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金新宇牧師

經文:(太六22-24)

主耶穌是我們的救主,是我們生命中的王,我們必須給主在我們生命中居首位。主耶穌說:「你們要先求祂的國」。神的國是神的王權,要管理我們的生命。主耶穌在這段經文中(太六22-34)好像忽視了我們物質上的需要──衣、食、住的供應;其實祂並不是這樣的用意,而是用比較的方法突出「神的國和義」更重要。我們心中所想望的、工作的動機、內裏最深的願望,應該在神的國中。

耶穌沒有忽略我們肉體的需要。在(約六)變餅變魚給五千人吃飽的事蹟,充份表現出祂關顧人的整全需要;聖經的其他篇章,例如雅各書就教導:「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體,又缺了日用的飲食……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這有甚麼益處呢?」(雅二15-16)表明信徒要在行動上幫助肢體解決生活上的需要。我們要將神的國和義放在生命的首位。英國的劍橋七傑,是內地會差派來華的宣教士,其中有一位是Cassel,他帶往中國的行李上都有兩個字──God First神居首位;他這樣做,真是讓神居首位。所以他在中國有美好的事奉,天父必看顧他和其他的需要。神的手掌管托住萬有,在地上祂亦掌權作王;若人不以神居首位,地上必充滿混亂、苦難。在聯合國開始組織時,決定不將神放在憲法中,世界至今亦持續在混亂鬥爭中。

「神的國」對基督徒非常重要,我們不單在情感上追求;更重要在實踐上,在神的工作中有份。有一個傳道人清晨起床時,就這樣禱告:「基督阿!早晨!我愛祢。今日祢有甚麼特別工作要做呢?我盼望能夠在祢的工作上有份。感謝神!阿們!」他就是這樣形容神的國有不同的名稱,馬太福音用──天國;其他的福音書卻用神的國,啟示錄是用──我主和我主基督的國,這些名稱都是一樣,因為馬太福音的對象是寫給猶太人;所以避諱不用「神」直稱神的名字,故此用天國來稱呼,其中稱「天國」有三十四次,而稱「神國」只有四次。在(太四17)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而在(可一15)卻說:「日期滿了,神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從這兩段的經文比較,顯然意思是相同的。

(一)神的國是我們追求的目標

耶穌出來作傳道工作時,教導門徒的重點在──宣揚神的國(路九1-2)。祂自己在馬太福音最少兩次說明祂工作的中心,是宣揚神國的福音(太四23、九35)。主耶穌基督在地上,不斷宣講神國的福音,四卷福音書有一百多次講及神的國,而講及教會只有三次,這更肯定神的國在福音書的重要性!我們今天必須傳講天國的福音,不要局限福音只講天堂地獄。天國的福音是要人接受基督成為生命的管理者、生命的王,不但將來可得榮耀的盼望;而在今天,就可得平靜、安息和喜樂,享受神的同在。有一年我在澳洲教學,在復活節時很多同學和教授都放假離開學校,我一個卻孤單地在大學的校園個多星期,那時我有機會多些時間讀經、祈禱和讚美神;我深深感受與神同在,十分甜蜜,肉身雖在人間,但心靈卻置身於天堂中,我享受與神同在的快樂!

主耶穌說:「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六33)我們環顧世界的痛苦和災難,都是因為人棄絕和厭棄神,更使萬物都受到影響,服在虛空之下,受敗壞的轄制(羅八20-21);人的罪影響遍及萬物。有人說:「這個世界再不能讓人居住!」空氣、水、噪音、酸雨等等的污染問題,都影響我們的居住環境。最近幾年來的愛滋病浪潮,使世界陷入恐慌和危機中,現在據統計有一千萬的愛滋病帶菌者,有些人是無辜被傳染而招致染病,也許是由輸血的緣故。今年與我相識的一位老弟兄要施手術,女兒時常陪伴左右,要為父親輸血以便進行手術,因為她不敢動用血庫的血,以免父親染上愛滋病。這樣的世界,你看可憐不可憐!這個世界實在沒有甚麼盼望!

此外還有經濟的問題、和平的問題、戰爭的問題,雖然人不是不努力去解決問題,但努力也是束手無策!每年聯合國都不斷頒發諾貝爾獎金給有貢獻的學者,獎勵他們能對不同的領域、學術或問題上探討解決的方法;可是問題始終存在,人費盡心血也未有關鍵性的突破,將問題圓滿解決。人到底是有限的!唯有神掌權,甚麼問題都可解決!祇有在耶穌基督再來的時候,一切的問題方可解決!所以聖經告訴我們,必須讓神在我們生命中居首位,接受主的王權,我們的生活方能和諧穩妥;無論環境如何惡劣,神與我們同在,給我們安息,賜我們盼望。

從以色列史中,我們知道本來是應該由神統治他們,但許多以色列人卻沒有給神作王;士師時期是以色列人最黑暗的時代,是他們失敗的歷史;其中四次講及國家的淫亂、道德的墮落,受到敵人的欺壓。究竟是甚麼原因呢?聖經說:「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廿一25)(撒上十二12)表示「其實耶和華你們的神是你們的王。」但以色列人沒有以神為王,他們沒有聽從神的話,結果以色列軟弱。以色列最好的王是神自己。我們今天最理想的王是耶穌基督,我們等候祂來,萬物都要復興,把公義和平帶到人間。(撒上八4-5)以色列的長老見撒母耳說:「……現在求你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像列國一樣?」你看可憐嗎?神所揀選的子民沒有讓神作王,沒有求神的國;他們最要緊的是,與其他國家看齊,他們有好的藉口:「撒母耳你年紀老了,你的兒子又不行你的道,我們要立一王。」撒母耳不喜歡;神對撒母耳說:「你只管依從,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撒上八7)結果以色列人非常可憐,為王的掃羅開始時很謙卑,後來驕傲起來,在吉甲犯罪獻祭,沒有聽撒母耳叫他等候的話,違背先知的話即違背神的話,神要將他的王位賜給更合神心意的大衛。後來大衛為王,統一以色列國,雖然他亦有軟弱失敗;但國家仍富強起來,及至所羅門,國家影響力遍及近東。可惜他後來娶淫亂拜偶像之外邦女子為妃嬪,使國家陷入拜偶像的危機中,他死後國家分為南北國,並且互相殘殺。當國家行耶和華眼中看為善的事情,國家就興旺,無奈以色列和猶大的王始終軟弱犯罪;最後以色列人國破家亡,被擄到各處,過著亡國奴的生活。這是歷史的鑑戒和寫照。以色列人悲慘的遭遇是因他們沒有以耶和華為王。美國開始立國時,國民都敬畏神,一八六四年開始發行兩分錢的銀幣,上面寫著──我們信靠神,那時美國富強起來,因為他們以神為王。今天你我是神的子民,我們必須讓神在我們心中作王,讓耶穌基督成為我們生命的主宰。

(二)神的國度是我們生命的優先

我們要先求神的國和義,要全心去求,迫切盡心去求,更要以祂的國為一切的優先。我們不應過自我中心的生活,我們的老我必須要死,讓基督在其中作王,不以自己為主。我們要不斷求神的國和義,我們的生活和事奉對象是神自己。(來十一6)說:「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我們要天天殷勤切切的尋求神,不是在逆境或有難處需要時才去親近祂,我們要有信心並要討神喜悅,我們的對象是神自己。現今世界充滿敵擋神的權勢,基督徒面對這場屬靈的爭戰,必須要與神保持良好的關係,靠著神的大能大力,面對那屬靈氣的惡魔。軍隊在外面打仗,必須與基地保持好的聯繫,方能取得補給,不斷有力量爭戰,基督徒也是一樣,必須倚靠就近神方能得勝,孤軍作戰是不行的。我們要在教會中生活,忠心事奉,討神喜悅,過著聖潔公義的生活,不斷遵行祂的旨意。我們不能以追求世界的物質生活和情慾為滿足;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人還拿甚麼換生命呢?(太十六26)很多宣教士、醫生在落後、設備不足的地區工作,他們從早到晚不斷工作,目的是要滿足神的心意;藉著醫療宣教、見證神的大愛、傳福音搶救失喪的靈魂。他們雖然勞苦,但滿有喜樂,感受神的同在,豐盛的生命在他身上顯露出來。因為他們願意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他們不是尋求自己的滿足!他們如以賽亞先知一樣,看見神的榮耀,並且順服尊主為大,願意對神回應:「我在這裏,請差遣我!」親愛的弟兄姊妹,您願意先求神的國和義嗎?您願意以祂為生命的優先嗎?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