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七、美门

戚庆才牧师

使徒行传第三章十节

今天晚上是最末后一次的聚会,感谢主,我们每晚都看见神的荣耀,盼望每位弟兄姊妹和未信主的朋友,今天晚上都将荣耀归给主,主怎样感动,就怎样顺服它。

现在所读的圣经,是论从前一个瘸腿的人,他天天坐在圣殿的美门前,向人要钱,一天早上彼得约翰经过美门,那瘸腿的人盼望从他们身上得着帮助,彼得说:“你看我们!”那瘸腿的人心里盼望得钱,彼得说:“朋友,金银我都没有,只把我们所有的给你,我奉主耶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那生下来就瘸腿的人站起来,非常高兴,又走又跳跟着彼得约翰进圣殿,走着跳着赞美神,那时殿里很多人看见那瘸腿的人希奇得很,因为知道那人从来是讨饭的,他生下来是瘸腿的;现在能走能跳,进殿里赞美神,为神作美好的见证,很多人因着他而信主。

诸位朋友,我现在讲“美门”。这门预表主耶稣。主说:“我是门”主耶稣就是那美门。美门是怎样造的?历史告诉我们:门的内层是用哥林多铜造的,当时哥林多出很好的铜,美门的铜外包银,银外层包金,里面是铜,第二层是银,第三层是金,这门宜金是美丽啊!主耶稣就是那美门;铜预表审判,主耶稣是审判的主。人不知自己的罪,但到主耶稣面前就认识自己,当日税吏撒该不知自己犯罪,主耶稣进到他的家,主并没有讲甚么话,但是撒该自己到主面前承认说:“我欺诈人今愿意赔四倍”。因他一见主他的心就被主的光照亮。座中诸位朋友,你肯到主面前,就可认识自己。不但是铜,而且包着银,这是预表救赎。审判人的主,不只叫人知罪;而且施行救赎。主如同一面镜,令人知道自己脸上的污点;感谢主,他也是一条毛巾可以揩去人脸上的污秽。瘸主不只救赎,而且包上金。金代表荣耀,主有丰富的荣耀,我们来到主前信它蒙它救赎赦罪,此后在主内常看见它的荣耀。诸位美门那么好,你要不要进去? (同唱)

一门是一扇门 但是它有两面   里面与外面 你在那一面  一门是一扇门 但是它有两面   我是在这面 你在那一面

主耶稣是美门。那生下来就瘸腿的人,他坐在门外没有进去。诸位,现在很多人也是像那瘸腿的不进去而站在门外,多少信主的人,信是信,但不愿意往里面走,不读经,不祷告,坐在门外了。我有一位朋友他劝我信主,其后他写一封信给我说:“你信就信,不要太迷啊”,意思即是叫我做一个挂名的信徒够了。诸位,我们当中恐怕许多人是这样,不祷告,不读经,不亲近神,坐在门前够了,一回,一个教友来,我问他:“你有祷告吗?”他说有时有祷告,我问他一天祷告多少次?他说一天“三次”,我说:“你在神面前用很多工夫呵,一次半点钟,三次要点半钟啊”,他说:“怎能用这么久时候?我一次祷告用一分钟,三次用三分钟也用不完,吃饭时候祷告说:谢主赐饭吃,亚们,一分钟也用不完”。诸位,恐怕许多人还不如这个人啊!吃饭不道谢,不祷告。一回我到某家里,那家人表面上很热心,他们请我吃饭,摆开饭的时候,一个小孩子拿筷子吃菜,他父亲说:“不要动,牧师在这里,先要祷告!”啊!牧师在就祷告,牧师不在那末吃饭就不祷告了。还听人说:“北方一个基督徒天天不祷告,睡之前祷告很觉麻烦,他祷告说:“主啊,昨天晚上我已祷告了,今天晚上的祷告和昨晚一样的,亚们,”后来他又想到一个办法;他写一张纸贴在墙壁上,晚上他进被窝,他说:“主啊,墙上所写是我的祷告,你自己念罢”。诸位弟兄姊妹,许多人是这样马马虎虎,像那瘸腿的人坐在门外,他一切都晓得,但是不进去。诸位,现在有坐在门外的教友吗?愿主的灵感动我们,叫我们知道自己的地位。 (同唱)

一门是一扇门 但是它有两面   里面与外面 你在那一面  一门是一扇门 但是它有两面   我是在这面 你在那一面

感谢神,那瘸腿的人坐在门外,彼得约翰来到把他拉起来带他进圣殿。从前许多人帮忙他,抬他,但是抬他到门前就停了,而不抬他进去。诸位,现在教会很多人抬教友也是抬到门外就算够了。彼得约翰能抬那瘸腿的人进去,而其余的人不能,因他二人被圣灵充满,有能力带他进去。那人进了去,他的生活大大改变:他天天讨饭很苦,没有快乐;但是他进去就不同,他能走能跳,而且赞美神。从前在门外心不快乐不赞美神而发怨言。诸位,我们赞美神是因为在里面有说不出的快乐,若仍在外面过那不满意的生活,心里厌烦能唱甚么?巴不得我们每一个人都在门内。那瘸腿的人进殿内使多人看见主的荣耀在他身上,这是一个美好的见证,很多人因他而信主,若是他仍在门外那能荣耀主吗?在门外不能领一个人信主,很多人说:希奇!我信主多年,为甚么不能引人信主?是因为不会讲道,没有恩赐?实在不是的,是因你在门外,巴不得人人都进殿内,使多人信主。

今天晚上是最后一晚聚会,我要作见证,把一切荣耀归给神:我重生之后想到家人不信神,这个责任放在我身上,我常为他们祷告,挂心,老母亲多年拜偶像,从来未听主道,我写一封信给她述说我得主恩典的经过,信主很快乐,请你也快些信”,她回信说:“儿子啊,你信好了,但是我永远不要信耶稣”,我心难过得很!就写一封信给当地的牧师,请他到我家里讲道,那牧师写信对我说:“我从来没有看过像你母亲那样硬心的,我看没有甚么盼望”,我心很难过,天天跪下替她祷告了一年。感谢主,那年我在写字楼,公司给我一年假期,那天回家,有三个人和我们同行,他们是去读神学的,我们乘船坐车,到了车站,那时十二点钟了,那三位朋友请我们送他们进学校,我们送了他们之后,我的妻说:“时候不早了,先到我娘家吃中饭罢,”我听她的话进岳母家吃饭,下午带小孩子回家,一到家见母亲就问她平安,看见她的样子像很不高兴,我把礼物送给她,我说:“这是我在上海带回来送给你的”。那知她把礼物捽到床上很不高兴,怎么办?我有一个男孩,我家里有弟兄四人没有男孩子,我哥哥有七个女儿,拜偶像的家庭男孩子是很重要,第二的哥哥生女儿,生了一个又一个,着急得很!怀孕还未生,就给小孩起名叫“阿改”,意思即是改转过来生男孩子罢。那知道生出来没有改,还是女孩!再生小孩,给他起名叫“阿更”,岂知生下来又是女孩!老太太很盼望得着男孙。我心里说:“她看见我这个男孩子必定快乐,”我对她说:“母亲,看你的孙儿啊”,她拉着小孩的手;也是不快乐。我说:“母亲,你不高兴因为你不肯信主耶稣,我信主我多么快乐”,她瞪着眼睛厉声说:“像你吗?你在甚么地方来?”我告诉她,她说:“为甚么不先进我家”?我发起怒来,但神感动我说:“你劝她信主,你怎可以发怒”?我把气吞进肚里不发出来,她觉得希奇:我未信主之前,她骂我一句,我骂她两句,她看见我低着头不发气,后来她高兴了。她煮饭给我们吃,此后我上午到神学去;下午回家劝她,一直劝她半年,她头也不动,心硬得很,我请很多人祷告,也没有功效。过年,母亲说:“学校放假,你带着家人回家罢”。糟糕了家中过年很迷信,做很多拜偶像拜祖先的东西,我的妻不帮忙她做,她要说她不孝,有甚么办法?晚上我流泪祷告说:“主啊!你不是活的神吗?求你拯救罢”!第二天早上我家里来了一个用人,他说:“你快些回去看看,昨天晚上,我们没有睡觉,你的弟妇被鬼迷了”。我说:“主啊!你不作工还叫魔鬼作工”!

回到家里,看见母亲站着,我问:“母亲啊!有甚么事?”她说:“倒霉了!你弟妇被鬼迷,现在已送她回娘家去了”,我说:“不应当送她回娘家,不如送她进医院,若是被鬼迷,应当奉主耶稣的名赶逐他”。

第二天我从学校回来,父亲也回来,他对我说:“儿子啊!你母亲说你能奉主的名把鬼赶走,现在你回家赶鬼罢”。我吓得心跳起来!我懊悔昨天所说的话,回家去又怕被鬼打!不回又不行!我说:“你先回家罢。我回神学校里”。看见教员在楼上,我去告诉他说:“我母亲叫我回家赶鬼,我怎能赶”?他说:“每人都有这恩赐,用就可以了”,于是二人跪下祷告。他说:“你要我和你同去吗”?我说:“谢谢,我正是想你和我同去”。他又高又大,我心里说:“放心啊,若是鬼打我,他这么高大可以挡住我”。我说:“两个人太少,再请多些人去祷告罢”,于是又请多一个人同去。我说:“我没有看过赶鬼,是怎样赶的?”先生说:“没有别的方法,只要跪下祷告”。我说:“这个方法不好,她是被鬼附着;我是有神的灵,为甚么要跪她?站着祷告可以了”。我心里想:我们跪下闭着眼睛,弟妇来捏我们的喉咙,怎么办?

我们一同起行,各人手里拿着圣经,走在路上,回头看看那教员,手拿着扙,走起路来很神气!我心里说:“不要这样神气啊!赶鬼赶不出怎样好?”到了门前,小孩子们大声叫说:“来看啊!信耶稣的人来赶鬼啊”!我心里着急,很讨厌那些小孩子那样大叫说我们来赶鬼,若是赶不出那怎么好?我们到了大门前,我一脚踏进去一看,吓得全身抖震!脚不能动!先生说:“进去罢”,那真是可怕!弟妇本是很有礼貌的,这回看见她大变了,两个眼睛睁得很大!嘴唇动来动去,我毛发悚然,先生在旁边,我心稍微安定。先生闭目祷告,我眼睛不敢闭,很不放心,我对母亲说:“弟媳站立很久,叫她坐上床罢”,母亲不知道我的心,就把弟媳拖上床上坐,我心里想:她若来打我们,下床也要费工夫,我祷告说:“主啊!可怜我,加我胆量,不要叫我害怕”。希奇得很!祷告完,心不害怕,拿着圣经,上前去。我说:“奉主耶稣的名,我告诉你,我知道你是被鬼所附,我问你,你信耶稣吗?你若是信,你点头罢”。她点头而且举手说:“我信主耶稣”!她拉着母亲的手说:“妈妈,我信主耶稣”。我抱着母亲说:“母亲啊,你应当信主耶稣,你看主在我们家中作了工,很多人没有看过主显这么大的荣耀”。我抱着她而哭,哭到她害怕起来,她以为鬼离开她的媳妇而跑上我身上。她说:“你不要哭”。我说:“你若信耶稣,我就笑了,你看,我哭了一刻钟”。她心大受感动,拉着我的手,流下眼泪,她说:“从今以后,我相信主耶稣,谁杀我我也要信”。我大声说:“哈唎路亚”!那时是冷天,她受浸礼。过年不拜偶像,一同唱诗赞美主!神的恩惠临到我们家中。诸位弟兄姊妹,许多人还没有信主,你有代他们祷告吗?有作见证吗?盼望神恩待我们,怜悯我们,常与我们同在。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