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一、活神的呼召──“来”

王峙先生

唱诗:
一、凡心中劳苦 担重担的人 可以到我这里来 我就使你安息。
二、主阿我今来 我今来就你 求你所流宝血 洗我罪恶清洁。

经文:以赛亚书五十五章一至六节

马太十一章廿八节

我很感谢神的恩典,再给我有机会来香港的培灵会。这是我第三次在培灵会讲道,是神特别的恩典。请各位多多为这个聚会祷告。培灵会在过去得神大大的祝福,我们现在坐着等待神的祝福吗?是不能的,故此应该多多的祷告。多祷告,则能多得神的恩典,没有祷告,就不能得到神的大恩,请各位祷告求神,赐福这个聚会。

各位来聚会的时候,当请你们的亲戚,朋友,邻居等一同来聚会。因为主不单为我们死,也为他们死。主要我们得救,也要他们得救。因此我们应该带他们来。我们思想一下,香港有二百多万的人口,而到这里来聚会的人,不过是这么少数。我们的心真是不满足。应该有更多的人,若是一个人带一个人来,那么,这个地方恐怕不够地方坐了。弟兄姊妹们,我应该向神多多祷告,对人尽力帮忙。用写信请他们来听道,最好能够亲自请他们来。我们的主为我们舍身流血,从天降地。我们要求一个人的灵魂,不过只是到他们的家里,请他们来而已,不是要从天降地这么大件事。我们为什么不去救一个灵魂呢?

我们所敬拜的神,乃是活神,是会说话的。若是死神,就不会说话,他既然会说话,今天他对世人说什么话呢?在神眼中,世界只有两等人(但世人则不同,世人看人是分种族,贫富,阶级等等)一等是已经信了耶稣的,另一等是还没有信耶稣的。神今日对世人说甚么话呢?

甲、对已信主者,归纳起来,不过是一个字,乃是个“去”字。神说:“你要去!”“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

乙、对未信主者,归纳起来,不过也是一个字,是个“来”字。神说:“你一切干渴的都当就近水来”劳苦负重担的也来。无论什么人,神都对他们说“来”。

我是一个传福音者。我在一年中要走很多的地方,主仍是对我说:去!叫那些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或者你们会问我,你今日来香港要说些甚么?我可以告诉你,并无别的,乃是一个“来”字。来呀!劳苦者,主请你来。已经信主者,我也请你来。或许你已经变为浪子。不亲近神,你冷淡了,退后了,离弃神了。你的身虽然在礼拜堂,你的心却是在外边。有如浪子昔日虽然分了钱,在家住了几天,但是他的心,已经走到外边了。今日多少信徒,不是如此吗?今日的信息对你们说:“回家来!不要再远离主了。”

这个“来”字,包含有很多的恩典,有无限的爱心。主不丢弃我们,乃是请我们来,既是请我们来,就不是丢弃。今日的人,不是神离弃了他,乃是他自己不肯来,硬着心,我们自己离弃神,看轻神的恩典,不要神,是何等大罪?若是说神:“不要来!走开!”今天我们便没有这个聚会,我也无道可传了。

感谢神,虽然我们的罪太重,太冷淡,但是主没有说:“不可来”。乃是说:“来吧!”无论男女老幼,贫富高低,都可以来。这就是福音。神要我们“来”,求神叫我们把这个来字刻在心中,神请我们来做什么?

(一)神要我们来“听”──赛五十五章三节

罗马十章十四节那里说:“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听见他,怎能信他呢?没有传道的,怎能听见呢?”可见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已经相信了的,神也要我们来听,听得多,信心就更加坚固长大。“信”与“听”有很密切的关系。我是从不信的家庭中出来,年纪很小的时候便会拜菩萨,我怎会信的呢?乃是听来的,我听了,就知道我是一个罪人,主钉身于十架是担当我的罪。我信了,是从听来的。各位,多多来听吧!这是你的机会。

从前有一个小孩子,向他的老公公发问题。那小孩子说:“公公,什么东西都是神所造吗?”公公说:“是”。那孩子又问:“公公,苍蝇是不是神造的?神造苍蝇有什么用处呢?”那老人回答说:“神造苍蝇是有用处的。”继续他便说出他如何信主的历史……“我从前是不信耶稣的,你的祖母已经信了。她常常请我去听道,我总是不肯去,一次二次三次的推辞。后来祖母说如果我不去,她就不喜欢了,终于我去了。礼拜堂的唱诗很好听,但我不喜欢听讲道,而且觉得厌烦。牧师一讲道,我便把两只手掩住耳朵不听。有一天,牧师正在讲道,我又掩耳不听。忽然有一只蝇子飞来,伏在我的额上,当时我很难过,想用手把它赶走,但我怕若果用手来打,耳便掩不住。于是我继续忍耐,咬着牙齿。但是那蝇子很是奇怪,它没有飞开,反而越来越向下爬,我便越觉得难过,终于爬到我的鼻孔里。那时,我便无法忍受,迫得用手指赶它出去。正当这时候,蝇子赶了出去,而牧师所讲的道理,却听了进来,并且进来了,没有办法赶出去。这声音说:“你若果不接受主耶稣为你的救主,你要死在罪恶之中。”这个声音,日夜对我说着,终于我信了耶稣。所以我说蝇子也是有用的。各位朋友,苍蝇是没有用的东西,又有害,又污秽。但是在神的手中,无用的也变为有用,各位,你我不是一样的有害,污秽,而且比苍蝇更污秽吗?但如果肯放在神的手中,就能成为有用,这是奇妙的恩典。那老人因听而信了,你们都来听吧!

(二)神要我们来“看”──约翰一章卅九节

打开我们的眼睛来看吧!看看怎么知道有神?罗马书一章二十节那里说……“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入无可推诿。”我们见了太阳,月亮,天地万物,就不能不信神。我们看见了人,就不能不信神。试问人从那里来?你可以说:“人是从父母来的。”但我问你:“人是从父母来的,那么,父母又从那里来呢?祖父母曾祖父母,大曾祖父母,大大曾祖父母……一直推到最祖的那一位人类,又从那里来的呢?”更有些人说:“人是从猴子变来的。”但我告诉你,我在南洋看见很多的猴子,从来未见过它们变过人。南洋有很多的人,但没有一个是从猴子变来的。若说人是从猴子变来的,为什么从前的猴子能变人,现在的猴子不能变人?“人是从猴子变来的”这种说法,乃是魔鬼说的。魔鬼不想人知道是从神那里来的。若是知道,人便会晓得自己地位的尊贵,和责任之重大了。魔鬼叫人知道人是从猴子变来的,既是猴子变的,就不用负责任,不用守规律。试问猴子偷了东西,警察会不会去拿它呢?不会的。为何?因为它是只猴子。魔鬼不叫人知道责任,叫人忘记自己的地位。怎么知道人是从神那里来的呢?我们来“看”就可以知道。保罗在罗马书第一章那里说:“很多人从前是犯罪,在黑暗中摸索。”但后来他们信了主,就离黑暗到光明。败坏的人也改变了,成了好人。我们打开眼睛来看吧!这就是福音的大能。

德国的穆勒先生,在未曾悔改信主以前,是一个很败坏的青年。他离开了很良好的家庭,自己一个人跑到外边,到处放荡。一次住在旅馆,钱用尽了,没有钱付房租,被人赶了出来,而且被拿到警局坐牢。又一次到茶楼吃东西,吃完了没有钱付帐,又被人拿去警局。当他的母亲病重,将近死的时候,她想要见一见她的儿子,穆勒先生知道了,也不愿意回家。后来他的母亲因心碎而死。你说可怜不可怜。一天,穆勒先生听了福音,后来他信了。他信了之后,便大大的改变起来。后来他到了英国,创立孤儿院,收留数千孤儿,以信心过生活,以祈祷养活数千孤儿。穆勒先生九十多岁才离开世界。他死的时候,英国下半旗。出殡的时候,伦敦的商店也关了门。有千万人向他瞻仰敬礼。各位,为什么这个青年,从前是住旅馆,吃东西也不付钱,要坐牢。将死的母亲也不回去看一看。现在死的时候,千万人向他致敬,英国也下半旗呢?一句话便可以回覆这问题。就是因为他信了。这是福音的能力,是事实,是可以见到的。主说:“你们来看!”开我们的眼睛,来看吧!

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很多。这里我提出两点:(一)信耶稣不用钱,是白白赐给的。凡相信的,都可以白白得救。(二)基督教的道理是公开的讲。任何人都可以来听,来看,并无秘密。

从前福州有一位大法师,据说他曾云游天下。他到了福州之后,就住在山上。很多男女都上山去看他,求他做法事,医病,没有儿子生的,也请他做法事。我从来未见过人作法,我想去看一下。到了法师住的地方,看见有人站在门口,负责收钱。进去看作法的,每人收两块钱。我是神的仆人,当然不付钱进去看。我就站在门口看看,等到有人出来的时候我就问他。不久,有人出来,我便请问他:“你看见那位法师吗?”他说:“看见”。我说:“你有看见那位法师如何作法吗?”那人说:“这我不能说给你听,因为一说出来,法就会破了。”各位,我们现在可以从这一种宗教里找出两件事,是与我们基督教刚刚相反的(一)就是他们的宗教是要钱,没有钱连看也不能看。(二)守秘密,不让人知道他们怎样作法。但是感谢我们的主。主的道白白的,公开的,不怕讲破,越讲越灵,至怕你不来听。因为主的道是真的。所以主耶稣说:“你们来‘看’!”

(三)神要我们来“得”

得甚么?得安息是也。马太福音十一章二十八节那里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这一节圣经可以分为两个意思──一、“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请特别注意“可以”这两个字。这“可以”二字包含莫大恩典与安慰,是何等的宝贝。劳苦的人们啊!你们都来吧!你可以来。二、“我就使你们得安息。”这一句话,谁人说过?孔子有说过吗?释迦牟尼说过吗?穆罕默德说过吗?没有!为什么他们没有说呢?因为他们不能说,没有这种力量。只有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能说这句话。因为他不单是个人,他也是一位神。主耶稣讲这一句话,满带着恩典,权力。你们“来”就可以“得”,他能“给”你。

我在槟城住的时候,我住家的对面是一所监狱,里面满住囚犯。在斜对面的右边,乃是一所医院,再过去就是殓房。因此每日经过我家门口的人,大半多是探病,探监。不是探病探监的人,恐怕就是去埋葬死人的人。这些人都是劳苦负重担的人。有一天我对一位信徒说:“我很想用一个牌子写上马太福音十一章二十八节,给过路的人看。”那位教友说千万不可。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倘若真的有人来找你的时候,你怎样办?你能给他们安息么?我说不会的。因为我写这个牌子的时候,上面可以写着:“耶稣说:凡劳苦……”这样,不是可以吗?若是我自己说的,就不可以。但是主耶稣可以讲这句话,因为他有权柄,有力量。或者有人问:“何谓劳苦负重担?我不明白。”各位,我们不用怕,我们可以明白什么叫做劳苦负重担。请看圣经诗篇三十八篇四节:“我的罪孽高过我的头,如同重担叫我担当不起。”各位,看清楚了没有?“罪”就是重担。罪好像重担。我们要祷告,求神帮助我们,叫我们知道罪就是重担。为何我们不信耶稣?就是因为不明白罪乃重担,反以为犯罪是一种本领。啊!这是多么可怜。没有人能帮助我们,叫我们知道罪及重担,只有神能帮助我们。求神的灵作工,使每一信徒也知罪就是重担,不能不到主的面前来。愿神的灵感动我们。

我亲眼见过一个做母亲的,她有一个三岁的孩子,那孩子刚会说话,他便说谎话了。那位母亲在旁边听见,不但不责备他,不教训他,反而觉得快乐。试想三岁的孩子已经说谎话,将来三十岁的时候,就不堪设想了。各位,你们看见这一位做母亲的,以羞耻为荣耀,一点重担也没有。神说人的心好像石头。石心是怎样的?是硬的,是冷的,是死的,是无感觉的。世人的心就是如此。但是信了耶稣的人,他们的心是怎样的呢?神说:我赐给他们一个新心,就是个肉心.肉心是怎样的呢?是柔软的,热的,有生命的,有知觉的。这就是信耶稣的好处。神说:我赐他们肉心。望主帮助我们,赐我们一个柔软的心,火热的心,有生命的心,有知觉的心。便我们能知罪,知道罪是何等痛苦,是一个重担。不能不到主的面前,求他赦免,求他用宝血洗净罪过。

从前有一位教士到非洲传道。那里的工钱很便宜。所以他请了两个土人来帮助他做工。一个是大人,一个是小童。那个大的帮助煮饭。小的做其他杂工。那小土人的身体很黑,只有眼睛是白色,但是非常聪明,而且很会射箭。一天,主人从外面买了一只鸭子回来,预备来做菜,那小土人因爱射箭的原故,一不小心,把主人买回来的鸭子射中了,而且死了。那小童很是害怕,他看着四周没有人的时候,急忙把鸭子埋了。虽然他把那死鸭埋了。但是这鸭始终好像在他心里,叫他坐卧不安。他心里想:这鸭子实在是我打死的。不久,那帮助煮饭的大土人来了,叫那小的去挑水。那小土人说:“挑水是你的责任,为什么你要我做呢?”那大的回答说:“你去不去挑?虽道你不怕那死鸭么?”那小土人一听见这句话,害怕极了,倘若给主人知道,那就不好了。于是那小土人只得听从那煮饭的吩咐,替他挑水。过了不久,那大的土人又来了,叫他去破柴。他想不应承,但是想起那死鸭,他不敢不做。此后,因这“死鸭”的原故,使那小土人吃了很多的苦。后来,那小童想:这件事情始终是要解决的,不然,我受的苦将无了期。于是他跑到主人面前,痛哭流泪说:“主人,你记不记得那天你买了一只鸭子回来,一下子就不见了吗?”主人回答说:“记得。”他说:“主人,那鸭子是我用箭射死的,而且把它埋在地里。现在我知错了,求你赦免了我罢。”那主人是信耶稣的,就赦免了他。小土人得到主人的赦免,他欢喜极了,因为那死鸭从那天起,就从他的心中取去。当那煮饭的又来叫他去破柴挑水时,这回他不怕了。他说:“死鸭是记得,但柴我却不破。”各位,这小童得到了赦免,是何等的喜乐?何等的胜利?

弟兄姊妹们,今天晚上来听道的,你的心中有没有一只死鸭──重担呢?有没有对人不住的地方?对神不住的方?如果有,到主面前来,求告他吧!经上说:“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一书一章十九节。请各位为自己祷告,求主赦免我们,用他的宝血洁净我们。好叫我们的罪担得以放下。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