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陳濟民牧師

請看(約十五18-25)。有回當我收看電視新聞,偶然看到「新聞快訊」節目報導:一個美國中部的年青人在加州殺了好幾個人,其中有兩個死者都是住在洛杉磯附近的,一個是好萊塢的女孩,另一個是與兇手素不相識的男孩;兇手後來落網了,警察問他為甚麼要殺人?兇手答曰:「是神告訴我的!」警察要求他重演殺人的一幕,兇手於是樂意地重演一次;警察再問他為甚麼要殺那好萊塢的女孩,他又答曰是神着他去殺一個漂亮的女孩。最後,到了裁決的時候,陪審員很難有一致的裁定。年青人要求上台講幾句話,他重申:「自己所作的一切都是奉神命令而行的,若各位不把我處死,我仍會堅持幹下去。」記者後來訪問那些陪審員,他們都認為這年青人瘋了,記者又問:「既然他是瘋子,為何又要判他死刑呢?皆因法官和陪審員都一致認為:這年青人犯案時十分清楚自己所作的事?」這事件反映出現世代一個很普遍的現象,有甚至比這年青人更瘋狂的行徑,然而最可怕的是,許多人在幹些沒人性的事件時,往往說是奉神的名而幹!

在《聖經》裏,特別在《約》中對人性有很深刻的描述,尤其刻劃出人對耶穌的反應。其實,但凡瞭解《聖經》的背景,你我對基督的死都會感到是極大的冤案。我們每個人都深受教育背景的影響,講求公義、公平,也曉得爭取個人的權利,在耶穌受審的過程中,也許換了我們,就絕不會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然而,假設我們身在現場,可能我們每人都會殺耶穌。原來耶穌與世人的衝突主要有二:其一,耶穌犯了安息日的規例;其二,耶穌稱神為父。耶穌後來跟猶太人談到這個問題,提醒他們注意祂在安息日作事的動機(約七19-24)。其後又記載耶穌叫拉撒路復活,這事的本質既是好的,所以,接着有不少猶太人歸信了主。法利賽人和祭司長於是緊張起來,生怕有更多的猶太人信從基督,羅馬人就以此來犯了。大祭司站在國家立場,要保護他們的子民與宗教傳統,也深恐觸怒羅馬人,認為耶穌非死不可,只要祂一死,整個國家就都得救了。現在讓我們來看(十八、十九),耶穌受審期間所發生的兩件事,耶穌被拿到大祭司的岳父該亞法那裏初審,實際上可說甚麼也沒有審過,只問耶穌所傳講的是甚麼,並祂的學生是甚麼樣的人;然後,大祭司的僕人就打了他兩下耳光,跟着就把耶穌送到彼拉多那裏去了。

群眾在毫無證據,沒有定罪之下,把耶穌送到彼拉多那裏去,彼拉多就問:你們把這人送來幹甚麼?你們有猶太人的律法,可以審理祂罷,然而猶太人自知沒有判刑的權(十八31),要定人的死罪必先把人送到你這裏來。彼拉多其實就像橡皮圖章一樣,根本不用審訊,只要蓋印,就能定耶穌的死罪了。然而,彼拉多畢竟算是個羅馬官,最講究法律,還是按照羅馬法規去審訊耶穌。彼拉多經過兩次盤問,就得知耶穌沒有罪,但猶太人堅持要釘祂十字架,純為了祂自稱是神的兒子,犯了褻瀆之罪,就必要死!彼拉多受了政治的壓力,就把耶穌處以背叛罪。按剛才所說,群眾好像瘋癲了一般,再也不曉得何謂公義和真理!雖然如此,他們仍然持守《聖經》和傳統的禮儀,所以把耶穌送至彼拉多那裏時,但堅持不肯進衙門(認為衙門是外邦人不潔淨的地方),因為他們要吃逾越節的筵席,守這節的禮儀。累得彼拉多要跑來跑去的跟他們對話,甚至與猶太人討價還價,問他們要釋放巴拉巴還是耶穌?其實,巴拉巴是個真正的革命分子,是耶穌在世時帶動猶太人鬧革命的頭號人物。耶穌不鬧革命,卻被處以革命背叛之名,一個真正搞革命的人倒被統治階層釋放了。彼拉多拿群眾沒有辦法,但也得承認所要殺的是猶太人的王,然而猶大祭司長竟回答說:「除了該撒,我們沒有王!」(約十九15)

猶太人盼望彌賽亞來臨是千真萬確的事實,除了耶和華,他們再沒有別神。約翰用了極大嘲諷的筆法來寫基督的受審與受死,把猶太人為律法、為公義、為真理而戰,卻要把基督置諸死地的罪性,描寫得非常深入。人犯罪甚至可奉神之名而為之,打起神的名義,不對的都變成對;犯罪者毫不自覺,以為在替天行道。《聖經》與我們談一個嚴肅問題:何謂真理?真理何在?耶穌曾與殺害祂的猶太人有一輪對話(約八37-59),言談間顯示這些人否認自己有殺害耶穌的動機;他們是亞伯拉罕的子孫,從來只信奉一位神,然而仇恨殺人的行動又怎可能從神而來呢?蘇牧師昨天這麼說過,離開教會的人從不肯承認是自己的問題,在我牧會的經驗裏也有同感。信徒從一所教會轉往另一所教會,往往對舊教會說長道短。若問信徒為何放棄信仰,他們總愛對別的信徒說三道四,謂他們的表現令他們失去信心。這正如一個人在生氣的時候,永遠覺得自己是對的,就算心生怨恨也不算有罪。很多人很喜歡看武俠小說,其中的主角多半從小立志長大後要殺一個人,因為這是他的殺父仇人,父仇報了之後,對方的兒子長大之後又註定要來尋仇。有仇不報非君子,仇殺於是變成了孝道的表現,好像有了殺人的倫理基礎。殺人不過是替天行道,不也是對的嗎?然而,《聖經》說:這是仇恨,這是罪。

今天,我們的確活在一個充滿仇恨、仇殺的世界裏,不要以為只有回教徒才胡亂發動「聖戰」,到處殺人。勿以為只有中世紀的天主教徒才會亂殺人,近代西歐有一件極其傷害基督教的事情,在德國基督教會完全沒有抗議聲音之下,曾把六百萬的猶太人送進煤氣爐內斷送性命,這是一個基督教國家內發生的慘劇。今日,北愛爾蘭尚未有平安,主要在基督徒與天主教徒在仇殺。讓我們順服在神的真理之下,每有仇恨在我們心中滋長時,意味着這是從魔鬼來的,因為神絕不贊同仇恨的出現。若不靠着神的恩典,仇恨甚至能叫我們把耶穌送上十字架。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