。我們知道,「耶穌」這個詞表明「拯救」的意思——「將百姓從罪中拯救出來」。這在强調一個最根本的聖經原理──除了耶穌以外,世界上沒有任何的救法令人得著救恩。耶穌也直接宣告:「我是真理、道路、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可以父那裡去。」所以我們接受耶穌,這是救恩的根本要求。除了耶穌以外,你還相信誰呢?但是,「救恩」這個概念在我們華人文化中也是很麻煩的。信了耶穌,孩子病了,我們就向祂禱告,求上帝醫治他;禱告兩天、一個禮拜還未好,怎麼辦呢?我們也許會再找觀音、媽祖、齊天大聖或四面佛。很多時候,我們受華人舊觀念的影響,覺得「什麽也好,什麽都拜,起碼可以命中一個」。

但這裡聖經要強調信靠耶穌的絕對性、獨一性。你是否真的信靠耶穌?在實際生活中,你是否接受耶穌這位神的兒子?保羅說「接受主」,「主」這個詞也有特別的意義——它表明祂的全能。祂是宇宙的主宰、創造主;祂創造萬物,祂創造你、我;祂有絕對主權;祂擁有這個世界,擁有你我。上帝的絕對、全能,上帝的全知、聖潔,都在這個字裡頭。「主」同樣也強調上帝的獨一性、絕對性。若我們稱耶穌為主、接受祂為主,我們的生命就不能容納任何其他的主。信靠耶穌的信仰意義非常強調絕對性、獨一性。其實,當我們相信耶穌基督,世人覺得我們是很霸道的:當我們向人分享耶穌的時候,為什麽很多人很不喜歡?因爲我們告訴他們,上帝和人中間只有一個中保;除祂以外,別無拯救。

我們活在一個後現代的社會。後現代强調「相對」的概念。他們覺得,「絕對」的概念不應該存在,因爲「絕對」否定了公平,「絕對」否定了自由,「絕對」否定了選擇;你怎麼可以這麼武斷呢?你怎麼能說耶穌是獨一的呢?這是我們的時代。現今世代強調什麽?民主!何謂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只要大家說1+1=3,那麼1+1就是等於3,這就叫民主。但我們有信仰的人明白,上帝的創造底下沒有真正的民主——除非是上帝來統治。在上帝的主權底下,人才有可能有真正的平等;只有讓上帝作主作王,人才能真正享受自由與平等。沒有上帝的民主一定帶來敗壞;這是歷史告訴我們的。從亞當夏娃犯罪以後,一直都是這樣的。以色列讓上帝作他們的王——這是神權統治,他們可以侍奉上帝。但當以色列不要上帝作王、開始要立人作王、要像外邦人一樣,當他們以為這是真正的民主,國家就開始走下坡。

保羅說:「我們要接受主」,這是是一個絕對的概念,是一個獨一的概念。我們的信仰強調的是耶穌基督的絕對性和獨一性。我知道這些真理不容易消化,因為我們活在「後現代」和「相對」的社會。我們受了最近幾十年的思想的影響——六十年代有嬉皮士文化影響整個世界。當時,整個世界受到一個英國文學家的影響,他强調一個概念:在英文用詞裡,最糟糕的字就是exclusive──排他性。他說,任何排他性的概念都是錯的。但我們的信仰就是排他的;保羅強調的就是我們要堅決地持守祂是獨一的主。歌羅西時代面對很多异端邪說;保羅說,你們要接受主。
保羅所強調的第三個詞是接受「基督」。「基督」就是「受膏者」的意思,强調王權的概念。保羅強調,我們要接受耶穌基督作我們的王——我們是神國的子民,我們所有的一切都屬於這位王;我們不再是為自己,我們是上帝國度的子民,我們為上帝國度而奮鬥。上帝國度牽涉到祂的榮耀,上帝國度包含祂的使命。

華人較容易明白王的概念。在電視的宮廷劇中,當有太監喊「聖旨到」的時候,接旨的人應該怎麼做?不單是跪!華人有一句成語叫「五體投地」──兩個膝、兩個肘,還有額頭都貼於地上!不只是要跪,而是要趴在地上。當「聖旨到」或尚方寶劍出現的時候,接旨的人要馬上趴在地上,完全地降服。另外,我們華人的成語中也講到:「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這是我們中國多年的文化,因為國王擁有一切,百姓的命也是屬於他的。

我們可以用我們華人背景來看保羅所强調的「我們接受基督來作我們的王」。很多時候,基督徒缺少進入聖經信仰更深層的意義。我們信耶穌信得太馬虎、太隨便,好像只要作一個决志禱告就可以了;而禱告之後,我們就推却沒有空、很忙。我們哪裡有權力跟王說「我們沒有空」?那只是因爲我們沒有抓住聖經意義;我們仍為自己而活,我們覺得這些很自然、很正常的。

你是否真的信靠耶穌?這是一個有要求的選擇。保羅說,「就當遵祂而行」。甚麽是「行」?信仰的關鍵就是「行」。保羅用「行」來強調,信仰就是生活。我們以為信耶穌就是來教會做禮拜。當然做禮拜很重要,但保羅強調「就當遵祂而行」,我們的生活就讓耶穌基督作主、作王。「遵祂而行」是有要求的——我們從今天開始、從接受基督開始,這個主、這位耶穌、這位基督成為我生活的最高準則,成為我的生活的重心,成為我生活的目標,成為我價值的標準,成爲我人生的方向——任何東西都在這裡面,因為信仰就是生活。我盼望今晚你能抓住這個基本的概念。不要讓信仰只停留在教會。我們的生活要經得起聖經要求的考驗,每一天的生活應該由耶穌作我們生活的最高準則。祂是主,祂是王,祂是救主。我們要把信仰的意義每天活現在生活當中。

二、 信靠耶穌是一個有規則的進程

相信耶穌就是一種生活方式;既然是生活方式,就是一個進程。除聖經以外最暢銷屬靈書籍就是本仁約翰的《天路歷程》。這本書就是講一個聖經概念──一個相信耶穌基督的人的生命進程。

信仰不是一個點,而是一條線。不是「我作了决定信耶穌就够了」。信仰乃是一條綫,每一天不斷去經歷耶穌基督,每一天不斷爲耶穌而活。保羅講完「遵祂而行」,就進入第7節。「遵祂而行」之後帶出四個分詞:「生根」、「建造」、「堅固」、「增長」。這四個詞都是文法結構的分詞或副詞,表明是有規則的。第一個字叫「生根」,這個詞的時態與其他不一樣。它用了過去完成式,表示已經發生了,但是果效仍然在。後面三個詞都是現在進行式。

保羅要告訴我們「信靠耶穌是一個有規則的進程」,首先必須要有「根」,而這個「根」就是指「耶穌基督」。後面他又指出:「正如你們所領受的教訓」。這個教訓當然是指遵行神的話語,強調耶穌基督和祂的話。後面的「建造」讓你明白什麽是「生根」,因爲在整個猶太背景中,「建造」要有房角石、地基、基礎——首先我們要由耶穌基督作我們的基礎。前面我們知道,我們接受主耶穌基督,耶穌是我們的主、我們王,這有教義性的意義——不容妥協;也有生活性的意義——不能放鬆的。保羅說,在耶穌基督裡,我們要生根;無論生活中面對任何事,無論遭遇怎樣的困難,我們要記得回到這個基礎,不單是教義,也是生活。

然後他告訴我們「建造」。關于建造,大家都知道,建造房子不是隨便建造的,而是有規則,有地基,有藍圖……找出器材,有工程師,總之有很多人在裡面。這些擺在一起,是有規則的。保羅強調,信靠耶穌基督是一個有規則的進程。

「建造」和「領受教訓」是融合一起的,因爲「建造」需要有材料,而最基本的材料就是有上帝的話語。我們信靠耶穌基督的人不能離開上帝的話。當我們每一天被上帝的話語充滿,當我們晝夜思想,我們的生命就開花結果,以致於上帝的話成爲我們脚前的燈、路上的光,成為我們行事為人的最高準則。所有教會的發展都有上帝的話在其中,然後建造起來。在使徒行傳2-4章,當一大批的人信靠耶穌,他們都強調要謹守遵行上帝的話語。這是今天主要的目的。上帝興起港九培靈會,用上帝的話建造教會,用上帝的話造就門徒,是有規則的。

講到「信心堅固」,不同的聖經學者對「信心」有不同解讀;但大部分學者都主張,這「信心」是我們信仰的內涵——是我們與耶穌基督的關係,而不是我們所說的移山倒海的信心,或用信心禱告成就什麼事。我們要把這種關係在我們的生活中呈現出來,我們的信仰就會牢靠不搖動。「堅固」這個字,就如同現代建屋時用水泥將兩個事物粘貼在一起,變得堅固牢靠。同樣,從建造到堅固都要有上帝的話。上帝的話一定要落實再生活當中,而生活也一定要呈現出關係。

盼望今天大家能抓住一個重點:信仰強調關係——信仰不是單單強調做什麽,信仰更強調在關係上呈現是什麽。我們有上帝的話,有耶穌基督作我們的房角石,有聖靈作爲我們的導師,這些能幫我們活現一個榮耀天父的生活,而這一切都跟「關係」有關係。中國人特別强調關係的概念:「有關係就沒有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只要有了關係,就沒有關係;所以,我們華人的「關係」不是講關係。華人講的「關係」是什麼?華人的「關係」講的是面子!關係强調面子,「有關係」的意思就是「給你面子」,就沒有問題。「沒有關係」就是「不給面子」。這就是華人文化的特質。「面子」講的是什麽?回到根本,面子說到底就是講「自我」。這是華人的問題,這也是人的根本問題——自我出了問題,關係一定出了問題。

我經常這樣強調:信仰是關係。信仰處理的不是道德;信仰真正處理的是關係,因為那是罪的根本——罪的根本不是道德!華人教會經常沒有處理好這個問題。我們經常說,信耶穌是很好的──不偷不搶不賭不嫖,但福音對象告訴你「這些我都沒做」,你會怎麼辦?怎麼佈道?你怎樣下臺?你有沒有注意到,你與別人談福音的時候,他告訴你:「你教會裡有那個人,我比他還好,我幹嘛要信耶穌?我比他還有道德。」你認為信仰處理道德嗎?信仰最主要是處理關係,因為罪的根本是「關係的破裂」。

亞當夏娃做了什麽事?殺人、放火、奸淫?他們吃了分別善惡樹果子?對的,但這又是什麼意思?他們犯罪的根本是他們要與神一樣;他們要當上帝,他們不要上帝——這是人罪惡的根本。當自我抬頭,罪就開始;當自我抬頭,道德就敗壞。信仰的根本是「關係」。在保羅神學裡,「救恩」強調「與神和好」:我們本來與上帝為仇敵,但因耶穌基督救贖的緣故,我們藉著信,我們承認自己的罪——不是強調道德,而是強調我們的罪──我們拒絕上帝,我們否定祂、拒絕祂。這是罪的源頭。我們與上帝為仇敵,所以我們的道德就腐敗。解决道德不能只從道德入手;我們一定要從信仰入手,因為它能解決最根本的問題──關係。

我們明白,原來我們信靠耶穌是有規則的進程——我們抓住基礎來生根,透過上帝不改變的真理去建造、堅固。有了這一切,保羅告訴我們:感謝的心就增長了。感恩是什麼?我們經常以爲感恩是我們生活中發生了一些好事——升職、成功當爺爺、大學畢業拿到文憑……有好事發生,所以感恩。這種感恩是很膚淺的。聖經裡面講,感恩是要有三件事:「生根、建造、堅固」,「感恩」才會出來。最後它用了一個很美的字──「增長」。中文聖經這個字翻譯得不够好,英文甚至是印尼文聖經將這個字都譯得很好──overflow,就是「滿溢」。這就好像一條河,因為水太多,水開始漲起來,溢到兩岸。假如沒有水,水就不會溢出來。因為基礎穩固,因為上帝的話讓我們建造,上帝的話讓我們堅固。我們完全順服在耶穌基督的主權;在任何的環境——順或逆、哀或喜、歡笑或眼淚——我們都相信,上帝絕對不會錯。祂是真、善、美,我就感恩。就算今天被人撞倒,或不小心跌倒、生病、頭暈……無論發生什麽事,你看到是什麼,從根本開始,有耶穌基督作你的磐石。因為有上帝的話建造、有耶穌基督的關係,你就牢靠不動搖,因此任何的環境,你都能說:主耶穌,我謝謝您!信靠耶穌是個有規則的進程。人生當中必然有風浪,在風浪中,我們人生的小船搖晃很厲害,漂來漂去,但沒有關係,因爲在這只小船上有耶穌基督與我們同在。信靠耶穌是有規則的進程。你真的信靠耶穌嗎?那就不能馬馬虎虎、隨隨便便。

在剛結束的世界杯,誰是冠軍?法國是冠軍。踢球是要講規則的。在所有上場的球員中,只有守門員才能用手碰球;其他人若不守規則,就是破壞規矩。其實我們信靠耶穌也是一樣。我們在基督裡有完全的自由,但我們不能亂用自由,因它仍然有規則,仍然強調基礎──耶穌基督作為房角石,仍然強調上帝不變的真理。我們在生活中不斷經歷和建造;藉上帝的話語,我們與耶穌基督的關係越來越緊密,讓祂的主權完全的掌管,我們的心中充滿感恩,我們的人生就屹立不動搖。

三、 信靠耶穌是一個有考驗的道路

保羅在8-10節告訴我們:「我們要謹慎」。「謹慎」就是要用心去看,觀察他的外在,瞭解他的內在;然後再分辨,從中得著知識,因此繼續能過一個健康有力的生活。歌羅西當時的背景充滿很多异教邪說,很多的教訓不照著基督,而且是一些世俗的小學,人的傳統。保羅說「要謹慎」,因爲信靠耶穌是一個有考驗的道路。

信靠耶穌不是一帆風順的、不是天色常藍。信仰的路上一定有考驗:有不順的事,有不順的環境,甚至可能有危險、有逼迫、有試探。但保羅要強調的是思想上的謹慎。這是最可怕的。信仰本身就是屬靈的爭戰;魔鬼最喜歡做的就是把我們的心、我們的思想擄去。所以保羅用「擄去」這個字。「免得我們被擄去」,這個字强調一個國家打勝仗,戰勝國就將戰敗國的人抓走,成爲他們國家的奴隸;這些人失去了自由,他們的生活就很慘了。保羅說:你們在基督裡得到了自由,爲什麽現在成爲別人的俘虜呢?

我們要小心世界中想要影響我們的哲理。我們活在一個五花八門的時代;我們信仰的真正考驗,是一些思想,是一些理論。我知道我們的社會本身就有很多困難,我不會進入這個課題。我在美國住了二十幾年,雖然過去七年我住在香港,但我的家還在美國,我的兒女、孫兒孫女都在美國,所以我經常回美國。我對美國的世界稍微瞭解。美國有很多奇怪的哲理,連基督徒都搖動了,所以我們要求上帝保守。

我們的信仰要堅穩,因爲信靠耶穌是有考驗的道路。很多世上所强調的理論,大家都舉手贊成。我們這些信靠耶穌的人若相信耶穌基督是昨天、今天、明天都不改變,我們相信上帝的話一點一撇都不改變。上帝的話立定在天,那就是我們最高的準則。我們要謹慎、分辨,我們要持守這不變的真理,忠誠地委身基督、高舉基督、宣揚基督、事奉基督、榮耀基督。求天父幫助你、幫助我。我們活在一個很獨特的時代,是一個失去真理的時代,是一個後真理的時代。真理是什麼?當大家都認爲「是」,這就是真理;點擊率越高就是真理……但我們要持守真理、委身基督,把我們的信仰紮根在耶穌基督不能動搖的基礎上。

使命門徒的人生,要回到基礎,你真的信靠耶穌嗎?信靠基督是一個有要求選擇,是一個有規則的進程,是一條有考驗的道路!讓我們謙卑回到主的面前,委身基督,堅守真理,天天走進人群,帶著使命,高舉基督,讓我們的人生成爲更多人的祝福,記得關鍵:不是你「能」還是「不能」,因為在神凡事都能,關鍵在你「肯」或「不肯」,你若肯,上帝必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