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神人的研究第二講

程文熙

昨日講神人在初如何得勝,及在後又如何失敗,現在還有些意思要補足昨日所講的。上帝無論要我們做甚麼工作,魔鬼必從中多方阻撓,冀圖破壞,但我們若能堅立不搖,防守嚴密,則魔鬼見無懈可擊,必將退避三舍。

那神人在眾人前,還能知道警醒,惜其在獨坐時,則忽下去,竟致失敗,今日亦有許多主的工人,其失敗多不是在熱鬧的大庭廣眾之中,而是在寂寞的閑居獨坐之際,因為在大庭廣眾中,十目所視,十手所指,我們不得不加以特別的注意;但在閑君獨坐的時候,以為沒有旁人看見,可以隨便放縱些,那知這就是我們失敗的所在。古人說:『君子慎獨』我以為神人更當慎獨。

或者以為因身體困倦,暫時坐下,很是小事,雖然,但因為牠能令我們有更進一步的危險,故雖小我們亦不可忽略,這是我們所當知道的。

其次,魔鬼又時常利用我們最親愛和關係最大的人,為誘惑我們的導火線,例如他不直接去誘惑亞當,卻間接利用夏娃去施誘惑,亞當因為愛夏娃之故,不得不順從她而致犯罪。可見魔鬼十分精巧,他知道若假手外人或仇敵來誘惑你,你必不致於上他的當,但他若利用你所引為最親愛或最信任的人,作他的工具,你必易於失足。故他一見利用耶羅波女的計策失敗後,即改變方針而利用神人的同事──老先知,來誘神人,這真是警惕我們不少!

我們處惡劣的環境,能站立得穩,固不是件容易的事,但離開原有的地位,而獨自坐下,其前途更必加倍困難。

彼前五8,9說:『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噬的人,你們要用堅固的信心抵擋他,因為知道你們在世上的眾弟兄,也是經歷這樣的苦難』。不過魔鬼有時也會扮作光明的天使,光明的天使,則與吼叫的獅子不同,他不是限於吞噬你,置你於死地,他是要令你驕傲,矜誇,自恃,……然後慢慢地敗壞你的工作。我不怕耶羅波安,最怕的是那老先知,蓋耶羅波安有如吼叫的獅子,我們很易於防範;惟老先知有如光明的天使,我們很難於應付。不過有一件我們可以安心的,即魔鬼雖遍地游行,而上帝的眼目,也遍覽全地,隨在可以看顧我們,『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上帝,因為他顧念你們』。(彼前五7)又魔鬼雖然能用各樣的試惑來試我們,但聖經亦謂『那賜諸般恩典的上帝,曾在基督裏召你們,得享他永遠的榮耀,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必要親自成全你們,堅固你們,賜力量給你們』(彼前五10)

現在我要再說到神人了,那神人中了魔誘之後,即大受上帝的責備,此時他雖不像在橡樹下的疲困飢渴;且可以恢復健康,飽足回去,然到底他心裏得不著平安,從肉體方面看來,似乎較優於昔,但從其心靈方面看來,必增加許多痛苦,沒有從前的平安。列位,在此兩者之中,我們如何取捨呢?那神人不但在心靈裏感受痛苦,接著其身體亦遭受死亡。我想人人都有一死,不過有遲早之分罷了。然神人的死,不是死在主的旨意之中,他卻因違背主旨,犯罪而死,且死後屍骸暴露,為野獸所踐踏,真是死得遺臭千古!輕於鴻毛!

我最初讀經,讀到這件事情,心裏有些懷疑上帝施於神人的刑罰未免過重。及今思之,則知上帝確是公義之主,當日的懷疑,是我輕看神人之罪的結果。在表面上看來,似乎耶羅波安之罪大於神人,何以上帝只刑罰其手僵直,後來亦使他復原,惟此神人則蒙喪身之禍?然而神人為上帝之僕,且曾奉上帝命而譴責耶羅波安,況上帝亦親自囑咐他不可在伯特利喫飯喝水,也不可從去的原路回去,無奈他竟等上帝的話於弁髦,果爾違背不聽,若上帝不從嚴懲治,何以警惕後來?不特此也,那神人的背景亦與耶羅波安不同,他為宗教的領袖,若犯罪,則他人將特別注意,而上帝的名亦必更受羞辱。比方黑紙上有一黑點,人將不易看見;若白紙上有一黑點,則人一望便知,故神人受罰,比耶羅波安為重,就是職此之故。

摩西之不得入迦南,豈因其犯了殺人或姦淫和其他了不得的罪麼?不,不過偶爾犯很小惱怒之罪吧了,但因他為領袖之故,上帝即不稍加姑寬,罰他不得進入迦南。故我們身為教會領袖的人,當格外小心,因為我們若犯罪,其受罰必比平信徒更為重且大。

聖經謂上帝要在我們當中得榮耀,請問我們如何能令上帝得榮耀呢?就是要行為聖潔,為世之光,為地之鹽,作基督真正的代表,叫他人看見我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我們在天上的父。

神人的地位,與耶羅波安不同,故雖犯小罪,其羞辱主名實比耶羅波安犯大罪之羞辱主名更甚。所以我們皆當以此神人為鑑戒!黽勉向前,與惡魔作殊死戰;勿懈怠坐下,致蹈神人覆轍!使主的工得以完成!現在救恩尚未普遍,莊稼尚未收割,正是吾們努力作工的時候啊!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