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浩鎏医生讲道速记 (8月5日)

88spa88届研经会讲员 - 冯浩鎏医生
主题:疾风劲草 – 划时代的工人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
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任何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及大会网页连结

 

第四讲
日期:2016年8月5日
题目:不再惧怕—寂寂无名的传道者
经文:使徒行传十一章19-26节
讲员:冯浩鎏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特约速记员:黄宇明先生

1.引言

弟兄姊妹,早晨!

刚才,主席介绍我今年给大家的主题是“疾风劲草—划时代的工人”。很多时候,当我们讲到工人的时候,我们想到个别的工人。就好像我之前几天所分享到的摩西、耶利米、约书亚,明日我会分享的撒母耳。但神的工人不只是个别的工人,而是整个的群体。神的子民,基督的群体。今日所读到的经文里面,是讲到神的子民,基督的群体,在一个很艰难的时候,怎样继续的前进。很多时,当我们想到初期教会福音运动的时候,当然很多时会想起保罗、巴拿巴,这些个别的领袖。特别在《使徒行传》十三章,这个安提阿教会差派两个最好的领袖出去传福音。大家留意到初期教会里面,真正的福音突破不是从十三章开始,而是今日的经文,从十一章开始。是在一个很艰难、困苦、逼迫的时候开始。其实,在刚才所读第十一章的经文,第十九节是跟第八章最初开首的几节经文连接的。第八章一到四节跟第十一章十九节连接。中间有段插曲,第九章、第十章:第九章是关乎扫罗或者保罗,第十章是关乎彼得。但今日所讲的是关乎神的群体的工作。

第八章第一节:“从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会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马利亚各处。”所有门徒都分散了。第八章其实在教会历史里面,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分水岭。因为之前传福音多数在耶路撒冷举行,当逼迫来到时候,反而福音向外传。其实,当我们看初期教会,第一章到第八章,是很兴奋,令人鼓舞。但初期教会的开始是一个很卑微的开始。第一章记载,一百二十个人参加第一次的祈祷会,是这样开始的。第十四节、十五节有记载。跟着,讲到彼得第一次讲道,三千人信主。然后,到第二章,圣经说:“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徒2:47)去到第五章,虽然他们受逼迫,虽然他们受辱,但他在家里面仍然能够传讲耶稣基督。到第六章,初期教会开始拣选有信心、圣灵充满的人作执事,当中提及司提反,当时圣经说:“神的道兴旺起来;在耶路撒冷门徒数目加增的甚多,也有许多祭司信从了这道。”(徒6:7)。越来越多人信仰基督。所以,你留意第一章到第八章,教会的增长迅速,教会兴旺,而且你看到是很开心的。今天,我们来到第八章、第十一章,突然之间教会面对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第八章第一节说:“从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会大遭逼迫”。不是普通的逼迫,是“大遭逼迫”。

想到香港的教会,很多教会在这几十年里不断成长,很多增长,有很多自由。今天我们坐在这里,包括各个转播站,每天都有几千人一起听道。你说,我们这里没有逼迫,那么这跟我有甚么关系呢?刚才,主席告诉我们,有句说话很重要,不知你有否听到他的说话?他说:“除了香港的转播站,海外有其他的转播站,不是每个都有这个环境、平安的条件,能专心听道的。”在香港,我们很自由,但我们要记得,在世界各地里面,不是很多地方都有像香港这样的自由。其实,他们所面对的,跟当时初期教会所面对的,是同一样的情况。

弟兄姊妹,我们在这个自由的环境里面,我们要想想,如果真的面对这样的考验的时候,我们会如何面对呢?我们的回应会怎样呢?当逼迫未来到之前,我们要“居安思危”。圣经说:“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马利亚各处。”(徒8:1)当逼迫来,他们都“分散”。“分散”其实在圣经里面,从旧约到新约都经常提及,是一个非常之常见的观念。你说,中国人分散我们都很明白,其实我们都常常经验这事情。香港人很多人都移民。温哥华很多人去移民,所以有个外号,温哥华叫“Hongcouver”,不知大家知不知道?香港(Hong Kong),所以变做“Hongcouver”。太多人申请去加拿大移民。过去十年,中国,不是香港,中国人申请移民去加拿大有几十万人。加拿大无法处理这么多的人,所以突然间改变政策。过去十年所有的申请取消,从头再来过。投诉无门,等了很久,又从头申请。“分散”在中国人角度,是为更好的生活而分散。但圣经所讲的“分散”是一个走难、被逼迫,因为信仰的原故被“分散”。

其实“走难”,我们都明白甚么是“走难”,但我们都未必经历过“走难”。当我们想深一点,从这段经文中,让“走难”的经历再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过去一年,欧洲的难民潮其实是未解决的。不知道大家有看过上年九月在网上一幅照片?十分令人震惊。有一个小朋友伏在沙滩上去世。叙利亚一个难民去世。叙利亚一个难民,三岁,叫做艾兰·库尔迪(Aylan Kurdi)。他原本跟着父母逃难,经过希腊,想去德国移民。他的船浸了,死了很多人。他的尸体漂浮到土耳其的海滩。其实逃难与我们这时代都是息息相关的。当时十一章里面记载,这一班的信徒因为逼迫的原故,要“走难”要“分散”。

我们问,教会会怎样呢?如果香港教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会怎样回应呢?我看到宣教二千年的教会历史里面,最大的福音突破运动,不是因为很伟大的宣教策略,不因为有魅力领袖,又不是有丰富的资源。神往往在有困难的时候,使用一班,我叫做“无名的人”。不是一个人,是一大班“无名的人”。所以,今日我想跟大家,在这段经里面,从三方面去看信徒如何面对这困境。

2. 生命委身的突破

第一方面,我叫做“生命委身的突破”。你记得,这一班信徒,他们被分散。大家留意当时的分散,在第八章,领袖仍留在耶路撒冷,是其他的平信徒被分散。这段经文最影响我的两个字,就是“那些”。“无知者”,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不是巴拿巴,不是彼得,不是约翰,不是保罗。圣经没有记载他们是甚么名字。是一班“无名者”,但神却使用这班“无名的人”,在教会教史里面,写下很重要的一页。神使用他们。

我早几年在伦敦大学做一些写作研究的工作。伦敦大学的图书馆很大。它的地库很特别,地库是摆放文献的地方。放甚么文献呢?就是过去200年在非洲、在中国事奉过的宣教士的文献。当时,那个主管带我进去看。当我进到那里觉得很特别,因为好像是一个超级市场一般。一排排的档案,我看到很多的名字。这个我知道,戴德生我认识,马礼逊我知道,但我心里很感动的是还有很多很多,数千个的档案,我是从来没有见过的。这个主管这样跟我说,这个主管不信耶稣的,这里每一个档案代表了一个人的生命,给了你们中国人。我听到以后,我不能说话,心里面很感动。其实,他有句说话还未提到,他未信主,每一个档案代表一个人的生命,为了福音的原故,给了中国人。我在想,这数千个档案里面,这些名字从来不在历史书上记戴,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的事迹,但神会记得他们的名字。过去200年里,就是这么多“无名的人”,为中国人的原故,摆上了自己的生命。

我事奉的差会是海外基督使团,前身其实是中国内地会。我们常常都记得戴德生,戴德生。华人教会特别喜欢戴德生,因为他说过一句很重要的说话:“若果我有千磅英金,中国可以全数资取。若果我有千条牲名,绝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但是中国教会太爱戴德生了,引用了这段说话就停止;其实,这句说话他未说完的,还有下一句,是这样说的:“不!不是中国,而是基督。”是为基督的原故。我们很多时候以为戴德生只是一个人,其实内地会至到1900年的时候,有1200个宣教士在内地里面事奉,大部份是在大西北里面,在遍远的地方,没有人会写他们的历史。

约翰·斯托得(John Stott),一位很著名的牧师。他说过一句说话,他相信21世纪最有效的工人,是“无名的工人”。何能是你和我,作工的人。可能神今日用你和我所做的事情,从来不会在历史书中记载,但神会用。

为何这样说呢?如果你看第十一章,这班无名士究竟做了甚么?第二十节,“他们…传讲主耶稣”。即是说,随走随传,他们去到那里都传讲主耶稣,在二十节里面。要记得他们的处境,他们不是刚刚去完培灵研经大会。他们不是受过短宣训练班,然后去短宣。不是呀!他们是难民的身份,但在难民之中,在前途不明朗,在生活不稳定的时候,仍然有这份勇气去传福音。

在这里稍停一下,谈谈何来有这样的勇气?你做难民,你当然是关心你的生活,何来有勇气,还能专心的去传福音呢?何来有这样的勇气?我再问一个问题,香港的弟兄姊妹,如果香港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们有甚么勇气能够这样去传福音呢?你可能好单纯的观念,我们分散到不同的地方,忽然间勇敢就来了。

今天,我要送你去一个地方很容易的。我住在新加坡,新加坡有一样很特别的东西,叫做“廉价机票”。他们叫做“Budget Airline”,廉价的航空公司,有一些廉价机票真的廉价得超乎常理。我从新加坡去柬甫塞、去越南、去其他地方,你猜要多少钱?一元。一元,你有没有想可以这么便宜?当然你还要看细字,单程一元。我想,宣教就好,你不用回程,单程就够啦!是否,如果我送你去,哗!你是否就立刻勇敢起来作宣教士呢?我一想到,不是因为他们分散,就哗!突然间,他们勇敢起来传福音的。好像是“Superman”一样,不是的。在这里,“生命委身的突破”里面有数样很重要的因素,这里有记载。

2.1. 一个敬畏神的心

第一个因素是“一个敬畏神的心”。你知道,那秘诀不是在第一章开始,而是在第二章开始。第二章记载:“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众人都惧怕”(徒2:42-43)。二章四十三节:“众人都惧怕”。他们有一份敬畏神的心。不是等到逼迫来到的时候,才问:“我们怎么办呢?”我刚才提到“居安思危”,是去想到我们平日生活里面,我们的操练是怎么样。“惧怕”,惧怕些甚么呢?不是惧怕环境,是对神的“敬畏”、“惧怕”。“惧怕”或“敬畏”是圣洁子民的特征。“敬畏神”是初期教会的特征。“惧怕”不是惧怕环境,是“惧怕”神:“惧怕”他的圣洁,“惧怕”他的审判,“惧怕”他的荣耀。我怕是今个世代的教会,可能缺乏了对神的“敬畏”、“惧怕”。所以,旧约先知哈巴谷这样说:“耶和华啊,我听见你的名声就惧怕。”(哈3:2)

当时,初期教会怎样不惧怕环境,而“惧怕”神呢?如果你看《使徒行传》第四章里面,当时官府和文士吩咐彼得、约翰说:“你们不可以奉耶稣的名讲道”。彼得在第十九节回答:“听从你们,不听从神,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然后,彼得回到教会里,有个祈祷会。当时,教会众人为彼得祈祷,在二十四到三十节。这个祷告里面有二样事情。今天时间不够,你回去看。一开始说:“主啊!天地的主。”刚才,很留意诗歌歌词说:天上、天地;天上、地下的主。然后,有两样求神的事情:第一,“叫〔神〕仆人大放胆量讲〔神〕的道”;第二,“伸出〔神〕的手来医治疾病”(徒4:29-30)。当逼迫来到的时候,当困难来到的时候,教会的回应不是搅对抗,初期教会的里面,一直都没有搅对抗。教会面对不同的政权、面对压力、面对打压的时候,他们求主给他们两样事情:第一,给他们有胆量在不同政权里,仍然忠心传讲神的道;第二,他们说:“神呀,祢说要审判他们。不!求祢伸出手来医治他们,医治他们。”

我想到,第四章教我们应该怎样为香港祷告。当时,他们不是搅对抗。当时,他们说:“神呀!叫我们勇敢传福音。”我们为香港祈祷说:“第一。神呀!在不同的情况低下,我们仍然勇敢去传福音。第二。神呀!求祢医治这个城市,因为是个破碎、受伤的城市。”

初期教会有份敬畏神的心。我想到黄明道先生。黄明道先生很多人都认识,是一个历史里面著名的传道人。当时在中国,60年代坐监,被判为反革命份子。因为他忠心传道,坐监三十多年,80年代出监。当时很振撼,因为知道他坐监很久,所以很多外国的传道人、领袖来探他,包括葛培理牧师来探访。黄明道先生,他有一个习惯,当人探望他,他惯常会说:“我们一齐敬拜神、唱诗歌。”但他有一个小小的问题,他唱歌很洪亮。他在街头唱歌,街尾也听到。外国人与他唱诗歌时,有一些叫他唱得不要这么大声,说:“你刚刚才出监,你唱得这么大声,你想再坐监吗?”他的回应很特别,他说:“我在监狱里面能够放胆地赞美神唱诗歌。今日我出了监,我更加可以自由地赞美神。”他还有一句说话:“没有任何的东西,没有任何的事情,没有任何的政权,比我敬畏神更加的重要。”弟兄姊妹,那一份勇气是来自敬畏神的原故,比其他的事物更加能够惧怕敬畏神。

2.2. 放下民族的优越感

“生命委身的突破”还有第二个因素是“放下民族的优越感”。在第十九、二十节里面,圣经提及他们除了向犹太人传福音,也有向希腊人传福音。你说这班人向同胞传福音我们明白,向希腊人传福音是不思议的事情。你会问:“有甚么大不了呢?”因为当时犹太人和希腊人是死对头。第十一章开首怎样说?彼得是教会的领袖,回到耶路撒冷,被教会的领袖批判他。批判他甚么呢?他们说:“你为甚么去一个外邦人家中食饭?在一个叫哥利流的家里面?”第三节:“你进入未受割礼之人的家和他们一同吃饭了。”当时的人怎么说?“你去食饭都不可以!”那种敌对相当严重。当时,犹太人向非犹太人传福音是不可思议的事。福音将他的生命、思维改变,放下民族的优越感。犹太人根本看不起外邦人。因为福音的原故,将这道墙拆开了。

我说过我曾在巴基斯坦人地方生活,做医疗的工作。其实,我在巴基斯坦,面对这么多皮肤黑的人,我心里面有很多恐惧。我是有包伏的,我自己。因为我从少长大,都好怕皮肤黑的人。我要归咎我的外婆婆。为何呢?因为我少的时候是我外婆婆照顾我,我顽皮,食饭坐不定,走来走去。有一天早上,我外婆婆有一次很厉害。她对我说:“如果你不坐下来,我送你出去给一些皮肤黑的人,一口吃了你。哗!我听到就立刻坐下吃饭。你或者觉得很可笑,但这对我成长有很大的影响。皮肤黑的人就是恶魔!这是我的包伏,是我成长的包伏。但神要我就这包伏,作为信主的人,要克服它。

我在巴基斯坦生活里面,当然生活上有不同的挑战困难,包括有时断水断电。当没有水,我们会去打井水,有水就是自来水。因为我住三楼,要落楼下担水上来。很多时候,隔日就没有水,隔日就要担水。最令我感动的,是我的邻居,我的邻居是个65岁的老伯伯,本地人。每一次没有水,他去担水。他担第一桶水,上三楼,摆在我门口。我很感动!他永远是先将水给我。我比他年青一半呀!但当时我有一个感觉,要学习去爱这些人,也要接受他们的爱。

这班信主的弟兄姊妹,向非犹太人传福音,他们需要克服这个包伏,要放下他们的偏见,甚至放下他们的骄傲。中国字个“去”字很有意思。耶稣基督吩咐我们:“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太28:19),个“你们要去”,那个“去”字很有意思。在地理上的“去”,从“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徒1:8)。不过,中文的“去”有另一个意思,中国文化中有另一个很有特别的意义,是“除去”的意思。“除去”我们的骄傲,“除去”我们的偏见,“除去”我们的历史包伏。

在“生命委身的突破”的里面,路加很清楚地记载这些犹太的信徒如何克服他们的包伏,因为他们认定基督的主权。你留意第十九节到二十六节里面,有五次提到“主”这个字:

〈1〉 第二十节:“他们…向希腊人传讲主耶稣”;
〈2〉 第二十一节:“主与他们同在”;
〈3〉 然后,“信而归主的人就很多了”;
〈4〉 二十三节,巴拿巴鼓励他们“立定心志,恒久靠主”;
〈5〉 二十四节,“被圣灵充满,大有信心。于是有许多人归服了主”。

路加是否随意写这些说话呢?不是!路加是很刻意告诉我们这一班信徒能够这样传道,能够克服他们自己的包伏,是因为他们认定他们的基督拥有他们生命的主权。所以我们要将我们的困难,求神帮助我们去克服。戴德生曾经讲过这样的话:“若基督不是全然的主,他就全然不是主。”即是,我们生命所有东西,都是他作主权。当然,他用英文讲啦!英文是这样说:“If Jesus is not Lord of all, He is not Lord at all.”

今天,我们要问自己,有那些地方我们还未交出让他作主。当我们将生命交给主的时候,主用我们,主也有预备。在这里,你留意到有一个特别的因素,可能你没有留意到。神怎样预备这班人呢?这个预备很特别,我觉得。第二十节:“但内中有塞浦路斯和古利奈人,他们到了安提阿也向希腊人传讲主耶稣。”是犹太以外的犹太人。可能因为生意生计的原故,回到耶路撒冷工作。逼迫来到又再被分散。路加记载这一点是很特别的,他说这班能够传福音的人有双重的文化。有犹太人的文化,但住过海外,也同时拥有不同地方的文化。神就是这样预备这些人,因为他们有不同的视野,能够在传道方面更有果效。我想,跟今天香港的弟兄姊妹都有关系。我们很多人曾到过外国读书、工作,你的视野更加广阔,你看到不同的情况,你有香港的文化,也明白英国的文化,更可能有欧洲、北美或澳纽的文化。神好像用这些预备我们作神的工作。

我参与宣教工作,面对不同情况、文化。我回想读书的时候,就好像是神预备的一样。我在澳洲读大学,读医科。我医科小组的学生,有来自南非、希腊、马来西亚、澳洲不同的学生。我的住所得我和一个从希腊来的学生。他很喜欢玩摔角,他身型高大,我身型较小。他每个早晨一定要跟我摔一交,其实我真的很怕。每一天早上,他抱着我的头,扭我的胫。我问他为甚么每天都这样弄呢?他说:“越好的朋友,越会这样做。”我明白啦!原来他觉得我是他朋友,就每天与我摔一交。原来神就是这样预备我接受不同的文化。神是会预备你的,当你将你的生命交给他,他就会预备你。

3. 属灵信心的突破

好!让我们进入第二点,“属灵信心的突破”。我讲到巴拿巴,当时教会差派巴拿巴去安提阿,去看看发生甚么事。因为十一章二十一节说:“信而归主的人就很多了”。教会是否很兴奋呢?不是。我觉得教会不是太兴奋。你想想,彼得去了外邦人家中用膳都不高兴。教会最担心的是那里有否跟随传统。心里面想,如果安提阿的教会没有跟从耶路撒冷教会的传统,她就不是一份子。

但是我们看到巴拿巴值得欣赏的地方,是他超越只是关心传统。所以,二十三节有个好重要的字,说:“他到了那里,看见…”,“看见神所赐的恩就欢喜”。昨天,我都谈及过这个“看”字。很多时候,我们只看到问题、困难,巴拿巴看到的神的机会。圣经说:“看见…就欢喜”。“欢喜”是很雀跃,很开心的意思。今天我们能否在神给我们的困难当中,看到机会呢?今天,传福音的机会比一百年前很不一样。以前的宣教机会,是从西方到远方,英文是“From the West to the Rest”。今日的宣教机会,是从万邦到万族。你有没有想过这些机会呢?

我不知你昨天有没有看新闻?有一条新闻很特别,非洲肯亚,有很多铺设铁路的中国人被非洲人攻击。因为他们控诉这些中国人抢他们的生意,抢他们的工作,所以攻击他们。今天,你有没有想过在非洲,有超过200万的中国人在非洲工作呢?在非洲,有很多人铺设铁路、做建筑工程。有非洲牧师,很紧张的跟我说:“你回去时告诉中国人的教会听,他们知不知这里有这么多中国人?我不能跟他们传福音,因为我不懂讲中文。”他跟我说:“你去告诉中国人的教会听,如果他们不承担这个责任,这个责任的后果会落在他们的头上。”这个牧师很紧张、很伤心的跟我说以上的话。

最近有一对夫妇去了肯亚,就是回应这个呼叫。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机会会来到。他们本来想着去到,就服侍当地中国人。一去到不够几个月,政府官员找他们。问他们:“你们是否马来西亚人?”答:“是。”问:“中文姓名,你们识讲中文吗?”答:“识。”官员说:“我给一个差使。每一个星期,我想你们去探监三次。”他们问:“为何要探监?”官员答:“监仓刚刚拉了200个中国人,100个来自中国,100个来自台湾。因为他们在网上从事非法活动,但没有人懂讲中文,200个中国人坐监,我们不知怎么办?你去探他们,帮助他们。他们上法庭时,你帮他们翻译。”由法院开始,神开门。直到现在,这对夫妇,男女分别开了一个查经班。

圣经说:“于是有许多人归服了主。”(徒11:24)“归服”这个字已经翻译得很好。“归服”原本意思是“带到…面前”的意思,“带到基督面前”的意思。我想到,这对夫妇真的将人“带到基督面前”,虽然是坐监。神给他们有机会。所以,我看到巴拿巴“看到”神的机会。不单只,也看到自己可以如何参与。这里说:“他到了那里,看见神所赐的恩就欢喜,劝勉众人,立定心志,恒久靠主。”(徒11:23)他看见神的机会,他没有退缩,却主动参与。

很多时,我们面对困难时,我们便会退缩,好自然的反应。我很记得,大家都记得,几年前在日本发生的大海潇,有核电的外泄事件。当天,我在香港。即日有件大新闻,就是抢盐事件,因为知道香港的食盐含碘的元素(Iodine),而碘质有防幅射的功能。盐卖光了,跟着那两个小时,电视宣布所有酱油(豉油)都卖光了。跟着六点半新闻报导,卫生福利司出来说话:“请你们镇定点。幅射未来到,你们食盐已经食死了。”他说,我们要食两公斤的盐才可以保护到人,但食两公斤盐,幅射未到,人已经死了。当我们遇上困难时,我们就很惧怕。

当时,我们遇到一个难题。我们有130个宣教士在日本,很多教会致电给我们。特别是新加坡的教会,要求所有宣教士要彻离,返回新加坡。我们有个很多的困难,怎么办呢?是否真的要彻离呢?怎么处理?开会,终于决定,决定由各位宣教士自己决定,但百分之九十九的同工想留下,但我们要求某几个同工要离开。因为有三个妈妈怀孕,我说:“你为父母、为了胎儿的原故,离开。”一年之后,有几位学生来找我,日本的大学生,在我面前流泪,对我说:“多谢你们!当有困难来到的时候,你们与我们一齐经历,因为你们没有离开。”因为你们的留下,这就是圣经所说:“于是有许多人归服了主。”我们用生命将人带到基督面前。

巴拿巴不单看到神的机会,更参与在当中。他不单只看到自己,也看到别人如何可以跟他一起参与。圣经说:“他又往大数去找扫罗,找着了,就带他到安提阿去。”(徒11:25-26)你知不知由安提阿去大数要走138公里?走138公里去找一个同工回来一起工作,不是一个人作。做传福音工作,不是自己做英雄,而是他愿意与其他人一起工作。再想一想,找扫罗回来?扫罗其实不太夹的。当时在第九章,扫罗是逼迫教会,信主以后他找信徒交往,那些人怕他,惊他不是真正信主。这巴拿巴,我很欣赏他。他看见扫罗的潜力,忘记这个人背后的历史。有多少人信主,有主的生命在他里面,去与他同工。

我们今天事奉神的人,需要这样的胸怀才可以拥抱其他人。在教会的角度,扫罗是一个失败的人,是一个逼迫教会的人。巴拿巴是一个能鼓励扫罗有成就的人。我欣赏他,圣经说:“巴拿巴原是个好人。”我有一次在美国讲道,讲完道有位姊妹来找我。我讲到巴拿巴这个人。她说:“冯医生,你讲巴拿巴很好,但在教会里不是那么多弟兄能够这样鼓励他人,姊妹都可以鼓励别人。”她认为不公道,只讲巴拿巴,不讲其他姊妹。她讲了一句话我觉得很幽默,她说:“教会需要巴拿巴弟兄,教会也需要巴拿B姊妹。”这个名她作的。今天,教会需要有鼓励别人的人。

4. 建立门徒的突破

我讲了两样:“生命委身的突破”、“属灵信心的突破”。最后,我只得五分钟。我讲“建立门徒的突破”。当时,巴和巴和扫罗在教会“一同聚集,教训了许多人”(徒11:25-26)。巴拿巴建立人的生命不单只在课堂上、讲道上、教导上建立别人,也在他生命里面能够建立其他人的生命。为甚么这样说呢?你看圣经的来龙去派,从十一章到十六章。从十一章去到十三章里,通常的记载是“巴拿巴与扫罗”、“巴拿巴与扫罗”、…。去到十三章十三节,有个转变,变为“保罗与巴拿巴”、“保罗与巴拿巴”、…。去到十六章的时候,就只有“保罗”的名字。路加的记载对我很大的提醒,巴拿巴是个不紧张别人是否记得他名字的人,他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他只在乎别人是否被建立,他只在乎保罗能否成为领袖。记不记得他的名字,不再重要。这是一个很难得,属灵的品格,一份谦卑的生命。

最后,我看到巴拿巴建立人的生命,最终见到果效是甚么呢?是一群能够高举基督的门徒。因在二十六节,请你留意:“门徒称为‘基督徒’是从安提阿起首。”这里不是说,门徒自称自己为“基督徒”,不是这个意思。是一个被动式,是别人说他们是“基督徒”。而且,别人称他们为“基督徒”,不是一个尊重的称号,是有侮辱、耻笑的成份。这个中文翻译太文雅了。如果我用广东话说,就是“别人称他们为‘耶稣佬’”。他们是“耶稣佬”。甚么叫“耶稣佬”?就是这班宁愿死都要跟耶稣的人。我举个例子,当时有个历史学家,名叫约瑟夫(Josephus),为罗马帝国写历史的。他写关于这班“耶稣佬”,为甚么叫他们做“耶稣佬”呢?因为这班人愿意去埋葬那些死了,连家人都不敢理,的麻疯病人。这些与死者完全毫无关系的“耶稣佬”,竟然愿意协助。这些就是所谓跟从基督的人。

进入人群,对社会有很大的影响力。不单在教会以内,而是进入社会,对人群有影响力。我很喜欢洛桑运动委员会一句说话:
宣讲福音一定带来社会的改变,同时我们进入人群,积极的服侍必定带来传福音的机会,两者是互相影响。

今天,神给我们一个挑战,如果我们忽略世界、忽略社群、忽略香港面对的情况和需要,就对神的话语不忠。但是,如果忽略了神的话语,就没有任何信息给这个世界,也没有任何信息给这个城市香港。如果我们忽略神的话语,就没有信息。

5. 总结

所以,要结束了!今天,神好像当天一样在寻找工人,我相信神寻找“无名的工人”。你想人将你写在历史书上,神可能用不着你。神正在寻找“无名的工人”,但神也寻找“有信心的工人”,看到神的工作,也看到自己可以如何参与。神也寻找“谦卑的工人”,好像巴拿巴一样,永远不求自己的名声。他人是否记得自己并不重要。去建立别人的生命,叫一群所谓的“耶稣佬”在社群里面,在香港这个城市,在中国里面,在不同的地方里,有那份感染力,到一个地步,别人都看到你是很不同。

我的祷告也与《使徒行传》第四章的祷告相像:

神啊!求祢叫这世代的人能够放胆讲神的道,同一时间去哀求神、恳求神,带给这城市香港得医治。神求!祢伸出手来医治这个城市。我们需要神的医治。阿门。

 

颱風或暴雨警告措施

研經會及講道會:聚會前2小時除下八號風球或黑雨警告,聚會如常舉行,否則取消

奮興會:下午5時或之前除下八號風球或黑雨警告,聚會如常舉行

最遲下午5時30分除下八號風球或黑雨警告,聚會延遲30分鐘舉行(即晚上7時30分開始);其餘作取消聚會論

舉辦日期及時間

舉辦日期:8月1日 至 10日
各場聚會舉行時間:
早禱會:上午 9:00 至 9:30
研經會:上午 9:45 10:50
講道會:上午 11:15 12:20
奮興會:晚上 7:00 9:00

主場聚會地點

地點:九龍城浸信會
九龍城亞皆老街206號

九龍城浸信會 (大會主場)

聯絡大會秘書處

  • 地址:新界葵芳貨櫃碼頭路71號鍾意恆勝中心1203室
  • 電話:(+852) 2409 1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