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五、獻與耶穌

何義思教士

經文:羅十二1-2

「所以弟兄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

這兩節經文含有極重要的意義,也是每一位信徒所必需認識清楚的。主的靈感動保羅說:「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其實可以說是主以自己的慈悲勸我們。「勸」字在英文是Beseech「懇求」之意。主懇求我們把身體獻上。為什麼把身體獻上呢?我們在本章第一節第一句「所以」兩個字找出一些答案來,「所以」是一個連接詞,包含有承上接下之意,由此我們可以推想到,以上十一章定是說過很多重要的理由,因而在十一章開始就是「所以」你們要把身體獻上……,現在我們用一些時間簡略地來研究上面的十一章。

首先,讓我們看到十一章十七節至十九節,「若有幾根枝子被折下來,你這野橄欖得接在其中,一同得著橄欖根的肥汁,你就不可向舊枝子誇口,若是誇口,當知道不是你托著根乃是根托著你,你若說,那枝子被折下來,是特為叫我接上。」這裏的橄欖樹是說以色列,然而有些枝子卻變壞了,被砍下來。神早已揀選以色列整個民族,特別與亞伯拉罕立約,神要作他們的父,他們要作神的子民,但可惜,他們的後裔漸漸生出了不信的惡心,叛逆頑梗,後來竟至連神的兒子也不接待,令神的心非常傷痛,不得已便把他們暫時放下,彷如被砍的枝子。而我們呢?保羅說我們是野橄欖(味道又苦又澀),實在我們本就是污穢的外邦人,在以色列國民以外,而且是罪中可怒之子,但神卻愛上了我們,把我們接在好的橄欖樹上,這全是主的恩典,既然如此,保羅就勸我們小心,神既不愛惜原來的枝子,也必不愛惜你,所以,你們要把身體獻上當作活祭……。保守自己常在祂的恩慈裏。

研究到第十章最末一節:「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頂嘴的百姓。」可見神是極愛祂的選民,屢屢差遣先知對他們說話,勸他們回轉,悔改。豈知他們不但不聽,反而加倍背叛,使神無法對付。我們當中,做父母的,假如你有一個忤逆之子,試問你的心是何等傷痛,在這樣的情形下,神只有不理他們,放下他們,為我們這些外邦人開了恩典之門。各位,既然我們蒙了這麼大的福份,所以要把身體獻上當作活祭,不能效法以色列,重蹈覆轍再傷神的心了。

繼續到第九章,在十五節神對摩西說:「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神今日實在憐憫恩待了你和我,有時我們會想到像我們這樣的人,怎配蒙主選召呢?各位,當然我們不配,一切都是出於神的憐憫;本來我們是一無可取,但神卻恩待我們。第二十五節神曾在何西阿書說過:「那本來不是我子民的,我要稱為我的子民,本來不是蒙愛的,我要稱為蒙愛的。」而英文聖經中有一個「她」字,我們稱「她」為蒙愛的,是指女性的她,許久以前我看到這經節,令我大受感動,我想這個她,就是指我而說,我本來也不是蒙愛的,但神卻稱我為蒙愛的了,我還能不愛祂嗎!各位,深望這聖經同樣感動你去愛祂,所以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應當的。

現在又看第八章二十九節「因為他豫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效法祂兒子的模樣……。」神選召我們,是預先知道的,要豫定我們效法主。許多世界的人,要效法別人的裝飾的,就對著一面鏡子來打扮。倘若我們要像主,也必需要藉著鏡子,這鏡子就是聖經。(雅一23)。可是有不少人想靠自己做到像主,結果就是不像,因而灰心,難過。靠自己是徒勞無功的。我們應該將自己交在神手中,任祂造就。比方我的手錶壞了,我不會修理,就只有交給錶店修,但如果又不拿去修理,自己就會越弄越壞,一無所用了。同樣,你要像主嗎?假使你不肯把自己交出來,神不能工作,所以我們要把身體獻上,就是放主手中,讓祂有造就的好機會。

第八章開始的英文聖經也有「所以」兩個字,表明是承上七章而接下數章之意思。

我們先查考一至三章,總括一句就是「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世界上沒有一個義人,都是叛逆,頂撞,離棄神,為神所不喜悅。有一個不信的人曾說:「假如我是神,我必定用腳踢翻這個世界。」但感謝神,約翰福音三章十六節告訴我們:「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神不但沒有毀滅我們,反之更差祂的愛子來世,叫我們因信祂而稱義,這義是在律法以外,因單「信」耶穌而加給一切相信的人。「加給」的意思就如始祖犯了罪,看見自己赤身露體,便取無花果葉子遮身,然而無花果葉很容易枯乾,所以神要把皮衣加給他們。同樣,我們也是毫無良善的罪人,污穢不潔,但神仍把義袍加在我們身上,這義袍就是基督。聖經說:我們要披戴基督。感謝主,雖然我們罪該萬死,但主卻拯救了我們,所以我們應該把身體獻上當作活祭。

接著是第四第五兩章,裏面有很多寶貴的意思,但我們只能簡略地思想一下,四章二十五節說:「耶穌被交給人,是為我們的過犯,復活是為叫我們稱義。」祂如同無瑕疵的羔羊,為我們被殺。在五章八節解得更詳盡了:「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神在祂榮耀的國度裏,除了祂愛子耶穌基督之外,再沒有一個能負起救贖的重大工作。既然神為了愛我們,連祂懷裏的獨生子也不顧惜,而我們怎樣呢?弟兄姊妹,你想想,我們還不肯獻身為活祭嗎?!就算如此,我們亦不能報答祂的愛於萬份之一呢!

最後研究到第六和第七章裏說:我們既與主同死同復活,祂就賜給我們有新生命,一舉一動也有新生的樣式,這生命不是我自己的,乃是基督活在我裏面。繼續第七章講到戰爭,新生命與舊生命爭戰,這是非常痛苦的事,連保羅也歎息說:「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

記得我年幼時,也常有這種的情形,我的脾氣很急,很壞,一不如意「老我」便立刻露出來。靠著我自己,總不能制服它,令我非常難過。但保羅卻說:「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基督耶穌,就能脫離了。」然而你要怎樣靠祂呢?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把自己完全交給祂,讓祂的大能大力得勝我們,所以我們要把身體獻上,使祂的旨意成就。

根據上述各點,足夠理由要我們奉獻了。不過有許多人誤會,以為奉獻單是指做牧師,傳道;但聖經說:「你們」,就是指你和我每一位信徒。假如單單信了主,便逍遙自在等著上天堂,沒有奉獻的生活,那就是不完全的信。就如一個思想不健全的人,也可以說他不過「幾成」人而已。我們當然不願做一個「幾成」的信徒。既然主的犧牲是完全的,我們的奉獻也應當是完全的。

羅馬書十二章二節說:「只要主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神的旨意,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也不同。如我自己,主要我離鄉別井到中國事奉主,但未必個個一樣,也許要你到菲洲去,或許主要你在學校在家庭服事主。所以我們一定要察驗明白主的旨意。主要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這樣才有喜樂的生活,才是一個完全的基督徒。

幾十年前,我認識一位美國牧師,和他的女兒,他們全家蒙神選召到菲洲工作,一抵達菲洲,那位牧師便先安置好家人,自己到各處找地方傳福音,路遇一個向土人販賣象牙的俄羅斯商人,交談之下,商人便指出他只要過一條河,那些地區從來沒有人去過傳福音,不過這條河多鱷魚,但那位牧師卻不畏艱難,冒險渡河。到了彼岸,立刻找著土人的領袖,因為那牧師曾到過菲洲,會講些「交通話」很容易把來意說明,領袖也很樂意接待他,於是為他們預備了房子給全家居住,那牧師便把他的妻子和四個兒女一同搬到那地方了。首先多學土話,然後向他們講道理,作見證,竭力地傳福音的工作。

豈料,過了三年,牧師的太太忽然患了「黑水熱病」,這是一種不治之症,三天後便離開了世界。牧師的心中,當然非常難過,處在異國他邦,連一個同心的人也失去,最苦的還留下四個未成人的兒女。他想:倘若繼續工作下去,似乎沒有力量,兒女由誰照顧呢?回去嗎?好像對不起主,正在進退維谷之際,猛然憶起他已完全奉獻一切才到菲洲來,就算更大的試煉臨到,主必定負責。心裏就有一股強烈的力量把他鼓舞起來要繼續下去。

於是他毅然留在菲洲傳道,一方面教養兒女們,並訓練他們做傳道者,常常帶他們到各處傳福音。甚至最小的一個女孩,十一歲也向土人傳福音了,他們的見證強而有力,因著他們愛主,奉獻一切,就感動了不少菲洲人信耶穌。

有一次,他們要到另一個地方工作,經過一個小埠,恰有火車開進,牧師便對兒女說:「孩子們,只要踏上這火車,它就會把我們送到港口乘船返美國了,你們願意嗎?」孩子們彼此相望,卻異口同聲說:「爸爸,不,我們不回去,我們要繼承媽媽的工作在這裏傳道。」因為他們的心志,大大感動了父親的心,以後一直在菲洲工作了十四年。

後來返美,他的兒子們又進神學院深造,當我看見他的女兒,已經是二十多歲的少女,長得非常結實,雖然在黑人中長大,但禮貌周全,動靜得體,並且立志讀完神學再到菲洲工作。

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這是一個切實而活的見證。你究竟如何呢?今天你會為主的緣故獻上什麼呢?你仍然為自己打算嗎?主已為你犧牲一切,我們把身體獻上當作活祭,實在是理所當然的。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