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吳獻章牧師

今天我們來探討聖靈、工人與工作;異象、團隊與委身等問題,以下從三個角度來看<使徒行傳>第十六章。

一、從社會的角度看:
這章聖經有被鬼附的使女;被錢束縛的宗教人士;受政教掛鈎被卡住的官長;被罪惡捆住的囚犯。四種人都被有形與無形的東西拘禁著,保羅和西拉走進他們當中, 結果,囚犯得釋放,鬼附的得醫治,懼怕的得自由,教會於是建立起來。細看歐洲首家腓立比教會,第一位受浸的會友是獄卒,囚犯相繼加入;有名叫呂底亞的姊妹進 來,有為奴的,也有自主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這就是典型的新約教會,諸式人等在基督裏蒙恩惠(加三)。透過傳道,罪人得釋;各樣的捆縛壓制通通瓦解。

二、從歷史的角度看:
保羅把福音傳至歐洲前,從未有亞洲的軍隊可進駐歐洲得勝的。荷馬史詩記載希臘大軍進攻託諾伊城,<木馬屠城記>的事蹟,可說是歐洲戰勝亞洲的一場戰役。波斯帝國也曾犯歐,九十萬大軍進攻希臘,慘敗而歸。主前卅三年,亞歷山大帝進攻亞洲,連巴勒斯坦一帶也被蕩平,其後羅馬帝國也曾進侵亞洲…保羅、西拉二人手無寸鐵,將福音從亞洲帶入歐洲,按行傳第十六章,可說創造了歷史,基督徒理應向他們學習。

保羅之所以輕易得勝歐洲是因為有正確的神學。希臘、中國人都愛把人提升為神。聖經的說法剛好倒過來---神按祂的形像造出人來,人是神所造的;保羅、西拉正因為有了正確的神觀,悄悄地進駐了歐洲,創造了歷史,讓神的軍隊進入西方。

只要有聖靈的寶劍,便可像保羅那樣征服歐洲,甚至征服全世界。只要有異象,有團隊,工人在總指揮聖靈引導下,就可以創造歷史。讓福音進駐這個可憐的社會,讓神的救恩傳入人間,只管留心聖靈引領,作神合適的工人,做祂要我們做的工作。但要留意得勝的秘訣:

  1. 體會自己的有限──有時聖靈會阻止我們做某些工作,正如昔日也曾禁止保羅和西拉在亞西亞講道,他們欲改往庇推尼,但耶穌的靈又不准,結果便在特羅亞落脚(徒十六6-7)。時間是神兒女最掙扎的問題,約瑟、摩西、約伯都掙扎過,究竟神何時領我進入下一步?保羅第一次旅行佈道的經驗,不一定適用於第二次,要聽總指揮的領導,順服聖靈的帶領。「摩西的杖」並沒有在迦南地出現過,約書亞領以色列人過約但河的方式,與 他們昔日過紅海時不一樣。新一代有新的功課,新世代的領袖需從上一代的領袖學習智慧,上一代的領袖要尊重下一代領袖的文化與處境。聖靈是全盤的總指揮,只要順服,祂必領你走一條嶄新的道路。
  2. 有廣大屬靈的目光──人要肯積極而冒險地順服神的帶領。馬其頓的呼聲響起,保羅一點也不躭誤。基督徒應是 CIA(Christianinaction),神既領我,我便立刻工作。保羅有廣大的屬靈眼光,不僅希望亞洲歸主,更望歐洲得救。他第三次旅行佈道時, 從以弗所出發往羅馬去(徒十九21),他在哥林多寫<羅馬書>時,計劃往西班牙去。保羅知道自己有限,所以順服聖靈帶領,但也很有計劃,立即回應,毫不躭延,為叫歐洲人蒙恩。衛斯理‧約翰說:「全世界都是我的牧區。」不要單看一地,應放眼全球。普世宣教需要具備廣大屬靈眼光,上帝才能使用。因為耶穌說: 「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
  3. 持定天上的異象──傳主福音,乃擋人財路,會被政治家、宗教家、經濟家連鎖迫逼,甚至打入監牢中。明明聖靈帶領,為何要被打入監房裏?既挨,負傷,縛起?像保羅的遭遇,可說跌進人生低潮,召命同受挑戰。然而二人卻在監裏唱詩讚美,囚犯側耳而聽。跟著,兩個神蹟發生,手銬脚鐐都鬆脫了,但是沒有一人逃走。本來想自殺的獄卒,嚇得目瞪口呆,囚犯們被福音改變了,甘願守法,不願逃走。獄卒受感,也當場得救,全家歸主。當人生陷入低潮時,要確定有神牽引,耶利米面對銅墻鐵壁,只知是神呼召,便抓緊上帝的應許。有位弟兄在客家人當中工作一年,只得一人受浸,但由於肯定神的呼召,便持定天上的異象,决不放棄。
    上帝呼召摩西,把以色列人領出埃及,法老加重勞役,十次改變心意,摩西卻沒有被失敗打倒,也不要看困難,只持定天上異象,仰望掌管環境的神。
  4. 體會神所領的路──神的道路,表面崎嶇,但往往是最短、最快、最安全。就像保羅幾經曲折到了腓立比,被打進監獄;神蹟發生了,首個歐洲的教會就在此建立起來,是超越環境的,是用神的眼光來建構的。「信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未見之事的確據」(來十一1),上帝讓摩西行了十個神蹟,當第十個神蹟行畢,法老王始讓人離去;到了紅海旁,面對大水滾滾,後有追兵,人開始埋怨起來,但當知「你的道在海中;你的路在大水中; 你的腳蹤無人知道。你曾藉摩西和亞倫的手引導你的百姓,好像羊羣一般。」(詩七十七19-20)。神的路在海下面,要有摩西的眼界,始知神在海中預備道路。不要看環境,乃要看主宰環境的上帝,祂在你生命中的帶領若然崎嶇,更要留心,不可放棄。像保羅看似崎嶇,但道路既短而又直接,一下子歐洲教會就被建立起來。保羅在羅馬寫了<腓立比書>,他在首章說:「弟兄們,我願意你們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興旺,以致我受的捆鎖在禦營全軍和其餘的人中,已經顯明是為基督的緣故。」(腓一2-13);當時他已被囚;可是帝國的禦營全軍,就因著他受縛而被逐一擊破。
  5. 勿讓思想淪陷於失敗的回憶裏──保羅與巴拿巴衝突,起因在馬可於第一次旅行佈道時中途退出。究竟誰是誰非?其實,二人都是對的,巴拿巴與馬可有親戚關係,希望有人在旅途中扶持保羅;保羅經過這次不愉快事件後心中存有介蒂,便淪陷在失敗的回憶裏。我在台大讀到一本書,使我學會安於暗淡。這位法國作家史特朗,描寫深居簡出的老先生,常痴痴凝望著對出的湖;原來他的愛人在意外中掉在湖裏死了,自此他便癡癡呆呆; 被失敗、挫折霸佔。若我們像保羅那樣解决不了十五章人際關係的問題,又怎能有十六章的發展?應當忘記背後,努力面前,保羅在腓立比學會這個功課,始能建造歐洲的教會。
    求主幫助屬神的百姓,不要讓過去的失敗打倒你、控告你,摩西、以利亞、彼得和保羅都失敗過,但他們忘記背後,努力面前。保羅在殉道前重新接納馬可,叫他來作助手。我們當中一定有人際關係失敗,甚至婚姻、事奉都失敗的人,求主助你忘記背後,努力面前;面對你人生的「第十六章」,祂還要用你!保羅若不從失敗中走出來,後面的帖撒羅尼迦教會、哥林多教會、羅馬教會就沒有希望。上帝仍要用你,只要你勝過思想戰,莫讓思想淪陷在失敗的範疇中。
  6. 尋找屬靈的夥伴──<使徒行傳>第十六章記載,保羅帶著西拉和提摩太展開第二次旅行佈道,途中遇到呂底亞,百基拉,亞居拉,還有提多,組成他的團隊,準備前往羅馬。保羅關注同工,看重他們所是過於他們所作。戴紹曾牧師曾給我們解釋:保羅沒有按原定計劃,在第二次旅程中建立以弗所教會,是因專業人士百基拉,亞居拉還沒有出現。

保羅在第一次佈道旅程將近結束時,甚是孤單,所以,第二次佈道旅程展開時,他便尋找屬靈的夥伴。今天,我不會作任何呼召,但會鼓勵以下三類人,包括帶職事奉者、醫護人員及卅歲以下的人,成為神使用的屬靈夥伴。尤其卅歲以下的都能成為「提摩太」,保羅提攜提摩太;他父親是外邦人,母親是猶太人。保羅給教會的幾封書信都與提摩太聯名,長江後浪推前浪,年青人實是教會將來的盼望。年青的弟兄姊妹,你們都是小「提摩太」,好好裝備自己為主所用罷!好求學,不 要浪費時間,擺上自己為神所用。

最後,請所有為人母親的站起來,這是最大的一批,你們就像提摩太的母親和外祖母。若不是她們,保羅就不會有這麼好的同工,事奉必然孤單。求主繼續使 用站在大家面前的這批人,用禱告託著你們的孩子、孫子。請為人父親的也站起來,你們在家中一定要有屬靈的角色,讓你們的兒孫像提摩太那樣為神所用。還有, 你們要為教會裏屬靈的子孫禱告,讓他們成為提摩太那樣有用的工人。求主恩待大家,請低頭祈禱。

「親愛的主,我們很是不配,祢捨生命在十架上,救贖了我們。祢為我們而死,我們為祢而活,幫助我們眼界高於環境,順服神的帶領。願 祢主導我們的生命,叫失敗的有力,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幫助我們當中年紀輕的,好好裝備,成為下代華人教會的領袖,社會的領導。求主幫助我們為人父母的, 成為教會下代工人屬靈的父母,用我們在世餘下的光陰,以禱告來託住神的國度,叫神的國度有更多年青的工人。但願我們可以見到華人社會福音廣傳,多人順服神 的帶領,有天上的異象和美好的團隊。求主恩待香港眾教會同心合意,興旺福音,並以真正屬靈的工作,預備祢再來。我們在祢面前雖然不配,但求主的靈感動,叫 培靈研經雖然閉幕,卻是祢工作的開始。求聖靈如何感動保羅,手無寸鐵把福音從亞洲傳到歐洲,讓今天耶和華的大軍,能像保羅和提摩太一樣被主大大使用。不叫 我們浪費祢的恩典,多作見證,迎候主再來。榮耀、尊貴都歸我主我王,奉耶穌基督名禱告,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