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浩鎏医生讲道速记 (8月10日)

 

88spa88届研经会讲员 - 冯浩鎏医生
主题:疾风劲草 – 划时代的工人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
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任何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及大会网页连结

 

第九讲
日期:2016年8月10日
题目:幕后英雌—甘心尽献的生命
经文:路加福音八章1-3节
讲员:冯浩鎏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特约速记员:黄宇明先生

1.引言:保罗的身份—仆人与见证人

弟兄姊妹,早晨!

再一次非常开心能够分享神的话语。今天,读到这段经文的时候,是《路加福音》第八章。大家留意,很多时,当我们读到《路加福音》第八章时,我们的注意力很快就跳到去撒种的比喻,很少会留意到第八章的首三节。我自己特别喜欢路加,因为他是医生,我有点偏心。我留意到路加很喜欢记载一些其他福音书没有记载,或没有特别留意到的人物。这里是记载“耶稣周游各城各乡传道”(路8:1),很明显提及有十二个门徒。这十二个门徒,我们知道他们是谁?但是路加的记载,除了有十二个门徒外,还有其他我们可能忽略了,跟随主、服侍主的人。不知大家有否留意?这段经文记载了三个人物是我们很少提及的。三个都是姊妹,你留意到吗?一个是马利亚(Maria),一个是约亚拿(Joanna),一个是苏撒拿(Suzanna)。我不知会众当中有否Suzanna或Joanna这个英文名字的人?当然,这里不单只有这三个人,圣经说:“和好些别的妇女”(路8:3),即是还有其他妇女未有提到名字的。所以,我今天想用点时间去思想,这段经文路加留意到的那些其他人,未有留意到的人物。

我想大家用一点想像力,是想像力,圣经没有记载的。我们尝试进入耶稣基督的时代,但是用现代版来进去。耶稣刚刚停在一个乡镇讲完了道,快要离开,有一群人围住耶稣,在拍Selfie(自拍照)。这个乡镇的人,很想与耶稣聚集一起拍照,每个人都拿出自己的相机、手电来自拍。用点想像力,你想像当时的景况,你跟他一起拍照。通常耶稣会站在那里呢?很自然,你可能说:“耶稣一定站在中间啦!”不过,我问一个问题:你猜,站在耶稣的左右两边的会是谁呢?你会不会想到有那些人很喜欢站在耶稣的两旁呢?

那我自己猜想(圣经没有说的),因为《马可福音》第十章有一个记载,有两个门徒,不知大家是否记得,第十章三十七节,一个雅各、一个约翰。当时,第十章讲到,耶稣快要上耶路撒冷钉十架,耶稣说他快要死了。很特别,当耶稣说他快要死的时候,门徒关心的是甚么呢?没有问他受苦的情况如何,反而约翰、雅各问一个问题很特别,好像觉得他死也不要紧,但是他得荣耀的时候,他们要耶稣给他们一个坐他右边,一个坐他左边。不可能想像,当耶稣分享他的心事,准备受苦时,门徒竟然只关心他们能否坐在他两边。你可以想像这个情况吗?所以,留意《马可福音》第十章四十一节里面,其他的十个门徒的反应是如何呢?他们会否说:“很好!恭喜你们”?不是啊!圣经说,他们非常恼怒生气,说:“你们认为你们是谁呀?!你们有何资格请求坐在耶稣的两旁呢?”所以,在《马可福音》第十章的记载里面,当门徒跟随了耶稣三年的时候,经历耶稣的教导,但他们心里面仍然最关心的一件事,是他们的排名如何?他们的先后如何?拍照时,能否贴近耶稣一点?今天,我们服侍神的时候,我们最关心的是否记得我自己做过甚么,和别人看到我做甚么为最重要呢?甚至在服侍的地位上,别人看到我做过甚么东西呢?

2. 感恩的心(抹大拉的马利亚 Maria)

所以,今天我们来到《路加福音》第八章里面,我很欣赏路加,他怎样描绘这一班人怎样去服侍耶稣基督。不错,路加记载“耶稣周游各城各乡传道,宣讲神国的福音。和他同去的有十二个门徒”(路8:1)。但是,除了十二个门徒以外,路加说,要稍为留意一下,他说:“有…抹大拉的马利亚”。不知你会否留意到为何叫“抹大拉的马利亚”呢?这个人名字叫马利亚,我们知道。为何叫“抹大拉的马利亚”呢?可能我们平时很少思想。

我的名字叫冯浩鎏,你知道。如果我说我是“Soldier Bazaar的冯浩鎏”这个名字,你不知道我在说甚么,因为是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城市,一个小区,我住的地方。所以,我说“Soldier Bazaar的冯浩鎏”,你不知道我在说甚么,是一个不出名的地方。我有七年在那里生活,但你不知道我说甚么。完全不出名,但有一样出名——骆驼,因为我家外面有个骆驼站。香港有气油站、电油站,巴基斯坦有骆驼站。我的家过一条街就是骆驼站。骆驼站是做甚么的呢?你知道,骆驼不只是给你旅游、拍照这么简单,在巴基斯坦骆驼是搬运货物的。骆驼站是给骆驼休息、饮水的地方。所以,我每天上班都会跟骆驼打招呼。

“抹大拉的马利亚”,抹大拉是一个小渔村,是加利利的一个小渔村。路加讲关于这个女人,服侍基督,不是来自名门望族,不是来自大城市,不是一些你很认识很伟大的教会,所谓的。我知道,这里有来自不同的教会的弟兄姊妹,你们有些来自很大的教会,我们称之为“Megachurch”,你们有些来自小型的教会,只有几十人。马利亚是来自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小渔村,但路加说这个人马利亚,跟随耶稣,服侍基督。路加也很小心,介绍她不单只来自一个寂寂无名的小镇,他说:“曾有七个鬼从她身上赶出来”。这件事就很重要了!你可以想像这个马利亚的背景的情况。她以往是被鬼附,你可以想像她曾活在黑暗里面,是很痛苦的。你再想一想,这个人被鬼附,她能不能够服侍主耶稣呢?

现在,很多教会,无论你做宣教士或做传道人,有一个要求,要做心理测验,看看你是否正常。我不知这个马利亚如果做心理测验,会否正常、及格?她可能不及格的。留意这个马利亚不单只来自一个寂寂无名的小渔村,而且她背景是曾活在一个非常黑暗,非常痛苦,被鬼附的一个人。中文翻译译得很好,跟原文完全一样,请留意一个很特别的字:“曾有七个鬼从她身上赶出来”,不是现在,是“曾”。“曾”字是过去式,即是“以前”的意思。他说这个马利亚是被基督的医治,以致她的生命可以完全的改变。一个被生命改变的人,有资格服侍神。不要告诉任何人听:“你没有资格。”

有很多人跟我说:“你当然有资格去服侍神,因为你是医生,你是护士,你是专业人士。”这段经文里面提醒我,第一个资格去服侍神,不是你的资格,不是你的才干,不是你的学位,而是今天因为经历神的改变,你生命得到改变,你能够去服侍神。有一首老旧的诗歌我很喜欢,就是〈我们有一故事传给万邦〉(《青年圣歌I》,第129首)。弟兄姊妹,你坐在这里,每个人都曾经历过耶稣基督改变你生命的故事。你们不需要每个人都经历被鬼附的,但我们每个人都有个故事,因为你经历过神的改变,你有资格参与基督的服侍。我觉得保罗讲的一句说话很好,在《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十节:“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并且他所赐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众使徒格外劳苦”。保罗说,他比众使徒“格外劳苦”是因为“蒙神的恩”,经历神的恩,所以他“格外劳苦”,格外的事奉。

自己就很经历保罗所讲的这番话。这几天你有来听道,你知道我在澳洲读医科,读书。我信主就参加了查经班,这个查经很特别,二十年以后,我们再一次见面。有一些弟兄姊妹二十年没有见过,二十年后再见面,很特别,是很开心的。我们当然有很多分享交谈,有好几个弟兄姊妹,一见面第一句话对我说,二十年没见,第一句说话:“冯浩鎏,我以为你永远不会信耶稣。你骄傲,你顽固,你不合作。”每个人都看着我,想我讲一些话。我唯一讲的说话就是:“你讲的没有错,那个就是我。这个就是我,你所讲的完全正确。”我就想到保罗的话,因为生命的改变,“他所赐我的恩不是徒然的”,真是神在我们生命的改变里面,无人能够说我们没有资格去事奉神。

今天,我知道有年长,又有年青的弟兄姊妹坐在这里,甚至我见到你们有些是中学生或是大学生,我给弟兄姊妹一个鼓励,第一个资格不是你的才干,不是你的学位,是有一份“感恩的心”,因为神改变我们的生命,“我们有一故事传给万邦”,一个大好的消息,大好的故事。

这几天,我讲到中国内地会,戴德生创办的中国内地会。当时,1865年创办中国内地会,不是一创办内地会,就即时有很多人都去中国的。不是每个人都说去中国这么简单,因为从英国利物浦坐船到中国是需要七个月的时间。1850年以前,当技术未成熟,航海是需要八个月,甚至九个月的时间。不像现在般,坐游轮(Cruise)去旅行这么简单。在海上七个月,遇上风浪是非常不简单的。不一定很多人参加的。所以,当时如果你举办短宣,你举行要超过九个月,因为坐船都要七、八个月,你去短宣都不用回来了。所以,中国内地会的祈祷,就是求神给我们更多年青人起来参与中国的工作,但知道这并不容易,就竭力的祷告。所以,如果有一位肯参与,他们都很开心。

当时,1866年,有一个年青人申请,这个人的名叫曹雅直(George Stott)。三次的申请都不成功、不及格,但他没有灰心。他恳求内地会说:“你们可否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去见戴德生先生呢?”回答说:“好!给你去见戴德生先生。”戴德生一见到他,第一句说话说:“弟兄,你最好留在英国,为中国祈祷好了,不要去中国。”为甚么这样说呢?原来他只有一条腿,因为十多岁时,左脚受伤发炎,严重到一个地步医生要将他大部份的腿部切除,所以他入去时,拿着拐杖,只有一条腿。戴先生说:“你只得一条退,你怎样去中国?在那里宣教并不容易,中国有很多山区,你只有一条腿,在中国你一定不可能生存。”戴德生说:“你最好不要去。”曹雅直对戴德生说了一句说话,令到整个情况转变了。他说:“英国有很多人有两条腿,但他们没有去中国。今天,我请求你给我有一条腿的人可以去中国。”戴德生听了以后,心里面有很大的感动,派他去中国,去到中国,我们现在已经很认识的一个地方叫温州。

1866年,曹雅直去到温州,当时那地方一间教会都没有。今天的温州,有七百万人口,百分之十是基督徒,你留意这几年的新闻里面,多讲温州的一个原因,是有数百间教会的十字架被拆下来。太多十字架在温州的空中展示出来。150年前,没有教会的地方,我相信曹雅直从来没有想过150年后,今天的温州是全中国当中其中一个最多基督徒的城市。百分之十是基督徒,是由一个瘸腿的人开始的,是一个连中国内地会都认为不及格的人开始的。

我数年前去温州探望一些弟兄姊妹,有一位牧师跟我交谈,他很感动,他说:“我要告诉你一个故事。”他说:“我的爷爷是认识曹雅直的。我的爷爷年青时就是曹雅直来到温州的情况。我为何记得这个故事呢?因为我的爷爷有份用石头打他。”因为当时有一个谣言,温州人看到所谓的“洋鬼子”,这些“洋鬼子”就是偷小朋友,吃他们的肉,所以温州人很不喜欢那些所谓的“洋鬼子”。所以,曹雅直去到那里,他们都拿石头打他,叫他走。有一次,很特别,曹雅直站定不走,这个牧师的爷爷就问他:“为何你不走?”他很幽默地说:“请你看看我的腿,我只有一条腿,我怎能走呢?”他突然有个奇想,说:“不如这样好不好,如果你真的想我走的话,你派两个人出来,你两个人其中一条腿与对方其中一条腿捆绑在一起,三足。你走我走,看看谁能够走得快一些?”村民就突然笑了出来,觉得这个“洋鬼子”有点幽默感,突然间气氛有点改变。这个牧师跟我说:“就是因为这件事,村民给他留下。”是一个很谦卑的开始。跟着的25年,他在不同的山区里面,建立了很多很多的福音站。一个“感恩的心”。曹雅直有个故事传给万邦,是基督的故事。他说:“有两条腿的人不去中国,我求你我一条腿你给我去!”

今天,我们是何等的人,都是有神的恩典、基督的恩典改变我们的生命。我特别希望香港的年青一代,特别是新一代的年青人,能够找紧神给你们的机会。我相信神给你们很多恩典、恩赐。我们是何等的人,一个“感恩的心”,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说:“你没有资格”,神使用我们的时候,我们有资格。

3. 愿意的心(希律的家宰苦撒的妻子约亚拿 Joanna)

好!现在让我们看第二个人物。刚才我们看到马利亚,第二个人物是约亚拿(Joanna)。如果你留意到马利亚的背景很痛苦、被鬼附的,约亚拿是刚刚相反的,我相信她的生活是相当不错的。如果你留意第三节:“又有希律的家宰苦撒的妻子约亚拿”,我们当然要知道约亚拿的背景是怎样。从这里,我们知道约亚拿的丈夫是苦撒。苦撒是为谁工作呢?就是希律。你说,希律是谁呢?《路加福音》第三章一节:“凯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本丢·彼拉多作犹太巡抚,希律作加利利分封的王”。这里讲甚么呢?就是当时苦撒为一个人工作,那老板叫希律。

当然,大家知道整个的地方是受罗马帝国统治,当时的王帝叫凯撒。当时的王帝将一个很大的区域叫犹太交给本丢.彼拉多去管治。而本丢.彼拉多又将一块小区叫加利利交给希律去管治。即是说,希律就像现今我们的市长般,香港没有市长,我们可以想像加拿大多伦多有市长,温哥华有市长,97年前有港督。这个人苦撒是管治一个地方,是有权有势的人。希律请了这个人苦撒,来做他的管家,他太太就是约亚拿。所以,你可以想像约亚拿的生活应该是无忧无虑的。她的生活是不错的,刚巧跟刚才所谈的马利亚的背景是完全相反的。在这里我留意到一件事,很特别的,约亚拿也同样地跟耶稣“周游各城各乡”参与服侍。当然,我不知有多久,是短宣?还是有数个礼拜?是数个月?我不清楚,圣经没有说,但有一件事情很重要,她愿意离开她的安乐窝。愿意是很重要的!

如果我说第一个资格去事奉基督是一个“感恩的心”,第二个资格是一个“愿意的心”。有一句英文的说话,中文比较难翻译,但我尝试用英文说,然后翻译:“God is seeking for servant”,神在寻找工人仆人,“not just able, but also available”不单只能干,而且愿意甘心的人。Able能干的人很多,弟兄姊妹坐在这里的我相信有很多能干的人。但神今天寻找不单只是Able能干,而且更重要的是能够甘心乐意去跟从主的人。“Not just able, but also available”,我相信神在每一个世代里,都是寻找一些不单只能干,还愿意甘心、“愿意的心”的人。

我在大学的时候,神给我一句金句很重要,在《箴言》二十三章二十六节,神说:“…将…心归我…”四个字,“…将…心归我…”。很多时我们关心的是:“神啊!我有甚么才干?我有甚么给你?甚么医学训练?护士训练?”神说:“这些都是次要的。你甚么的专业?甚么的训练?这都是次要的。”但是,神所关心的是“…将…心归我…”。

第一样是自己的心,你的生命交给耶稣基督。我刚才讲到中国内地会,当年中国内地会初期的时候很艰难,我刚才说过要寻找宣教士很不容易。你说,要坐船需要九个月或六个月才到,有谁想去?没有人想去的。1878年,牛津大学有一位毕业生,医科毕业,这个毕业生英文的名字叫Doctor R. Harold A. Scofield,医学院毕业,中文名字叫赐斐德。他大学毕业的时候,很特别,很少有,他在毕业那年,自己取得七个毕业的奖牌,他们叫Gold Award,是很出色的一位毕业生。你可以想像这个年青人,在牛津最有名的学府里面,取七个奖牌,1878年毕业。

当时,医学院很喜欢他,说:“不如你留下做研究,我们培养你,让你将来做教授,因为医学院正需要这样的人留在医学院当教授。”他婉拒。别人问他:“大学既然请你,你为甚么婉拒呢?”他说:“神要呼召我入中国去服侍。”所以他婉拒。他就申请参加中国内地会入中国。很特别一件事,是当他申请的时候,跟曹雅直一样的遭遇,又是不及格。为甚么中国内地会这么麻烦呢?一条腿去不来,我明白。这个人大学牛津毕业生,还获奖牌,为甚么不许他去呢?为了这件事,我特别作了一点研究。我去到英国的伦敦大学和美国的耶鲁大学里,去找这一份文宪出来,看他为甚么不可以。感谢神!我找到这一份记录,而且那个会议记录也一起,看到美国的大学和英国的大学相附。

我想知道这么有名,这么出色的人,为甚么不可以去?只有一个原因,他们说他未结婚。他们说:“你单身,你一个男仕,你进到中国,生存能力,不是那么好。你回去祷告,求神给一个太太。你找到太太,我们给你第二次面试。”真的不可以想像,我不知道,如果有牧师说:“你不可以去,你先找个太太”,你会怎样做?最奇妙的,那个记录是很清晰的。五个月以后,再翻开后页看见记录,有第二次面试。好显示英国人的文化,下面一句:“三点四十五分,我们茶聚。”英国就是这样的。再下一句:“Schofield医生现在已结婚(Schofield now married)。”哗!五个月,他结婚了,第二次再去面试。不知这一代的年青人会否这么顺服?叫你去结婚就去结婚。

中国内地会派了他去山西一个山区的地方,做医疗宣教的工作。1880年8月到中国,1883年年底他在医院里看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因为有传染病感染,当这个Schofield医生去看这个病人的时候,三天以后,他感染了这个病,就离开世界。我看到以后,心里面很大的震撼,因为他只有32岁就离开世界。你说,这个高才生,牛津大学毕业的高才生,最优秀的高才生,大学想请他做教授他不做,你去到山区工作,我问神为何只给他活到32岁这么年轻就离开世界?我数过日子,他在中国只有三年零一个月,当然他在中国的时候是很出色的。他做医生的时候,很快学懂当地语言。我问神为何只给他活32年?他那么有效,为甚么不让他活长一点,在中国里面好好的服侍呢?我心里面有很大挣扎,我说:“神啊!为甚么?为甚么?为甚么?…”

你留意到神的主权,神的时间,仍然是最好的。1883年,Schofield医生过世。1886年有另外七位很出色的大学生,去中国事奉。后来,我们称他们为“剑桥七杰”,就是这样命名出来的。将两个故事连起来,因为当时Schofield过世以后,他的生命影响了当时很多英国的大学生。很多英国的大学生,因为这个原故奉献说:“神啊!我同样想仿效Schofield,能够奉献给神。无论生命长短,我愿意。”一个“愿意的心”。

所以,“剑桥七杰”是这七个年青人,说:“我愿意。我们一起去。”“剑桥七杰”很特别,他们同一条船一起去中国。我想到Schofield医生一生只有32年,好像很“可惜”。我相信他从未想过,他的生命影响了很多当时的毕业生。所以,我对“可惜”这东西,需要重新有新的定义,甚么是真正的“可惜”?

我很多年在深切治疗部工作,做医生。大家知道深切治疗部的工作是不简单,有很多病人其实是不能活,很不容易救,甚么很快就会死亡。每天都面对人生的生死关头,每天都面对,让我常常想起生死这样的事情。

不知道大家有否留意,当去到坟场,看到墓埤。墓埤上面通常刻了甚么呢?墓埤通常有两个日期,对吗?当然有名字,除非是因为打仗,你不知道离世的人是谁。第一个日期是甚么?是出生的日期。第二个日期是甚么?是过世的日期。有两个日期在上面,而两个日期中间有些东西。有甚么呢?知不知道?你不清楚墓埤有些甚么?你有时间去看看,有一条线,对吗?我问过一个中国的学者,我问他这条线在墓埤上称为甚么线?中文的专有名词称为“破折号”,英文很简单“Dash”,一条线的意思。我请你想一下,你有否留意,长命的人的线是否长些?短命的人的线是否短些呢?你告诉我。都是差不多一样长度嘛?每论是100岁或30岁,那条线在墓埤上是差不多一样长度的。这个观察令我有很多的反醒。可不可惜?你生命可不可惜?其实我想,不是你的生命线是长或是短,你投资了甚么在这条线上是最重要。弟兄姊妹,你投资了甚么在这条线上,才是最重要。

“愿意的心”。今天,我见到坐在这里很多弟兄姊妹,也看到当中有很多年青人,也有新一代的年青人,你能够站在神面前说:“我愿意,无论条线长或短,我愿意。”这个是Schofield给我们的榜样。无论年长年幼,你说:“我愿意。”约亚拿有一份“愿意的心”。Doctor Schofield有一份“愿意的心”。但是,今天我们不单是听故事,讲过去,今天神仍然向这个世代发出挑战,你会否像那个世代的人一样,说:“我愿意”?

4. 谦卑的心(苏撒拿 Suzanna)

我们讲了两个人物,马利亚和约亚拿。第三个人物,苏撒拿。中文翻译很特别,说:“并苏撒拿”(路8:3)。我其实觉得有点不对,因为原文连“并”那个字也没有,就是“苏撒拿”这样简单。我自己有点埋怨路加这个人,我说,你写个名字,但并没有告诉我她做过甚么,你写来做甚么呢?我在想,他为甚么写这个名字给我们听呢?苏撒拿,在整个新约圣经里,唯一一处记载的地方就是这里。而且,路加完全没有讲她做过甚么事情。我想,苏撒拿跟耶稣,她是否煮饭很好呢?她是否款待人很好呢?她是很有心做某些事情很专长呢?但是,路加完全没有将任何她做过的事情告诉我们听。

我想了很久,苏撒拿你写出来,她有甚么特别呢?我想来想去想不通。最后,我有一个结论,苏撒拿最特别的地方,就是没有甚么特别。很多时,我们服侍神,很想他人记得我做过甚么事情。我所做的很特别的,留意我、留意我。在这里,对我有一个属灵的功课,就是很多时我的服侍里,注重他人留意我有甚么特别,而不是基督在我们众人身上做过特别恩典的工作。所以,焦点常常放在我的身上,关乎我有甚么特别,关乎我所作过的事。但在这里,苏撒拿就是没有事情,就只得这个名字。这个人事奉的时候,神记得她的名字,但再不需要任何人记得她做过的事情。

不要求别人记得自己做过甚么事情。我们有时候太过紧张别人是否记得自己作过甚么事情。太紧张啦!刚才我讲到有七个人,就是“剑桥七杰”,去中国事奉。1886年,七个人一起坐船到中国事奉。当时是很震撼的!连政府都受到影响,没有试过有七个毕业生,要一起到中国事奉,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哄动到一个地步,他们坐船到上海的时候,上海的英国领事馆举行一个欢迎仪式,欢迎他们。当然,英国领事馆不是每个人都是基督徒,但领事馆的人欢迎他们。

酒会开完了,英文说:“Party’s over”,玩完了。跟着,入去山西一个非常穷困的地方。去做甚么工作呢?是服侍当时因为吸鸦片受到毒害的一些中国人。你知道,当时英国透过东印度公司卖很多鸦片给中国,中国人受到很多的伤害。当时,内地会有一个心志,就是能够帮助当时因为吸食鸦片而受到伤害的人。我想,当时150年前,神要当时的工人进入人群里面服侍,同样今天神都要我们进入人群作服侍的工作,医治的工作。

当时,“剑桥七杰”中有一个人物叫何斯德(Dixon Hoste),顾名思义就是来自剑桥。何斯德很特别,他来自一个非常富有的家庭,我称为英国绅士。根据他的记录里面,他很喜欢漂亮的东西,即是我们所谓的名牌、品牌。当然,他父母很有钱,所以他是这样成长,喜欢名牌不足为奇,因为他是这样的背景。但是,神偏偏派他到山西,在最穷困的山区里,服侍当地这些吸食鸦片的人。还有一个难处是,因为当时戴德生要求这些英国绅士,“剑桥七杰”,他们服侍的时候要在中国人,中国的牧师下服侍。不是他们做带领,而是在中国牧师带领之下去服侍。

其中一个牧师叫席胜魔。席胜魔很特别,他是从前吸鸦片的一位学者,但他信了主,生命得到改变,所以他开了一个地方,让吸鸦片的人去戒毒,是一个戒毒中心。所以,何斯德就在这里生活。很特别席胜魔这个人是很有魅力的中国人,但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皮气非常差。你想,一个英国绅士要在一个非常穷困的地方,还要受一个皮气很差的牧师管辖,容不容易?其实,很不容易。十年在那里生活。他有一次写信给妈妈。他说:“妈妈,这里夏天很热,而且这里没有私人房间的,就是这百多位吸鸦片的人与我们一起团体生活,没有自己所谓的房间,是一起生活。热天太热时,我就上一楼,走出阳台,望出街外,希望呼吸一些新鲜空气。但是很困难,街上很多人,看到我的时候,看到这个‘洋鬼子’。那个地方的人没有看过西方人。那里的人,特别是男仕,蹲在街上,每个人看着我,好像看戏一般。我想呼吸一口气,但每个人看我就像看戏。妈妈,我以为我已将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摆在十字架面前,今天神要挑战我一件事,原来我还有一件事未摆在十字架面前,就是我私人的空间,都要放在十字架面前。妈妈,我愿意。”

不简单,一个这样的人在中国四十年,一个英国绅士,很富裕的人,来到这个地方里面,但他说:“我愿意”。四十年以后,在中国服侍,他过身,其实同工很喜欢他,很欣赏他。一个很谦卑的服侍。众同工说,他离开世界,希望写个纪念册去记念这位好同工何斯德。所以,有不同的人写关于他的事迹。当众同工要写关于这个何斯德的时候,有一句说话,不约而同地写关于何斯德的。这句说话当然是用英文写的。我先用英文说,再用中文翻译。众同工这样说:
He (Dixon Hoste) lives to be forgotten so that Christ can be remembered.
他一生人的目的是叫人忘记他自己,以致别人能够记得主耶稣基督。

“He lives to be forgotten”,别人能否记得他不重要,他说。他一生所紧张的,就是叫别人记得基督为这世界所作过的事情。“He lives to be forgotten so that Christ can be remembered.”。

5. 总结

一个“感恩的心”、一个“愿意的心”、一个“谦卑的心”。我仍然相信神的呼召不只是当时150年前的Doctor Schofield、“剑桥七杰”,今天神同样在这个世代里面,呼召这样的工人。因为我们有资格,有“感恩的心”。我们去服侍不单只有才干,而且有甘心(愿意的心)。神给我们有“谦卑的心”去服侍。无论别人记不记得我做过甚么不重要,无论别人记不记得我的名字并不重要,但记得基督的名字。

今天,我要结束了。我想到在福音里面,当耶稣复活的时候,你知不知第一个走去告诉门徒听的是谁呢?就是抹大拉的马利亚。一个没有资格的妇女,她去告诉门徒听“基督复活了”。在人看来,最没有资格的人,神用她告诉门徒听。如果你留意第三节怎么说,《路加福音》第八章第三节:“〔她们〕都是用自己的财物供给耶稣和门徒。”不是按财物的多少,而是她们有的就拿出来。今天,神不是要求你有多少可以献出来,而你有的就拿出来。好像那个小朋友将五饼二鱼拿出来给耶稣,说:“耶稣,这是我有的。”但奇迹出现,耶稣将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是奇迹,是神的工作。

6. 呼召

今天是最后一天,我们要结束啦!今天,我想有点特别,我想有个呼召。因为我很深信,神在150年前呼召当日的年青人,今天神同样呼召这一代的年青人。我特别想起这一代新一代的年青人,所以一息间,我会有个呼召。我希望当我呼召的时候,若果你有感动,你告诉神听:“我有个感恩的心。我有个愿意的心。神啊!给一个谦卑的心。任何的境况,任何的时间,任何的地方,无论远处,无论近处,今天进入香港的社群里面的服侍,甚至到遥远的地方里面去服侍。”你告诉神听,你愿意。一息间,我想你走到台前,我为你祷告。我知道有五十八个转播站。我今天的呼召不只是给在我这里的人,如果你在转播站听到这个消息,我希望你在转播站、你的教会里面走到台前。在神面前立志,我相信神会告诉我们:“你有资格去参与这个服侍”。不要让任何人说你没有资格。这三个妇人是很多人忘记了的,但是这里有记录。

我没有安排到的,但我想邀请司琴,我们刚才唱【主是君王】这首诗歌,请诗琴弹一次,让我们安静。我想大家安静,合上眼睛,请自己先在神面前祷告。你自己告诉神听,你今天听完这场道的时候,你心里面有甚么感动,自己向神发出回应。请司琴开始慢慢地弹奏这首诗歌,让我们先安静自己。

今天,你回应神的呼召,你听到神的挑战,无论你是年长或是年青,今天你听到神的说话,正如马利亚一样,她有一个故事传给万邦;正如曹雅直一样,他无资格,但他去服侍神。今天,你去回应神,你说:“我愿以感恩的心去回应。我有故事,基督的故事传给万邦。”今天,我们都学习到约亚拿这个人物,她离开她的安乐窝,她愿意去服侍主。又好像Doctor Schofield这个医生一样,他愿意;虽然他只活到32岁,但神用他的生命感染了很多很多的人,Schofield医生说:“我愿意”。今天,我们在神面前,也同样惭悔认罪。很多时我们都重视人看我们做过甚么,只重视人记得我们做过甚么,但神今天叫我们重视的是神做过甚么,基督作过甚么。你说:“神啊!让我有个谦卑的心去服侍。”

有没有弟兄姊妹,你今天愿意回应神,说:“神啊!我愿意服侍祢。”你站到台前,我为你祈祷。你不需要举手,请你站到台前。无论你成长、年幼、年青,请你站到台前,我们要把握时间,我为你祈祷。请弟兄姊妹,无论你在楼上楼下,如果你有感动,请你站到台前,我们要为你祷告。还有没有弟兄姊妹?感谢神!请你站到台前,让你回应神的呼召。生命这条线长短,不是最重要,神挑战我们今天摆放甚么、投资甚么在这个生命的上面。

今天,神要挑战某些弟兄姊妹进入香港的社群的里面,去服侍带来医治的工作。香港需要我们服侍带来医治的工作。如果弟兄姊妹有感动,请你出来。

如果有弟兄姊妹神感动你,是要去远方做神的工作。无论任何地方,任何境况,任何时间,你告诉神听你愿意的,请你出来。

还有没有弟兄姊妹?我见到还有弟兄姊妹正在走出来。还有没有这样的弟兄姊妹?感谢神!还有没有?我给多十秒钟的时间给你走下来。如果你在转播站的时候,我愿意你在教会的里面,站到台前,也有牧师、传道人会为你祷告。感谢神!我见到还有弟兄姊妹正在走出来。

让我们低头祷告。

亲爱主,我们来到祢面前,我们以一个敬畏的心来到祢面前。我们真是知道自己是不配的,很多时我们好像马利亚的生命一样是不配、不及格的。可能我们没有试过被鬼附,但是我们的背景被很多事情所缠扰,但我们今天经历基督改变的生命,我们有故事,有最好的故事传给万邦。今天神祢仍然在这个世代里面挑战愿意的人。

神啊!祢曾说:“…将…心归我…”。今天,我们将我们的心归给祢,让祢使用。我们生命的长短不是最重要。神啊!我们愿意祝福这个万族万国的人,我们更加愿意在这个土地,在香港这个地方里面,去祝福香港的人。用我们的生命去祝福香港的人,让祢的医治带来这个城市的医治。我们在不同岗位里面的服侍,带来香港这个城市的医治。愿祢怜悯我们,愿祢给我们一个谦卑的心去服侍。我们的着紧不是要神记得我们做过甚么,是人记得祢做过甚么。

很感谢祢!我们将所有站在台前的弟兄姊妹,都恭敬的交在主的面前,让祢大大的使用他们,在这个世代里面,作划时代的工人,祝福这个时代的人,祝福这个城市。愿祢怜悯。祈祷、交托,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门。

感谢神!请回座位。

 

台风或暴雨警告措施

聚会前2小时发出八号风球或黑雨警告,聚会取消。

聚会前2小时除下八号风球或黑雨警告,聚会如常举行。

最迟下午5时30分除下八号风球或黑雨警告,主场聚会顺延至7时30分开始,但转播点暂停开放。

舉辦日期及時間

舉辦日期:8月1日 至 10日
各場聚會舉行時間:
早禱會:上午 9:00 至 9:30
研經會:上午 9:45 10:50
講道會:上午 11:15 12:20
奮興會:晚上 7:00 9:00

主場聚會地點

地點:九龍城浸信會
九龍城亞皆老街206號

九龍城浸信會 (大會主場)

聯絡大會秘書處

  • 地址:新界葵芳貨櫃碼頭路71號鍾意恆勝中心1203室
  • 電話:(+852) 2409 1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