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許道良牧師

今日宣講的信息其實並不單止為牧者,也為著整個教會。因為有牧者表示不懂得如何牧養教會、而教會對牧者的要求,有時也未必符合聖經。我們也從平信徒口中聽到他們對牧者的批評:傳道人說他們服事的時間乃向神負責,但畢竟很難在週日與他們聯絡得上,有人甚至懷疑牧者虛有其名,未盡牧者之職責,做事斤斤計較,不願向教會負責。從另一方面,我們也聽到牧者埋怨教會長執不尊重牧者,只懂苛責,不懂體諒,只有批評,沒有鼓勵。當教會在此時代面對諸多的壓力,又需為基督的名而得人,而內部竟出亂子,試問如何活出美好的見證榮耀主名?香港目前許多教會依然缺乏牧者,尤其是好牧者;牧者又用許多時間去選擇工場,恐怕一旦選擇錯誤也就毀壞了一生的事奉,這種戒心似乎不應有而實際上卻是有的。

當教會裏頭牧者與弟兄姊妹之間有磨擦時,魔鬼就最心涼,因為神的工作遭到極大的虧損;往往牧者被攻擊,羊就分散,流離各方。其實,教會應當同心合意興旺福音。就能面對政治、社會與靈界各層面所帶來的衝擊。在這現實環境中,教會需要哪一類的領導人?而合適的領導人又何處可尋?教會又應如何對待牧者和傳道人?今日,我們看見教會所加諸牧者、傳道人身上的事務工作,與牧養職責未必有關,然而話分兩頭,牧者、傳道人有時忙碌卻是自取的。有一次,一位教會牧者來我的辦公室找我,向我傾訴他的忙碌,他說每天早上的時間;他因為要拆看其他教會、福音機構寄來的宣傳品與及雜誌、刊物等,令他整個星期的上午就消磨淨盡了。於是我向他分析說,別人寄來的雜誌、刊物,我們並無責任要把它們一一翻閱,要盡牧養之責也未必一定要全覽所有的基督教文字刊物。

彼得在今天的經文裏,讓我們看到作為教會的領袖、牧者,他的職責是甚麼?(彼前五1-4)彼得以長老的身份,與同作長老之人一同掙扎、一同摸索他們當盡的職責為何?一同尋找一個合神心意牧養的角色!早期教會牧者往往都是較為年長的,這可能受到猶太人傳統的影響;年長之人屬靈經驗較豐,很自然就由他們去牧養較年輕的,保羅牧養提摩太就是一例。今日,我們看見教會裏頭的牧者多半是較年輕的,從某角度而言,這是個可喜的現象。但從另一角度看去,合年資作長老的沒有回應神的呼召;然而這一批屬靈經驗豐,年紀又較大的一群,他們確難接受年輕牧者的牧養。所以,彼得並不以一超然的身份,與那些同作長老的分享;牧者並不是幹事,也不是作雜務的,我們若信任牧者,就當把牧養之職交託他們,而不是把雜務交予他們!不然,牧者、傳道人在事奉崗位上就得不到滿足感。另一方面,可能今日教會經濟比較充裕,動不動就出錢請人來幹事,如是者,弟兄姊妹的參與就日益減少了,但對招聘之人的要求則愈來愈高。彼得對教會中間與他同作長老的呼籲:務要牧養神的群羊。牧者最要緊的就是牧養的工作,而牧養工作可分三方面:

(一)領導的職責

即牧養群羊之時必須有異象和遠見,按神心意來帶領群羊。他行事必須有清楚的目標,既明白神的旨意,也清楚群羊的景況。教會永不可維持現狀,乃要朝一定方向發展。神的教會是個成長的有機體,牧者有責任去帶領教會的發展。在挑選牧者的過程中,教會應當承擔極大的責任,我們在推薦人攻讀神學時,會否考慮其領導質素?其實,心甘情願的人可以事奉神,但未必應站在領導的崗位上。人人都可以事奉神,卻並非人人都合適某一項的事奉;所以我們推薦人讀神學將來作為傳道人,整個教會都要承擔起責任!倘若我們以推薦書推薦某人讀神學,即表示我們認為他合適在我們中間作傳道人;倘若我們認為不合適,則不應推薦他到別會去作傳道人。以前有教會推薦人來投考播道神學院,在甄別過程中,院方致電該教會問日:「倘若該生他日學成,貴會會否接納他作傳道人?一答日:「絕不!」院方的決定亦是絕不取錄。牧者應當有領導才能、無論在青草地上、溪水旁、或是高山、或是幽谷、都有責任引領群羊向前走。

(二)餵養的職責

羊的生命需要栽培,神把羊交託牧者,乃期望小羊得著餵養,不斷成長。神學生畢業出來,好比拿著五餅二魚進到工場,不到一年,甚或半年就消耗淨盡了, 滿以為重返校園進修就是好方法。其實,這並非主所教導的方法、神乃願意我們以祂的話去餵養群羊:「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只要群羊認識,遵守神的話,生命也就因而改變,牧者餵養群羊之先,必須詳細研究神的話;把預備講章的過程全放在神的手中逐漸就能發現五餅二魚分之不盡的真實。神的話語本身極其豐盛,可以說是述說不盡;問題在我們肯擺上多少時間在預備講章之上。無論在研讀抑或在禱告等候都需要付出時間,教會也當尊重牧者預備講章的時間,不要隨便打擾。在牧職的事奉裏頭,我們畢竟要把講道放在較優先的次序上。

今日,教會另一不良的現象,就是愛請外來講員,而機構的負責人也就成了主日講壇的熱門人選;並不是外來講員講道不力,乃是說他們對群羊的景況毫不知情。有些牧者請人來教會講道,他自己則赴別會講道。我本人的看法牧者與其到別會講道,倒不如留在本身的教會講道。有些教會請外賓講道則並非牧者的本意,而是信徒的胃口貪求新鮮、與牧者訂明只派他每月講道兩次,其餘輪流邀約外賓主講了事。如此一來,則欠缺一人忠心按照神的話去餵養祂的羊。牧者、傳道人倘認為有必要,可使用禮拜一休息的時間去自修和進修;不一定負笈異地,博取學位名銜才能夠餵養群羊。這主要視乎我們與神的關係如何,當我們與神關密切,愛慕神和祂的話;就能夠從我們的講話中自然流露出來,好像活水的江河一樣,不斷有供應。

(三)照管的職責

這職責包括了照顧和管教兩方面,神交託的小羊許多時候會有軟弱、危險、需人幫助和保護;他們受了創傷,更需要人安慰和醫治,這些都是牧者的工作。牧者必須認識祂的羊、貼切知道羊的情況。今日教會的弟兄姊妹的確面臨不少新的衝擊,牧者對於應否鼓勵信徒參加某些屬靈的大聚會和運動;要有明確的立場和仔細的分辨,免致羊受虧損。中東的牧人手杖之上有鉤,為的是要尋找迷羊。今日,教會裏頭需要有紀律,牧者有責任管教會友,特別當弟兄姊妹走錯路的時候,牧者要有智慧和勇氣去更正他們。有些教會甚至認為要將道德行為的守則寫出來,讓教會的兄姊知所遵從。當教會如此行的時候,牧者要加倍謹慎自己的言行舉止;凡事以身作則,生活與品格都要備受尊重,如此才能負起管教之職責。正如彼得所言:「務要牧養在你們中間神的群羊,按著神旨意照管他們。」牧養是一件嚴肅的工作, 不單只由牧者去承擔,更是要由長老、執事、主日學教師和團長等一同起來承擔的。所以牧者之職不是由個人,乃是由隊工去完成。

第一方面,身為牧者的當存著何種心態。彼得後書一開首,作者就自稱為基督的僕人,他另一方面又是使徒和長老。但彼得始終自承認為僕人,就是服事他人的奴僕,他並非以教導為專職,乃是首要去服事他人,滿足別人的需要。一個牧者應該存一種奴僕的心態,去走這一條自選的,受苦的道路;走路的時候可能會感覺孤單,但卻是回報神愛的一個抉擇。作為牧者,多少時候,總是吃力不討好的,多受批評,少受稱讚。保羅的經驗卻足以成為眾牧者的激勵(參林後十一 23-29)。保羅承受牧者之職時,正處於外憂內患之中;他走上這路純粹抱著一種服事的心態,受苦竟也成了意料中事。

第二方面,牧者要存的是甘心,不是出於貪財,乃是樂意的,相信彼得寫出這番話的時候,會記起主再三問他,倘若他是愛主的就要餵養主的羊。即是要他以愛的動機來承擔牧養的職責。一個牧者若要事奉持久,就必須抱存這一種心態,舊約時代的摩西,起初允作以色列人首領之時雖有掙扎,但其後願意承擔重任之時, 也是甘心樂意的全力以赴;甚至當神要刑罰以色列人時,摩西切求神將族人的罪除開,不然的話,他願起來承擔子民的罪。今日,作為牧者的一群會否感到出於勉強,或有大才小用之慨。肩負牧職若出於甘心樂意,必有其主動性,毋須執事、長老的催促或弟兄姊妹來信提醒。牧者、傳道行事要有熱誠,勿自視為僱工,也不要因有任何的利益而走上事奉的道路。

今日,教會對傳道人的待遇經已逐步提升,所以如今再沒聽見「窮傳道」的貶稱。某些教會給傳道人的薪津,甚至到了一個地步;令人擔心究竟會否對傳道人構成一種試探。現今教會大致上會給予傳道人薪金有合理的調整,每週也有一個工作天的休假,有些教會甚至給予傳道人有「安息年」的機會。如此,令到每一個走事奉道路之人要更大的反省自己事奉的動機。為何今天走奉獻之路的人,盡是中學畢業的年青小夥子?究竟中大、港大與北美各有名大學的畢業生到哪兒去?這些生命成熟、靈命堅固的基督徒為何不肯甘心樂意的去承擔事奉的工作?抑或神只是感到年青、既無經濟基礎、又無社會經驗的年輕人走奉獻之路?求神清楚感動我們, 讓我們看見教會需有一些較成熟的人來帶領前面的道路。這些人需要心智和理性都成熟,致能善於與人相處;巴不得神今日大大興起這樣的人,願意接受裝備,承擔牧養的工作。

第三方面,牧者應存委身、投入的心態,他不應轄制羊群,乃要作群羊之榜樣,委身、投入各樣的事工。有些牧者仗著權柄,只管發施號令,盛氣凌人。我見過一位牧者當場責備會友,直至那會友昏倒過去,神要求牧者以生命影響生命,凡事身先士卒,熱心參與聖工。近聞有牧者打起「家庭第一、教會第二」的口號,如果照此看法,則牧者不應在教會受全薪。多少時候,牧者、傳道只是呼叫弟兄姊妹投身於各樣的事奉,然而,自己卻不願有多大的參與。我甚至懷疑當今牧者只有工作,沒有事奉。意謂他所作的都是受教會支薪的工作;除了教會指定的工作,他全沒有半點義務的參與。這說話似乎較為嚴厲,但亦是頗為弟兄姊妹詬病的。要作群羊的榜樣,必須在事奉與生活方面都有美好的見證。

第四方面,牧者要有忠於所託的心態,當牧長顯現的時候,才可得那永不衰殘的榮冠。牧者是管家,羊群是神所交付的,終有一天要向神交賬。牧者必須專心作成牧養的工作。忠心的人必然專注其事,不受外物所干擾;當別人邀請我們擔當一些其他的職務時,必須考慮這些職務與牧職是否有關,若是無關則可斷然推卻了事。前些時,有信徒徒訴說他牧者在會外的事奉猶多於會內的事奉。義務的職銜比受正薪的牧職還要多;這樣說來,對教會並不公平。忠心的表現包括了盡責、盡力和盡心。神吩咐我們要成功,但卻要求我們有忠心。忠心的牧者不會隨便轉移工場。

最後,彼得對整體教會有以下一些勸勉:「你年幼的,也要順服年長的,就是你們眾人,也都要以謙卑束腰,彼此順服;因為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彼前五5)這裏明顯指出某些牧者年紀較大,弟兄姊妹難以接受他的領導,致令他牧養職責難以發揮。今日教會裏存在著同樣的問題,弟兄姊妹未必接納牧者、傳道的領導。然而,神卻吩咐我們要尊重和順服牧者的帶領。牧者與執事之間也不時有磨擦,究竟兩者領導誰屬?其實領導者最終是神,牧者、執事只是扮演著 不同的角色;牧者在屬靈方向上作帶領、執事則從旁去協助與推行。同一團隊裏,年長的與年幼的,兩者之間不免有磨擦;年少的滿腦子理論和知識,加上在神學院裏進修了課程,很容易就對年長的一套產生不滿。他察看出教會傳統架構上的一些弱點、卻忽略了教會傳統上的一些長處。可以說是被新酒衝昏了頭腦。而年長的對於各種新方法新理論都有一定的抗拒,他們也分辨不了內涵與形式,只管抓緊舊皮袋不放;這個代溝的問題令教會工作受到很大的虧損。彼得教大家要以謙卑束腰、 彼此順服,相信很多問題迎刃而解。因為教會是屬神的,祂必然掌管,所以我們當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我們(參彼前五7)。每當我們看見教會的一些困難和軟弱而又感到無能為力,不要因此絕望而要離開教會;只把憂慮卸給神,神的眼目必然繼續看顧。太多的憂慮只會叫事工癱瘓,既然聖經教我們如何對待牧者,我們就要負起責任去物色合適的人才負起牧者的工作。

華人教會直至今天依然對牧者的工作存有一份神秘感,以為必須有神聖的呼召才可勝任。然而,不可忽略聖經記載的利未人與及保羅吩咐提多,到各處教會去設立長老,就是尋找一些成熟,有特殊才幹與恩賜的信徒,他們是弟兄姊妹推選出來去接受裝備承擔牧職的。作牧者、傳道實不易為,因為牧者、傳道也有人的軟弱,倘非教會整體一起承擔牧職的工作,真是獨力難成。事實上,牧者、傳道受創傷卻要使別人剛強、得醫治,本身迷惘卻要指引人走正路,本身有缺乏卻要使別人得滿足,本身有憂愁卻要安慰哀哭中的人。但神既然選中我們,將牧養之職託付我們,就當盡忠職守;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作成傳道的功夫。遙望金色黎明,牧長顯現之時,目睹己所牧養之兄姊在主面前站立得住,這是我們最大的安慰與喜樂。當教會有一位成功的牧者,就是忠於職守的牧者, 整個教會都得著榮耀和稱讚,但願神的靈繼續提醒,使我們在動盪的時代裏得見神興起良牧。叫教會與牧者一同承擔福音的使命。阿門!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