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回歸祖國,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這對香港和中國來說都是一個大日子,亦是全球注目的一天。一個月後,我們自八月一日在這裏舉行一連十天的港九培靈研經大會;此舉乃是港九眾教會每年一度的盛事,今年經已步入第六十九屆;據我估計,在往後的十天內,每天早﹑午﹑晚三堂的聚會, 相信將有二﹑三萬的人次出席聆聽神的話,並要在此受栽培﹑得復興。香港回歸祖國無疑是空前絕後的盛事,而港九培靈研經大會則已有六十八年的歷史,可說是一 個傳統。倘若我們說香港在往後的五十年中不變,港九培靈研經大會則已經六十九年不變了。與其說培靈研經大會在九七之後可以依舊舉行,足證香港過渡九七可以五十年不變,倒不如說因為這是神的工作;是神讓我們繼續有自由﹑有機會去舉辦培靈會,好得着神話語的供應。

閱讀全文...

《但以理書》首章說及,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如何在一個轉變世代中,盡上自己的本份為主作見證。但以理處於一個多變的世代,這一點與我們今日頗為相似。主前七二二年,北國以色列亡於亞述,但這一度雄霸天下的亞述大帝國,如今即將面臨崩潰,並且深受南面的埃及和北面的巴比倫所威脅。巴比倫王子尼布甲尼撒,於主前六零五年擊敗埃及,再乘勝揮軍南下,圍困耶路撒冷(一1),在聖殿裏大肆搶掠,並把猶大國的精英份子擄去。適其時尼布甲尼撒的父王駕崩,他便立刻班師回朝,但無論如何,經此一役,巴比倫已經確立其領導世界之強國地位。

閱讀全文...

《但以理書》的主題有兩大焦點:

(1)神的主權──神掌管歷史及人間的一切,成就祂的旨意;

(2)人經歷神的信實,特別是信靠神的人經過不同的困難和考驗,仍能為主作美好見證,足證有神的保守。《但》第一章告訴我們:但以理和他的三位朋友如何堅守信仰,遵守摩西所頒潔淨飲食的條例,結果留下美好的見證,最終還得到王帝賞識,委以重任。從此可見,但以理及其三友確在一個轉變的世代中,為神作美好的見證。

閱讀全文...

我們生活在香港,可說是個相當自由的地方;有着言論﹑出入境以及信仰等的自由,這都是極其寶貴的。過往殖民地時代如此,相信特區年代開始後,亦盼望繼續如此。香港雖有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回教等眾多宗教,但教派之間向能和睦共處,互相尊重。單說基督教已經有不少的宗派和堂會,彼此間的傳統各異,卻保持主內一家﹑互為肢體的精神。因為當今確是個多元化的世界,許多不同的種族﹑宗教和政制,都會引發不少的爭執和衝突,造成了不和諧的現象。不少東南亞地區,在宗教信仰上及不上香港的自由,往往因為政治和種族上的隔膜,使某些宗教受到排斥。今日,我們若以牧師的身份往訪某些國家,很可能在入境時就被迫要乘搭下一班航機離開。又在某些國家,基督徒也會列入不受歡迎之列。在香港不可用法律或權勢,去強迫人家接受某種宗教;縱使我們知道耶穌基督是唯一的救法,也不可以勉強人去相信耶穌。神雖願意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但衪寧願人受感歸主,也不欲強制人去跟從衪。今天,眾多的宗教與我們並存,更加挑旺我們傳福音和宣教的熱誠,讓更多人有機會選擇歸信那一種宗教!

閱讀全文...

《但以理書》的主題講及神的主權,祂如何掌管人間的歷史,叫信靠神的人經歷祂信實的保守。但以理記述不同君主的名字,一方面因為他在宮庭裏任職,所經歷的事情莫不與巴比倫王有關,另一方面,作者欲藉此點出,天上也有一位君王管理諸世界,而地上君王俱為祂所立。地上諸君統治年期有限,天上君王的國度卻永遠長存。神掌管歷史,王的權柄亦為祂所賜,祂本着公平﹑公義,懲惡﹑除奸;倘有君主濫用權力,自高自大,目中無神,甚至凌駕法律之上,其本身亦當受審判;如果人間的法庭無法檢控,使其得到應得的懲治,在神的審判台前,不會視若無睹,置諸不理。神追討世人的罪行,包括君王在內,無一倖免,而知法犯法的人更罪加一等。王若濫用大權,隨便生殺,任意升降的話,那神必攔阻驕矜的,賜恩給謙卑的;正如撒但,本為天使,但因驕矜,欲與神同等,而墮落為魔鬼。

閱讀全文...

今天繼續講述神的子民被擄至巴比倫,但以理及其三友處身於一個轉變中的世代,他們如何經歷神的主權,忠心於主,為主做美好的見證?猶大人被擄之時,正值巴比倫大帝國的崛起,但神應允他們七十年之後,可以回歸故土。神的說話是真實的,衪的預言,到了時候,必要應驗。巴比倫到了伯沙撒王的時候,神用指頭在牆上寫字謂:「巴比倫的時候到了」,就在那一個晚上,巴比倫帝國突然結束,波斯帝國起而代之(但五)。強如巴比倫帝國,國曆竟不到一百年,令我們想到,從沒有一個人間政權可以長存,因為神是改變日期﹑廢王﹑立王的那一位。波斯王古列,以一個解放者和拯救者的姿態出現,輕而易舉的,就把當時衰敗不堪的巴比倫帝國奪取過來。波斯王古列,派其手下猛將大利烏為開路先鋒取了巴比倫;奇妙在這次政權的更易,是毋須經過任何戰爭的。波斯帝國掌權令猶大人面對一個轉機,神感動古列王的心,叫他容讓猶大人歸回原籍,同時又感動猶大人,願意返回家鄉,在耶路撒冷建造聖殿(拉一)。如果以斯拉是位歷史學家或是社會學家,他斷不會如此寫法;因為古列並非一位敬奉神的王,他甚至不認識耶和華,豈可說他受神的感動呢?然而,在《聖經》的作者眼中,從屬靈的角度去看,每一件事的成就都有神的旨意。

閱讀全文...

十數年前,當香港九七問題呈現之時,不少人視之為信心的﹑經濟的和政治的危機,但亦有人認為危機中會有轉機,而今我們經已平安過渡至特區的年代,危機是否就一掃而空呢?其實不然,因為在轉機中仍醞釀着有危機;所謂居安思危,在平安中,我們不要忘記危機的存在。危機是客觀環境中的主觀感受,所謂內憂外患,構成一嚴峻的局面。危機在開始的時候,可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只不過是一個危險的訊號,若處理得不好,就會產生嚴重的後果,所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就是這個意思了。危機可能是明顯的或醞釀的,又會是可預料的或突發的,只要及早防範就能化險為夷了。猶大人昔日重建聖殿和重修城牆,對我們今日有何啟示呢?在屬靈的詮釋上,是指着建立耶穌基督的教會而言,就是說信徒履行神的使命,追求靈命成長,把活石建造成為靈宮,就是聖靈的居所。教會強大,滿有見證,始能建立基督的身體。至於修造城牆,意指建設社會,貢獻教會,提供弟兄姊妹一安全成長的環境。今天讓我們來看,尼希米帶領百姓建造城牆時遇到甚麼危機?從而反省我們參與教會事奉生活時,會遇到甚麼困難?第一類困難來自外面,第二類困難來自裏面,第三類困難來自領袖的個人。我們知道種族的仇視﹑宗教的分歧,與及政制的不同,都會造成國家民族之間的磨擦,究其實不外源於經濟上和政治上的利益衝突。猶大人毗鄰的四方居民,首先是譏笑﹑惱恨他們,其後則演變為武力威嚇(尼四1-6),並圖謀攻擊他們,使城內擾亂,企圖用武力去制止他們,藉以迫使他們停工。尼希米面對這重大危機,作了以下的三件事:

閱讀全文...

今天是研經會最後一課,過去七天我們思想到:一個轉變世代中神子民的見證;在猶大人被擄至巴比倫七十年,及後返回故土,這段重要的歷史時期之中,《但以理書》﹑《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所帶出的信息,讓我們得知神是掌管歷史的,並同時顯示出衪的主權。但凡信靠神的人,就如但以理和他的三友一樣,忠於神和他們的信仰,就必蒙神的保守。過去兩天,我們看到他們可以重歸故土之後,就馬上重建聖殿和耶路撒冷的城牆,期間備受外來的攔阻,和內在的困難,但靠着神的恩典,終可一一渡過,結果耶路撒冷的城牆,在第六個月完工了,七月初一日定為吹角日,初十日為贖罪日,十五日為住棚節,一連七天慶祝過後,第八日為嚴肅會。換言之,猶大人自七月初一日起,如同一人的聚在水門前,舉行一連八天的「培靈研經大會」(尼八1-4)。

閱讀全文...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