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立志以传道祈祷为事

赵世光

犹太国有两个海,一为加利利海,一为死海,它们是有很大分别的,列表明之。

(一)加利利海

(二)死海

两面流通

受而不流出

有鱼类及其他生物

无鱼类及其他生物

有植物在两岸

无草能生

可行船

不能行船

是活海

有名有实

现在教会亦有此两种信徒,一种把从神里所得的,施赐与人,所谓‘白白得来,白白舍去’是。他们的生命,必很丰盛而活泼。一种信徒,光是接受神恩,却不肯施出。常赴会领受主的恩,然而从未把所得的告诉他人。故前者可以说是加利利海的信徒,后者可以说是死海的信徒。

马太廿五章所载的那三个仆人,最后的一个怎么样?他是去掘开地,把主人的银子埋藏了。依主人的原意,是叫他去得利的,他不体贴主人意旨,独行其志,甘心做一死海。

我在此点,有点经历,特见证之以荣耀主!一九二五年,我得到重生,未几,上帝要我献身立志做传道,我答应了。后来我每日的生活,头一件,要讲耶稣。盖我觉一个人未得救前,必有一个担子,就是罪;但已得救后,也有一个担子,就是宣传耶稣,──福音的担子。保罗谓:‘我不传福音,就有祸了’。不过罪的担子,是苦的,结果得死;福音的担子,是甘的,结果得赏。我那时候,还是读书,散学后,一壁行,一壁看,看在周围有甚么可以与他谈道的人。初则多向小孩子讲,后则转向成人,每次讲后,心中即不胜愉快。故以后即立志终身以此为事。晚上,我就到一圣经夜校里研经,直至九时才返家,有时,因为沿路与人讲道,常达一二时才得就寝。记得一晚很迟回来,忽忆起是日未对一人讲道,心中难过得很,然时已夜深人静,可向谁人说?乃高声纵唱‘耶稣救我’之歌,两旁住户,多诧异而启窗注视,我仍继续唱‘耶稣如何爱我,信他必得永生’之歌,是晚所得的喜乐,迥非往昔可比,也非言语所能形容。

一个已经得救的人,最关心的,是别人得救问题,自己得救了,眼见别人不能得救,怎能不着急呢?若不关心别人的得救,直是个死的信徒而已,上帝不能在其身上得到甚么荣耀。

此次淞沪战事,我被困在堂内,并有十余位朋友同躲于此,外边有日兵把守,水泄不通,若冒险而出,必定没有生还。乃恳切求主使用一日人带我出险。因对华兵没有希望故也。后果蒙神俯允,由一日人保护出走。真是感激主恩之浩大。此事以后,是二月十五吧!在某台讲道,讲毕,觉喉中阻痛,十七日医生诊验,谓此病很重,非入院留医不可。我从来未曾入过医院,遂答允之。未入院前,有人谓三天便可痊愈。不料入院后,医生谓最少要三十五天,才能出院。但没奈何,忍耐而已。入院后,热度很高,常有百零四度,医生以为没有希望,即幸而愈,其目必瞎。但我那时已昏晕不醒人事,像死去一般。有人探我,疑我已死,故一传十,十传百,……渐渐传开,谓赵先生已死了,更有人到慕尔堂去问何日出丧。然幸蒙天父垂怜,及多人的代祷,而病日渐退去。若果真个一病不起,实在更感主恩,因这个世界是不好的,多在世界一天,好像多增一天的烦闷。然我所以不死,乃上帝有其美旨在,即见我福音之债,尚未清还,还须走完所当走的路程。故还福音债,就是我们生存此世的目的。

在约翰六章九至十三节,记载耶稣用五饼二鱼,给五千人吃饱的故事,很有教训我们。那次有五千人听耶稣讲道,耶稣不忍他们饿着回去,故先去试验腓力说:我们从那里买饼给这些人吃呢?腓力答说:就是二十两银子的饼,叫他们各人吃一点,也是不够的,后由安得烈的介绍,乃知道那里有一个孩童,带着五个大麦饼,两条小鱼。到底他原来有多少饼鱼,圣经没有详细写出,我深信他那时已尽将所存的──五饼二鱼──献给主了。那些饼鱼,在童子手中,五不能变六,二不能变三,此最少的东西,在五千人面前,算得甚么?但其后换了地位,──由童子手中,换到耶稣手中,则不同了。五个饼可变成无数的饼,两条鱼,可变成无数的鱼。以不能饱二人的东西,竟能饱五千人而有余。我们在主面前,本亦算不得甚么。例如我现在能在此讲,唱,活动,然若上帝收回我的气息,则此没用的身体,成了死的,冷的,臭的东西。不过有一法,能令贱者变为贵,少的变为多,没用的变为有用,其法维何?即将其完全献于主,如那童子然,则上帝可藉着你,令许多灵性饥渴的人,得到饱足了。

再让我们默想当日的情形,耶稣和门徒,是站在山上,山下则坐着五千多人。照十一节所说,耶稣本非直接把饼,鱼分给众人的,是先递给门徒,后由门徒转递给众人的。(请看马太十五章卅六节)当耶稣递饼鱼与门徒时,门徒必须急速分给众人,若他们先自吃饱,然后迟迟分给众人,则耶稣必不喜悦,所以他们不能耽延的。他们必须很忠心,分完了,即回来,随接随分,如是者再,直至人人都得着吃饱,才停止工作,他们可以说是忠心到底!各位,我们在培灵会中,所得到的生命之饼,也当效法他们,很忠心很急速地分给在外边的民众,免得他们灵性生命因饥饿而致死。

还有一层,他们分完之后,要再到耶稣处取,耶稣未曾说过:(连一次也未曾)没有了。他们无论几次到耶稣领取饼鱼,耶稣总不叫他们失望。你们在这里听道,是从其仆人处领受的,无异于间接的领取饼鱼,但不要以此为满足,还须直接的从耶稣处领取,──由自己读经祈祷得来的灵训,再去分给施与别人,吾知主乃万有真源,只管向他领取,真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当日门徒分饼与鱼给众人,若众人一次不饱,将必再向门徒索取,同时门徒亦必再回到耶稣处领来分给他们,但他们吃饱之后,难道向门徒谢谢么?向犹大谢谢么?不,若果如此,那就错了,必须去到耶稣处说感谢的话才对。比方我讲完后,有人对我说感谢的话,我必老实说句:‘不敢当’,因我所讲的道,不是从我处来,乃从主处来的,好像众人所吃的饼鱼,非从门徒来,乃从耶稣那里来的然。假若门徒等竟接受众人的感谢,他们也是错了。故我们不当得那不当得的荣耀,但当把一切荣耀归于主,如邮差然,得了信件即转递于受信人。果如是,则必更多得饼鱼,且更能多赐别人。

门徒分饼,鱼时,也不是见某人生得漂亮,某人衣服丽都,某人举止温雅,……就先给他们,或多给他们;也不是见某人生得丑陋,某人衣服褴褛,某人言动粗豪,……则后给他们,或少给他们。门徒是不看外貌的,只按着次序递给,务使人人得饱而已。我们为主之仆,也当如是,不当分彼此,看外貌,见听众济济群英,则讲得起劲些;不然,则随便,敷衍,……那必遭主的责备。

门徒分给饼,鱼时,亦不能想到自己,我那么辛苦,跑来跑去,乏疲之极,为甚么不顾惜自己?苟有此想,则必不配为忠心之仆,盖忠心之仆,是只计到别人得益否?而不问自己如何的。假设:门徒顾惜自己,不肯过劳,得着饼,鱼,只站在那里,不去分给众人,则众人说不定要在旷野倒毙,成为饿莩。然咎将谁归?断不能归咎于耶稣,只能归咎于门徒,因耶稣本分是变化饼鱼,门徒本分,是分给饼鱼呢!

香港全埠,有许多人没得饼吃,他们也不知有耶稣,是由于我们未曾尽本分分饼与他们吧?有人说:‘我信道已多年,听道也不少。’好是好的,不过你还须把所得的道分给别人呢!

饼是甚么?率直说一句:就是耶稣自己。耶稣曾说:‘我就是生命的粮’!(约翰六章四十八节)只有耶稣能令我们的心得到满足,除耶稣以外,无论学问,金钱,……都不能满足我们的心;若果那些东西能满足人心,则人得着,不必再求了,何以事实不是如此呢?

饼在童子手中,不能令他自己满足,亦不能满足五千人,巴不得各位都能将自己所有,献给耶稣,令许多人因你而得满足。

再请看拉撒路和财主人的故事:(载在路加十六章十九至卅一节)

十九节说:‘有一个财主,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的衣服,天天奢华宴乐’。他为财之主人,到底真是财之主人么?怕倒过来,财为他的主人,他为财的奴仆呢?上海有些财主,平日深居简出,出必有人随从护卫。有人敲门,非究诘多次不敢造次开门,宛若无罪之囚徒。

那个财主,有名字存留么?不,他倒不若那讨饭的。我们的日记里,大概喜欢记载伟人或财主之名,很少有记叫化子之名的,但上帝不是如此,特略了财主之名,而记了拉撒路之名。深信生命册上,亦必这样。各位!你的名字,有录在生命册上么?启示录告诉我们:‘若有人名字没记在生命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廿章十五节)

他俩生前的景况,实有天渊之别;财主衣食住行,样样都美满之至;惟拉撒路则不然,衣不蔽体,住不安身,食不得饱,行不方便。惟生前的分别,却形成死后的分别。廿二节说他俩都死了,死的时候相同么?否,拉撒路死,或者尸首没人执拾埋葬,多人以为他不生更好;惟上帝记念他,宝贵他,被天使带去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至于富人,死时,圣经有五个字记他:──‘并且埋葬了。’──料他必举行很隆重的丧礼,修饰很美丽的坟墓,博得很大的虚荣,……然此不过暂时耳。且研究其死后如何。廿三节说:‘他在阴间受痛苦’。阴间与地狱不同,不得救的人,是死了到阴间去,等到世界末日,白色宝座施行大审判后,则再罚到地狱里。故阴间是在先,地狱是在后的,财主身体死后,而灵魂却在阴间受极大的痛苦。人在阴间与在世间没有很大的分别,他不特知道痛苦,且能见能叫,故圣经记载他他也不特能见能叫,且能回忆生前的事;回忆生前如何得罪上帝,如何暴殄天物,如何骄傲自大,有机会不信耶稣。……故亚伯拉罕对他说:儿阿!你该回想生前享过福。但徒然回想,没有用处,亚伯拉罕亦不能帮忙他甚么,因有深渊限定之故。所以人死了,得救问题,已经决定的。到了阴间,不能再回到世界,也不能再上到乐园;到了乐园,也不能再降到地狱,佛教轮回超度之说,实在怪诞荒谬之至,不可相信!

他们的请求,得不着允准之后,遂继续对亚伯拉罕说:‘我祖阿!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为我还有五个弟兄,他可以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他虽觉己没有希望,但对于兄弟,还有一线生机。自己既没有再生的可能,到世上来劝他们悔改信道,可央求拉撒路复活,去拯救他们。唉!我想在阴间必有许多兄弟,为你们着急,巴不得再来,劝你们赶快信靠耶稣,可惜不能!我也想在乐园亦必有许多兄弟为你们担忧,恐怕你们不能到他们那里去;同时也必有许多人虽然自己得救,但因在生前未曾多为主作见证,挂念着许多兄弟还未曾归主。惜他们肉体已经冷落,不能再来世上,带他们同到乐园去。

我们已得救的兄弟,若未曾劝兄弟亲朋悔改,拯救他们,将来置身乐园,虽很快乐,可是眼巴巴的看见兄弟们在阴间受苦,辗转呻吟,过意得去么?故当做个加利利海的信徒,将从主手得来的,再去施给别人。

有张二者,是一不识字的乡人,一天闻道受感,悔改归主。他思家中人还未信主,得不着信主的快乐,乃返家力劝家人信主,果得如愿以偿。引带家人信主后,又往亲戚家,劝导亲戚,不料亲戚之中,也有多人闻而倾信。后又思附近村乡,未闻福音的,大不乏人,遂更发宏愿,逐乡布道,乡人受感的,前后亦不少。偶有人诘问,他把所知道的,完全讲出;讲完后直说,他就回去牧师,帮助牧师讲解明白后,他把所得到的道再去传给乡人,随受随施,竟有几千人因他而得救。其后他改名为‘蒙恩’。各位,你比张蒙恩兄弟如何,他那么愚拙无能,(?)还能为主作此大工,况你们乎?

我国得闻福音真道,已有百余年,只有四十万多人信主,若依此速度进展,则更不知几何年,才能达中华归主的目的。

圣经所载七个审判之中,第三个是信徒工作的审判,那时必有人称为忠心之仆而得赏,亦必有人称为恶惰之仆而受罚。你愿意将来受罚呢?还是愿意得赏呢?若不幸而受罚,我们也不能怪责主,只怪责自己生前不曾还福音的债,致令多人下到地狱去吧!

现在主耶稣亦必同前一样,觉得穑多工少,也必如前的呼叫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去呢?’我盼望有人献身作主圣工,同时更盼望各位兄弟姊妹,均能做个又受又施的信徒,上帝所最喜悦的,是这样的信徒,和立志以传道祈祷为事的传道人,愿主祝福我们。

亲爱的阅者,你愿意回答以下的问题而实行吗?

1.认清你一切的罪,靠羔羊的血洁净,作尊贵的器皿,愿意吗?

2.完全奉献,等候主的差遣祷告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3.在主未差遣之前,把你余下的光阴为主见证,并在主前天天受主的造就,直等到合乎主用!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