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引言

有没有吃早餐?今天早上,我们又再一口一口地、一节一节地吃神的话语。求神赐给我们耐性,叫我们有美好的耳朵,让我们能够听见神的话语。

(领会祈祷)

在第一天,我们看到耶利米蒙召和他的召命。第二天,我们看到一幅家庭的图画、淫妇的图画。昨天,我们看到了另外一幅图画,就是战争的图画。在昨天,第4章里,我们看到一幅北方敌人的图画。第4、5和6章都是在描述这个北方敌人侵占耶路撒冷。你会发觉,昨天都是读得不太容易,因为它不是散文,它是诗歌来的,一读到诗歌就会比较困难。但今天我们开始读第7章时,我们会发觉不再是诗歌,是散文;所以,北方敌人那个诗歌系列就暂时中断了。在第7章的开始是散文,并且好像是有讲章的形态。

今天早上,我们就会看第7章这篇散文,这亦是一篇讲章,这是耶利米生涯里一件十分重要的事件,这是他开始传道生涯的一件十分重要的事件,大概发生在约雅敬年代的早期,人称这为“圣殿的讲章”,而我们会集中在7章1-15节“圣殿的讲章”。

二、“圣殿的讲章”(第1-15节)

A.挑战盲目信从“圣殿意识形态”(第3-4节)

第1-15节是先知讲章的核心,耶利米是站在圣殿的门口,说出一些使人听后感到非常不舒服、是非常吓人的信息。第3-4节是最重要的经文,是整个宣讲的主题。“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你们要改正你们的所作所为,我就使你们仍然居住这地。’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第3-4节)。耶利米呼唤犹大不要盲目地相信圣殿,也不要盲目地相信圣殿的意识形态。或许在今天早上耶利米亦呼唤我们去反思圣殿,以及圣殿的意识形态。

甚么是“圣殿的意识形态”?这是当时的主流神学,意思是说,神已经作出了无条件的应许,耶路撒冷必然是没有问题的,是不会遭人干犯的。当然,这一种的说法是有根据的。在大卫和所罗门王的说话当中能够找到有关的根据。这种无条件的应许是有一定根据的。所以,在一个世纪前以赛亚的说话当中已经看到这一种神学、这一种的强调。但是,耶利米指出,这么宝贵的道理,如今却变成了一种意识形态。这个道理、这个宣讲,是因为犹大的缘故而沦为荒谬的说话、虚谎的说话!论到这些虚谎的说话,也就是说这些神学思想并不符合神的话语,也不符合神的心意。所以,耶利米的信息就是,假如犹大不修正她的道路,她就不能够再留在这土地上。假如犹大不悔改的话,犹大必然被放逐。

第4节把镜头集中在耶路撒冷圣殿里的礼仪。先知说:“这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先知非常灵巧地指出,这一种圣殿呼喊背后的问题。他希望他的听众知道问题在于,这些礼仪是不断地、重重复复地说出来和行出来。这些礼仪、这些献祭,已经变得非常陈腐、非常因循。本来这些礼仪是真的,但却已经失去了它所有的意义。这也不难明白的。我们可以重重复复地守主餐,不明白个中意义。有的时候,我们当牧师的也忘记了当中的意义。施餐的时候也赶赶忙忙的,一心想快点完成工作。这样就不可以,失却了礼仪本身的意义。又例如我们祝福时,“但愿主耶稣基督的恩惠,父神的慈爱”像是背急口令般说出,这又失却了礼仪本身的意义。所以,这一点是不难明白的。

B.具体解说上文(第5-7节)

第5-7节是用来解释第3节。你留心看的话,就看到他是以假定的论证(If-then Argument,假如……就)方式来表达。意思是说,要留在这里吗?是有条件的。要留在这地土,要安好吗?是有条件的。所以,我们看到在和修本的译法,有两个字:If,“要”或者是“若”;Then,“就”。我们看看第5-7节:“你们若(If)实在改正你们的所作所为,彼此诚然施行公平,不欺压寄居的和孤儿寡妇,不在这地方流无辜人的血,也不随从别神陷害自己,我就(Then)使你们仍然居住这地,就是我从古时所赐给你们祖先的地,从永远到永远”。

第5-7节是再重复第3节。第3节是这样说:“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你们改正你们的所作所为,我使你们仍然居住这地”。意思是说,假如,假如你们顺服,就会有这样的结果;假如你们不顺服,就必然会有另外一个恶果。这与摩西的传统教导是息息相关的。

我们又看到第5节是在重复说明第3节里面所提及的“所作所为”。在第5节:“你们若实在改正你们的所作所为,彼此诚然施行公平”;又再看看第3节:“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你们要改正你们的所作所为,我就使你们仍然居住这地’”,所以,第3节和第5节都有提到“所作所为”。因此,在第5-6节就说,假如,假如你们是顺服神,遵从律法,顺服神话语的话;也就是你们听话,就会有以下具体的行动;你们的“所作所为”就应该是以下所说的,也就是:“施行公平,不欺压寄居的和孤儿寡妇,不在这地方流无辜人的血,也不随从别神陷害自己”。请再听一遍:施行公平,不欺压寄居的和孤儿寡妇,不流无辜人的血,不随从别神,这是律法要求的总结。如果你们能完全做足这一切的If,也就是所有的“假如”的话,你们就能够留在这地土。但假如你们不顺服,你们就不能够留在这地土。

能够有这地土,就不是倚靠我们里面的权利;不是倚靠我们有这权利,我们有这人权(Human right),不是倚靠这些的,也不是倚靠能力,也不是倚靠礼仪,是倚靠甚么呢?是倚靠顺服神,以及行公义的实践。

因此,先知是在呼唤人来顺服神,以及神的律法,要顺服神话语的要求,挑战当时流行的,那种王族的圣殿主义。

C.指斥百姓的恶行(第8-11节)

在第8-11节,先知非常严厉的斥责那些歌唱圣殿神学的人他们的“所作所为”。这些高举“圣殿神学”和“王族圣殿神学”的人,他们的“所作所为”到底是怎么样的呢?“看哪,你们倚靠虚谎无益的话语”你们在说那么多的话,但“你们岂可偷盗,杀害,奸淫,起假誓,向巴力烧香,随从素不认识的别神”。你们做这么多的恶行,但你们却“又来到这称为我名下的殿,在我面前敬拜,说‘我们平安无事’,为了要行这一切可憎的事吗?这称为我名下的殿在你们眼中岂可看为贼窝呢?看哪,我真的都看见了。这是耶和华说的”(第10-11节)。

留心,在第7节之前,你可以看到有些If和Then“假如”和“就”的话语,听到的时候感受到似乎仍然可以得救,有修补的可能和余地。但是在第7节之后就说“看哪”。“看哪”是一个判决,已经决定了,修补的时间已经过了,你们必然失去土地,这个决定将会成为一个事实。

这几节经文就是说出了犹大不顺服神的恶行,他们的恶行有两方面。第一方面是在第9节所提到的,犹大没有顺从律法的。他们在日常生活里面充满恶行。他们没有遵行十诫,“你们岂可偷盗,杀害,奸淫,起假誓,向巴力烧香,随从素不认识的别神”(第9节)。意思就是说,他们偷盗、杀害、奸淫、起假誓,竟然向巴力烧香。

恶行的第二方面就是,这些不遵行律法、不听从神话语的人,竟然来敬拜,他们来到我们当中敬拜,好像是非常顺服神一样。他们不感到羞耻的敬拜神,但却在外面,教会以外的行为、所作所为是恶的行为。因此在第10节:“又来到这称为我名下的殿,在我面前敬拜,说‘我们平安无事’,为了要行这一切可憎的事吗”。圣殿成为这些恶人逃避躲藏的地方。他们的样貌是何等敬虔,但在这敬虔的背后,就把他们的恶行藏起来。他们自欺欺人,欺哄神,与我们在使徒行传里所看到的那对夫妇(亚拿尼亚和撒非喇)一样,他们自欺欺人,欺哄神。

D. 结论(第12-15节)

第12-15节是结论,这个结论都是教人感到惊吓的。“你们到我的地方示罗去,就是我先前在那里立为我名的居所,察看我因这百姓以色列的罪恶向那地方所行的事。现在,因你们行了这一切的事,我一再警戒你们,你们却不听从;我呼唤你们,你们也不回应。这是耶和华说的。所以我要向这称为我名下、你们所倚靠的殿,与我所赐给你们和你们祖先的地这样行,正如我从前向示罗所行的。我必将你们从我眼前赶出,正如赶出你们的众弟兄,就是所有以法莲的后裔。”。先知竟然如此胆大,把耶路撒冷跟以前那个地方示罗来作比较。

示罗是北面的殿,已经消失了。示罗消失,是因为示罗不顺服神。在耶路撒冷的人看见示罗被消失时,他们说,耶路撒冷是神所拣选的地方,是安全的。所以,他们不相信审判会临到耶路撒冷,临到圣殿。神是不可能以他对付示罗的方式来对待耶路撒冷的。耶利米就指出,耶路撒冷和示罗都是同出一辙,都是图谋私利的人。因此,耶利米说耶路撒冷的命运和示罗一样。如果示罗是因为不顺服神而灭亡,耶路撒冷现在也是不顺服神,亦都要灭亡。

耶路撒冷没有顺服神,没有顺服神的诫命,没有律法的正义,没有神话语的正义,所以,大卫的王朝建制再也不能向神求甚么,神也不再对他们有特别的垂顾。结果就是毁坏和死亡。

三、总结经文

到目前为止,我们用了28分钟的时间,读完了这15节经文。我们大概知道这15节经文所要说的是甚么了?散文是容易读的,诗歌是比较难一点。看完这篇散文之后,我们要深入的想一想,到底耶利米在说甚么呢?我们要多听一次。明显地耶利米在告诉犹大说,你们要改正你们的所作所为,我就使你们仍然居住这地。非常明显的是,神向我们所说的就是,你们要改正你们在家庭、在工作的地方、在社会当中的所作所为,你就能够仍然居住这地。有没有听见?不要在你的家庭、不要在你在工作、不要在社会当中去当恶人。

各位都知道,许多时候,我们回到教会时是比较善良的,但有些时候,我们即使是回到教会,但也不太善良;但是我们的恶言恶相在工作地方表露无遗,别人都看得十分清楚的,甚至在家里,我们都是恶言恶相的。所以,我们求主怜悯我们,叫我们行事为人不要有这种恶行。

耶利米又警告犹大,不要假设圣殿是安全的。他说:“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第4节)。所以,耶利米仍警诫我们,不要假设来到教会是安全的。来到教会不要说“虚谎的话”,说:“这是教会,是教会,是教会!”。许多时候,我们都是不记得的,我们在教会里面说“虚谎的话”。我这两天的信息说,人十分喜欢说谎。但有没有想过,那些闲言闲语也是谎话?啊,周牧师啊,他做过甚么、甚么、甚么、甚么、甚么啊!啊,曹牧师啊,他做过甚么、甚么、甚么、甚么、甚么啊!我没有啊,我也没有啊。如果说的是对的,都可以说是真话,对不对?但许多时候,传出来的都是假话来的,是“虚谎的话”。所以,我在神学院事奉,在教会事奉,常常求主怜悯,制止我嘴唇的污秽,不要常常在闲言闲语,说“虚谎的话”。

耶利米又警诫犹大要谨守十诫,因此,他们是不可以欺压寄居的和孤儿寡妇,不可以在这地方流无辜人的血,亦不可以随从别神陷害自己。这句话你们也要听得小心些,耶利米警诫你们要谨守十诫,因此,你们是不可以欺压寄居的和孤儿寡妇,不可以在这地方流无辜人的血,亦不可以随从别神。如果如此做的话,你们就会有律法的义,有神话语的义。其实,“公义”的意思就是有神话语的义。你有神的话语,就正正直直的,有正义。

接着,我们又温习一下,耶利米警告犹大不要以为自己是有权利,假设自己来到圣殿就能得到拯救,并且继续行一切可憎的事,把圣殿变成贼窝。所以,你们也要小心,不要以为自己有权利,觉得自己有人权,来到教会就得到神的拯救,但是继续行一切可憎恶的事,把教会变成贼窝。

最后,先知叫人看见耶路撒冷所面对的威胁,是跟示罗一样的。在昨天我们看到了,这是甚么呢?是全面的毁坏。因为神在第12节说:“你们到我的地方示罗去,就是我先前在那里立为我名的居所,察看我因这百姓以色列的罪恶向那地方所行的事”,第14节:“所以我要向这称为我名下、你们所倚靠的殿,与我所赐给你们和你们祖先的地这样行,正如我从前向示罗所行的”。在昨天,我们看到耶和华向犹大宣战,全面毁坏耶路撒冷。我们再深入的想一想,到底先知要说甚么呢?

好像在耶利米先知一百年前,以赛亚先知所强调的,圣殿是神圣的,圣殿是不容侵犯的,以赛亚所说的跟耶利米所说的不同,在以赛亚书31章4-5节:“雀鸟盘旋护卫、万军之耶和华也必照样保护耶路撒冷;他必保护拯救,必逾越而搭救”。以赛亚强调,虽然入侵者想要践踏犹大,要把犹大的军队困在耶路撒冷当中,好像是雀鸟一样被关在笼内,但耶路撒冷是不会被攻破的。而在以赛亚书37章33-35节:“所以耶和华论亚述王如此说:‘他必不得来到这城,也不在这里射箭,不得拿盾牌到城前,也不能建土堆攻城。他从哪条路来,必从那条路回去,必不得来到这城。这是耶和华说的。因为我为自己的缘故,又为我仆人大卫的缘故,必保护拯救这城’”。

事实上,耶路撒冷并没有被亚述攻占,在那个时候,耶路撒冷的名声还是高高至上的,这是耶路撒冷的历史,所以,耶路撒冷应该是安稳的。因此,如果是有战争的话,人们就快快的跑到耶路撒冷那里去,就能够在城中安稳。而在耶利米的日子,大部分的人的想法也是这样。百姓继承了以赛亚先知的想法,这个想法也是可以的。但它的问题在哪里?它的问题就是,把这一种想法变成一种圣城、圣殿主义。一说到是“主义”就未必是好的东西来的。我们说“加尔文神学”,那就是好的,“加尔文主义”呢?那就不一定是好的东西。为甚么说这是一种“主义”呢?

百姓认为,耶路撒冷是神圣的、不可被侵犯的这一个信念,是永不可改变的。他们把这个意念放得高过神的意念,就连神都要跟从这个意念来办事,神都要跟从这个教义来办事,神是跟从我们所想到的意念来办事。

在约西亚王宗教改革(Reformation)期间,他们是做得挺好的。他们拆毁了在耶路撒冷以外的祭坛,所有献祭必须要集中在耶路撒冷的圣殿。但在约西亚王宗教改革之后,钟摆又摆到另外一边。就是在某个程度上而说,百姓再跪拜巴力,大家都容忍可以跪拜巴力,因此,耶利米书第7章9节说:“向巴力烧香,随从素不认识的别神”,百姓还以为自己仍在宗教改革当中,我们是在改革当中,我们是平安的,平安的。

明显的是,那时的宗教建制人士,他们是相当自满的。他们都会觉得,我们都为神做了点事情,神应该给予我们美好的回报,他一定要给予我们美好的回报。事实上,他们是非常熟习当时的传统,善于推动敬拜的行动,知道世界的期待,知道世界的口味。他们认为,纵然我们在这世上做错了一点点的事情,有一点点的恶行,恩慈的神应该不会计较吧!还有的是,我们可以献上牛犊,千千的公羊,万万的油河,甚至我们可以献长子为燔祭,他们认为这样做可以赎罪,他们认为耶路撒冷是神圣的,在里面敬拜,神也会悦纳欢喜的。他们认为,即使我们犯错,但我们有敬拜,神仍然会继续持守(Keep)着他的应许。因此,在犯罪之余,行恶行之余,在我们的家庭生活,在工作的地方,在社会当中,我们仍然有许多恶行之余,然后我们来到教会的时候,我们说:“这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这就是当时的事实。虽然耶利米在当时还是十分年青,可能是刚刚开始他的讲道工作,但因为神的吩咐,他就不能够不宣讲神的话。他知道宣讲的工作是艰巨的,但耶和华已经按手他的口,要他说出神的话语。所以,耶利米不能随波逐流,不能随从普查的意见,不能按照周遭众人的感受去说话。耶利米必须要说出神的话语。神的说话是非常明确,但却又非常难听,因为大家都不喜欢听,因为是说,神的审判会临到列邦,因为神要拔出、拆毁、毁坏、倾覆。

耶利米揭露了当时那种王权圣殿乐观主义的错谬。耶利米说出,犹大必然衰落,这些美好的政治制度、美好的宗教制度是不会带来神的福气的。耶利米是没有办法的,他必须要说出耶路撒冷政治,宗教的虚伪。

在这圣殿门口,究竟耶利米怎样能够挑战当时的宗教人士,说出审判的说话呢?他就提到示罗。大家都不喜欢提起示罗的,因为提起示罗,就提到约西亚王的死。因为示罗是以色列早期的圣所,又是撒母耳成长的地方。在撒母耳成年的期间,非利士人夺取示罗,抢走了约柜。非利士人毁坏了示罗这个地方。虽然以色列人后来取回约柜,但示罗从此之后,再不是以色列的圣所。示罗的故事,大家都不喜欢提起的。在那个时候的犹大,大家都不会提起的。但是耶利米的信息却是,神是不需要耶路撒冷,神也不需要示罗的圣殿。当大家的敬拜是符合神的期望时,神会使用耶路撒冷的圣殿;但是,神又不是一定按你们的意思需要圣殿的结构。事实上,耶和华可以消毁耶路撒冷的圣殿,正如他从前消毁示罗的圣殿。

那就有人问,以前呢?以前以赛亚所说的福音是甚么?不听吗?以前说,耶路撒冷的圣殿是不会被拆毁的,但耶利米的答案是,神是有主权的。他不会受他先前的行为所约束,他是能够改变自己的心意,只要以色列人去悔改的话,神就会保持圣殿,但如果以色列人不悔改的话,神会按自己的心意来处理耶路撒冷的圣殿。耶利米呼吁他们不要再被过往的宗教习惯所捆绑,另一方面又继续的去行恶。

神的主权和神的自由的另一个推论就是,宗教的礼仪是不足以叫神喜悦的。礼仪可以是必须的部分,亦是可以符合神的期望,但却是不足够的,这是回应了这么多先知所说的话,还要履行弥迦书第6章8节所说的:“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那些没有行为的敬拜是空洞的,所以在第7章10节说:“又来到这称为我名下的殿,在我面前敬拜,说‘我们平安无事’,为了要行这一切可憎的事吗”。

四、经文的亮光新约的和应

各位听到这篇“圣殿讲章”之后有甚么回应?当时的宗教人士有甚么回应呢?回应在耶利米书第26章可以看到。这些领袖就把耶利米的说话传给当时的官长,他们对官长说:“这人该死,因为他说预言攻击这城,正如你们亲耳所听见的”(26章11节)。这一种说话(注:是指耶利米所说的话)是叛国,而非宗教方面的吵闹。耶利米在这些人面前是非常简单的,你们喜欢怎么样办我,就怎么样办我,但是你们要知道,我所说的话语,不是我的话语,我只是神的代言人,是神吩咐我说出这话语。假如你们杀害我的话,神的愤怒会临到你们的身上和耶路撒冷的身上。

经过一番争议之后,结果是不准许耶利米再到圣殿。反对的声音是愈来愈大,用现代的说法,就是当时的领袖是难以明白,耶和华为甚么审判犹大。那个时候的人认为,宗教与国家应该是一起的。他们希望耶利米也是这样的看法。他们不认同耶利米的看法。在这里,我们想起耶稣基督,想起新约当中所提到的耶稣基督。

耶稣基督被处死,主要原因是他质疑当时虚谎的意识形态。他唱出不合时宜的诗歌,他说:清心的人有福了,饥渴的人有福了,温柔的人有福了。神不容忍不公义和贪婪。当人图谋私利,有钱的人看到贫穷的人时却不做出任何事情时,当有权的人驱赶软弱的人时,神是会愤怒的。请细心的听,当耶稣这样说的时候,是甚么意思呢?他不是在鼓励无权的人,从有权的人手中夺取权利;不是贫穷的人从富有的人那里夺取财富;不是以希律的方式对付希律。他在贫穷当中长大,他以爱和受苦来胜过希律的能力,他受不公平的指骂,在这个败坏的制度里接受审判,他被钉死,透过十字架上的受苦胜过罪和罪恶的权势。他说出福音的宪章是甚么。福音的宪章就是耶稣基督不会走到社会的右边,去到该撒、彼拉多那里,亦不会去到社会的左边,就是奋锐党那里。他只会走到贫穷的人和罪人的当中拯救他们,宽恕他们。他呼唤我们进入神的国度,就是神的家,神的教会。所以,他不是要建立一个权力圈,他只是希望教会能够见证神的心意和怜悯。

教会的任务是甚么?教会的任务就是成为教会,我们在当中去怜悯,我们是在见证神爱的真实。这是我们的社会责任,如果我们听见的话,在今天早上我们听见耶利米的信息,亦听到耶稣基督的诗歌:清心的人有福了,饥渴的人有福了,温柔的人有福了。让我们以爱和受苦胜过希律的能力,让我们甘愿贫穷,愿意接受不平的指骂和羞辱;我们透过十字架的受苦,胜过罪恶的权势,我们不再行恶。求主怜悯我们。

(结束祈祷)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