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吳 勇長老

從今晚開始,一連五次,我們要講及聖靈。

有一次,美國第一間大學的校長到台灣講道,那大學是注重物理,校長當然是位科學頭腦的人;他開口便大聲疾呼「今天是聖靈的時代。」現在台灣有一很特別的現象;尤其是青年人來邀請講道,便指定題目要講聖靈。我想香港也不例外;因大家都想要突破,我們已經試過,終於沒法突破;方法不能突破,講道太好也沒法突破;所以大家都想,可能現在是聖靈工作的時代,許多青年都渴慕聖靈。

除今晚之外,我講道時若你心裏有問題,我會給你答覆;所以我把許多問題都找出來,盼望可以給弟兄姊妹解答。

聖靈的問題,從聖經看,約翰和路加二人很突出;他們所講的不一樣,約翰注重在你裏面的(in you)路加講的是在你的上面,(on you)約翰所講的是用氣來作表號,那天門徒聚集在一起,耶穌向他們吹一口氣。路加所講是用風來作表號;所以行傳二章說「好像一陣大風吹過。」約翰注重生命問題;路加注重工作問題。我覺得這二者不能分開,要以生命為基礎;否則聖靈的問題常會走偏,我們應該平衡;聖經說不可偏左也不可偏右;可是我們常容易注重看得見的事,不注重看不見的事。

今晚主要經文是加拉太五章,這裏共題及九個果子,按理應該是複數;聖經用字很當心,好像說神造人,造男和造女,人字是單數的;因兩人其實是一個人,女人是從男人身上出來的;好像說亞伯拉罕的後裔如天上的星、地上的沙,但後裔是單數非複數;因後裔乃指耶穌基督。這裏所講聖靈九個果子也是單數;神是三位一體,神是父,是子,是靈;神有多方面美麗。例如聖經講耶穌基督,不是用一本福音來講;因一本福音無法表彰完全的耶穌基督,四本福音才能表達;馬太說祂是王,馬可說祂是僕人,路加說祂是完全人,約翰說祂是神。啟示錄第二章生命樹一樣,活物乃指有生命之物,活物的臉面有人、獅子、牛、鷹四種。一種臉面不能表彰生命的美;四種臉面才能把生命的美表彰出來。按理,人重生得救,應當表彰基督的榮美;可是彼得後書說:「我們既有這麼大的應許,就得與神的性情有分。」「就得」意即要追求才能將基督的榮美表彰。所以「果子」這字是單數而非複數。還有,第一個果子是愛,其他的果子也都和愛有關,所以果子用單數。林前十三章說:「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愛和美是多方面的。喜樂是愛的情緒,家庭如有愛,情緒一定很輕鬆、溫暖、喜樂;因喜樂和愛有關。和平是愛的心境。「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弗三18)我以中英文聖經對照,覺得都和原文的注解不同,原文這句話沒文法;按理保羅是文學家,為何寫的沒有文法?中英文繙譯都把原文沒文法修正為有文法;其實,忠心譯者應按照原文繙譯才對;但他們自作聰明,以為原文有漏掉的字,就加上字變作有文法。事實上,愛並非文法所能表達清楚;保羅想到基督的愛,就大聲喊叫長、闊、高、深。和平是愛的心境,廣闊無邊!耶穌被釘十字架上,按理釘十字架是很痛苦,很快就會昏過去;若昏過去便無所觀看了,所以就用苦膽和酒作麻醉劑支持被釘者;釘在耶穌兩旁的強盜都接受苦膽和酒,惟耶穌不接受;強盜所以接受乃因支持不住,但耶穌支持得住,不需用麻醉劑;因為忍耐就是愛的能力。

聖靈的果子共有九個:

「仁愛」主耶穌說:「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這人就是愛我的......。」(約十四21)有愛才能夠遵守命令。聖經全都是神的命令,歸納起來,就是道成肉身。道是話,話是說明、發表;神要藉人的肉身將祂說明、發表;這就是道成肉身的意思。神非但希望人的靈魂得救,且希望人的身體給祂用,用我們的身體來說明祂、發表祂。

很多人說聖經是神的話;我不敢說聖經不是神的話,但聖經分為兩部分;一部分叫做神的話,一部分叫做人的事。聖經所記載神的話不多,記載人的事十分多;例如神對亞伯拉罕說:「把以撒帶上摩利亞山獻給我。」這是神的話,次日早晨,亞伯拉罕帶以撒上山,就綁起他,拿刀要殺他。這些記載是人的事。還有,雅各在曠野,神向他顯現,說要把他枕頭所睡之地,賜給他和他的後裔為業。這是神的話,翌日,雅各用石頭作柱子,澆油其上,叫這地方做伯特利。雅各所作的叫做人的事。整本聖經都是如此;聽見了神的話,就把神的話變作人的事。

今日教會,神的話,人的事,完全無關。聖經把神的話記載,把人的事也記載;神的話是神的話,人的事也是神的話。

耶穌說:「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太十一29)柔和就是吞聲忍氣、逆來順受;謙卑並非柔聲細語、儀表雅觀;謙卑既非聲音也非動作,乃是沒有自己。比方在聚會中高談闊論,但人家不欣賞、不贊成;那時如你感到很丟臉、很不好意思,你就是有自己。面子被人損傷、名譽受人批評;氣憤憤在心,這樣就是有自己。謙卑就是發表了意見,人不接受,心裏不覺氣憤;面子被人損傷也不存心報復;就是沒有自己。所以耶穌教我們要負祂的軛,學祂的樣式。意即要把祂的話變作你的生活,祂的話變作你的事。這就是神的吩咐,聖靈所結的第一個果子,就是遵行神的話。

「喜樂」聖經記載耶穌曾在拉撒路墓前哭;耶穌看見人在聖殿買賣牛羊鴿子,就向他們發怒;但從聖經中,幾乎沒有看見耶穌笑。好像耶穌只會哭、會怒,不會笑;其實,聖經也幾次記載耶穌喜樂。真正的喜樂,非以聲音發表,也非動作表現。人最喜樂,莫如金榜題名時、洞房花燭夜;但是喜在心頭、樂在心裏,除非以不法手段搶奪新娘回來的惡漢;就洋洋得意,翻來覆去地哈哈狂笑。真正靈裏的喜樂是在深處,是人所難以了解的,是聖靈結出來的。

「和平」有兩個解釋,一是裏面的平安,一是外面的調和。裏面的平安,就是內裏沒風浪。

蘇東坡有首詩:「稽首天中天,豪光照大千,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現在我們只把「八風吹不動」作解釋。八風即成敗、毀譽、貧富、興衰;無論如何心不受影響。蘇東坡寫完這詩,叫書童送到過江給朋友,讓朋友欣賞這首詩,表示他是個八風吹不動的人。朋友一看,在詩首寫了一紅字,叫書童送回。蘇東坡打開一看,非常生氣,就過江與朋友算賬;書童開門說:「主人今天不見客」,他氣憤直衝進去,看見書房外寫著「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原來他並非八風吹不動,需是吹到他裏外上下。這個世界,有時遭患難、遇意外、患疾病;有時遭人批評、被人誤會。你的裏面如何?

聖靈所結的果子,裏面吹不動,加以外面是調和的。屬世的事上也是講調和的;音樂、藝術都應調和。屬靈也應調和,人和神調和;神人之間的路沒有阻塞,所求的才可達神那裏;神所給的可到人這裏。如果我們與神調和,多麼有福!還有與人調和,我禱告;別人的心和我共鳴,我唱詩;你響應,這樣的教會多麼美!

「忍耐」我們實在應當忍耐;因為世上有許多想不到的事。

有次在新加坡,寇世遠先生和我租了間大戲院講道。因我是新加坡人,當地人對我有感情;就刊登我的名在報上,卻沒刊登寇世遠。有倆老姊妹見報來聽我講道,她們彼此應對:「吳勇皮膚比從前白了,因新加坡氣候炎熱晒黑了,在台灣住不那麼熱,所以白一點。現在聲音不如從前宏亮。從前年紀輕,中氣足,現在年紀大不如前了。剛才他作見證說他母親得救,然後帶領他得救;十年前他說過自己得救,才帶領他母親得救。前後十年見證不一,簡直是個走江湖的傳道人。」倆姊妹因此很生氣,散會時她們向我瞪了一眼,氣憤憤走了。我覺奇怪,到底我得罪了她們甚麼?後來那姊妹回來問我:「你不是吳勇長老嗎?剛才在講台上講道,這麼快走下來了!」我說「剛才我沒有講道,是寇世遠講道。」「哦!原來他是寇世遠。」說著,連忙叫她的姐姐。如果她不回來問個清楚,真是要把我誤會一輩子,而且一傳十,十傳百,都要看我是走江湖的了。

我出來傳道時,曾對主說:「以賽亞聽見有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誰肯為我去呢?」以賽亞有此超奇的經歷;如果祢要我出來傳道,求祢也給我超奇的經歷,好叫我知道是祢差派的;這樣,我遭困難才不會灰心,遇打擊才不會害怕。」那時我在鐵路局作事,有人來找我的同事不遇,我就招待他;請他說明來意,等同事回來我好告訴他。他說:「請你告訴他,某人來找過他就是了。」我送到門口,和他握別時,他忽然大聲喊提摩太後書二章15節。我覺奇怪,懷疑他有神經病,我問說:「你為何喊這聖經章節呢?」他恍然地說:「我真該死,我怎會懂得聖經呢?」他隨即走了。我心裏不平安,進內打開該處聖經:「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神藉著不信者,念了這節經文給我;那天我沒法上班,我清楚被神呼召出來傳道。但是,各位!你要忍耐,否則你蒙召清楚也會中途變節。我出來傳道,有位老太太很照顧我;她想年青人應該培養照顧;所以直到今日我才能夠體貼年青的傳道人;因我向這位老太太學習。她的兒子是汽車公司總經理,每三天必換套新西裝;老太太把她兒子的西裝送來給我;可是他身高六尺多,我只五尺七吋。穿上去衣袖蓋過我的手,衣襟到了膝蓋。我請內人盡量想辦法改短,因為西裝是英國料子,不要實在可惜;所以我穿的西裝,上部的口袋很高,下部的口袋又小又低。當晚,我穿上改造的西裝到日本,接機的弟兄姊妹立即要帶我到西服店定做兩套衣服,我說:「不用做,我有很多衣服。」問「都是這樣的嗎?」我說:「是的,全都是英國絨料。」回答說:「料子是好的,可是樣子太看不過去。」以後,老太太更關心我,連她兒子的皮鞋也送來;因為我腳特小,穿上尚可容三隻手指的空間;但是外國皮鞋,不穿太可惜,只好盡量綁緊帶子,總算可以步行;有一天,領家庭禮拜,我快跑進巴士,人倒是上車,鞋子卻沒跟我上去;管車人見狀,叫司機停車讓我拾鞋;當我穿回鞋子時,車上的人都集中注意力在我身上。有個人說:「此人的鞋非借的就是偷的。」真叫我臉紅如血,無地自容。教會又傳說:「我們穿的是本地貨,他穿的是英國貨;我們的鞋子是土產,他穿的是洋產BALLY牌的,我們的鞋幾十元,他的鞋子千多元;背十字呆受苦,言之容易,實行卻不易。」這話傳來,我忍耐不住,召開教會全體大會,準備辭職。有位八十多歲的老人,星夜由南部趕來北部找我。說:「你要忍耐生產的痛苦。」我因此清楚蒙召,我差一點就不能忍耐,就會變節改行。聖靈所結的果子,教人應該忍耐。

「恩慈」是人得罪你,毀謗你;你能夠恩待得罪虧負你的人;沒有氣憤、報復;始終忍耐。可是一旦那得罪你的人被汽車撞了!你說:「天有眼,我不算賬,天向你算賬。」這樣就不叫做忍耐;你若能帶些水果或金錢幫助得罪你者,這就叫做恩慈。聖靈不但叫你結忍耐的果子,還叫你結恩慈的果子;善待那惡待你的人。

「良善」青年人對耶穌說:「良善的夫子阿!」耶穌說:「除神之外沒有良善的。」既然人沒有良善,那麼,良善何解?從耶穌身上看良善。有一次,猶太人捉到個犯姦淫的女子,帶到耶穌面前;說:「這女子犯罪時,我們捉到她;按猶太人律法,應用石頭打死她,你以為如何?」耶穌蹲在地上寫字,起身對他們說:「你們誰是無罪的,可以拿石頭打死她。」於是那些人一一走了。耶穌對那女人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從今以後不要再犯罪。」由此可以看見兩種人,猶太人按著律法行,他們的心是律法的心;耶穌的心是恩典的心。律法之心,看這個不好、那個不對。恩典之心,不敢說這個不好、那個不對;我們應時常保持恩典的心,以律法之心對自己,以恩典之心待別人。當約翰下在監牢時,他叫人去找耶穌,說:「我們等候的是你嗎?」本來他說耶穌是神的羔羊,給耶穌解鞋帶都不配。如今說:「現在等候的是你嗎?」這是約翰對耶穌的懷疑、不滿。意思是說,如果真的是你,為何我在監裏不來救我、不來看我呢?各位弟兄姊妹!人的靈性多好,遇見苦難,有時也會軟弱!約翰軟弱之時,連耶穌都被他懷疑、被他不滿。然而耶穌說:「你們到曠野看甚麼?看被風吹動的蘆葦嗎?到皇宮看甚麼?看穿細麻衣服的人嗎?」蘆葦又長又高被風東吹西倒,沒有骨氣;約翰並非沒骨氣的人,穿細麻布衣服是養尊處優的人;約翰也非這樣的人。耶穌反而稱讚對他不滿並懷疑他的人。這就叫做良善。良善是聖靈所結的果子,我們做不到;聖靈在你身上,教你能作到。

「信實」神是信實的,祂以信實為糧。「凡祂所說的話都是是的,都是阿們的;祂怎樣說,事情就怎樣成就。」(林後)信實即守信決不食言,凡所應許的事必定照辦,不論環境許可與否一定要辦;對人的承諾,不論有理無理,都不敢推辭。神是信實的,我們也應當信實。

「溫柔」溫柔並非沒原則、沒有個性,也並非沒有人格、沒有目的,但目的並非為自己的企圖;不是討自己喜悅,目的為著討神的喜悅;為了神的喜悅,遇羞辱罵都能忍受。

「節制」必須要能約束、能控制,又安靜在神面前。若非進到內室是見不到主的。言語、舌頭要約束,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不說閒言,也不說謊言、大言。工作有節制、不浪費,記念別人的需要。節制就是既無不及,亦不會過之。

聖靈所結九個果子,都是有表現的,都是關乎生命的。

生命和恩賜的問題,路加和約翰都說聖靈的事;約翰講生命,路加講恩賜。你說哪個要緊呢?如果只能選一樣,我寧取生命而捨恩賜;因為沒有恩賜不要緊,沒有生命就很嚴重。當然二者兼有是最好的。若無生命,恩賜不能定準。當摩西出來被神所用,他手上的杖丟在地上就變成蛇;法老術士的杖,照樣也能變蛇。摩西的杖點在水裏,河水變成血;術士也能照做。若以恩賜分辨是非真假,是靠不住,是很危險的,故此我們要以生命為基礎!

方言和神蹟的問題,聖經記載有方言、有神蹟。何為純正的信仰,若聖經有記載的,就可接受;聖經沒有的就不應接受。論到方言,人便說是靈恩派;其實,靈恩派有何不好呢?

各位弟兄姊妹!從今開始,一連幾天,我要解答很多問題;我們需要聖靈工作,沒有聖靈;我們不能突破、不能更新。求主讓我們渴慕聖靈活在我們身上,好叫基督的榮美活出來;這是我們一切的基礎。求主把這話放在我心中,叫我羨慕基督的榮美。

創世記二章有棵生命樹,啟示錄末章也有棵生命樹;生命貫穿全本聖經。創世記在河兩邊有黃金、寶石、珍珠。意即要我們的生命,如同黃金的寶貴、如同寶石般的光輝、如珍珠般的尊貴;就是神在我們身上。

恩賜是要緊的,但生命比恩賜更要緊。我們務要在此世代,讓世人看見生命的樣子;好叫人佩服、叫人羨慕。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