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信仰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使命;生命必須信仰化,信仰必須基督化。相信耶穌基督就是跟隨耶穌基督,信仰和生活不能切割,生活和使命也不能切割。不要讓你的信仰只停留在教會裏。聖經從舊約到新約都強調信仰就是關係,而關係則是在生活中呈現出來。

這次培靈會晚場的主題是「使命門徒的人生」。每一個跟從耶穌基督的人就是門徒。聖經從來沒有分開信徒、門徒、聖徒;一個信靠耶穌基督的就是跟隨耶穌的人,跟隨耶穌的人就是耶穌基督的門徒——聖經最強調的就是跟隨,而不是上課。我個人贊成discipleship就是「門徒生活操練」,即在生活中認識耶穌,使用上帝的話,在生活中履行耶穌基督給我們的使命。跟隨耶穌不是門徒課程,而是在生活中地跟隨耶穌,跟隨耶穌不是抽象的,而是具體生活方式。今晚我要分享的就是跟隨基督的關鍵要求。

一、 堅持委身的代價(9:57-58)

今晚的六節經文描述三種形態:第一和第三種情況是人主動向耶穌表達要跟隨,第二種則是耶穌主動呼召他。但不論哪一種狀態,只有一個中心思想——跟隨。這裡所強調的是「跟隨基督」。我們從這段經文來學習跟隨基督的關鍵要求。這是一個公開的事件,因為耶穌在當時已經是公眾人物;有很多人想聽祂有權柄的講道,有人想看耶穌行神跡,所以耶穌有一大群人跟從。

有一個人上前,對耶穌說:「你無論往哪裡去,我都要跟隨你。」(9:57)。他這種表達令人非常感動,但耶穌卻回答:「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9:58)耶穌的回答非常不近人情;他起碼應該拒絕得委婉一些。人看外面,但耶穌看人心;祂知道這個人內心想什麼。耶穌的回答給我們第一個重要的信息:跟從耶穌的第一個關鍵要求——堅守委身的代價。

耶穌提到「洞」、「窩」、「枕頭」,其實這三樣都是表示規律的生活和安定的環境。耶穌要讓這個人好好思想自己所講的這句話。如同另一段經文所說,你要好好算一下,如同打戰前要算一下自己的兵力;要建房子,要計算一下材料是否夠。耶穌講的是,跟隨祂並不是一條容易的道路,而是要付出代價,要走出安舒區(Comfort zone);不再是按自己的計劃,乃是按耶穌的安排。若你真的要跟從我,就需要付上代價!

路加福音經常提到耶穌「面向耶路撒冷」,這有特別的意義:耶穌知道他來這個世上,就是要走向各各他,將要被釘、受難、受死——這是一條十字架的道路。當路加描述耶穌「面向耶路撒冷」,就是描述耶穌有一個堅定不移的心志;雖然有困難,他都堅持到底。因為信靠耶穌有很多東西要改變,我們不能停留在安舒區,我們需要耶穌成為我們的王改變我們,改變就是付代價,要放下,要犧牲。十架道路不是我們自找苦吃,而是有受苦的心志。因為信靠耶穌以後,若遵從上帝的話,就可能與這個世界所提的要求和價值不一樣。但因為跟從耶穌緣故,我們願意調整走出安舒區,作扎實跟隨耶穌的人。

美國有一位年輕的牧師David Platt,在36歲時被選為美南浸信會宣道部的總主席,他寫過一本書Radicle,書中講到要從美國夢中奪回你的信仰,講出基督徒跟隨耶穌的真理。他的另一本書是Follow Me – a Call to Die, a Call to Live。他的書給許多基督徒帶來衝擊和影響。上帝使用他來提醒:「基督無論帶領何往,你就跟隨;基督無論任何要求,你就獻上。」(Wherever Jesus lead, you follow. Whatever Jesus ask, you give!)他強調委身的代價:你要從安舒區出來,不然你沒法經歷神。德國神學家潘霍華在所著的《追隨基督》也提到:「當基督呼召一個人,祂就是叫這個人來受死!」這也是聖經中非常重要的概念——我們要成為他的門徒,就要天天捨己、天天背十字架、天天跟隨。作祂的門徒,第一個關鍵的要求:堅守委身的代價。你是否願意委身?

二、 持定生命的優先(9:59-60)

耶穌轉過來對旁邊另一個人說:「你來跟從我。」這個人卻回答:「主啊,容我先回去先埋葬我的父親。」這個回答聽起來合情合理。按猶太人的宗教法,家裏有人過世,他可以放下任何手中的一切,去盡作為家人的責任。所以當他這樣說的時候,我們相信旁邊的人都會帶著一個同情的態度。但耶穌卻講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吧,你只管傳揚上帝的道。」假如你在場,你聽到耶穌這樣的回應,你的感覺如何?會不會覺得耶穌不近人情?太刺傷人了!但你要記得耶穌是上帝的兒子;耶穌不是聽這個人嘴上所講的,而是看這個人的心。所以這裏面帶出第二個信息:持定生命的優先。

我們先看看這裡的文化背景。根據當時的背景,在猶太人文化中,一個人離世後通常要在48小時內下葬。因此,對於這個情景,不同釋經書會有不同的解釋:有人認為,假如你要回去埋葬你的父親,你怎麼現在會出現在人群中呢?所以現代人還有另一種解釋:下葬有兩次。第一次是48小時內下葬——猶太人埋葬通常是放在墓穴裏。他們把屍體先包起來;經過一年時間,當身體腐爛成為一堆骨頭後,親人再收起枯骨,然後作第二次埋葬。這個人可能是指這第二次的埋葬。

耶穌知道這個人的心。當耶穌呼召他來跟從時,他回答:「主啊!……」「主」這個字在猶太人中是非常絕對的;這個字不能隨便用。因此,他表明祂是完全掌管我的人生;我的擁有是你的,我的存在也是你的。但這句話卻很矛盾:「主,容我先……」這是否很矛盾?應該是主的命令先行,他怎麼可以倒轉過來說「容我先……」?所以耶穌提出:一個要跟隨他的人一個關鍵的要求——持定生命的優先。假如你接受耶穌作你生命的主,你就應改以祂為你生命的優先;你無權對祂說你沒有空。

從人的角度來看,回去埋葬自己的父親是一件正確的事,但是一個正確的事不能成為藉口去推卻或拒絕耶穌的呼召,因為這牽涉到最根本的生命的優先。如果耶穌是你的主,沒有任何「正確」的事可以取代你生命中的優先。我們經常給自己有藉口。今天可能上帝在你生命有感動來為祂的國度、為祂的榮耀、為祂的使命擺上自己,但上帝讓你決定。你可能也如同這個人說:「容我先……」耶穌回答:「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這是用雙關語的表達:第一個「死」是靈裏的死,第二個「死」是肉身的死——任憑這些靈裏死的人去埋葬肉身死的人。願耶穌的愛觸動你的心。當聖靈催逼你,要問自己:是你先,還是耶穌優先?

我有一位牧師朋友,他分享了教會中的一件事:有一位弟兄來找他,這位弟兄差不多到了退休的年紀,但這時教會需要一位全職同工來負責行政工作。這位弟兄正是這個專業,他有感動,但他是一個跨國公司高級主管,只剩九個多月就可以提前退休;按照公司規矩他可以得到一大筆的補償金。每次禱告聖靈催逼他:「你放下你的工作,成為教會的同工。」他掙扎了三個月,與太太一同禱告;其實他已經很清楚,只是自己放不下。他就來找這位牧師朋友。「牧師,我有一件事要來與你分享,我掙扎了三個月,現在作了一個決定,我很掙扎。如果我現在離開,所有的退休金就沒有了,但我要放下。」「你作了什麼決定?再等啊。」「牧師,我已經作了決定。」「你為什麼這麼快作決定?」「牧師,當耶穌呼召我們的時候,我們只有一個選擇,就是要即時回應。」

什麼叫生命的優先?就是你把什麼擺在生命的第一位。耶穌看到這個人的心。他說:「容我回去先埋葬我的父親。」他並沒有將耶穌擺在生命的第一位。請記得聖經的真理——耶穌向我們所要的,他就是我們生命的第一。這就是我們的信仰。很多時候我們令耶穌連位置都沒有,更說不上生命的優先。你是將剩下的給主?還是將最寶貴的擺上?跟隨耶穌關鍵的要求是:我們要持定生命的優先!在現實生活的每一天,你要將你的主權、把你最好的交出來。不要等到生命最沒價值時才奉獻給主。

你生命的第一是誰?你真的願意為了耶穌基督把你最好的拿出來嗎?耶穌的這句話非常尖銳:「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只管傳揚上帝的道。」這是耶穌挑戰我們跟隨祂就當「持定生命的優先」。

三、 穩住專一的決心(9:61-62)

這時,另一個人走出來:「主啊,我要跟隨你,容我先回去告別我的家人。」這種講法亦情有可原,是很人性的要求。追溯舊約,以利沙先知在決定跟隨他的師傅以利亞之後,也是回去辭別家人。在與家人團契、愛筵之後,他才跟著他的師傅以利亞離開。辭別家人是很溫馨、人性的一面,但耶穌卻看這個人的心。他很不客氣地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人,不配進神的國。」

同樣,我們要了解經文的背景:猶太人是畜牧的社會,農耕和放羊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大家都明白耶穌在講什麼。當時一般人耕地用的犁都是單頭的,前面有一只牲口拉著。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不配進神的國。」唯有向前看,犁田才會成直線;若人手扶犁向後看,力度就會不平衡,線就會變成歪的。這裏是強調第三個跟隨耶穌的關鍵要求——穩住專一的決心。這第三個非常重要:我們需要專注,要有專一的決心,無論任何環境,只單單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這是跟隨基督的關鍵要求。因為在跟隨耶穌的道路上,有很多人、事和環境會令我們分心:過去使我們不能走出來,今天把我們困住,明天帶給我們恐懼,我們不能穩住專一的決心。而耶穌說你一定要專一:「你們不能又事奉主又事奉瑪門。」專一才能讓你在跟隨我的路上,走得直、走得穩、走得久,走得遠。

1980年代古典歌手男歌手巴弗洛提有一個天生的好嗓子。他喜歡唱歌,但他又希望能成為一名老師。當作老師還是當歌唱家呢?如果兩個都想做,就兩個都做不好。當他苦惱時,爸爸告訴他:「孩子,你不能一個人坐兩張椅子。若你堅持這樣做,你就會從兩張椅子上掉下來。你只能選擇一樣。」巴弗洛提最後決定只專一歌唱,最終他成為很出色的歌唱家。

跟隨耶穌基督也是這樣。我們只可單單鎖定那位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身上。老約翰講了這些寶貴的話:「不要愛這個世界,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的裏面了。」你持定生命的優先嗎?今天上帝需要更多扎實跟隨耶穌的人。香港有約38萬左右的基督徒,只占香港人數的5-6%,也就是仍有90%以上的人仍在福音的門外。為何初期教會只有少數人,卻能搖動羅馬帝國?因為他們都是扎實的基督徒。現在香港只有三十多萬基督徒。我是有影響力的門徒嗎?真正的影響力不是你能帶多少人上街,而是每個跟隨耶穌的人在生活中怎樣以生命影響生命。你真正在乎什麼?若耶穌作你的主,你要把祂看為第一,就當把最寶貴的獻給祂。

宣教歷史中曾有一位人物,他一生只行過25年,但他的影響力到今天還在。他叫威廉保登。他出生於芝加哥一個優越家境的家庭中,父親有很大的牛奶公司。他父親有四個孩子,他排第三,自小跟隨媽媽參加教會生活,很早就被神的愛所感動。他把自己的生命獻給耶穌,全然為主而活。他去了很多落後的國家,他父親不同意,因為他準備把公司交給他。於是,他的父親把他送到耶魯大學讀書。但他關注的是人的靈魂。後來他到了普林斯頓神學院讀神學,他加入中國內地會,準備到中國大西北的人宣教,所以他先到埃及的開羅學阿拉伯語,在街頭派單張。但他很快便感染上腦膜炎,只有十天時間就離開世界,終年只有25歲。他把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給了出去。安息禮拜後,當地人將這位年輕宣教士唯一留下的聖經給了他的母親。當他的媽媽打開聖經內頁,發現了幾行字:毫無保留、永不回頭、絕不後悔。

這一切在耶穌基督的愛裏本是如此。你真的跟隨耶穌嗎?你是否為祂擺上最寶貴的?把你的生命交給祂,將你最好的給祂。毫無保留、永不回頭、絕不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