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浩鎏醫生講道速記 (8月10日)

 

88spa88屆研經會講員 - 馮浩鎏醫生
主題:疾風勁草 – 劃時代的工人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
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任何轉載必須註明出處及大會網頁連結

 

第九講
日期:2016年8月10日
題目:幕後英雌—甘心盡獻的生命
經文:路加福音八章1-3節
講員:馮浩鎏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特約速記員:黃宇明先生

1.引言:保羅的身份—僕人與見證人

弟兄姊妹,早晨!

再一次非常開心能夠分享神的話語。今天,讀到這段經文的時候,是《路加福音》第八章。大家留意,很多時,當我們讀到《路加福音》第八章時,我們的注意力很快就跳到去撒種的比喻,很少會留意到第八章的首三節。我自己特別喜歡路加,因為他是醫生,我有點偏心。我留意到路加很喜歡記載一些其他福音書沒有記載,或沒有特別留意到的人物。這裡是記載「耶穌周遊各城各鄉傳道」(路8:1),很明顯提及有十二個門徒。這十二個門徒,我們知道他們是誰?但是路加的記載,除了有十二個門徒外,還有其他我們可能忽略了,跟隨主、服侍主的人。不知大家有否留意?這段經文記載了三個人物是我們很少提及的。三個都是姊妹,你留意到嗎?一個是馬利亞(Maria),一個是約亞拿(Joanna),一個是蘇撒拿(Suzanna)。我不知會眾當中有否Suzanna或Joanna這個英文名字的人?當然,這裡不單只有這三個人,聖經說:「和好些別的婦女」(路8:3),即是還有其他婦女未有提到名字的。所以,我今天想用點時間去思想,這段經文路加留意到的那些其他人,未有留意到的人物。

我想大家用一點想像力,是想像力,聖經沒有記載的。我們嘗試進入耶穌基督的時代,但是用現代版來進去。耶穌剛剛停在一個鄉鎮講完了道,快要離開,有一群人圍住耶穌,在拍Selfie(自拍照)。這個鄉鎮的人,很想與耶穌聚集一起拍照,每個人都拿出自己的相機、手電來自拍。用點想像力,你想像當時的景況,你跟祂一起拍照。通常耶穌會站在那裡呢?很自然,你可能說:「耶穌一定站在中間啦!」不過,我問一個問題:你猜,站在耶穌的左右兩邊的會是誰呢?你會不會想到有那些人很喜歡站在耶穌的兩旁呢?

那我自己猜想(聖經沒有說的),因為《馬可福音》第十章有一個記載,有兩個門徒,不知大家是否記得,第十章三十七節,一個雅各、一個約翰。當時,第十章講到,耶穌快要上耶路撒冷釘十架,耶穌說祂快要死了。很特別,當耶穌說祂快要死的時候,門徒關心的是甚麼呢?沒有問祂受苦的情況如何,反而約翰、雅各問一個問題很特別,好像覺得祂死也不要緊,但是祂得榮耀的時候,他們要耶穌給他們一個坐祂右邊,一個坐祂左邊。不可能想像,當耶穌分享祂的心事,準備受苦時,門徒竟然只關心他們能否坐在祂兩邊。你可以想像這個情況嗎?所以,留意《馬可福音》第十章四十一節裡面,其他的十個門徒的反應是如何呢?他們會否說:「很好!恭喜你們」?不是啊!聖經說,他們非常惱怒生氣,說:「你們認為你們是誰呀?!你們有何資格請求坐在耶穌的兩旁呢?」所以,在《馬可福音》第十章的記載裡面,當門徒跟隨了耶穌三年的時候,經歷耶穌的教導,但他們心裡面仍然最關心的一件事,是他們的排名如何?他們的先後如何?拍照時,能否貼近耶穌一點?今天,我們服侍神的時候,我們最關心的是否記得我自己做過甚麼,和別人看到我做甚麼為最重要呢?甚至在服侍的地位上,別人看到我做過甚麼東西呢?

2. 感恩的心(抹大拉的馬利亞 Maria)

所以,今天我們來到《路加福音》第八章裡面,我很欣賞路加,他怎樣描繪這一班人怎樣去服侍耶穌基督。不錯,路加記載「耶穌周遊各城各鄉傳道,宣講神國的福音。和他同去的有十二個門徒」(路8:1)。但是,除了十二個門徒以外,路加說,要稍為留意一下,他說:「有…抹大拉的馬利亞」。不知你會否留意到為何叫「抹大拉的馬利亞」呢?這個人名字叫馬利亞,我們知道。為何叫「抹大拉的馬利亞」呢?可能我們平時很少思想。

我的名字叫馮浩鎏,你知道。如果我說我是「Soldier Bazaar的馮浩鎏」這個名字,你不知道我在說甚麼,因為是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城市,一個小區,我住的地方。所以,我說「Soldier Bazaar的馮浩鎏」,你不知道我在說甚麼,是一個不出名的地方。我有七年在那裡生活,但你不知道我說甚麼。完全不出名,但有一樣出名——駱駝,因為我家外面有個駱駝站。香港有氣油站、電油站,巴基斯坦有駱駝站。我的家過一條街就是駱駝站。駱駝站是做甚麼的呢?你知道,駱駝不只是給你旅遊、拍照這麼簡單,在巴基斯坦駱駝是搬運貨物的。駱駝站是給駱駝休息、飲水的地方。所以,我每天上班都會跟駱駝打招呼。

「抹大拉的馬利亞」,抹大拉是一個小漁村,是加利利的一個小漁村。路加講關於這個女人,服侍基督,不是來自名門望族,不是來自大城市,不是一些你很認識很偉大的教會,所謂的。我知道,這裡有來自不同的教會的弟兄姊妹,你們有些來自很大的教會,我們稱之為「Megachurch」,你們有些來自小型的教會,只有幾十人。馬利亞是來自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小漁村,但路加說這個人馬利亞,跟隨耶穌,服侍基督。路加也很小心,介紹她不單只來自一個寂寂無名的小鎮,他說:「曾有七個鬼從她身上趕出來」。這件事就很重要了!你可以想像這個馬利亞的背景的情況。她以往是被鬼附,你可以想像她曾活在黑暗裡面,是很痛苦的。你再想一想,這個人被鬼附,她能不能夠服侍主耶穌呢?

現在,很多教會,無論你做宣教士或做傳道人,有一個要求,要做心理測驗,看看你是否正常。我不知這個馬利亞如果做心理測驗,會否正常、及格?她可能不及格的。留意這個馬利亞不單只來自一個寂寂無名的小漁村,而且她背景是曾活在一個非常黑暗,非常痛苦,被鬼附的一個人。中文翻譯譯得很好,跟原文完全一樣,請留意一個很特別的字:「曾有七個鬼從她身上趕出來」,不是現在,是「曾」。「曾」字是過去式,即是「以前」的意思。他說這個馬利亞是被基督的醫治,以致她的生命可以完全的改變。一個被生命改變的人,有資格服侍神。不要告訴任何人聽:「你沒有資格。」

有很多人跟我說:「你當然有資格去服侍神,因為你是醫生,你是護士,你是專業人士。」這段經文裡面提醒我,第一個資格去服侍神,不是你的資格,不是你的才幹,不是你的學位,而是今天因為經歷神的改變,你生命得到改變,你能夠去服侍神。有一首老舊的詩歌我很喜歡,就是〈我們有一故事傳給萬邦〉(《青年聖歌I》,第129首)。弟兄姊妹,你坐在這裡,每個人都曾經歷過耶穌基督改變你生命的故事。你們不需要每個人都經歷被鬼附的,但我們每個人都有個故事,因為你經歷過神的改變,你有資格參與基督的服侍。我覺得保羅講的一句說話很好,在《哥林多前書》十五章十節:「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並且他所賜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眾使徒格外勞苦」。保羅說,他比眾使徒「格外勞苦」是因為「蒙神的恩」,經歷神的恩,所以他「格外勞苦」,格外的事奉。

自己就很經歷保羅所講的這番話。這幾天你有來聽道,你知道我在澳洲讀醫科,讀書。我信主就參加了查經班,這個查經很特別,二十年以後,我們再一次見面。有一些弟兄姊妹二十年沒有見過,二十年後再見面,很特別,是很開心的。我們當然有很多分享交談,有好幾個弟兄姊妹,一見面第一句話對我說,二十年沒見,第一句說話:「馮浩鎏,我以為你永遠不會信耶穌。你驕傲,你頑固,你不合作。」每個人都看著我,想我講一些話。我唯一講的說話就是:「你講的沒有錯,那個就是我。這個就是我,你所講的完全正確。」我就想到保羅的話,因為生命的改變,「他所賜我的恩不是徒然的」,真是神在我們生命的改變裡面,無人能夠說我們沒有資格去事奉神。

今天,我知道有年長,又有年青的弟兄姊妹坐在這裡,甚至我見到你們有些是中學生或是大學生,我給弟兄姊妹一個鼓勵,第一個資格不是你的才幹,不是你的學位,是有一份「感恩的心」,因為神改變我們的生命,「我們有一故事傳給萬邦」,一個大好的消息,大好的故事。

這幾天,我講到中國內地會,戴德生創辦的中國內地會。當時,1865年創辦中國內地會,不是一創辦內地會,就即時有很多人都去中國的。不是每個人都說去中國這麼簡單,因為從英國利物浦坐船到中國是需要七個月的時間。1850年以前,當技術未成熟,航海是需要八個月,甚至九個月的時間。不像現在般,坐遊輪(Cruise)去旅行這麼簡單。在海上七個月,遇上風浪是非常不簡單的。不一定很多人參加的。所以,當時如果你舉辦短宣,你舉行要超過九個月,因為坐船都要七、八個月,你去短宣都不用回來了。所以,中國內地會的祈禱,就是求神給我們更多年青人起來參與中國的工作,但知道這並不容易,就竭力的禱告。所以,如果有一位肯參與,他們都很開心。

當時,1866年,有一個年青人申請,這個人的名叫曹雅直(George Stott)。三次的申請都不成功、不及格,但他沒有灰心。他懇求內地會說:「你們可否給我最後一次機會去見戴德生先生呢?」回答說:「好!給你去見戴德生先生。」戴德生一見到他,第一句說話說:「弟兄,你最好留在英國,為中國祈禱好了,不要去中國。」為甚麼這樣說呢?原來他只有一條腿,因為十多歲時,左腳受傷發炎,嚴重到一個地步醫生要將他大部份的腿部切除,所以他入去時,拿著拐杖,只有一條腿。戴先生說:「你只得一條退,你怎樣去中國?在那裡宣教並不容易,中國有很多山區,你只有一條腿,在中國你一定不可能生存。」戴德生說:「你最好不要去。」曹雅直對戴德生說了一句說話,令到整個情況轉變了。他說:「英國有很多人有兩條腿,但他們沒有去中國。今天,我請求你給我有一條腿的人可以去中國。」戴德生聽了以後,心裡面有很大的感動,派他去中國,去到中國,我們現在已經很認識的一個地方叫溫州。

1866年,曹雅直去到溫州,當時那地方一間教會都沒有。今天的溫州,有七百萬人口,百分之十是基督徒,你留意這幾年的新聞裡面,多講溫州的一個原因,是有數百間教會的十字架被拆下來。太多十字架在溫州的空中展示出來。150年前,沒有教會的地方,我相信曹雅直從來沒有想過150年後,今天的溫州是全中國當中其中一個最多基督徒的城市。百分之十是基督徒,是由一個瘸腿的人開始的,是一個連中國內地會都認為不及格的人開始的。

我數年前去溫州探望一些弟兄姊妹,有一位牧師跟我交談,他很感動,他說:「我要告訴你一個故事。」他說:「我的爺爺是認識曹雅直的。我的爺爺年青時就是曹雅直來到溫州的情況。我為何記得這個故事呢?因為我的爺爺有份用石頭打他。」因為當時有一個謠言,溫州人看到所謂的「洋鬼子」,這些「洋鬼子」就是偷小朋友,吃他們的肉,所以溫州人很不喜歡那些所謂的「洋鬼子」。所以,曹雅直去到那裡,他們都拿石頭打他,叫他走。有一次,很特別,曹雅直站定不走,這個牧師的爺爺就問他:「為何你不走?」他很幽默地說:「請你看看我的腿,我只有一條腿,我怎能走呢?」他突然有個奇想,說:「不如這樣好不好,如果你真的想我走的話,你派兩個人出來,你兩個人其中一條腿與對方其中一條腿綑綁在一起,三足。你走我走,看看誰能夠走得快一些?」村民就突然笑了出來,覺得這個「洋鬼子」有點幽默感,突然間氣氛有點改變。這個牧師跟我說:「就是因為這件事,村民給他留下。」是一個很謙卑的開始。跟著的25年,他在不同的山區裡面,建立了很多很多的福音站。一個「感恩的心」。曹雅直有個故事傳給萬邦,是基督的故事。他說:「有兩條腿的人不去中國,我求你我一條腿你給我去!」

今天,我們是何等的人,都是有神的恩典、基督的恩典改變我們的生命。我特別希望香港的年青一代,特別是新一代的年青人,能夠找緊神給你們的機會。我相信神給你們很多恩典、恩賜。我們是何等的人,一個「感恩的心」,不要讓任何人告訴你說:「你沒有資格」,神使用我們的時候,我們有資格。

3. 願意的心(希律的家宰苦撒的妻子約亞拿 Joanna)

好!現在讓我們看第二個人物。剛才我們看到馬利亞,第二個人物是約亞拿(Joanna)。如果你留意到馬利亞的背景很痛苦、被鬼附的,約亞拿是剛剛相反的,我相信她的生活是相當不錯的。如果你留意第三節:「又有希律的家宰苦撒的妻子約亞拿」,我們當然要知道約亞拿的背景是怎樣。從這裡,我們知道約亞拿的丈夫是苦撒。苦撒是為誰工作呢?就是希律。你說,希律是誰呢?《路加福音》第三章一節:「凱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本丟‧彼拉多作猶太巡撫,希律作加利利分封的王」。這裡講甚麼呢?就是當時苦撒為一個人工作,那老闆叫希律。

當然,大家知道整個的地方是受羅馬帝國統治,當時的王帝叫凱撒。當時的王帝將一個很大的區域叫猶太交給本丟.彼拉多去管治。而本丟.彼拉多又將一塊小區叫加利利交給希律去管治。即是說,希律就像現今我們的市長般,香港沒有市長,我們可以想像加拿大多倫多有市長,溫哥華有市長,97年前有港督。這個人苦撒是管治一個地方,是有權有勢的人。希律請了這個人苦撒,來做他的管家,他太太就是約亞拿。所以,你可以想像約亞拿的生活應該是無憂無慮的。她的生活是不錯的,剛巧跟剛才所談的馬利亞的背景是完全相反的。在這裡我留意到一件事,很特別的,約亞拿也同樣地跟耶穌「周遊各城各鄉」參與服侍。當然,我不知有多久,是短宣?還是有數個禮拜?是數個月?我不清楚,聖經沒有說,但有一件事情很重要,她願意離開她的安樂窩。願意是很重要的!

如果我說第一個資格去事奉基督是一個「感恩的心」,第二個資格是一個「願意的心」。有一句英文的說話,中文比較難翻譯,但我嘗試用英文說,然後翻譯:「God is seeking for servant」,神在尋找工人僕人,「not just able, but also available」不單只能幹,而且願意甘心的人。Able能幹的人很多,弟兄姊妹坐在這裡的我相信有很多能幹的人。但神今天尋找不單只是Able能幹,而且更重要的是能夠甘心樂意去跟從主的人。「Not just able, but also available」,我相信神在每一個世代裡,都是尋找一些不單只能幹,還願意甘心、「願意的心」的人。

我在大學的時候,神給我一句金句很重要,在《箴言》二十三章二十六節,神說:「…將…心歸我…」四個字,「…將…心歸我…」。很多時我們關心的是:「神啊!我有甚麼才幹?我有甚麼給你?甚麼醫學訓練?護士訓練?」神說:「這些都是次要的。你甚麼的專業?甚麼的訓練?這都是次要的。」但是,神所關心的是「…將…心歸我…」。

第一樣是自己的心,你的生命交給耶穌基督。我剛才講到中國內地會,當年中國內地會初期的時候很艱難,我剛才說過要尋找宣教士很不容易。你說,要坐船需要九個月或六個月才到,有誰想去?沒有人想去的。1878年,牛津大學有一位畢業生,醫科畢業,這個畢業生英文的名字叫Doctor R. Harold A. Scofield,醫學院畢業,中文名字叫賜斐德。他大學畢業的時候,很特別,很少有,他在畢業那年,自己取得七個畢業的獎牌,他們叫Gold Award,是很出色的一位畢業生。你可以想像這個年青人,在牛津最有名的學府裡面,取七個獎牌,1878年畢業。

當時,醫學院很喜歡他,說:「不如你留下做研究,我們培養你,讓你將來做教授,因為醫學院正需要這樣的人留在醫學院當教授。」他婉拒。別人問他:「大學既然請你,你為甚麼婉拒呢?」他說:「神要呼召我入中國去服侍。」所以他婉拒。他就申請參加中國內地會入中國。很特別一件事,是當他申請的時候,跟曹雅直一樣的遭遇,又是不及格。為甚麼中國內地會這麼麻煩呢?一條腿去不來,我明白。這個人大學牛津畢業生,還獲獎牌,為甚麼不許他去呢?為了這件事,我特別作了一點研究。我去到英國的倫敦大學和美國的耶魯大學裡,去找這一份文憲出來,看他為甚麼不可以。感謝神!我找到這一份記錄,而且那個會議記錄也一起,看到美國的大學和英國的大學相附。

我想知道這麼有名,這麼出色的人,為甚麼不可以去?只有一個原因,他們說他未結婚。他們說:「你單身,你一個男仕,你進到中國,生存能力,不是那麼好。你回去禱告,求神給一個太太。你找到太太,我們給你第二次面試。」真的不可以想像,我不知道,如果有牧師說:「你不可以去,你先找個太太」,你會怎樣做?最奇妙的,那個記錄是很清晰的。五個月以後,再翻開後頁看見記錄,有第二次面試。好顯示英國人的文化,下面一句:「三點四十五分,我們茶聚。」英國就是這樣的。再下一句:「Schofield醫生現在已結婚(Schofield now married)。」嘩!五個月,他結婚了,第二次再去面試。不知這一代的年青人會否這麼順服?叫你去結婚就去結婚。

中國內地會派了他去山西一個山區的地方,做醫療宣教的工作。1880年8月到中國,1883年年底他在醫院裡看一個病人,這個病人因為有傳染病感染,當這個Schofield醫生去看這個病人的時候,三天以後,他感染了這個病,就離開世界。我看到以後,心裡面很大的震撼,因為他只有32歲就離開世界。你說,這個高才生,牛津大學畢業的高才生,最優秀的高才生,大學想請他做教授他不做,你去到山區工作,我問神為何只給他活到32歲這麼年輕就離開世界?我數過日子,他在中國只有三年零一個月,當然他在中國的時候是很出色的。他做醫生的時候,很快學懂當地語言。我問神為何只給他活32年?他那麼有效,為甚麼不讓他活長一點,在中國裡面好好的服侍呢?我心裡面有很大掙扎,我說:「神啊!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

你留意到神的主權,神的時間,仍然是最好的。1883年,Schofield醫生過世。1886年有另外七位很出色的大學生,去中國事奉。後來,我們稱他們為「劍橋七傑」,就是這樣命名出來的。將兩個故事連起來,因為當時Schofield過世以後,他的生命影響了當時很多英國的大學生。很多英國的大學生,因為這個原故奉獻說:「神啊!我同樣想仿效Schofield,能夠奉獻給神。無論生命長短,我願意。」一個「願意的心」。

所以,「劍橋七傑」是這七個年青人,說:「我願意。我們一起去。」「劍橋七傑」很特別,他們同一條船一起去中國。我想到Schofield醫生一生只有32年,好像很「可惜」。我相信他從未想過,他的生命影響了很多當時的畢業生。所以,我對「可惜」這東西,需要重新有新的定義,甚麼是真正的「可惜」?

我很多年在深切治療部工作,做醫生。大家知道深切治療部的工作是不簡單,有很多病人其實是不能活,很不容易救,甚麼很快就會死亡。每天都面對人生的生死關頭,每天都面對,讓我常常想起生死這樣的事情。

不知道大家有否留意,當去到墳場,看到墓埤。墓埤上面通常刻了甚麼呢?墓埤通常有兩個日期,對嗎?當然有名字,除非是因為打仗,你不知道離世的人是誰。第一個日期是甚麼?是出生的日期。第二個日期是甚麼?是過世的日期。有兩個日期在上面,而兩個日期中間有些東西。有甚麼呢?知不知道?你不清楚墓埤有些甚麼?你有時間去看看,有一條線,對嗎?我問過一個中國的學者,我問他這條線在墓埤上稱為甚麼線?中文的專有名詞稱為「破折號」,英文很簡單「Dash」,一條線的意思。我請你想一下,你有否留意,長命的人的線是否長些?短命的人的線是否短些呢?你告訴我。都是差不多一樣長度嘛?每論是100歲或30歲,那條線在墓埤上是差不多一樣長度的。這個觀察令我有很多的反醒。可不可惜?你生命可不可惜?其實我想,不是你的生命線是長或是短,你投資了甚麼在這條線上是最重要。弟兄姊妹,你投資了甚麼在這條線上,才是最重要。

「願意的心」。今天,我見到坐在這裡很多弟兄姊妹,也看到當中有很多年青人,也有新一代的年青人,你能夠站在神面前說:「我願意,無論條線長或短,我願意。」這個是Schofield給我們的榜樣。無論年長年幼,你說:「我願意。」約亞拿有一份「願意的心」。Doctor Schofield有一份「願意的心」。但是,今天我們不單是聽故事,講過去,今天神仍然向這個世代發出挑戰,你會否像那個世代的人一樣,說:「我願意」?

4. 謙卑的心(蘇撒拿 Suzanna)

我們講了兩個人物,馬利亞和約亞拿。第三個人物,蘇撒拿。中文翻譯很特別,說:「並蘇撒拿」(路8:3)。我其實覺得有點不對,因為原文連「並」那個字也沒有,就是「蘇撒拿」這樣簡單。我自己有點埋怨路加這個人,我說,你寫個名字,但並沒有告訴我她做過甚麼,你寫來做甚麼呢?我在想,他為甚麼寫這個名字給我們聽呢?蘇撒拿,在整個新約聖經裡,唯一一處記載的地方就是這裡。而且,路加完全沒有講她做過甚麼事情。我想,蘇撒拿跟耶穌,她是否煮飯很好呢?她是否款待人很好呢?她是很有心做某些事情很專長呢?但是,路加完全沒有將任何她做過的事情告訴我們聽。

我想了很久,蘇撒拿你寫出來,她有甚麼特別呢?我想來想去想不通。最後,我有一個結論,蘇撒拿最特別的地方,就是沒有甚麼特別。很多時,我們服侍神,很想他人記得我做過甚麼事情。我所做的很特別的,留意我、留意我。在這裡,對我有一個屬靈的功課,就是很多時我的服侍裡,注重他人留意我有甚麼特別,而不是基督在我們眾人身上做過特別恩典的工作。所以,焦點常常放在我的身上,關乎我有甚麼特別,關乎我所作過的事。但在這裡,蘇撒拿就是沒有事情,就只得這個名字。這個人事奉的時候,神記得她的名字,但再不需要任何人記得她做過的事情。

不要求別人記得自己做過甚麼事情。我們有時候太過緊張別人是否記得自己作過甚麼事情。太緊張啦!剛才我講到有七個人,就是「劍橋七傑」,去中國事奉。1886年,七個人一起坐船到中國事奉。當時是很震撼的!連政府都受到影響,沒有試過有七個畢業生,要一起到中國事奉,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哄動到一個地步,他們坐船到上海的時候,上海的英國領事館舉行一個歡迎儀式,歡迎他們。當然,英國領事館不是每個人都是基督徒,但領事館的人歡迎他們。

酒會開完了,英文說:「Party’s over」,玩完了。跟著,入去山西一個非常窮困的地方。去做甚麼工作呢?是服侍當時因為吸鴉片受到毒害的一些中國人。你知道,當時英國透過東印度公司賣很多鴉片給中國,中國人受到很多的傷害。當時,內地會有一個心志,就是能夠幫助當時因為吸食鴉片而受到傷害的人。我想,當時150年前,神要當時的工人進入人群裡面服侍,同樣今天神都要我們進入人群作服侍的工作,醫治的工作。

當時,「劍橋七傑」中有一個人物叫何斯德(Dixon Hoste),顧名思義就是來自劍橋。何斯德很特別,他來自一個非常富有的家庭,我稱為英國紳士。根據他的記錄裡面,他很喜歡漂亮的東西,即是我們所謂的名牌、品牌。當然,他父母很有錢,所以他是這樣成長,喜歡名牌不足為奇,因為他是這樣的背景。但是,神偏偏派他到山西,在最窮困的山區裡,服侍當地這些吸食鴉片的人。還有一個難處是,因為當時戴德生要求這些英國紳士,「劍橋七傑」,他們服侍的時候要在中國人,中國的牧師下服侍。不是他們做帶領,而是在中國牧師帶領之下去服侍。

其中一個牧師叫席勝魔。席勝魔很特別,他是從前吸鴉片的一位學者,但他信了主,生命得到改變,所以他開了一個地方,讓吸鴉片的人去戒毒,是一個戒毒中心。所以,何斯德就在這裡生活。很特別席勝魔這個人是很有魅力的中國人,但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皮氣非常差。你想,一個英國紳士要在一個非常窮困的地方,還要受一個皮氣很差的牧師管轄,容不容易?其實,很不容易。十年在那裡生活。他有一次寫信給媽媽。他說:「媽媽,這裡夏天很熱,而且這裡沒有私人房間的,就是這百多位吸鴉片的人與我們一起團體生活,沒有自己所謂的房間,是一起生活。熱天太熱時,我就上一樓,走出陽台,望出街外,希望呼吸一些新鮮空氣。但是很困難,街上很多人,看到我的時候,看到這個『洋鬼子』。那個地方的人沒有看過西方人。那裡的人,特別是男仕,蹲在街上,每個人看著我,好像看戲一般。我想呼吸一口氣,但每個人看我就像看戲。媽媽,我以為我已將自己所有的東西都擺在十字架面前,今天神要挑戰我一件事,原來我還有一件事未擺在十字架面前,就是我私人的空間,都要放在十字架面前。媽媽,我願意。」

不簡單,一個這樣的人在中國四十年,一個英國紳士,很富裕的人,來到這個地方裡面,但他說:「我願意」。四十年以後,在中國服侍,他過身,其實同工很喜歡他,很欣賞他。一個很謙卑的服侍。眾同工說,他離開世界,希望寫個紀念冊去記念這位好同工何斯德。所以,有不同的人寫關於他的事蹟。當眾同工要寫關於這個何斯德的時候,有一句說話,不約而同地寫關於何斯德的。這句說話當然是用英文寫的。我先用英文說,再用中文翻譯。眾同工這樣說:
He (Dixon Hoste) lives to be forgotten so that Christ can be remembered.
他一生人的目的是叫人忘記他自己,以致別人能夠記得主耶穌基督。

「He lives to be forgotten」,別人能否記得他不重要,他說。他一生所緊張的,就是叫別人記得基督為這世界所作過的事情。「He lives to be forgotten so that Christ can be remembered.」。

5. 總結

一個「感恩的心」、一個「願意的心」、一個「謙卑的心」。我仍然相信神的呼召不只是當時150年前的Doctor Schofield、「劍橋七傑」,今天神同樣在這個世代裡面,呼召這樣的工人。因為我們有資格,有「感恩的心」。我們去服侍不單只有才幹,而且有甘心(願意的心)。神給我們有「謙卑的心」去服侍。無論別人記不記得我做過甚麼不重要,無論別人記不記得我的名字並不重要,但記得基督的名字。

今天,我要結束了。我想到在福音裡面,當耶穌復活的時候,你知不知第一個走去告訴門徒聽的是誰呢?就是抹大拉的馬利亞。一個沒有資格的婦女,她去告訴門徒聽「基督復活了」。在人看來,最沒有資格的人,神用她告訴門徒聽。如果你留意第三節怎麼說,《路加福音》第八章第三節:「〔她們〕都是用自己的財物供給耶穌和門徒。」不是按財物的多少,而是她們有的就拿出來。今天,神不是要求你有多少可以獻出來,而你有的就拿出來。好像那個小朋友將五餅二魚拿出來給耶穌,說:「耶穌,這是我有的。」但奇蹟出現,耶穌將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是奇蹟,是神的工作。

6. 呼召

今天是最後一天,我們要結束啦!今天,我想有點特別,我想有個呼召。因為我很深信,神在150年前呼召當日的年青人,今天神同樣呼召這一代的年青人。我特別想起這一代新一代的年青人,所以一息間,我會有個呼召。我希望當我呼召的時候,若果你有感動,你告訴神聽:「我有個感恩的心。我有個願意的心。神啊!給一個謙卑的心。任何的境況,任何的時間,任何的地方,無論遠處,無論近處,今天進入香港的社群裡面的服侍,甚至到遙遠的地方裡面去服侍。」你告訴神聽,你願意。一息間,我想你走到台前,我為你禱告。我知道有五十八個轉播站。我今天的呼召不只是給在我這裡的人,如果你在轉播站聽到這個消息,我希望你在轉播站、你的教會裡面走到台前。在神面前立志,我相信神會告訴我們:「你有資格去參與這個服侍」。不要讓任何人說你沒有資格。這三個婦人是很多人忘記了的,但是這裡有記錄。

我沒有安排到的,但我想邀請司琴,我們剛才唱【主是君王】這首詩歌,請詩琴彈一次,讓我們安靜。我想大家安靜,合上眼睛,請自己先在神面前禱告。你自己告訴神聽,你今天聽完這場道的時候,你心裡面有甚麼感動,自己向神發出回應。請司琴開始慢慢地彈奏這首詩歌,讓我們先安靜自己。

今天,你回應神的呼召,你聽到神的挑戰,無論你是年長或是年青,今天你聽到神的說話,正如馬利亞一樣,她有一個故事傳給萬邦;正如曹雅直一樣,他無資格,但他去服侍神。今天,你去回應神,你說:「我願以感恩的心去回應。我有故事,基督的故事傳給萬邦。」今天,我們都學習到約亞拿這個人物,她離開她的安樂窩,她願意去服侍主。又好像Doctor Schofield這個醫生一樣,他願意;雖然他只活到32歲,但神用他的生命感染了很多很多的人,Schofield醫生說:「我願意」。今天,我們在神面前,也同樣慚悔認罪。很多時我們都重視人看我們做過甚麼,只重視人記得我們做過甚麼,但神今天叫我們重視的是神做過甚麼,基督作過甚麼。你說:「神啊!讓我有個謙卑的心去服侍。」

有沒有弟兄姊妹,你今天願意回應神,說:「神啊!我願意服侍祢。」你站到台前,我為你祈禱。你不需要舉手,請你站到台前。無論你成長、年幼、年青,請你站到台前,我們要把握時間,我為你祈禱。請弟兄姊妹,無論你在樓上樓下,如果你有感動,請你站到台前,我們要為你禱告。還有沒有弟兄姊妹?感謝神!請你站到台前,讓你回應神的呼召。生命這條線長短,不是最重要,神挑戰我們今天擺放甚麼、投資甚麼在這個生命的上面。

今天,神要挑戰某些弟兄姊妹進入香港的社群的裡面,去服侍帶來醫治的工作。香港需要我們服侍帶來醫治的工作。如果弟兄姊妹有感動,請你出來。

如果有弟兄姊妹神感動你,是要去遠方做神的工作。無論任何地方,任何境況,任何時間,你告訴神聽你願意的,請你出來。

還有沒有弟兄姊妹?我見到還有弟兄姊妹正在走出來。還有沒有這樣的弟兄姊妹?感謝神!還有沒有?我給多十秒鐘的時間給你走下來。如果你在轉播站的時候,我願意你在教會的裡面,站到台前,也有牧師、傳道人會為你禱告。感謝神!我見到還有弟兄姊妹正在走出來。

讓我們低頭禱告。

親愛主,我們來到祢面前,我們以一個敬畏的心來到祢面前。我們真是知道自己是不配的,很多時我們好像馬利亞的生命一樣是不配、不及格的。可能我們沒有試過被鬼附,但是我們的背景被很多事情所纏擾,但我們今天經歷基督改變的生命,我們有故事,有最好的故事傳給萬邦。今天神祢仍然在這個世代裡面挑戰願意的人。

神啊!祢曾說:「…將…心歸我…」。今天,我們將我們的心歸給祢,讓祢使用。我們生命的長短不是最重要。神啊!我們願意祝福這個萬族萬國的人,我們更加願意在這個土地,在香港這個地方裡面,去祝福香港的人。用我們的生命去祝福香港的人,讓祢的醫治帶來這個城市的醫治。我們在不同崗位裡面的服侍,帶來香港這個城市的醫治。願祢憐憫我們,願祢給我們一個謙卑的心去服侍。我們的著緊不是要神記得我們做過甚麼,是人記得祢做過甚麼。

很感謝祢!我們將所有站在台前的弟兄姊妹,都恭敬的交在主的面前,讓祢大大的使用他們,在這個世代裡面,作劃時代的工人,祝福這個時代的人,祝福這個城市。願祢憐憫。祈禱、交託,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門。

感謝神!請回座位。

 

颱風或暴雨警告措施

聚會前2小時發出八號風球或黑雨警告,聚會取消。

聚會前2小時除下八號風球或黑雨警告,聚會如常舉行。

最遲下午5時30分除下八號風球或黑雨警告,主場聚會順延至7時30分開始,但轉播點暫停開放。

舉辦日期及時間

舉辦日期:8月1日 至 10日
各場聚會舉行時間:
早禱會:上午 9:00 至 9:30
研經會:上午 9:45 10:50
講道會:上午 11:15 12:20
奮興會:晚上 7:00 9:00

主場聚會地點

地點:九龍城浸信會
九龍城亞皆老街206號

九龍城浸信會 (大會主場)

聯絡大會秘書處

  • 地址:新界葵芳貨櫃碼頭路71號鍾意恆勝中心1203室
  • 電話:(+852) 2409 1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