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經培靈會當中,第二次上來,我是覺得很大的開心,很榮耀、很驕傲。特別跟我的老師Dr. Carson一起講道,那是很榮耀,也蠻有壓力的,但成為他的學生,聽他的道非常開心。

培靈研經會其實非常重要,正如我開始所說,因為我們華人是非常泛靈文化的,如果沒有神的道,我們很容易搞出異端,所以各位,包括參加的人,為了整個華人教會能夠存到永遠,因此讓培靈研經會在神的道裏面能被眷顧,我覺得這是絕對值得繼續做的。

另外,這一次我的感覺,就是發覺香港的教牧同工其實都有個高度,發覺香港教會其實需要留意轉型,要有神學的高度。那個高度藉著神的道,藉著釋經講道、藉著這些培靈會,好讓我們懂得不能單單只關心urgent,更要關心important的事。

教牧同工關心important,我特別提兩點。第一就是怎樣藉著研經培靈會,促成香港教會的合一,包括禱告藉著香港這個研經培靈會,能夠讓合一禱告被促成,就如今天早上Dr. Carson引用Carl Henry所說的話:在十字架面前,我們沒有一個人有資格可以驕傲。因此我心裏面的感動,其實希望讓八十四屆到一百屆、到往後,變成促成整個香港教會不是分散,而是更合一、更禱告、更相愛、更多在策略的地方扮演策略的角色。第二個,我期待研經培靈會能更促動栽培下一代年輕人,特別是下一代傳道人。

我這次每一個晚上都呼召,發覺上來的都是年輕人,心裏也非常受感動。我真是盼望更多年輕人出來,也包括三十歲到五十歲的中年人,實際上是整個成熟可以維生的人,這一代也應當出來。從這角度來看,我發覺研經培靈會需要高度,需要有持續力,才能承擔歷史的託付,扮演香港在華人世界當中一個策略性,影響到普世華人,包括宣教的重要角色。

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