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蔡元云医生

感谢主,昨天周牧师跟我介绍一位九十二岁的老会众,由第一届培灵会至今,她都参与,叫我非常感动。神恩待香港这城市,她虽经历风暴,但仍有不少兄姊渴慕基督,为此地祈祷,期愿他们的生命成为我们的激励。

耶稣说了许多话,做了不少事,而跟随基督的人务必明白他心里的感受,以免我们将次要的事情放在首位,在纷乱里迷失了自己。

让我们藉着下列经文来思想廿一世纪的属灵操练:

“他们走路的时候,耶稣进了一个村庄。有一个女人,名叫马大,接他到自己家里。他有一个妹子,名叫马利亚,在耶稣脚前坐着听他的道。马大伺候的事多,心里忙乱,就进前来,说:主阿,我的妹子留下我一个人伺候,你不在意么?请吩咐他来帮助我。耶稣回答说:马大!马大!你为许多的事思虑烦扰,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马利亚已经选择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夺去的。”(《路十38-42》)

得力在乎平静安稳

“耶稣对他们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 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他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么?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于是耶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路廿四25-27,45》)耶稣被钉十架后,谣言四播。在以马忤斯的路上,两个门徒遇上耶稣,却不认识他。耶稣反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门徒感到稀奇,他竟不知那几天所发生的事。我们就如门徒一样,对世事瞭如指掌,却唯独不知耶稣正活在我们身边,跟我们说话。

我们总想知道世界发生什么事,然而若不藉着神的话语,却不能解释世情。这八个早上说明廿一世纪的特色,这是处境,但切勿让处境分我们的心。若要明白这年代,就得先拥有基督的眼光。历史学家、报章、电视台都各有立场,然而究竟廿一世纪是个怎么样的世纪?有人认为这世纪将会产生全球宗教复兴,回教将会急速复兴…。另外,美国加州统计,三分之一人信奉新纪元运动,书籍、电影都具新纪元色彩。东方宗教复兴则具实用性,而后共产国家经历物质上的改变,南韩、中国都经历宗教复兴。在最幽暗的时代,人心归主,带来真正复兴,苏联解体后,人们亦真心信主,非洲亦有全族人归主之事。

在这混乱的状况里,如何跟随主?属灵操练又当如何?我曾向大家推荐Dr. Parker J. Palmer所著的"The Active Life: a Spirituality of Work, Creativity, and Caring"。作者提出To be fully alive is to act,从人的所作所为来看他们的信仰。《雅各书》论真正的信仰,见于人爱心的行动,真正的敬虔见于人接待孤儿寡妇。耶稣不时在作工里进作属灵操练。不过,To be fully alive is to contemplate,contemplate指安静,无声的,与神同在,有译作贴近神,静中与神深交。我们不可在行动中迷失了自己。

廿一世纪乃是讲求速度的年代。活得匆匆忙忙,没有空间对事整理反思,便忘记所发生的事情。属灵操练需有空间独处,耶稣传道以前,进入旷野四十昼夜。 后来耶稣名声四播,很多人找他治病,就在那时,他又退到旷野去,或许现代人评为太浪费时间。路加将这些片段也记载下来,因他强调耶稣是人子,有血有肉。另外他领门徒到山上去,改变形象,进入云中。门徒惧怕,感到贴近神而生的敬畏。耶稣与门徒在安静中,神让他们看见荣耀。见到荣耀,便轻看眼前的苦难。此外, 门徒察觉耶稣经常祈祷,他在一处地方祷告,门徒问如何祷告,他便教导主祷文。上十架之前,他并不是忙碌地劝人归主,而是在客西马尼园祈祷,那里是个安静、隔离的地方,与神相遇。
近来我常见到兄姊在地铁、火车上看圣经,我们也当单独跟主约会,腾出空间来独处,繁华闹市也可寻找安静的地方。祈祷乃聆听神的声音,藉圣灵来进入神的话。人的心易被所见的东西拉扯,对着圣经,也会胡思乱想,心内未能安静。马利亚坐着,对着耶稣,不分心,选择那上好的福分。门徒到山上去,也没有分心,单单专注,朝见耶稣。

分心是很危险的。我回港后,试过上午在医院工作,下午在突破作工,晚上到辅导中心去,后来某师傅教导我“得救在乎归回安息,得力在乎平静安稳。”人当“归回”“安息”,将心给他。用不着忙忙碌碌,叫自己喘不过气来。独处乃是香港人极大的危机,你的山在哪里?你的客西马尼园在什么地方?耶稣在世时,他仅得三年传道时间,完成使命,尚且知道不可以只顾作工,何况我们呢!

有增长,无深度

另一问题乃是“嘈吵”,那是内在的。今天介绍一本书籍,名叫《属灵操练礼赞》,作者叫Richard J. Foster,他的另一著作是    Prayer   。祈祷是将心底的话毫不保留地向神倾诉。祈祷也是聆听。有人说《路加福音》是祈祷的福音,不少篇幅记述耶稣祷告和教人祈祷,也有跟祈祷有关的故事。耶稣的祈祷,乃是等候天父的话。他拣选十二门徒之前,到山上去整夜祈祷,小心翼翼。被钉十架前,他进入客西马尼园,心内挣扎交战,想挪开苦杯,但他继续聆听,最终他说不是照自己的旨意,乃愿成就父神的旨意。

祈祷乃是聆听。可惜不少团契导师只教安排周会。我们更需要心灵导师,跟他一起祷告、等候,一起思想内心不同的声音。当儿子跟我谈他升学时,我着他去祈祷,自行聆听神的声音。其间或会听错,就让我们如Andrew Murray所言,多跟基督一起在祈祷学校里学习。在嘈吵的环境里,学习聆听,常常祷告,不可灰心,如寡妇在半夜里向不义的官伸冤。他又教我们不可跟法利赛人一样,藉祈祷来向别人说话。就让我们细读《路加》,从中领悟如何祈祷,如何聆听。

司徒德牧师(Rev. John Stott)是我所尊重的牧者,年届高龄。上次到香港短暂停留,有幸跟他会面,便问他周游列国,观察世界各地教会有甚么现象,他安静一会儿,只说了三个 字,叫我忘不了。他说:grow without depth(有增长却没有深度),人活在这世代,似有所感,却不读圣经,教会似兴旺,圣经教导却是贫乏。

全球首富Bill Gate著有"Business @ the Speed of Thought",他说做生意最要紧的是快速,速度主宰了一切,什么都掌握在你的指头,人平均浏览一个网站只停留10分钟。有同事曾邀请我担当网上的生命师傅,定期将稿件上载网上,他提醒我每篇只限200字。这个世代,人们似知道许多事情,究其实甚么也不知。他们不阅读,也不读圣经。马利亚安静地贴近耶稣,在心底记下耶稣所说的话,因此主称赞她。两个在以马仵斯的门徒知道不少,后来还成为教会的领袖,然而他们却不晓得发生了甚么事,他们跟随他三年,还是不明所以。于是耶稣从摩西和众先知起,重头申论。

耶稣复活后四十天,就是跟门徒恶补,开心窍叫他们明白圣经。圣经是我们的必读书,当明白其间的背景,不宜只翻一翻,只晓得一、两节经文。神藉着圣经引导我们进入丰富。

独行与同行

我曾跟大家谈过"connect" ,connect是一个关系。Disconnect是这个世代其中一项特色,连基督徒也是如此。“独行侠”的基督徒是很危险。耶稣在世时,他也不独行。他先贴近天父,也挑选门徒跟他同行。他领门徒到客西马尼园祈祷,他夥同门徒往前,邀请他们一起儆醒,说罢他独自一人祷告,其后他回去,又看见他们睡着了,便叫 醒他们一起祷告。

他在世时,渴望跟门徒一起祈祷,此外,他也跟马大、马利亚、拉撒路成了好朋友,他珍惜彼此的关系,建立群体。群体指基督的身体。我们当紧贴基督的身体,若互相隔绝,便生危险。不少人在教会里也感孤单,崇拜结束后,犹如戏院散场一般不认识信徒,不知谁是我们的弟兄。我们当有群体操练,彼此认罪、一起敬拜、一起庆祝。潘霍华着"Life Together"是论及群体的书中最好的。作者说晓得独处,也要进入群体,否则没有守护者,总以为独处时所想的便是对。若不晓独处,也不能进入群体。否则,即时跟人交谈,也只会敷衍了事。我们总要在爱中彼此建立。信仰不仅是个人的事,我们当与神相连,与体肢相交。

耶稣洗过门徒的脚,吃过圣餐,路加记载门徒仍在争论谁是最大。在这年代,香港最流行的名词是竞争力。竞争实属必然,耶稣说谁愿为大,就作众人的仆人。这个操练实在困难,做基督徒愈久,在教会里变得指指点点,愈觉得要受别人的服侍。耶稣不是把门徒关起来,而是着他们出外服侍。人面对不测的环境,就会显出真我,唯有这样,才有真正的操练。

在讲求效率的世界里,人当创造空间,独自与神相处。在嘈吵的世界里,人要学习聆听。在忙乱浮浅的世界里,当培养生命的深度,藉着圣灵的恩典,进入神话语的深处。在“断线”的年代里,别忘了我们要在群体里成长,彼此看守。在竞争的世界里,神差派我们服侍众人,作众人的仆人。但愿我们在廿一世纪真心跟随主。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