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焦源濂牧師

(經文:得二16;四13-21)

上一講提到伯利恆,尤以伯利恆中波阿斯的田莊為主。它是混亂時代的一塊樂土,也是在神永恆計劃中要影響世界的所在,是人禍福的根源。另外,我們也談到教會應有的形象,可惜,今天的世代混亂,教會更加混亂,不能為世界提供出路和希望。今天我們要就波阿斯田莊的特點,來思想教會需要怎樣建立?

伯利恆之意乃「糧食之家」──在這裏有糧食的供應。伯利恆有饑荒便產生很可怕的後果。以利米勒是一個好人,他害怕饑荒而往他處找尋出路,最後只有受苦。教會本是天上糧食供應的所在。人活著並非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今天有多人痛苦,並不因為物質的糧食不足,阿摩司先知說得好,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有些國家的人沒有聖經,那種痛苦比身體的苦更甚,因為失去了力量的源頤。今天我們有神的話語,作為我們生命力量的根源,故此,我們應當做一個渴慕神話語的人。

另一方面,伯利恆的田莊裏有非常美妙的人際關係。教會團體與世界團體不同,她具有最奇妙的人際關係,任何世界的團體,若要發揮其效用,則必須要有簡單的人際關係;諸如醫生公會、商業公會、老人會、童軍會……不合資格入會的就會引起問題。這也是個罪惡世界所產生的現象,品流不同的人就無法相處。主把人從罪惡中拯救出來,在地上設立教會,為要證明神是真的。在教會內,所有相信基督的人都可以被容納;故此教會內的份子是最複雜的,教會若只有接納簡單的會友,那就不是教會了。試看這個田莊的見證,那些監管收割的人雖是僕人;但他們與波阿斯主僕間的關係很融洽。波阿斯一到田莊,他們就彼此祝福問安。路得頭一天到田莊,他們對她的背景已瞭如指掌;波阿斯也是這樣。在教會內,新人往往在頭一次到時會受到歡迎,但過後隨即被冷落;在此我們真要小心自己的一舉一動。

前年美國羅省的華人第一浸信會,發生了一件事。一次早堂崇拜,原打算與一間小教會聯合聚會,那小教會便派了十位弟兄前來參加崇拜,怎料因交通的關係而遲到了。當他們在考慮進去與否時,招待極力邀請他們留下來,最後,終於五個人留下參加該堂崇拜,其他的則留待午堂崇拜再來。在聚會中途,忽然有一瘋子用槍射殺牧師和主席,還要射殺下面的會眾。這時那五人中有一個是休班警員,身上有佩槍,於是他開槍射殺了兇手。

我們看到這位警員留下來就是救了不少人的生命,由此可見,作招待的做得好帶來的後果是我們無法想像的。做禮拜不單是與神的關係;更重要的就是做人的工作。聖經上說:「我們原是神的工作」。換言之,(弗二10)人就是神的工作,無論我們作多少事,但若與人關係不好,也就沒有真正為神工作,婆媳之間本是很困難的關係,然而,在這田莊裏,拿俄米與路得婆媳間更有不同的種族,相處卻很和諧。另外,波阿斯是大財主,路得則一無所有;他倆能結合,生活非常美滿;可見田莊裏的人際關係實在很美。

另一個特點,這是個按照聖經經營的田莊。它能按照神的話語開放給窮人,在田莊裏,一切最高的權威是神的話語。這是值得今天教會學習的。今天的教會有一個很大的缺欠,許多人不明白教會的真理;用人的方法來治理教會,由於人是敗壞的,因此總有矛盾出現。若能以神的話語來治理教會,則有共同追求的目標,在真道上同歸於一。

另一方面,波阿斯是個大財主,可說是大能的財主,這預表了我們主耶穌基督一個很好的形像。波阿斯是財主,但也是大能者,英雄;很多人有錢無能,有災難時便跑掉,天天提心吊膽。我們的主是完美的,祂是一個財主,並不是在於金錢豐厚,乃是祂有豐盛的生命美德。所謂「人的生命不在於家道豐富,乃在於有生命的美德」。這種財富,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並可使別人也富足。故此沒有人被神看為義人,惟有義者耶穌基督才能使我們稱義。祂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流出寶血;一位全然可愛的主,代替我們的不義。基督最大的能力是祂有愛心,波阿斯也是。世上沒有其他力量,比愛更偉大和更有力量。原來有一個人比波阿斯更有資格去贖路得的田產,可是想到她是摩押女子,恐怕對自己有妨礙便放棄了。波阿斯願意犧牲個人名譽,不顧後果而贖路得的田產;不但讓路得在自己的田莊拾取麥穗,並且連自己也願意給她。弟兄姊妹!你來到教會為要得甚麼?是否為求內心平安而來?抑或是牧師講得動聽,教會裏的人又與外間的不同呢?這些都是好處但只是麥穗而已。主有更大的好處要給我們,這就是祂自己。可惜這麼大的愛卻不被人了解,我們只注意那些細微而不值得注意的東西,但卻忽視了主自己的心。

此外,這田莊是由屬靈的家庭所組成,裏面充滿了仁愛,這可從波阿斯與路得的結合而見之。聖經裏載有很多婚事,令人感動的有以撒和利百加,只可惜兩人在年老時沒有好的見證。波阿斯與路得的婚事記載很短,卻感動人;可以喻基督與教會的關係。一般美滿的婚姻,往往有兩個重要因素;首先要門當戶對,否則無從溝通配搭。另外還要有時間談戀愛和彼此了解。波阿斯和路得兩人的婚姻,看來都欠缺這些因素。波阿斯是大財主,又是富有品格的猶大人,年紀也較大,路得是摩押女子,是個一無所有的年輕寡婦;表面看來二人實不相配。另外,二人相識不久就結婚,路得回到伯利恆是收割大麥之時,結婚時則剛割完小麥,前後不過七星期;這樣閃電式的婚姻卻能美滿。這裏我們且來看波阿斯的為人;他實在是所有弟兄的榜樣。

波阿斯是標準的丈夫,他不但有錢有地位,更有仁愛和謙卑,做事細微而週到;他為路得作了周詳的安排,他吩咐僕人不許欺負路得……各方面的需要他都想到了。另一方面,波阿斯有言語和行動的配合。他不但安排照顧路得,還以甜言來感動激勵路得,他對路得說:「你來投靠耶和華以色列神的翅膀,願你滿得祂的賞賜。」這是鼓勵路得在主裏要堅持下去;這話一說,路得更受感動了。她說:「我雖然不及你的一個使女,你還是用慈愛的話安慰了我的心。」很多弟兄愛妻子,但不大講話,須知有愛的言語,才能打動對方的心。愛不但在身體方面的照顧,還需要心靈上的安慰扶持。此外,在吃飯時,波阿斯特地烘餅給路得吃;又吩咐割麥穗的人故意在路得前面掉些麥穗下來,怪不得路得拾了大綑麥穗回來,也不知道是波阿斯暗中做的。這種明處和暗處的照顧,是丈夫對妻子應有的照顧。除此以外,波阿斯是一個成熟的人。他有極豐富的情感,卻能同時控制自己。他很愛路得但不表態;直到那一個晚上發現路得睡在他腳下,才曉得路得對自己也有愛意。只是他對路得說:「你只管在這裏睡到天亮,因為還有一個人比我和你之間的關係更接近,如果他不娶你的話,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今天必定要為你辦成這件事情。」如此熱情的人,在最豐富的時間仍然謹守神的律法,實在難得。這樣美的人結為夫妻,就成了最美的婚姻,是愛的神蹟,也是神的工作。

我總覺得家庭與教會是不可分割關係;家庭是神工作的目的,創造之時就設立家庭,在宇宙的將來,父的家裏也是家庭。因此若家庭有主的同在,世界就有希望,撒但也無從施計,凡是危機時代,屬靈的偉人都是由屬靈的家庭造就出來,這是時代的希望。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