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一、將往何處?

周主培牧師講
雷麗端姊妹記

經文:約廿19-23

今天晚上非常感謝神的恩典,在坐中多數是青年人。青年人不但是將來的領袖,也是今日的領袖。主耶穌特別關心青年人,祂在世上工作時對青年人特感興趣。耶穌基督在世上,不但傳道而且醫;祂曾叫大麻瘋得潔淨,瞎眼得看見。三次叫死了的人復活,而三次活過來的都是青年人。香港教會的前途在弟兄姊妹身上,整個東南亞的工作在你們身上。如神許可的話,中國的基督徒應繼續寫使徒行傳。那麼,今日青年就有份於這偉大的時代中了。

剛才所讀的經文:「那日是七日的頭一日晚上,門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猶太人,門都關了。」這是一幅很適合現今世界的圖畫。那日是七日頭一日的晚上,沒有星星,沒有月亮,是恐怖黑暗的一晚。現在是黑暗掌權,黑夜已深的時候,黑暗充滿了大地。黑社會得勢,吸毒者眾;兇殺搶劫層出不窮,許多不可告人的事在黑暗中發生。光天化日之下整個世界都被黑暗籠罩。不但有水的污濁,也有空氣的污濁。但是,整個世界我們看見有光明的將來在那裏,然在黑暗中是看不出有任何的希望。請各位原諒我引用前聯合國秘書長韓瑪紹的話。在他未離世之前,他曾說過很悲慘的幾句話。他說「我看不見這世界會有光明和平的將來,我們經盡最大努力,但仍然到了一個不可收拾的光景。除非世界在最近年來有個屬靈的復興,否則這世界將會臨到萬劫不復的地步。」今天我們看見整個世界是黑暗,人類已邁進毀滅的途徑。不但聖經告訴我們末日即將來到,許多科學家有思想的人,都在想方法防備世界大局更趨惡化。在這黑暗的晚上,我們不知究竟要往那裡去。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海明威寫了本書「迷失的一代」,這本書叫每個青年人從夢中醒來。第二次大戰之後,青年人對存在主義思想模糊,人類究竟從何處來,往何處去?為何要存在這世界上?今天很多的青年為世界的紛亂心裏感到煩悶。我們看見舊的已倒下而新的卻未建立,這是一個真空時代。許多青年覺得前途茫茫,到底要往那裏去呢?四百萬人擠在這小島上,心裏都有說不出的苦悶。記得在兩年前,我離華盛頓到新加坡參加聚會,我問那裏的弟兄姊妹們新加坡情形如何?他們說「我們二百萬人住在這島上如同被關在籠裏。」這是我頭一個印像,後來我離開新加坡到印度尼西工,印尼是個島國。離開印尼到越南,聽見西貢的人說他們如處於孤島上。離開西貢到菲律賓,那地是個島國。離開菲島到香港,這裡也是個島。離開香港到台灣,那裏也是個島。離開台灣到琉球,也是個島。離開琉球到日本,日本更是島國。離日回美之前我到夏威夷,又是個島。在這許多島上,人們都覺迷茫,不知所從。所謂青年人打架,中年人打牌,老年人打坐。人心覺得有不可言喻的苦悶。有個青年人在他汽車後面寫著「不要跟著我因我已迷失了」。有次我和一個長髮青年談話,覺得他心裏有說不出的苦悶。他向我發個問題「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果是甚麼?」還未等我回答,他自己已經作出答案「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果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至今,世界已經了五十多次戰爭了。

我們在黑暗中,心裏惶惑,不知將往何處!在黑暗中,我們懼怕。記得我小時,母親差我進房間拿東西,我不敢去,但母親說我是個男孩子一定要去,我只好邊走邊唱而去。我唱歌並非快樂,乃是藉以壯膽除怯。在黑暗中,人心慌惶不定,充滿了恐懼。記得我到耶加達時,有人勸告我不要把錶戴在手上,可能連錶帶手都會失去,所以我就把錶放入袋裏。到了西貢,講完道在回途中,陪我的人也對我說不要戴手錶。我說我已知道了,早就將錶放進口袋了。兩週前到菲律賓,有位牧師也告訴我別戴手錶,他還向我顯示他失錶傷手的疤痕。

到處人心充滿恐懼。我永遠不會忘記金路德博士被暗殺的那夜,在我住的那城,五百多處的大火著起來。我趕快駕車回家,因交通阻塞,車子只能慢駛。我見路旁有個婦人抱著孩子,雙眼望天,悲嘆地說「天啊,我們究竟要到怎樣的光景?」人心慌惶不定。幾年前香港很亂,許多人到加拿大去。先到溫哥華,再到滿地可。豈料那裏的學生暴動,只好搬到多倫多。世界無一處有平安,這是晚上的時候!

為何晚上有黑暗迷茫恐懼?聖經告訴我們:「因為罪進入世界,世界就被敗壞。」罪進入社會,社會被破壞。進入家庭,家庭被破壞。進入人心中,人心變成空虛黑暗,因為罪已經把整個世界破壞了。有人說,信耶穌的人總是說「人有罪」,可是我們自己沒有看見自己有罪。現在請姊妹們回答一簡單問題「怎樣能看見自己的臉?」「照鏡」。我再問「如果眼睛很明亮,鏡子也很清楚,這樣能否看見自己臉?」「能」。「今晚在黑暗裏請你們試試;眼睛明亮,鏡子清楚,能看見自己的臉嗎?」「不能。」為甚麼?因為沒有光。親愛的弟兄姊妹!基督耶穌的道不是人的幻想,乃是神的啟示。不是人自己的想像,乃是神的光照。光一進來就能看見自己的臉。光一進來,黑暗迷茫恐懼之夜就有了轉機。耶穌來萬事都要改變。聖經說「耶穌來站在他們當中,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這是黑暗中的光明,是我們前途的希望。

今天有許多名義上為基督徒的,但實際上與耶穌並無關係。保羅說:「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這是很重要的。請原諒我說幾句話,青年基督徒到了外國後就跌倒冷淡,為甚麼?因他們沒站起來。他們不是曾站在那裏教主日學;在詩班唱詩嗎,為何說沒站起來?他們站起來是因香港的密度太強,前後左右把他們擠得非站不可,如果有時不來聚會,親戚朋友紛紛質問因由;一旦到了國外,四面無人,站立不住,跌下來了。親愛的弟兄姊妹!你非要和耶穌同連係不可。請原諒我說一點自己的事。我有五個孩子,三個大的我已經為他們施水禮。未受禮之前我和他們談話說「孩子啊:我們之間是父子特別的關係。我們現在這國家,甚麼都有自由,你可自由揀選你的學業職業配偶,我都給你有自由選擇的權利。」有的人對事物沒有揀選,這是錯誤的,今天的揀選影響將來的結果。我對孩子說「甚麼你都可以自由選擇,只有一件事你無需也無法選擇的。誰是你的父母難道能揀選嗎?但你必定要揀選上帝做你的上帝。每個人都要與上帝發生個別的關係」。耶穌來,萬事都要改變;耶穌來,我們有喜樂。聖經說門徒看見耶穌就喜樂了。耶穌說「父怎樣差遣我,我也怎樣差遣你們。」耶穌來,罪都得赦免。

我們雖處在這廿世紀太空時代,但那古老不變的真理,仍然是耶穌基督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今天,一切的思想都以「人」為中心。很多青年人以自己為中心。別以為人的力量大,其實是很有限。太大之物固然拿不起,太小之物也拿不起。太遠的看不見,太近的也看不見。聲音太高聽不見,太低也聽不見。我們眼所能及的光非常有限,太弱太強的都看不見。有件事你不能否認的,就是你不能用自己的手抓住頭髮,使自己的腳離地,你無論有多之力也不能將自己抱起。故此,人休想用自己的力量來救自己!但耶穌來,萬事都要改變。有很多人,甚至許多學生都說,你若能解答我們這些問題,我們就信耶穌了。我說,我沒法解回。他們問,耶穌能否解答?請原諒我說,耶穌也不能解答,或者說耶穌也不來解答;因為耶穌到世上,不是單為解答這些問題來的。人生充滿問題,今天解答了,明天又有問題,明天解答了後天還是有問題。比方在黑暗中,你帶我到你家,我每摸索到的東西就問這是甚麼,你一一為我解答了。後來電燈一亮,各物依舊,但已不再成問題了,因為有光便一目瞭然了。耶穌說「我是光,凡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裏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人信了耶穌,不是說生命上的困難就沒有了,雖然這些事情還在,但已不成問題了。耶穌並沒有應許我們在人生道路上不遭遇危險,但祂應許永遠與我們同在。耶穌也沒應許我們在人生的海上不遇風浪,但祂應許我們必登彼岸。祂不是叫我們逃避困難,乃是叫我們有勇氣面對困難。當我們接受耶穌,我們有了新的希望,新的能力,新的道路,新的生活。親愛的弟兄姊妹!你有否讓耶穌在你生命中居首位;在你凡事上作主?單稱他為主還不夠,應讓祂在實際上稱為你的主。我們生活需要有中心,有目標,才有力量。耶穌說,你們要受聖靈,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有能力為主作見證,有能力為主而活。巴不得今晚主對我們說話。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