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新宇牧師及周永健牧師

前港九培靈研經會董事金新宇牧師(圖中坐者),於2018年2月21日早上,在溫哥華被主接去,返回榮耀的天家,在世年日是98歲。


金新宇博士在1971年至1988年期間,出任港九培靈研經會的董事,並曾於1987年擔任培靈會講員,講題是「傳說神國度的榮耀」
(有關講章及錄音可參閱歷屆聚會)


金新宇牧師忠心敬虔,一生對大學的福音工作,神學教育及培靈研經聚會,建樹良多,尤其在培靈會多年的事奉,為這個屬靈的事工付出心血,一面引進多位年輕牧者加入培靈會的團隊,另一面又把優秀的海外講員介紹到香港主領聚會,開拓了華人教會的視野。


以下是港九培靈研經會副主席周永健牧師追思的文章​:

懷念金新宇牧師
學者、牧者、神僕

周永健 

金新宇牧師於溫哥華辭世,安返天家,享壽九十九歲。聞訊後心中不捨,但知道敬愛的金牧師安息在主懷中,與主同在,好得無比,心中稍覺釋然。為金牧師的一生感謝神,他活出美好的見證,留下佳美的腳縱,我們將永遠懷念他。

我認識金新宇博士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期,在入讀香港大學的時候。我不是電機工程系學生,沒有上過金博士的課。但聽聞他的名字,知道他是一位基督徒教授。他是香港大學基督徒團契的顧問,關心和支持團契的事工,在週五的例常聚會間中見到他。有一年的暑假,團契舉辦兩週的短期神學課程,邀請了兩位西方宣教士分別講授「系統神學」和「教會歷史」,我有份參與籌備安排。記得金博士報名參加,與我們一起上課,沒有計較是教授身份,虛心學習,給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和榜樣。有一次到他的辦公室,看見書架上有不少聖經的註釋書,他喜愛神的話,好學不倦,研經自學充實自己。

大學時期慣稱金博士 Dr. King,他熱心傳福音,經常應邀主講佈道會。有主內前輩告訴我,年青時期的金博士,與教會弟兄姊妹在街頭佈道,派發單張,身穿「我是罪人」、「信耶穌得救」等背心外衣,不以福音為恥。六十年代他與屈君遠先生等創立「香港海外差會」(Hong Kong Overseas Mission,簡稱HKOM),是香港最早成立的華人差會之一。金博士與教會牧者等人,到不同教會傳講差傳信息,推動宣教事工,我們大學團契亦組成小組詩班在聚會中獻詩。此外,他又與教育界人士成立「興學會」,開辦基督教中學,藉此辦學傳福音,作育英才,服務社會,早期便有迦密中學。

金博士雖享有學術和社會地位,但為人謙和,平易近人,淳樸,純真,低調。他自言廣東話說的不好,可是與他溝通沒有問題,他談笑風生,不時用英語和國語(普通話)。他說話的神態和手勢,現今仍歷歷在目。

中國神學研究院1975年在香港創校,金新宇博士被推選為當時的總董事會主席,在他和院長滕近輝牧師領導之下,為「中神」奠下了穩固的基礎,使日後有美好的發展。金博士擔任董事會主席,直至他1984年移居溫哥華。他身在異地,仍繼續關心和支持「中神」,在溫哥華區委會擔當活躍的角色。

金博士來自聚會所弟兄會的背景,但他並沒有狹窄門戶之見,胸襟廣闊,與不同宗派教會牧者和信徒交往,不分彼此。他移居加拿大後,在溫哥華宣道會事奉,被該會按立為牧師,自此我們稱他金牧師。

我最後一次見金牧師,是2015年7月,當時他在醫院療養康復中。我探望他時問他是否認得我,他毫不思索立即回答:「你是Wilson,中神院長。」他精神良好,思想清晰,最後一面的印象保留至今天。他入住的醫院房間環境及條件都不錯,照顧他的一位姊妹告訴我,本想安排金牧師住另一處更好的院舍,但金牧師推卻了,說寧可把多要支付的費用奉獻給教會。

多年前與一位主內同工談及金牧師,他所說的話我至今未忘,也曾引用他的話勉勵別人。他的大意是:金博士在香港大學任教時,熱心聖工,參與多方面的事奉,經常主領聚會,宣講福音。許多人敬佩他,羨慕他,很想跟隨他「帶職事奉」的榜樣。但這位同工說:他們沒有注意,對金博士來說,不是「帶職事奉」的問題;無論是大學教授也好,是牧師也好,他早已全然奉獻自己給主,一生為主而活,被主所用,這就是金新宇牧師的生命見證。

一些點滴和片斷的回憶,掀起無限的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