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许道良牧师

经文:(约翰福音十三1-17)

(路廿二)记载了耶稣为门徒设立了最后的筵席,饭厅里一切都预备了,我们可以想像门徒陆续入席;由于没有划定位置,他们就争论谁坐在主的旁边。没有注意入口处摆放了一个盘,一壶水,一条手巾;这些都是仆人为主人洗脚的用具。饭前,耶稣除掉外衣,卷起衣袖,把水倒在盘里;取了毛巾,开始为门徒洗脚。我们可以想像当时门徒愕然的景象,每个人都猜测耶稣的用意,可能开始感到羞愧,但又没有勇气询问。

今天我们有很多聚首的机会,例如执事会、团契、小组交通、查经班……。我们的心态会否仍是重演当日门徒的境况呢?每次出席聚会的时候,是否想到自己要得到甚么,别人留意我的需要吗?尊重我的意见吗?若感到自己在教会未被尊重,就想办法离开,找另一间教会。不错,每个人都有很多需要,有物质上、精神上或灵性上的需要。以致教会内有太多的需要,都没有人去满足。要跟从主,就要学习他的榜样,耶稣要门徒学习彼此洗脚,做一些非常卑微的工作,但却能满足其他兄弟姊妹的需要。

首先,我们看看基督那虚己的预表。(约十三1)提到耶稣爱属他的人爱到底。他知道自己将要上十字架,有时间的限制,只有争取机会以表达爱的观念。他主动去爱别人,没有计较那些人配不配受自己服事。我们的主,万王之王,纡尊降贵,因为爱的缘故,愿意把这一切放下。这万王之王应该是受人尊崇,受人爱戴崇拜的;但他却作了这卑微的服侍。基督离开荣美的天家,来到卑贱的世上,立定志向过一生服侍的生涯;不是寻找服事的人,而是寻找服事的对象。四福音中常看见耶稣接触那些受社会轻视的人,如乞丐、瞎子,长大麻疯及患长年疾病的人,甚至死尸。以前的印度人分为四级,以祭司最高级,祭司们绝不能接触社会上的贱民,以防受到污染,影响自己的救恩。我们的主绝不是这种祭司,他来到世上,从不以阶级的角度去看待别人。中国历史上也有皇帝微服出巡的事迹,但也不会接触社会上低层的人。基督来到世界,根本没有人察觉他是神;甚至他的门徒也需要一段时间才明白过来。耶稣并不是故意掩饰自己的身份,只是他放下自己的身份,以致别人根本看不出他就是万王之王;这也是他在别离时,要教导门徒的功课,他拿起毛巾来洗门徒那肮脏的脚。这些人中,有包括那在众人面前否认他的彼得,并出卖他的犹大。当时,没有一人配得接受耶稣那卑微的服事,基督一生就是过着奴仆的生涯,虽然将来有一天他要作王;但在世的时候是做一个奴仆,他没有自己的主权,只有被人利用,甚至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这种奴仆的心态,在耶稣日常生活中表露无遗;彼得知道自己不配被耶稣洗脚,便拒绝接受;我相信他一半是基于客气的,因此他没有抢了耶稣手上的毛巾,替耶稣洗脚。他只是拒绝耶稣为他洗脚,可见,彼得并未真正了解这行动背后的含意。

此外,我们可从另一个层面了解洗脚的意义。在当时的文化来说,只有奴仆向尊贵的人洗脚;基督便透过这谦卑的服事,带出非常重要的属灵意义。耶稣说:“我所作的,你如今不知道,后来必明白。”这暗示行动背后还有另一个意义。又说:“我若不洗你,你就与我无分了。”表明卑微服事的背后,还有洁净的象征。一个罪人若未被洁净,根本不能亲近一位圣洁的神。在神的国度里也没有份儿。彼得听了耶稣的话,便立即有了反应;要求主也洗他的头和手,希望与基督完全有分。只是,耶稣进一步解释说:“凡洗过澡的人,只要把脚一洗,全身就干净了。”这或许是圣经上所讲的洗礼,我们既是基督内被洁净,洗礼不是重复的行动,一次洗了就足够。然而耶稣又暗示已受洗的人,也需要做一些洁净的工作。他说:“你们是干净的,然而不都是干净的。”这是双关语,暗示中间有一位犹大,是未被洁净;同时也暗示,我们的生命并非完全洁净,需要作一些洁净的功夫。(来九11-14)清楚说我们不是靠水来洗礼以得洁净,这不过是外表的象征,印证我们生命上已有的改变。然而,我们得以洁净是靠基督的血。因此,耶稣的卑微、顺服,是要从“血”的角度去看,门徒是看见水;耶稣都要他们明白,真正的卑微、牺牲不是水,而是用血来表达。基督爱门徒爱到底,连自己的宝血也愿意倾出来,生命也献上了;因为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洁净的背后,是基督生命的付上。十字架的工作,不但一次洁净我们,这赦罪的泉源还继续洗净我们信主后的过错。神只为人类预备了一个洁净的泉源──十字架。历代基督徒常犯了一个毛病,虽然靠着十字架的宝血得到赦免,却希望靠着律法继续洁净的工作。神并没有为人预备两个洁净的泉源,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救赎,不但能赦免我们信主前的一切罪过;同时,也是够赦免我们以后的过错。这就是耶稣要门徒明白的。

彼得要学习一个功课,就是承认自己的需要,愿意让主洗脚,这也是我们应学习的,我们信主后同样会犯错,但却不应将自己的软弱、错失加以掩饰,或找藉口解释;应像彼得那样,让主洗脚。最近有弟兄决定到北美谂神学,临走时问我,要做一个传道人,需要注意甚么;我告诉他,应时常注意自己。因为我们常看见别人的软弱、过失,却忽略了自己的生命;身为传道人,若忽略了自己的生命,事奉就会失去能力。若能在神面前保持洁净的生命,神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也会使用我们。耶稣洗门徒的脚,是要他们保持洁净,因为有重要的使命托付他们。

另一方面,洗脚只是个象征的仪式,不及内里的心态来得重要。当日犹大虽也被耶稣洗脚,却仍是污秽的。今天,许多人接受洗礼,但并非每个人都真正被洁净。表面上的罪,虽能争取别人的饶恕,但不等于内心有真正的忏悔。我们认罪的动机其实相当复杂,可能为了逃避责任,或希望别人接纳;甚至是透过认罪来掩饰自己其他的罪行,这些都不是真正的认罪。在整个预表里,耶稣要门徒学习彼此洗脚。洗脚象征谦卑的服事,他谦卑地服事他们;使他们知道怎样用谦卑的心态彼此服事。只是,服事与谦卑往往不一定能连在一起,很多人服事主,却少有谦卑的服事。

以前有位执事,在教会里相当活跃,却不能与其他执事和洽相处;开会时常命令别人做事,偶不如意他便大声喝骂。一回,家父在聚会时将奉献的程序稍作调动,这其实没有多大影响;然而执事在台前大声指责家父做错事;没有征求他同意便更改聚会的程序。这位执事有服事,却是存着大老板的心态去服事。真正的服事,是不见其人,但见其工作的果效,看见需要得到满足,污秽得到洁净。可惜,很多人不过是透过服事来抬高自己;使人看见自己的重要性,这是在服事上常出现的试探。耶稣要人彼此洗脚,但不要人没有存谦卑的心,因为这种服事只能完成事工,而不能建立生命。唯有存着谦卑服事的心态,才能接触别人生命的需要,在这接触中建立别人,激励人一同走天路。

可惜在教会团契内,我们看见许多弟兄姊妹被神饶恕了,却一直未被其他弟兄姊妹接纳;这里我们应当学习的功课。主既然饶恕他,洗净他,我们那有权去记恨呢?多少团契生活为着人没有彼此饶恕而受到亏损,基督不单用水洗我们的脚,更用血来洗我们的生命;我们岂敢不饶恕其他弟兄姊妹呢?我是谁呢?我不过是在十字架影下被洁净的罪人,我们怎样对待犯错的弟兄姊妹呢?真正的门徒,手里不是握着法官的小锤;而是握着一条毛巾,随时为人洗脚。耶稣说:“我是你们的主,你们的夫子,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当彼此洗脚;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作的去作。你们既然知道这事,若是去行就有福了。”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