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信靠耶穌基督是一件非常興奮的事,因為在耶穌裏有平安、有喜樂、有盼望、有能力、有安慰,所以每一天都是耶和華所定的日子,我們要在其中歡喜快樂

信仰是生活、生活是使命!信靠耶穌是刻意天天進入人群,帶著聖經信仰活出基督,而且是帶著使命,透過呈現出來的行為,叫人聽見、看見、信靠耶穌。不要讓你的信仰只停留在教會四面墻裏。在教會敬拜主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每天過敬拜主的生活;參加禱告會很重要,但每天活出禱告的生命更重要。我們信仰的影響力就是要走入人群活出基督。

信仰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使命,我們一直強調信靠耶穌基督就是跟隨耶穌基督。耶穌教導中強調「跟隨」的概念和實踐。信仰不是單單一套理論,更是與耶穌建立生命關係所產生的生活方式。所以,耶穌強調要跟隨祂,在人前呈現信仰。今天我們繼續思考:你真的跟隨耶穌基督嗎?盼望你今晚你能謙卑打開你的心,讓神的話語對你說話。

一、 防備有始無終的跟隨:底馬(4:9-10)

這段經文非常寶貴,但常被忽略。因為前面三節搶走了光環,特別是7-8節:「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道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大家通常就停在第8節,不會讀到18節。但其實9-18節非常重要,因位這是保羅在世上留下的最後幾句話。當他寫提摩太後書4:5-6時,他說:「我如今被澆奠,離世的時候到了。」

9節帶著沉重的情緒。在這一段經文中,他回顧過去、檢視現在,瞻望未來。在這個過程中,他想到一些他認為最寶貴的東西。他回想過往如何跟隨、事奉耶穌基督,他就想到幾位他重要的同工。保羅透過這些同工的名字回顧過去、檢視現在,瞻望未來。我們要從保羅這段沉重的話語來反問自己:你真的跟隨基督嗎?第9節開始,保羅就用了很強烈情緒的字眼:「你要趕快地到我這裏來。」文字比較難感受到這種緊迫感。
這段經文出現不同的人,我只從當中選出三個:

防備有始無終的跟隨。保羅提到底馬。對於底馬,聖經沒有講太多;除了這裏,整本聖經只有另外兩處講到他:第一處經文在腓利門書24節,保羅提到底馬是他的同工;第二段經文在歌羅西書4:14,「他的同工底馬」,但仍沒有太清楚的交待。這裏我們要運用一些想像力:這批名單是保羅最後想到的同工的名單;能出現在這個名單裏的人可能是保羅的核心團隊的同工。

底馬跟隨保羅,也就是底馬跟隨耶穌基督。但保羅用了一個痛心的字眼:底馬「離棄」他。「離棄」是一個嚴重的字,意思就是底馬把保羅丟了。什麼是「離棄」?有一次我回到我的家鄉沙勞越美裏,頭條新聞報導在一個小公園女廁的垃圾桶裏有一名棄嬰,這就是「離棄」。

保羅呼籲提摩太趕緊來。底馬是個核心同工,我們會以為底馬是怕死所以離開保羅。但保羅卻講了一個令人震撼的原因──底馬貪愛世界。這是難以想像的。一個曾經緊緊跟隨耶穌、陪伴保羅作了第一次牢的人,卻因貪愛世界而離開保羅!所以我稱之為「防備有始無終的跟隨」──好的開始,不好的結束。保羅沒有交待更深層的原因,但單講這點已經指出最根本的原因:底馬在跟隨耶穌的過程中,底馬的心已經為自己留下空間;他沒有讓耶穌基督完全掌權作主。貪愛世界是為了自己,是看自己比耶穌還大,因此世界就佔據他的心。其實保羅經常提醒這一點:「將自己獻為活祭,跟隨耶穌。」活祭是完全讓耶穌基督為主為王,然後把自己放在祭壇上;唯有這樣,我們才能夠不效法世界,這個世界才不能在我們心中有立足點。但保羅說,底馬貪愛世界!

你真的跟隨耶穌嗎?耶穌真是你的主嗎?還是你有自己的打算,為自己留下一些空間?你在教會參與事奉,表面上看不出來。貪愛世界不是一時的事;我們的心是逐漸被世界佔據的。你的心真正在乎什麼?關於底馬,我用一點想像力。保羅說他貪愛世界,那為什麼他之前陪在他身邊,甚至還陪他坐牢呢?一個愛自己的人,一定會為自己設想。底馬觀察力很好;他知道保羅第一次被抓不會有事,所以就出現在他旁邊。我認為底馬其實他的內心已經完全是自己的。

我們求上帝保守我們的心勝過一切。跟隨耶穌要防備有始無終的跟隨,經常要作內心深處的反省;不要給世界、給魔鬼留地步。這個世界千方百計向你招手,但永遠無效。何時有效?只要你打開你的門讓它進來,就一定有效。貪愛世界不是世界進入你心,而是你打開心讓它進來;你讓耶穌基督從寶座上下來。求天父保守我們防備有始無終的跟隨;底馬是我們的警惕。

二、 珍惜無始有終的跟隨:馬可(4:11-13)

珍惜無始有終的跟隨──不好的開始,但卻有好的結局。保羅講到第二個人:「提摩太你來的時候記得要把馬可帶來,因他在我傳福音的事上於我有益。」這一句話表面看來沒什麼問題,但這句話其實是要從背景來看。馬可的另外一個名字叫約翰,他是巴拿巴的親戚。馬可的家境不錯,家裏可以接待容納一百多人。保羅交待提摩太把馬可帶來,表明馬可已經成為保羅的核心的同工,也是保羅離世前想起要見的人。

初期教會發展得很快;當保羅還沒有出現時,巴拿巴就已經被神重用。他的恩賜不是很大,但他與人關係很好——他的名字是勸慰子的意思,他懂得用話語去幫助人、鼓勵人。當保羅遇見耶穌悔改之後,他以為來到耶路撒冷必會受大家的歡迎;沒想到大家還不能接納他,認為他是假扮的,沒有人相信他。就在這樣的處境之下,巴拿巴來支持他。後來因為猶太人想要殺他,保羅就逃到了阿拉伯曠野三年多時間,與上帝獨處,從此消失在舞台中。而巴拿巴不斷被上帝所使用;他想到保羅,因此他邀請保羅來幫助他。所以,巴拿巴去了保羅的家鄉大數,並策劃開始了第一次的旅行佈道。兩個人缺少一個年輕人來幫忙,巴拿巴向保羅推薦了馬可。馬可剛開始應該非常興奮,認為可以跟名人一起出入一定很威風;但事實卻並不如此。也許是環境艱難,也許是預期差距太大,馬可可能覺得太不值得一起宣教,就丟下他們走了,因此保羅非常生氣。

這事情過去了。到了使徒行傳第15章,保羅和巴拿巴要進行第二次佈道,上路前要找人幫手。巴拿巴又再推薦馬可。使徒行傳第15章最後幾節說到,為了馬可的緣故,巴拿巴與保羅發生了強烈的爭執,以致他們翻臉。從那天開始,保羅再也沒有跟巴拿巴在一起。從人的角度來看,如果沒有巴拿巴,就沒有保羅;但保羅卻因為馬可的緣故而跟提拔他的巴拿巴一刀兩斷。現在他公告全世界的人,透過書信告訴全世界的人他錯了:「你要把馬可帶來。」這句話表明保羅說自己錯了,「因為在傳福音的事上,他與我有益。」在與巴拿巴爭執過後,保羅找了西拉,而巴拿巴則把馬可收在身邊。馬可跟著巴拿巴這個親戚,從他身上學到功課;他也要作一個扎實的基督徒。雖然他曾經錯了,但巴拿巴信任他,給他第二次機會,因此馬可的生命經歷了更新。按照教會傳統的說法,馬可最後到了埃及建立教會;從保羅書信來看,保羅也視馬可為最核心的同工。

馬可給我們的學習是「珍惜無始有終的跟隨」。我們可以有軟弱、失敗,甚至可能羞辱主的名,但是不要放棄自己。當你跌倒軟弱時,要記得,耶穌牽著你的手,祂從來沒有鬆開過,你們也不要放開。要珍惜無始有終的跟隨。馬可的確沒有好的開始,但他在後半生扎實地跟隨耶穌,忠心將自己擺上。我們要防備有始無終的跟隨,但要珍惜無始有終的跟隨!我們對別人也是一樣。當別人有軟弱失敗,我們不要第一時間就蓋棺定論。看到一位同工跌倒,我們要接納他、愛他、鼓勵他,讓他重新站立,使他可以悔改,恢復和耶穌基督的關係,作一個扎實跟隨耶穌基督的人。你真的跟隨耶穌嗎?你可能現在正經歷軟弱,有很痛苦的掙扎。你生命中可能有看不見的悲哀,覺得自己不配;但耶穌仍然愛你,祂要給你第二次機會。你要珍惜無始有終的跟隨。

三、 成為有始有終的跟隨:路加(4:11,18)

路加是一個很特別的人:他是一個幕後者,不在台前光芒四射。根據歌羅西書4:14,保羅稱他是醫生,表明路加的專業是醫生。在今天的香港社會來說,醫生都是個有地位的,生活條件應該很好。路加的專業是醫生,但他從保羅身上看到他怎樣跟隨耶穌。保羅跟隨耶穌的方式感染他、影響他,路加也決定來跟隨耶穌。他跟隨耶穌的方式就是來到保羅身邊服侍保羅,讓保羅沒有後顧之憂。

路加跟隨耶穌基督,把從神領受的專業奉獻出來,以致保羅可以在人面前可以無後顧之憂地服侍主。教會歷史告訴我們,當保羅被尼祿王砍頭時,路加醫生也在場。他從來沒有離棄保羅。這裡的重點是路加對耶穌的忠心和跟隨;他沒有在乎別人怎樣看,他也不在乎是否在台前顯示自己。他只是忠心地跟隨,將自己有的奉獻給主,一直退在幕後。他有始有終跟隨耶穌;因為他默默地付上,這樣才成就了台前的保羅。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保羅,但我相信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路加。我們在幕後為耶穌擺上,這可能會帶出無數的保羅。不論是台前還是幕後,所有地方都是為基督的國度;為基督榮耀的緣故,我們要有始有終地跟隨。你真的跟隨耶穌嗎?在每天的生活中,你如何將自己放在耶穌的手中?從個人到婚姻、家庭、職場、社會到教會,我在這一切當中怎樣跟隨耶穌?我的生命是祂給的;因為耶穌的愛,我的生命被翻轉,我的生命有了新的意義。把自己交在祂的手中。跟隨耶穌最終的目的就是讓祂在你的生命中得榮耀,被祂所使用,用你的生命成為祂的見證。我們不一定要做大事,但我們有一個偉大的上帝,祂讓我們在祂的大事上有份。你要成為一個有始有終的跟從者;把你自己重新放在耶穌手中,完全屬於主。

我想起歷史中被神使用的宣教士──亞歷山大得夫。在他十六歲時,他被耶穌的愛感動到無法控制自己。在一個主日崇拜收奉獻時(在英國教會用奉獻盤收奉獻),當收奉獻者來到他面前時,他請人把這個奉獻盤放在地上,他就站在奉獻盤上,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主。他禱告說:「如果我的身體裏有一滴血不屬於你,求你將這滴血流出來。」亞歷山大一生在印度服侍了50年,年老時因為身體緣故,他回到英國。有一次,他在2000多位年輕人中分享,呼召年輕人為主擺上,但沒有一位年輕人願意出來,直到他暈倒。他要求繼續回到講台呼召年輕人加入印度宣教的隊伍,當天有500多人起來,願意為主奉獻自己。

底馬、馬可、路加,耶穌向你要什麼?你會給祂什麼?耶穌已將一切給你,你是否願意作一個扎實跟隨耶穌的人,將自己全身奉獻為祂而活?關鍵不是你「能」或「不能」,是在於你「肯」或「不肯」,你若肯,上帝必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