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耶穌曾應許門徒說: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你們信神也當信我,並安慰門徒說:祂去是為他們預備地方去,並且祂也再來接他們到祂那裏去。(約十四章)

當主耶穌被帶到公會受審時,祭司長和全公會,尋找假見證,要控告祂、治死祂,他們叫祂起誓,考問祂,是神的兒子基督不是?主回答說:「你說的是,然而我告訴你們,後來你們要看見人子坐在那權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太二十六:64)當時大祭司撕裂衣服說:「祂說了僭妄的話,我們何必再用見證人。」他們就用這話作把柄,定耶穌的罪。主耶穌在敵人尋找把柄定祂罪時,就說出祂要再降臨,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我們確實相信,祂必定要再來!祂再來時是駕著天上的雲彩降臨,帶著榮耀的身體降臨的。我們信耶穌就可以得救,祂也就住在我們心中;並且給我們活潑的盼望,在祂駕雲榮耀降臨時有分。好些人把主再來的事說得抽象了,其實主自己說得十分具體,說明祂如何的降臨。

關於主再來的次序,大概可分成兩個主要的步驟:首先從父的右邊降臨到空中(帖前四章),帶著已睡的聖徒一同降臨(與他們的身體復合)。祂派使者臨到空中,吹響號筒,信徒則被提到空中與主相遇;在空中有信徒在基督台前受審判,有羔羊的婚筵。在主耶穌從父右邊降臨到空中時,地上就開始末期的大災難。當地上的大災難非常嚴重時,猶太人紛紛回耶路撒冷聖地。在災期快結束時,猶太人被列國圍攻,只得呼求彌賽亞拯救!主基督在這時就從空中帶著眾聖徒降臨到地上,拯救猶太人。祂降臨時,是人人都可以看見的,連扎祂的人也看見祂。祂要結束災難、消滅敵人、審判列國、建立千禧年國度。在這千禧年國度裏,聖經描寫獅子與羊羔在一起,和平相處,地上再無爭戰,撒但被捆綁丟在無底坑裏,直到千年國度結束,撒但從無底抗裏釋放出來;就有最後的大戰爭,大戰最後撒但被扔火湖裏。主耶穌要坐在白色大寶座上,施行最後審判,天地要在祂面前逃避,被琉璜火所毀滅!新天新地要自天降臨,神要與人同在,直到永遠。這是主耶穌再來的大致情形。

在馬太二十四章中,主親自詳述祂再來以前,和災難的情形。二十五章亦與主再來的預言有關。(太24章)可說是預言的總綱,如不明白這章聖經而去研究別的預言時,就難有一個綱領。(太廿四27-28),包括了災難之起頭及大災難。在第六節的末句中說:「只是末期沒有到」,這表示在第七節之前還不在末期之內;而在第七節後,就是新的開始。但在第十四節中卻又說:「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那麼就可知道7至14節乃是災難的起頭。15至28節是大災難期,讀15節可見:「你們看見先知但以理所說的,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殿。16節又說:「那時」──即行可壞可憎的那時 ──,又19節「當那些日子」──指行毀壞可憎的日子──又21節「因那時必有大災難」,故「那時」及「那些日子」,就是大災難,此大災難如何的大?乃是空前絕後的,前所未有的;是災難中最後的一段時期的大災難。「末期」的時間,大概一點來說,就是七年的時間,但嚴格說:「則前三年半之前是災難的起頭,後三年半才是大災難。」

在(太二十四章7到14)主稱之為災難之起頭,這與啟示錄之前三年半的災難作比較,就發現非常的類似:

許多的爭戰(太24:7),(啟六3至4)第二印。

飢荒的災難(太24:7),(啟六8)第三印。

瘟疫的災難(路21:11),(啟六8)第四印。

地震的災難(太24:7),(路21:11),(啟六12)第六印。

近年來,世界各地地震甚多,或許現在科學發達,檢測地震的儀器比較靈敏;但事實上近年來地震愈來愈多。這些跡象,都顯明是大災期的災難的起頭。

日頭變黑像毛布,在末後大災難的七年中,日頭變黑不止一次。在(啟六章)揭第六印時說的日頭變黑該是較早的事,因所描寫的是日頭黑像布,是暫時的。因在以後的災禍裏,神還要擊打太陽,要使太陽失去三分之一的光亮,到(啟十六章)倒第四碗時,神把碗倒在日頭上,叫日頭能用火烤人。故在六章中的日頭變黑是暫時的,在(太廿四29-30)中,日頭又變黑,月亮也不放光;接著耶穌就從空中降臨地上。那就是說,當主耶穌從空中降臨時,還有一次日頭變黑,這些都是異象。(太廿四7-14)所說的天然界變化,與啟示錄所說的前三年半的情形是一樣。

還有在(太24:9)說:「那時有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裏,也要殺害你們。」這是說到許多信徒將要殉道,與啟示錄中的第五印相似;就是說及許多被殺死的靈魂,正在呼求神為他們伸冤。

(太24:11)那時假先知要興起,迷惑許多人。那麼假先知和假基督與第一印相似。(啟六2)揭六印的第一印中,有一匹白馬出來,手拿著弓,好像基督,但卻不是基督。(啟19:12-23),因耶穌基督是戴著許多冠冕,身穿濺了血的衣服。故揭六印中的第一印不是基督,而是假基督,這是前三年半的事。

(太24:14),「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這末期是指後三年半的大災難。天國福音傳遍天下,在(啟11章)中有兩個見證人在傳福音,他們傳到三年半時就被殺,他們被殺是後三年半之開始。這與(太廿四14)相反。許多人引用(太廿四14)作勸勉信徒去傳福音的經文。但我個人的見解是這福音要傳遍天下,末期才來到;所以這句話是在大災難末期才對。我們今天等候主再來,有很重要的原則,就是主隨時都可來。如果說天國福音要傳遍天下,主才再來,那豈不是還要等很久的時間嗎?其實,要福音傳遍,是極容易的事,只要有一人傳,就立刻可傳遍了。現今的電視和廣播就是一種預備,使大災難前三年半的兩個見證人;可在很短的時間,把福音傳給全世界,福音就立刻傳遍了。

(啟11:9),兩個見證人被殺時,屍首不准葬,陳放在那裏有三天半的時間。讓各民、各族、各方、各國的人都來觀看;三天半的時間,怎能讓全世界的人都來觀看呢?但今天有了人造衛星的轉播,就毫無問題了!故天國福音遍傳,該在災期的末期。不過我們必須努力傳福音,因為要使外邦人得救的數目添滿,然後主才再來。我們不知外邦人得救的數目何時才是添滿,所以基督徒有責任傳福音。

還有一節重要的經文就是(太廿四15),「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地。」這行毀壞可憎的是指敵基督,這經文與(但九27)對照,是說及末後的一個七。敵基督在一七之內,與許多人堅定盟約,在一七之半,就是前三年半時;還容許有祭祀的事存在。這時還未完全暴露他的真面目,仍容許猶太人獻祭,但到了一七之半──即後三年半,他就使祭祀與貢獻止息,也即毀了約,也就更厲害的逼迫神的選民。那麼,敵基督者就出來,故(太廿四15)說: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地;就是分別前三年半,與後三年半的中心點。這也是給我們對主再來的前三年半,與後三年半的災難所分別的標準。(15節之前是災難的起頭,15節之後是大災難),那麼,我們教會與基督徒是否在大災難前被提呢?可以肯定的說是在15節之前被提。15節之後是關係以色列人的,因為內裏說及他們逃難時不要守安息日。我們不是守安息日,是守主日;故我們被提後,在地上的是猶太人。但我們不能肯定教會被提,是在災難的起頭之時,(即前三年半)抑或快結束時的那一段時間被提。聖經未有肯定的說明,而在(啟4章)就開始不再提及教會在地上的事,可是,在啟7章就又說及教會仍在地上,故(啟3至7章)中間,我們不知何時被提,為此,我們更要隨時儆醒預備見主。

當教會被提時,地上的大災難更厲害,天然界有超然的變化,是一種明顯的記號,讓地上的人知道耶穌基督,快從空中降臨地上。故災難的起頭就是大災難的預兆。在大災難裏,凡經過災難的猶太人,大致都知道耶穌基督再來;因有很希奇的預兆給他們知道。可是我們今天等候主再來,並沒有任何特別之預兆,沒有任何變化,也沒有日頭變黑的現象,沒有大災難時那種嚴重的災禍──帶著神蹟性的災禍──。故不能計算主何時再來,那麼,有沒有其他的預兆呢?有的只是普通的預兆,是有歷史以來都有的,所以無法計算,在(太24:7)前所提及的說有人要迷惑我們,冒基督的名來,在信仰上有異端的發生;有打仗的風聲,這一類的事,是我們向來都聽到的;不過卻愈來愈多了,愈聽則消息愈壞,故我們知道主來的日子實在近了!當主耶穌說完要來的預兆時,就勸勉信徒要儆醒(太廿四44)。

我們該如何等候主再來?就是要儆醒預備,在(太廿四32)說及幾個重要的比喻。在24章末段論及忠心的僕人,按時分糧給家中各人;但亦另有一惡僕,那麼忠心的與惡的有何分別呢?分別之處乃是惡僕說:我主人必來得遲,就動手打他的同伴,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主耶穌就說:在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時辰,那主人要來,重重的處治他。惡僕與忠僕分別在何處?惡僕並非不儆醒,也不是不忠心,而是他說:主人必來得遲,不需要那麼快忠心殷勤作工,那就是說待主人快來時才殷勤,才把所有的事都做得好,以表現忠心的樣子!一個忠心的僕人,他的忠心在何處呢?就是按時分糧,平常也如此,不論主人在家與否都按時作工;不管主人何時回來,他每天都是一樣。昨日忠心,今日亦忠心!這是最聰明的僕人,也是儆醒的意思。這也就是我們等主來的最好準備,不論主何時再來;我們都天天忠心,天天照常一樣地工作。

(太25章)中的十個童女比喻,有五個愚拙的,五個聰明的,到最後主勸勉信徒說:你們要儆醒,因為那日子,那時辰,你們不知道。結論是說明童女忠心地準備。十個童女,聰明的和愚拙的都打盹,但聰明的雖打盹而燈裏有油;那燈不是等新郎來才發亮,而是未來時已發亮,來了也發亮。而愚拙的則燈在新郎未來時已亮,但新郎來了卻不亮!意即他們的光在主來之前發亮而已。故儆醒的意思是要到主來了之後也要亮,不是虛假的稍為受聖靈的感動,也不是只有一些行為發出來;別人以為你是受聖靈感動了,而是要有真實生命所發出的行為。那種光能在基督台前一樣發亮的,這就是儆醒。該知道主耶穌並不是那麼容易欺騙的。你的光要經得起考驗,要認識到那充滿虛假的光明就是不儆醒。求主教我們作一個忠心儆醒的僕人,實實在在的活在主基督裏。這樣,不論祂何時來,我們都能經得起考驗,是聰明的童女、忠心的僕人;讓我們見主面時,都是歡歡喜喜的。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