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一、将往何处?

周主培牧师讲
雷丽端姊妹记

经文:约廿19-23

今天晚上非常感谢神的恩典,在坐中多数是青年人。青年人不但是将来的领袖,也是今日的领袖。主耶稣特别关心青年人,他在世上工作时对青年人特感兴趣。耶稣基督在世上,不但传道而且医;他曾叫大麻疯得洁净,瞎眼得看见。三次叫死了的人复活,而三次活过来的都是青年人。香港教会的前途在弟兄姊妹身上,整个东南亚的工作在你们身上。如神许可的话,中国的基督徒应继续写使徒行传。那么,今日青年就有份于这伟大的时代中了。

刚才所读的经文:“那日是七日的头一日晚上,门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犹太人,门都关了。”这是一幅很适合现今世界的图画。那日是七日头一日的晚上,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是恐怖黑暗的一晚。现在是黑暗掌权,黑夜已深的时候,黑暗充满了大地。黑社会得势,吸毒者众;凶杀抢劫层出不穷,许多不可告人的事在黑暗中发生。光天化日之下整个世界都被黑暗笼罩。不但有水的污浊,也有空气的污浊。但是,整个世界我们看见有光明的将来在那里,然在黑暗中是看不出有任何的希望。请各位原谅我引用前联合国秘书长韩玛绍的话。在他未离世之前,他曾说过很悲惨的几句话。他说“我看不见这世界会有光明和平的将来,我们经尽最大努力,但仍然到了一个不可收拾的光景。除非世界在最近年来有个属灵的复兴,否则这世界将会临到万劫不复的地步。”今天我们看见整个世界是黑暗,人类已迈进毁灭的途径。不但圣经告诉我们末日即将来到,许多科学家有思想的人,都在想方法防备世界大局更趋恶化。在这黑暗的晚上,我们不知究竟要往那里去。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海明威写了本书“迷失的一代”,这本书叫每个青年人从梦中醒来。第二次大战之后,青年人对存在主义思想模糊,人类究竟从何处来,往何处去?为何要存在这世界上?今天很多的青年为世界的纷乱心里感到烦闷。我们看见旧的已倒下而新的却未建立,这是一个真空时代。许多青年觉得前途茫茫,到底要往那里去呢?四百万人挤在这小岛上,心里都有说不出的苦闷。记得在两年前,我离华盛顿到新加坡参加聚会,我问那里的弟兄姊妹们新加坡情形如何?他们说“我们二百万人住在这岛上如同被关在笼里。”这是我头一个印像,后来我离开新加坡到印度尼西工,印尼是个岛国。离开印尼到越南,听见西贡的人说他们如处于孤岛上。离开西贡到菲律宾,那地是个岛国。离开菲岛到香港,这里也是个岛。离开香港到台湾,那里也是个岛。离开台湾到琉球,也是个岛。离开琉球到日本,日本更是岛国。离日回美之前我到夏威夷,又是个岛。在这许多岛上,人们都觉迷茫,不知所从。所谓青年人打架,中年人打牌,老年人打坐。人心觉得有不可言喻的苦闷。有个青年人在他汽车后面写着“不要跟着我因我已迷失了”。有次我和一个长发青年谈话,觉得他心里有说不出的苦闷。他向我发个问题“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果是甚么?”还未等我回答,他自己已经作出答案“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果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至今,世界已经了五十多次战争了。

我们在黑暗中,心里惶惑,不知将往何处!在黑暗中,我们惧怕。记得我小时,母亲差我进房间拿东西,我不敢去,但母亲说我是个男孩子一定要去,我只好边走边唱而去。我唱歌并非快乐,乃是藉以壮胆除怯。在黑暗中,人心慌惶不定,充满了恐惧。记得我到耶加达时,有人劝告我不要把表戴在手上,可能连表带手都会失去,所以我就把表放入袋里。到了西贡,讲完道在回途中,陪我的人也对我说不要戴手表。我说我已知道了,早就将表放进口袋了。两周前到菲律宾,有位牧师也告诉我别戴手表,他还向我显示他失表伤手的疤痕。

到处人心充满恐惧。我永远不会忘记金路德博士被暗杀的那夜,在我住的那城,五百多处的大火着起来。我赶快驾车回家,因交通阻塞,车子只能慢驶。我见路旁有个妇人抱着孩子,双眼望天,悲叹地说“天啊,我们究竟要到怎样的光景?”人心慌惶不定。几年前香港很乱,许多人到加拿大去。先到温哥华,再到满地可。岂料那里的学生暴动,只好搬到多伦多。世界无一处有平安,这是晚上的时候!

为何晚上有黑暗迷茫恐惧?圣经告诉我们:“因为罪进入世界,世界就被败坏。”罪进入社会,社会被破坏。进入家庭,家庭被破坏。进入人心中,人心变成空虚黑暗,因为罪已经把整个世界破坏了。有人说,信耶稣的人总是说“人有罪”,可是我们自己没有看见自己有罪。现在请姊妹们回答一简单问题“怎样能看见自己的脸?”“照镜”。我再问“如果眼睛很明亮,镜子也很清楚,这样能否看见自己脸?”“能”。“今晚在黑暗里请你们试试;眼睛明亮,镜子清楚,能看见自己的脸吗?”“不能。”为甚么?因为没有光。亲爱的弟兄姊妹!基督耶稣的道不是人的幻想,乃是神的启示。不是人自己的想像,乃是神的光照。光一进来就能看见自己的脸。光一进来,黑暗迷茫恐惧之夜就有了转机。耶稣来万事都要改变。圣经说“耶稣来站在他们当中,对他们说,愿你们平安。”这是黑暗中的光明,是我们前途的希望。

今天有许多名义上为基督徒的,但实际上与耶稣并无关系。保罗说:“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这是很重要的。请原谅我说几句话,青年基督徒到了外国后就跌倒冷淡,为甚么?因他们没站起来。他们不是曾站在那里教主日学;在诗班唱诗吗,为何说没站起来?他们站起来是因香港的密度太强,前后左右把他们挤得非站不可,如果有时不来聚会,亲戚朋友纷纷质问因由;一旦到了国外,四面无人,站立不住,跌下来了。亲爱的弟兄姊妹!你非要和耶稣同连系不可。请原谅我说一点自己的事。我有五个孩子,三个大的我已经为他们施水礼。未受礼之前我和他们谈话说“孩子啊:我们之间是父子特别的关系。我们现在这国家,甚么都有自由,你可自由拣选你的学业职业配偶,我都给你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有的人对事物没有拣选,这是错误的,今天的拣选影响将来的结果。我对孩子说“甚么你都可以自由选择,只有一件事你无需也无法选择的。谁是你的父母难道能拣选吗?但你必定要拣选上帝做你的上帝。每个人都要与上帝发生个别的关系”。耶稣来,万事都要改变;耶稣来,我们有喜乐。圣经说门徒看见耶稣就喜乐了。耶稣说“父怎样差遣我,我也怎样差遣你们。”耶稣来,罪都得赦免。

我们虽处在这廿世纪太空时代,但那古老不变的真理,仍然是耶稣基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今天,一切的思想都以“人”为中心。很多青年人以自己为中心。别以为人的力量大,其实是很有限。太大之物固然拿不起,太小之物也拿不起。太远的看不见,太近的也看不见。声音太高听不见,太低也听不见。我们眼所能及的光非常有限,太弱太强的都看不见。有件事你不能否认的,就是你不能用自己的手抓住头发,使自己的脚离地,你无论有多之力也不能将自己抱起。故此,人休想用自己的力量来救自己!但耶稣来,万事都要改变。有很多人,甚至许多学生都说,你若能解答我们这些问题,我们就信耶稣了。我说,我没法解回。他们问,耶稣能否解答?请原谅我说,耶稣也不能解答,或者说耶稣也不来解答;因为耶稣到世上,不是单为解答这些问题来的。人生充满问题,今天解答了,明天又有问题,明天解答了后天还是有问题。比方在黑暗中,你带我到你家,我每摸索到的东西就问这是甚么,你一一为我解答了。后来电灯一亮,各物依旧,但已不再成问题了,因为有光便一目瞭然了。耶稣说“我是光,凡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人信了耶稣,不是说生命上的困难就没有了,虽然这些事情还在,但已不成问题了。耶稣并没有应许我们在人生道路上不遭遇危险,但他应许永远与我们同在。耶稣也没应许我们在人生的海上不遇风浪,但他应许我们必登彼岸。他不是叫我们逃避困难,乃是叫我们有勇气面对困难。当我们接受耶稣,我们有了新的希望,新的能力,新的道路,新的生活。亲爱的弟兄姊妹!你有否让耶稣在你生命中居首位;在你凡事上作主?单称他为主还不够,应让他在实际上称为你的主。我们生活需要有中心,有目标,才有力量。耶稣说,你们要受圣灵,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有能力为主作见证,有能力为主而活。巴不得今晚主对我们说话。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