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高文牧師

《《啟十九1》的「此後」,是指悲哀過去,殘酷的戰爭完結,惡者完成了最後一擊,約翰聽見天上好像群眾的大聲音:『救恩、榮耀、權能都屬乎我們的神』。神已審判那些藐視神律法的人,公義真理得勝了,宇宙中罪惡的迷惑終於根除了,世上的一切已經曲終人散,群眾再次呼喊:哈利路亞!

當世界焚燒的煙一直上騰,直到神面前時,我們見到天上的天軍天使,再一次呼喊:哈利路亞!正如啓示錄第五至六節所說,你能否想像到寶座面前的響聲?!好像千萬的洋海,海浪翻騰,轟天的雷聲從天上降下,天上的大軍,裏面有撒拉弗,天使長,穿著白衣的眾長老,有從各族各方來的,數不清的群眾,眾口同聲呼喚:哈利路亞,全能的神,我們的主作王了!這是我們的主喜慶凱旋的呼聲,主坐在寶座上為王,祂手中執著永恆公義的權杖,滿披榮光的主,受著天軍天使的敬拜。

悲哀過去、天上歡呼

第七至八節的描述,彷彿容許我們在地上的人聽見天上的呼喊聲,首先呼喚我們去敬拜神,讓我們歡喜快樂,將榮耀歸給祂!這裏講出了我們聚集在一起的原因,我們受造,主要原因是要榮耀神,最大的喜樂就是要讚美祂!當人這樣投身在敬拜中,生命就最有活力!

一七四一年,有一位弟兄填了一套聖歌,內容撮自聖經不同經文,他將它送給了韓德爾。韓德爾收到這包裹時正值人生低潮,英國的貴族看不起他,生意周轉不靈,負債累累,五十七歲的韓德爾失去了人生的鬥志,在倫孰的寓所裏隱居。他沒精打采的打開包裹時看到這一旬話:祂被藐視,被人輕看…韓覺得正是自己的寫照,很有認同感,於是繼續讀下去:他信靠主,主沒將他撇在蔭間,祂要使你得享安息。

字裏行間的文句變成韓德爾心中澎湃的動力:祂是全能的、永在的父,和平之君,我知我救贖主活著,歡欣,哈利路亞…他感覺到天上凱歌的觸動,於是執筆譜曲,樂章湧流不斷,他幾乎來不及書寫,足足二十四天,這位作者足不出戶,佣人依時送去的食物許多時原封不動,有時拿起塊麵包吃兩口又繼續寫,佣人看到他一面寫,眼淚滴濕稿紙,非常詫異,有時佣人又看到他走來走去,再到琴前搖住身體,口中喊:哈利路亞,哈利路亞,後來韓德爾自己透露:我想我見到天父了,我見到天上的事!

實際上,韓德爾真的靈裏被提昇,他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釋放與奔放!但可惜,他以後在世上就不再有這樣的經歷,再不能感受到如此深深的喜樂。就在人生的這段日子,他全神貫注,為著神的榮耀和奇妙來頌讚,這個平凡的英國人,為這世界帶來每一次唱頌都令人生命被提上天的樂章!有一次在英國演唱「哈利路亞」時,英女王不期然站了起身,全場人都跟著站起來,直到全樂章演奏完畢。到今天,一聽到這樂章,都要肅然站立,這已成為不成文傳統。

這樂曲歌頌了彌賽亞,撫慰了人生。你有沒有發現當你讚美主,頌揚祂名之時,你心靈中不期然的大大振奮提昇!因為這是我們之所以存活的理由,我們被造原是為此,要歸榮耀與神,朝見祂是我們至高的喜樂!你聽到那從天上來的聲音嗎?要歡呼,喜樂,歸榮耀給祂!我們景仰讚美,我們滿懷期盼,因為羔羊婚筵來了!

要歡喜快樂,羔羊的婚筵快到

當我們的主駕著雲彩榮耀降臨時,祂的國度到了完美成就的階段,在那榮耀的一天,主將迎娶祂的教會,進入永恆的婚約中。這婚姻象徵神與祂所愛的聯繫,這是始於伊甸園的婚姻,聖經開始是婚姻,結尾也是婚姻,這婚姻的愛穿插於整本聖經之間。以賽亞書講到,創造以色列的一位是他們的牧人,而神的百姓是幼年所娶的妻,要永永遠遠將她許配給神…即使百姓冷淡退後墮落之時,耶利米先知仍然說你們屬於我。福音書也說到:『天國就好比一個王,為他兒子擺設娶親的筵席』,四處去請人來赴宴;保羅也說丈夫要愛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我們怎樣理解神同祂百姓的關係,就要明白舊約婚姻的背景。訂婚與成婚是兩件截然不同的事,訂婚期有幾年,但那時已有了夫妻的名分,但沒一起居住,直到真正成親那一天。

一個人訂了婚,便不能分開,若要分開便必須做離婚手續。迎親那天,新郎的家成為眾親友匯集之地,新郎迎娶新娘之後,儀式正式開始,大家在婚筵場合歡喜快樂,載歌載舞,開始充滿喜樂的日子。

從基督和教會的婚姻來看,我們也憑著信,相信人現在已許配給基督。今日天上的新郎尚未親臨地上,但祂一旦降臨,就會帶著他的新娘去到父家享受婚筵。今日教會既然已經許配基督,就必須貞潔地期盼祂的到來,我們等候主帶著天上的眾軍,榮耀的再臨!祂要迎接我們,永永遠遠歸於自己,永遠地在祂家中與祂共渡永恆。『凡被請赴羔羊婚筵的有福了』,所有在神國中吃喝的人有福了!

神的選民要從東、南、西、北匯集在神的筵席中,在那一天,主耶穌要給跟隨祂的人,享受豐富的婚姻的筵席。因此我們要抱住一個待嫁新娘的心,切切期待,我們走起路來也要輕鬆愉快,因為每一天我們都知道,我們已愈來愈接近赴席的那一天了!你有沒聽到來自天上的聲音?我們要歡喜快樂,歸榮耀給祂,因為羔羊娶妻的婚筵快到了!

人非聖潔不能見神

《啟十九:8》說到這聲音帶來最後一個情景,就是新婦裝扮整齊,穿上光明潔白的細麻衣,「細麻衣」代表信徒所行的義。新郎快來到,我們的分就是預備給祂迎娶。要出嫁就需穿戴整齊,所以有細麻衣賜給新婦,這裏提醒我們,人非聖潔不能見神。

如果我們好像羅馬人一樣拜宙斯,那就兇悍逞勇,因為他們拜那樣的神!如果我們像以弗所的人拜亞底米女神,一定是荒淫無度…但我們所信的主耶穌,祂是聖潔的!

聖哉,聖哉,聖哉,頌揚的歌聲響遍宇宙,神是聖潔的,祂也期望祂的子女是聖潔的!但我們都是不義的,怎樣能夠朝見祂呢?我們要穿上潔白光明的細麻衣,我們的聖潔完全是神自己的作為,全是恩典,沒有可誇!是基督親自為我們捨棄自己,用水藉著道將我們洗淨成聖,呈現給自己,成為聖潔的教會,亳無皺紋瑕疵。

你是否預備好迎見祂?你的衣裳乾淨嗎?在你生命中有何範圍未曾清潔?未曾交付給主?是否有污穢的習慣,纏累你的罪?是否明明受著神的管教,都置之不理。我們要將罪惡帶到十字架面前,埋葬在那裏。神的應許是有效的:『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罪在那裏顯多,恩典也在那裏顯多,我們可以天天過著一種有意識、有感覺,被聖潔包圍的蒙福的生活。活著每一天都要預備,如此祂隨時回來,你都可以迎見祂。

新郎來了!你是否已預備好?

五十三年前我結婚的那一天,新娘同她的好友預備嫁衣,當年我們有一古怪習慣,成婚前新郎是不可看那件嫁衣的。一九五一年六月三日在俄亥俄州的一個小教堂的聖壇前,迎娶了新娘,當時沒冷氣,禮拜堂滿了人,一點風都沒有,我穿著的絨西裝像焗桑那一樣…終於彈琴了,後門開了:我第一次見到穿著新嫁衣的新娘子,她爸爸帶她行上紅地毯來到我面前,我看著這婚紗,何其美麗!完美、潔白、無瑕!那一種的愛是向我湧流,完全的接納我,完全的歸向我!毫無保留地信任我,付託終生給我,在聖壇前立誓是這麼的寶貴。

過去五十三年來,經過水深火熱,神使我長大成熟,明白耶穌基督的愛。更美妙之處是我們共同經過了,困難讓我們更加知道多麼需要對方!我對愛的認識比五十三年前更深。但如果當年我第一眼見到的新娘,是穿著一件發黃發皺,污穢不堪的婚妙,對你一臉的不信任,不夠膽將所有的東西交給你,又不盡心盡力盡意去愛你…你想你會怎樣?!

你想耶穌今天看著祂的準新娘,看著祂的教會,祂會有何感受?!祂為你捨命,是想使你成聖,祂要清洗、充滿你!如果你發現衣服有污漬,今晚求聖靈潔淨你!你有否聽見天上的聲音---要歡喜快樂,將榮耀歸給祂!因為羔羊婚娶的時候到了!而祂的新婦已經預備好了,有『光明潔白的細麻衣,這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

赴羔羊婚筵的有福了,這邀請正擺在我們面前,我們今日正處歡欣期盼之時,正等號角吹響,天上的聲音要說:看哪,新郎來了!你預備好嗎?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