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香港社會急劇變化,教會望能適應新的一代,也發出更新的呼聲;但另一方面,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到我們這裏,使教會圈內也有異端﹑極端。我們需要在任何危機中,堅守《聖經》有關教會的真理,重申教會存在的目的及使命。面對着香港急劇轉變,我們正需要從《聖經》中學習何謂教會及其使命。在座有不少教牧同工﹑神學院的長者教師,也許他們會覺得這些實屬老生常談;在座也有些初信的,渴望得知教會究竟是甚麼,如何參與其中,如何為教會作出貢獻。祈願在神話語的亮光下,讓我們思想教會的本質、敬拜、佈道、教導、肢體生活與受苦。

當我們思想教會時,會產生不同的反應,有人認為教會是充滿着愛的神的家,在那裏重生得救,得着兄姊的關心及教導;有人想起兒時在教會中參與兒童奉獻禮,長大後在那裏參加浸禮及婚禮,死時也在教會中舉行安息禮拜,從出生至死亡,都跟教會扯上關係;有人認為教會充滿了怨鬱,讓人感到吃力不討好,又或在那裏跟人結下恩怨;又有人會為教會挺身而出;又有人就教會的問題而落井下石。在《聖經》中,究竟教會是甚麼呢?

閱讀全文...

假設某教會星期天十一時崇拜,有人十一時零五分才到達禮拜堂,心中埋怨詩班竟按時就座。至十一時廿分,有人抵達教會,那時牧師仍未講道,那人自我安慰,覺得自己尚未遲到。有人於十一時五十分才抵步,那時尚未祝福,仍趕得上。倘若香港特區首長約見我們,我們則會提早十五分鐘抵達現場,預先準備善頌善禱的說詞,或預早準備跟他商議的事項。然而在主日崇拜裏,我們卻總不着意去預上更寬鬆的時間,有些信徒對崇拜守時漠不關心。此外,有教會以平信徒成立崇拜小組或音樂小組,以活潑的手法帶領信徒投入崇拜,我們為此獻上感謝;但有時傳道同工憂心忡忡,因所選用的音樂與世俗音樂頗為接近,長者未必適應所唱的調子,更甚者他們高舉音樂,或那些領詩的信徒,而非耶穌基督,而且唱詩的時間長達廿、卅分鐘,更以這段時間為敬拜時刻;為免崇拜的時間過長,延誤信徒歸家或上主日學的時間,只好減少講道時間,結果教會崇拜時間欠缺平衡,詩歌、見證時間增加,講道的時間則減少,這樣恐怕信徒在《聖經》的真理上會「營養不良」,難以神的話語來檢討自己的生活。有些教會重視在崇拜時向神交通,崇拜完結信徒就各自歸家,缺少了弟兄姊妹彼此交接問好的機會。香港教會在集體敬拜一環上遭逢不少危機。

閱讀全文...

今天我們一同思想教會傳福音的使命。在耶穌的大使命裏,原文中心動詞為「使萬民作祂的門徒」,耶穌再藉兩分詞來解釋信徒如何使人作他的門徒。假若神沒有領我們離開香港,而大多信徒都未嘗擔任宣教士之職,那麼我們如何遵守大使命呢?讓我們都按照神的心意來為祂作見證。

四福音書都曾記載使人作耶穌的門徒這大使命的中心思想,我們可曾遵行大使命,使人作祂的跟從者?若然教會有一百位信徒,半數的會友認真地領人歸主,這些信徒每月領一人信耶穌,每年共有六百人得聞福音,其中有六十人受浸加入教會,這間教會每年有百分之六增長。有些教會增長遠超過這數字,但亦有些教會受浸人數卻寥寥無幾。柯理智博士在《生命的佈道》一書中提及下列四項攔阻教會傳福音的因素:

閱讀全文...

香港乃靠左行車,我們若前往那些靠右行車的地方,過馬路時,要倍加小心,以免有生命危險;假若在那裏駕車,務須重新學習,留意四圍交通環境。當我們信靠耶穌,從以自我為中心、沒有指望的生活,轉為以神為中心,成為新造的人,神的靈住在我們中間,我們要依照《聖經》的方法過活,也需要學習,需要適應嶄新的生活。

耶穌基督大使命的中心命令為使萬民作祂的門徒,我們如何使他們作祂的門徒呢?《聖經》明言:耶穌所吩咐的都教訓他們遵守,這樣祂應許常與我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若信徒甚少接觸基督教教育,教會也忽視它,那麼我們都失卻大使命。在保羅臨離世前,他藉《弗》及《提後》給予教會及提摩太的耳提面命,前者說明教會的真理,藉着基督教教育,使信徒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有如剛出世的嬰兒,天天長進,如果嬰孩不曉得長大,必為家庭帶來煩擾。可惜信徒決志信主後,未能長大成人,故步自封。神卻渴望我們得着真理的培養,祂賜下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師及教師。

閱讀全文...

讓我先行補充昨天有關教會教導的使命,教會承擔着沉重的使命:教導真理,幫助信徒每日勤讀《聖經》,愛慕純正的靈奶,信徒在神的跟前,讓生命得以豐盛。在聖靈所賜的全備軍裝裏,有用真理作束腰的帶子,有時信徒忘了這帶子,他們的裝備欠妥,難以為主所用。《聖經》有如寶劍,可惜有些信徒的寶劍已生鏽,未能妥為發揮。

少年時受主日學及團契的訓導,多讀《聖經》。但至出外工作後,忙於工作,身心疲倦,疏於讀經。教會務要在講壇、週刊、探訪、《聖經》問答等鼓勵信徒,讓信徒認定《聖經》為我們信仰生活的最高準則。此外,教會也要激勵信徒每年讀畢《聖經》一遍或多遍,或完成部份計劃。以色列人出埃及後,要每天支取嗎哪;安息日前,則收雙倍的食物,不可收取過量。祈求神讓信徒在教會鼓勵下,每年完成讀經計劃,不斷進深。保羅在以弗所教會教導信徒有關神全部的心意(徒二十17-35),他必定在各主日都勤懇地向信徒講解他所認識的《舊約》及耶穌的教訓。另外,雖然有些信徒也熟識《聖經》,卻未嘗愛慕真道,或默想及遵行神的真理。詩人在(詩一一九)說,他何等愛慕神的律法,晝夜不住的思想,並專向神的律例,永遠遵行,一直到底。求神賜予我們如此愛慕神話語的心志。

閱讀全文...

教會是基督的身體,祂充滿了教會。保羅約在主後六十一、二年寫成《以弗所書》,書中第一至第三章講論神救贖的旨意,信徒蒙揀選與神和好。第四至第六章則談及信徒蒙恩的生活。信徒在耶穌裏合一,彼此互作肢體,保羅以三組字眼來表示合一(弗四4):

1.一個身體:在同一身體裏,信徒彼此作肢體。

2.一個聖靈:耶穌應許賜下聖靈,讓我們想起、明白及進入真理。馬太、約翰領受聖靈,提筆闡明耶穌生平及教訓時,寫下《馬太福音》、《約翰福音》。馬可跟從耶穌,又從使徒處得着不少資料,寫成了《馬可福音》。路加則考查了耶穌的生平,寫下《路加福音》。《四福音》為聖靈感動使徒的成果。聖靈讓神的名得着榮耀,叫信徒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十六8)。

3.一個指望:我們成了神的兒女,同有盼望,指望耶穌必會再來,在新天新地裏信徒與主一起,繼續歌頌讚美祂,享受美好的交通。

閱讀全文...

從前甲村跟乙村打戰,千鈞一髮之際,有一位嫁予乙村的甲村婦人,將自己的嬰孩放在兩軍之間;嬰孩不絕地啼笑,兩軍深受感動,終於放下武器。我們本是與神為敵的人,與神無份無關,今天因着基督受死,叫神與我們和好,我們成為神的兒女,成了聖潔,無有瑕疵。

保羅寫《以弗所書》時,猶太人藐視外邦人,視之如同犬類。外邦人則覺得猶太人驕傲,而且他們的生活充滿了宗教法律﹑宗教行為;在耶路撒冷聖殿的某處,擺放了一塊石頭,寫明:外邦人止步,否則可遭處死。可見他們仇深似海。這兩類人又豈能互為肢體呢?猶太人怎能接納外邦人?外邦人從前遠離神,豈敢在教會裏跟猶太人一起敬拜神?但「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裏,靠着祂的血,已經得親近了。」(弗二13)神獨一兒子,道成肉身,住在我們當中。祂被掛在十架上,擔當我們的罪,饒恕了眾人的罪,泯滅了神人的怨仇,填補神人之間的隔閡,祂以愛來感化外邦人與猶太人,讓不同政治﹑民族立場的人也可在耶穌基督的血裏得以親近。祂為我們帶來和睦,祂本身就是和睦,成了和睦的典範(14),祂令外邦人與猶太人成為一體,這對時人有莫大的衝擊。小時,我教會的外國宣教士都很謙卑,面露笑容,令我對外國人有好印象。原來他們學效《聖經》的教訓,不論背景﹑種族,同以愛心相待,大家在耶穌裏成了一家人。我們蒙神的恩典,與其他信徒互為肢體,大家「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飲於一位聖靈。」(林前十二13)

閱讀全文...

在上一世紀,人類行為研究者William Issac Thomson提出四個人類基本需要:安全感、身份認定、新鮮經歷、愛。有人以為安全感是人類基本權利,保護自己乃是與生俱來的責任,因此人們常為着個人安全來打算。《聖經》裏卻滿載了那些為主受苦的人,他們為義受逼迫,為着真理公義,將個人生死、幸福置之度外。但以理及他的朋友忠於真理,敢於拒絕拜偶像,並向着耶路撒冷祈禱。耶穌接受神的旨意,敢於面對苦難;彼得勸他萬不可如此,但耶穌直斥其非,罵他體貼肉體,貪生怕死,與魔鬼同一陣線(太十六21-26);耶穌勇於面對逼迫、愁苦、生命終結,終能起死回生,並能讓信徒得以重生。司提反為主殉道那一剎那,看見耶穌接收他的靈魂。可能保羅看見這事之發生而深受感動,後來在大馬色的路上遇見主時,心中湧出司提反殉道的景象,並在聖靈感動下,願相信救主耶穌,並為主受苦,備受外邦人及猶太人逼迫,終生忠心到底。彼得告訴散居各地的基督徒,他在「百般的試煉中暫時憂愁」(彼前一6),並已預備為主受苦,最後甘於倒釘十架,為主殉道。我們事奉時,也會遇上阻礙或疾病,魔鬼興風作浪,神允許這些困難臨到我們,好叫我們更依靠祂,心中滿有喜樂。保羅提醒我們,當我們成了神的兒女,進入神的國,努力作工時,會遇上不少艱難(徒十四22),為主受苦,付上代價。

閱讀全文...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