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你分享的好消息能解讀其它的消息,這是耶穌在第一世紀去不同城鎮宣講的好消息。準備好了嗎?永活神的國已經臨近了。

我邀請你留意兩個又短又互相補足的比喻,比喻是記載在路加福音13:18-23。耶穌問了兩次同一個問題『我要把神的國比作甚麼呢?』(18、20節)有時候耶穌說:『天國好像...』但這裡祂用提問作為開始:『我拿什麼來比較神的國呢?』重點是『我』。重點是把天國帶到世上、把未來帶到當下、教導我們『你的國降臨』和應允那個禱告的那位,他會教導我們怎樣理解天國是怎樣來臨。他會教導我們他如何在世上成就的使命,而這個是一個讓人驚奇的看法。

上帝在世上擴展的國,就像一個人把芥菜種放在地裡,也好像麵酵,女人拿去放在三斗麵裡。許多新約學者稱呼為『雙子比喻』不只是因為它們教導的真理互補,更因為耶穌把互相補足的性別放在一起,用男女互補性別帶出他的管制是如何在世上實現。

天國好像一個男人和女人如何如何。在耶穌年代,這個說法是沒發生過的,很激進的。沒有文士、法利賽人、拉比會這樣做的,但耶穌這樣做了,在路加福音,耶穌教導關於他回來時,『兩個女人一起推磨,一個被接去,一個被撇下。」(有些抄本有「兩個人在田裡,一個被接去,一個撇下來。」)』然後在路加福音15章,耶穌透過一位男人尋找他的一隻羊和一位女人尋找她的一塊銀幣,來解釋他怎樣尋找罪人,並且歡迎他們進入他的家裡。從沒聽過!好離譜!

聖潔的神以王的身份來統治世界,就像是一個男人在自己園子裡種芥菜種。聖潔的神以王的身份來統治世界,就像是一個女人把麵酵放在麵團裡。讓我們看看背後更大的上下文。

這個上下文牽涉到施洗約翰,他遠離城市的喧鬧奢華,住在沙漠裡。他察覺到有翻天覆地的事發生,永生神將會以全新和滿有能力的方法做事。神讓約翰看到這個翻天覆地的事情會發生在他的親戚耶穌,所以他呼喊:『預備主的道!』

當約翰被捕後,耶穌就出現,帶著神的福音。這個好消息不只是在個人宗教的領域當中有重大的意義,同時也在俗世公眾領域當中也有重大的意義。『今天』他說,『時候到了』。今天,在他裡面,也因為他,歷史已經到達了一個重大的轉折點,也跨越了一個極大的門欄。時候到了,為了什麼?為了天國破空而降到這個世界!神的新的秩序的開始,一個永恆的王朝!

耶穌接著開始醫治人並且趕鬼,為了神的國度是關於醫治和自由。耶穌接著宣講:當王進入他們的生命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們會成為八福的人。如果你想要進一步了解,我寫了一本有中譯本的關於八福的書。八福的子民:心靈貧乏、為世上的情景哀痛、溫柔、愛慕公義如飢如渴、憐憫人、內心清潔、使人和平、不會以惡報惡、學習為逼迫攻擊他們的人祝福、甚至學習如何愛他們的仇敵。

接著耶穌差派祂的第一批門徒在各城各鄉宣告:『上帝的國已經來臨了』人們開始得到醫治、拯救、朝著整全的生命邁進。但這個世界仍然是深受破壞。雖然光已經突破來臨,世界仍然在黑暗裡,所以施洗約翰很困惑,他落在監獄,聽到耶穌所做的報告,是好的報告,但不是約翰所期望的那麼好,不夠翻天覆地,所以他差派門徒問耶穌:『你就是那位要來的,還是我們要等別人呢?』

說多點這個雙子比喻的背景。耶穌越來越發現他和那些宗教的領袖相處不合,耶穌不夠虔誠!他並沒有按照宗教教導的來做事,耶穌醫治了一位彎腰曲背18年的女人,而他得到的是埋怨和投訴在安息日工作,然後他就講了這個雙子比喻。我們可以用這個方法來概括耶穌所說的:神的翻天覆地的國度並不會以其他的國度的翻天覆地的方式來臨。通常,就是好像芥菜種和麵酵。

讓我們分別地看這兩幅圖畫。

耶穌說:「神的國好像甚麼呢?我要把它比作甚麼呢?它好像一粒芥菜種,人拿去種在自己的園子裡。它長大了,成為一棵樹,甚至天空的飛鳥也在它的枝頭搭窩。」這個比喻所用的語言非常適合描述天國,因為神在舊約用樹木來描繪各種國度:某一個國家好像樹木,能讓其他的飛鳥(其他國家)來居住。在以西結書31章1-14節,神講到埃及法老的王國好像一棵非常高大的樹木,『空中的飛鳥都在枝上搭窩』在但以理書四章11-12節,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夢到一顆非常巨大的樹木:『空中的飛鳥棲宿在它的枝頭上』以西結書17章22-23節,神描述他的子民,上帝從香柏樹上摘下樹枝並且親自栽種:『它要長出枝子,結出果子,成為佳美的香柏樹;各種各類的飛鳥都必在樹下棲宿,就是棲宿在枝子的蔭下。』所以耶穌藉著這些舊約背景讓我們看到他怎樣看他在世上的使命。雖然有一天,他所帶來的國度巨大到一個地步可以讓世上所有王國能夠棲宿在當中,但是他的國度的開始遠遠超過施洗約翰的期望,是以非常微小微小作為開始,好像一粒芥菜種。

第一世紀就是用『好像一粒芥菜種』來形容一個東西非常非常小。一粒芥菜種只有1毫米直徑,750粒芥菜種能重1克。但是這種子能長到8尺到12尺高的樹。耶穌對施洗約翰以及我們說:『我的國度並不像你所期望的那樣翻天覆地的來,現在看起來非常的微小,但是你等一等看看,不要灰心喪志,相信這個芥菜種的能力』雖然比其他的種子更微小,但有天它會比園子裡任何一個植物更要巨大。

這個不就是耶穌講了比喻之後發生的事情嗎?經過2000年之後,我們不是看到耶穌所說的發生了嗎?這個微小的芥菜種已經超過微小的開始,福音已經遍滿全地,沒錯現在還有許多人群還沒有聽到福音,而我也盡力用我的方法讓他們聽到福音,但是我們看一下福音傳遍地多遠,上千萬的人已經棲宿在耶穌的樹木的枝子上。當耶穌講這個比喻的時候,當時有大約100位跟隨者,而他只收了12位參與他的密集課程,其中一個背叛了他,另外一個,西庇太的兒子雅各在這福音運動剛剛開始不久就已經被殺了。但彼得帶福音到散居在小亞細亞的猶太人,安得烈把福音帶到歐洲的南部,多馬把這顆種子種在帕提亞帝國然後最後把福音帶到印度的南部,馬太親自在食人族當中見證耶穌和因此喪命,那個族群的族長看到馬太如何為福音的見證而喪命也因此信了主。腓利帶領埃塞俄比亞的太監信主,而這位太監也把福音帶到他的人民當中,腓利也在亞美尼亞,雅典,和希拉波利斯當中建立教會和被處決。激進黨的西門和猶大一起把芥菜種帶到波斯也就是今天的埃及,巴多羅買拿著馬可馬太福音的一個抄本帶到印度,最後也帶到亞美尼亞,就是這樣開始。很小,很微小,但你看看它怎麼樣生長,今天仍然生長中。耶穌的跟隨者遍布每個大洲,差不多世上所有的國家都有耶穌的門徒。

我們眼看不見的麵酵正在發酵中。我們要留意一個很重要的一點,耶穌的焦點並不是在麵酵本身,發酵的過程才是重點。有個學者這麼說:『不是把天國比喻為麵酵,而是當你把麵酵放在一堆食物時所發生的事』在耶穌的時代,婦女自己在家烤麵包,把麵酵放在小麥和大麥中,讓它們慢慢膨脹。這個微小和隱藏的麵酵有明顯和巨大的效果。巴克萊(WilliamBarclay)這麼說:『把麵酵放在一麵團裡,會讓麵團變成冒泡沸騰的麵團』神的國也是如此,通常看不到,但效果卻是隨處可見:沸騰、發大、冒泡、起伏,達成顛覆。

上帝的麵酵雖然隱藏在這個世界,其實是大有能力地工作。這2000年當中,連那些不認識福音的人也得到福音的益處。你有留意到嗎?全世界都得到福音的好處,包括那些不認識福音的人。醫院、學校、女權、種族權利、人權,全都是耶穌把天國帶到世界後產生的效果。你有留意嗎?新約學者巴克萊提醒我們,耶穌來到一個排斥和邊緣化病者和弱者的世界,這世界把小孩子、女人、不同膚色的人和不同經濟階層的人邊緣化。例如在第一世紀的斯巴達,如果發現初生嬰兒是虛弱或有缺陷的,他或她就會被遺留在山上自生自滅。耶穌的國度的隱藏的麵酵改變了一切,耶穌的門徒照顧這類孩子,帶到自己的家裡當作親生般撫養。世上第一個盲人收容所是一位叫Falius的基督徒修士。第一個醫院是Fabiola基督徒女士創辦的。我推薦大家讀Rodney Stark著作的Triumph of Christianity,尤其是其中一章叫『痛苦與憐憫』(Misery and Mercy),當中描述第一世紀的城市的環境是多麼的糟糕骯髒並且充滿病菌,但門徒如何把福音的大能帶到人群內,Stark引述Plagues and Peoples這本書,說到耶穌的門徒如何照顧人,把死亡率降低了2/3。麵酵。當每次有人去醫院、接受教育、研究科學,不論他知不知道,他也是從天國的麵酵中得益。我知道基督教在我們這個世代,有時名譽不是很好,當中有部分是我們應得的,基督徒不是完美的人,做了一些不完美的事情,而且不是所有說自己是基督徒的人就真正是基督徒。所以當中一些負面的聲譽其實是正當合理的,我們也應該悔改,但是如果沒有福音,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呢?我們看看那些還沒有接觸到福音的地方,或者看看那些曾經擁抱福音但是今天拒絕福音的地方,例如歐洲或北美,曾經是基督教最興旺的地方,今天他們拒絕福音,然後自食苦果。

耶穌的雙子比喻裡更深一層的信息,『天國的奧秘』是微小本身充滿能力,隱藏卻能帶來轉變。這是鼓勵,生命不是在芥菜種和麵酵所帶來的結果裡,比喻給我們的鼓勵是芥菜種本身和發酵本身。天國的奧秘在於微小和隱藏的能力。是的,福音有的時候是以大而可見的方式來臨,好像在五旬節,耶穌的靈傾倒在五千人上。或是歷史上的屬靈大復興,祂可以,祂也曾經做過。

溫哥華是世上最世俗的城市之一,只有3-4%是基督徒,但教會再次增長,主要因為中國的基督徒移民到溫哥華,當然他們有帶來金錢和資金,但他們也帶了福音到這個城市。現在在拉丁美洲,每個鐘頭都有上千人跟隨耶穌。現在在土耳其有上千人跟隨耶穌,並讓鄰居感動落淚。宣教師告訴我,太多人想要成為耶穌的門徒,這些宣教士跟不上。現在在伊朗,有千百計的人遇見耶穌。

越是艱苦的地方會促使種子更深地植入土壤裡,以及導致麵酵擴張。但比喻的鼓勵卻更深層在微小和隱藏本身。一般來說,神的國度是以隱藏和微小的方式來臨,對我們這個世代來說,能抗拒把福音吹脹起來,顯示更偉大和曝光。但不用,福音本身夠偉大了,就讓福音以原本的樣式出來吧。看來很小的芥菜種,或是看不見的麵酵,有天天國會以石破天驚的方式來到,在那天來臨之前,天國是以微小和隱藏的方式來臨。在那天來臨之前,天國不會上頭條的,各大媒體的頭條都沒看到福音,但這個沒關係。福音不需要透過上新聞頭條來傳播到世界。耶穌不需要上頭條來完成他的目的。

神豈不是一直以來在歷史當中以隱藏和微小方法做事嗎?在所有的國家和民族當中,祂選了誰並跟他們立約?大國?不,祂選了猶太人,當時他們連一個國家也不是,只是一男一女,亞伯蘭和撒萊當時住在古代的伊拉克。而神揀選誰做王?高大威猛?不,祂選最年輕、最小的大衛。當神選擇一座山作為居住的山,祂選了最矚目的山嗎?不,祂選了在耶路撒冷最小最不顯眼的錫安山。當神成為人來到世界的時候,祂在哪裡出生?國際大城市?耶路撒冷?亞歷山大港?羅馬?祂選了一個又小又沒名氣的村鎮叫伯利恆。在聖經最後一卷書,我們看到神的偉大的榮耀,當中的核心是什麼?寶座的巨大?閃電和雷轟?不是,微小的羔羊。就算是新天新地,新的創造,耶穌仍然是那個小羊,但祂是在新創造中散發上帝榮耀的小羊。透過微小和隱藏,宇宙被轉變。

我想跟大家分享一個萊斯利·紐比金(Lesslie Newbigin),一位南印度的前任主教的故事,是關於耶穌怎樣改變這個世界。有一天他得到消息,叫他去南印度一個從沒聽過的,偏僻的小鎮,為25個家庭施洗。他就去了,然後他慢慢拼湊出這他們怎樣歸主的故事,接下來是他的故事,分四步曲。

第一幕。有個水源小組裡來幫助村民開發水井,讓他們能史上第一次享用乾淨的水,負責人是基督徒,他沒有受過神學訓練,他在分享信仰方面做的不是很好,但他讓大家知道他是基督徒,他讓村民當中留下一個印象:一位關心,誠實,良好,真誠的人。

第二幕。三四個月之後,其中一位村民去旁邊小鎮買了一本馬可福音,他回家後開始閱讀,在印度村莊閱讀代表開聲朗讀,所以其他人也無所事事,聚集和一起聆聽他朗讀馬可福音,然後開始討論。幾個月來,每個星期大家都聚集在一起,聆聽和閱讀馬可福音。

第三幕。來了一位自由傳道(independent evangelist)他來到這個村莊裡,宣講一篇熾熱的信息,然後他留下一個單張:『如果你今晚離開世界,你將會去哪裡?』第三幕以驚慌和人心惶惶中落幕。

第四幕。村民決定要嘗試理解基督教,他們記得旁邊村莊有一群基督徒,所以他們文字詢問:『告訴我們聽,這一切,包括耶穌,是怎麼一回事?』其實另一村的基督徒是勞工階層,其中一位瘸腿所以不能工作,所以他們叫他『去那個村莊,用一個月的時間告訴他們你所知道的』所以他就去了。然後紐比金就寫:『這一切行動的結果就是今天我坐在這裡,看到25個家庭對福音的熾熱,就像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相信福音的群體一樣。我們沒有一個人知道這四部曲,沒有一間教會或機構知道這件事情』『背後的策略完全來自看不見的手』

微小和隱藏。這也在你和我的生命、工作、住家、城市、全球華人社會、全世界每個角落發生。耶穌正在用祂的福音,以肉眼看不到的麵酵讓麵團發酵。耶穌用微小卻大有能力的芥菜種來進行祂的工作。

二十世紀偉大的宣教士,E. Stanley Jones經常鼓勵灰心的基督徒領袖的話:『早期基督徒並沒灰心喪志地說:你看世界來到什麼地步,但他們以極大的喜樂來說:看看是什麼來到這個世界』耶穌帶著好消息來到世上:神的國已經來臨了。

讓我們一起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