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稱義成聖的密切關係

費述凱牧師

稱義與成聖這兩個道理把福音的要義都包括在內了。這兩個道厘是不能分開的,因為二者彼此有生命的關係,如果將這兩個道理分開了,則兩個道理都會慢慢失去作用。世界上無論那一個人都有一個頭和一個身體,福音也是這樣,稱義道理有如人的頭,成聖道理好比人的身體。頭如果沒有身體和它合作,它的思想無論多好,其計劃無法行得出來。照樣只有身體沒有頭,不管它的力量多大,也行不出一些有用的事來,因為沒有頭來支配它的行動。我有一位同工,月前忽患麻痺症,從頸項之下,全身麻木,失去知覺,什至連小指頭也不會動一下。他的身體失去了作用,不能呼吸,只得用一個鐵肺替他呼吸。他的頭沒有麻木,眼可以見,耳可以聽,只是不會說話,因為說話要用肺吸氣傳往聲帶,才可以發音,他的肺已經不由他自己管理,雖然思想清楚,只是行不出來。所以他是有頭而無身體,真是可憐。有很多人在靈性上好像這位牧師在身體上的情形,他們只知道稱義而不知道成聖。在加拿大有一個女神學生,她在聖經學校已經受了一年的造就,可是她的行為完全沒有改變,她的打扮像妓女一般,有一位熱心的老姊妹勸她不要這樣羞辱主,她說:「不要緊,我是因信稱義的,我的罪耶穌已經洗淨了,我有永生,不再會滅亡,我在世界上享福將來到天堂也可以享福,我的行為不好不能阻我到天堂,得救是一件事,行為又是一件事。」所以她還是沒有改變,她在靈性上如同那位牧師在肉體上的毛病。她的頭腦充滿了稱義的道理,但不會行稱義的道路。頭腦知道,但身體麻木,就行不出來。有些人明白得救不是因為行為,乃是靠耶穌的寶血,他對羅馬書五章九節所說:「藉著祂免去神的忿怒」也很明白,他還會引用約翰福音十章廿八廿九節說:「我又賜給他們永生,他們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我手裏把他們奪去。我父把羊賜給我,祂必萬有都大,誰也不能從我父手裏把他們奪去。」他在頭腦清楚明白這一切的道理,他覺得在耶穌手中很是安全。但可惜他沒有注意在約翰十章廿八廿九之前的一節聖經說:「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我。」這些人沒有聽耶穌的聲音,只有頭腦的認識而不會行,是基督徒的一個危機。

必僅僅知道稱義的道理,而不知道成聖的道理,在他的思想中把保羅的福音分為二段。在撒母耳記上末章有一件事要我們留意的,就是掃羅王之死。掃羅死後,非利士人走來,把他的首級割下,拿回大廟示眾,掃羅的身體卻由以色列人走了一夜的工夫抬回祖家,埋葬在垂絲柳下。這樣掃羅的頭在一邊有非利士人招呼。掃羅的身體又另在一邊由以色列人招呼。弟兄姊妹們!現在保羅所傳的福音也是受到這樣的招待。教會用神學的刀把保羅傳的福音切為兩段。教會一部份人拿住福音的頭,就是稱義的道理,他們說:「這是我們的道理,我們要好好的保守它,注重它。」又有一部份人拿著福音的身體——成聖的道理,說這道理是他們的,如此主的教會就被分為兩段。有注重稱義之道理而不重成聖道理者,有重成聖而忽略稱義者。有的招呼福音的頭,有的招呼福音的身體。結果全教會都受虧損。

稱義成聖這兩個道理是不能夠分開的,因為它們在彼此間有生命上的關係,分開就會失去作用。所以神所配合的,人不可以分開。保羅為什麼寫羅馬書?因為當時教會把福音分成兩段。在加拉太教會的人放棄稱義的道理,注重自己成聖,守摩西律法,靠自己的行為,拿住福音的身體,把福音的頭丟在一邊。哥林多教會則與加拉太教會相反,他們頭腦上明白稱義的道理,卻忘記了成聖的道理,所以他們說:「我們因信稱義的人,感謝主,我們永遠不會滅亡,可以上天堂,我們得救是因著信,不是因為行為,只要信就可以得救,這個身體是屬於敗壞的世界,人犯罪是免不了的,心靈是屬於神的,所以因信就可以稱義,犯罪不會影響得救。」這樣他們是拿住了福音的頭,把身體留在一邊,緊握稱義,丟棄成聖,把福音分為兩段。保羅怕羅馬教會會受到影響所以寫信給他們,免他們犯這大錯誤。保羅在羅馬書把稱義成聖聯在一起,在未講完稱義的道理以先,他就把成聖的道理講出來:

「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沒有律法之先,罪已經在世上,但沒有律法,罪也不算罪。然而從西當到摩西,死就作了王,連那些不與亞當犯一樣罪過的,也在他的權下,亞當乃是那以後要來之人的豫像。只是過犯不如恩賜,若因一人的過犯眾人都死了,何況神的恩典,與那因耶穌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賞賜,豈不更加倍的臨到眾人麼?因一人犯罪就定罪,也不如恩賜。原來審判是由一人而定罪,恩賜乃是由許多過犯而稱義。若因一人的過犯,死就因這一人作了王,何況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賜之義的,豈不更要因耶穌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麼。如此說來,因一次的過犯,眾人都被定罪,照樣,因一次的義行,眾人也就被稱義得生命了。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照樣,因一人的順從,眾人也成為義了。律法本是外添的,叫過犯顯多,只是罪在那裏顯多,恩典就更顯多了。就如罪作王叫人死,照樣,恩典也藉著義作王,叫人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永生。」(羅馬五章十二至廿一節)

以上所讀的十節聖經,就是把稱義和成聖兩大道理聯合起來。如果第三大段算是福音的頭,第四大段是福音的身體,剛才所讀的那一段聖經就可以說是福音的頸項。頸是奇妙的肢體,它主要的工作就是把頭與身體聯合起來,使兩者之間有生命的關係。保羅用這十節聖經把兩大道理聯合起來,就表明這兩個道理是不能分開的。在研究的時候可以分開,但事實上是不能夠分開,在生活上不能夠分開。最後,我要把自己的見證講出來:

我在廿一歲的時候聽到福音。我是在加拿大生長的,我出生的地點是在一個偏僻的地方,父親常常在外邊工作,只有母親和我常在一起。那地方的天氣很冷,所以我常常在火爐邊聽母親講聖經故事。在年紀很小的時候我已經知道有天堂地獄,有魔鬼,有真神。在我小小的頭腦中,就發生了一個幼稚的神學觀念:如果做好孩子死的時候,就可以上天堂,做壞孩子死了就要下地獄。所以我那時候不敢犯罪。慢慢長大了,到了學校,有些不好的同學把壞事教我知道,從那個時候起,我會罵人,講污穢的故事,後來還學會了抽煙,打牌。在白天做這些事情,晚上睡覺的時候良心就活動起來:好孩子上天堂,壞孩子下地獄。白天犯罪,晚上悔改,可是改也改不來。到了二十歲,犯罪的事就更多了。感謝在天上的父,祂知道我可憐,想到天堂,但不知道怎樣去。所以神引導我到一個地方工作,這裏的主人母親是個熱心的基督徒。我在那裏工作,我的志願是將來做一個飛機引擎的工程師,盼望成功之後,可以發財,可以和父母一同享福。所以我腦子裏充滿了飛機,在吃飯的時候講,在睡覺的時候作夢。在另一方面,這位老姊妹天天在吃飯的時候對我講聖經,但我和她辯論,和她講進化論。於是這位老姊妹天天為我祈禱,求神拯救我這個可憐的青年,叫我悔改,開我的心眼,叫我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過了三個月,神聽了她的祈禱,聖靈在我心中作工,叫我不平安。本來我每月從美國訂來一份科學雜誌,我總是從頭至尾看一遍的,可是現在雜誌來了,我不想看。我的心開始改變了,本來喜歡的現在不喜歡,本來不要的,現在卻去尋求。於是我到禮拜堂聽道,當日牧師講十字架和寶血,我聽不懂,心想:耶穌死是他自己,與我何干,耶穌是猶太人,我是加拿大人,他是一千九百多年前的人,我是二十世紀的人,他的死怎能影響我呢?不懂,但我喜歡聽。在晚上的時候我睡不著,想起我的罪,我的脾氣,我的毛病,恐怕是改不了,將來一定要下地獄。我越想越怕,一天晚上,我靜靜跑到外面,天上寒星點點,微風吹在我的臉上,我沒有理會這一些,我心想:在星星之上不是有神嗎?祂現在看著我,祂知道我的存心,祂要刑罰我呢?要拯救我呢?我祈禱說:「神啊!拯救我!我不願意下地獄。」我等了半天,等神救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我心裏又想:不知怎樣才得救呢?後來我決定在下一個禮拜,到禮拜堂坐著。在那裏等神救我,祂什麼時候救我,我什麼時候才起來,祂不救我我就坐在那裏不動,看神怎樣辦我。牧師在講道,我心裏在想:神現在救我吧!我已經夠時候,我應該得救了。散會之後,我真的坐在那裏不動,等神救我。感謝神,神那一天真的是有意思要救我。在離開我們那個地方約一百里有一間聖經學院,學院的院長這一天剛巧也來到這禮拜堂,大概他來這裏是要找學生,這位老人家的年紀很大,約有七十多歲,頭髮斑白如雪,面貌如老摩西,他坐在禮拜堂的後面,散會後,人都走了,這老人家見我一個人坐在那裏,就引起他的注意,他走前來,用手輕輕放在我的肩上,然後對我說:「弟兄!你是不是一個基督徒?」我等了很久都沒有人問我這句話,他一問,我就說:「先生,我願意做一個基督徒。」他說:「你願否現在就做基督徒?」他一說現在,撒旦就立刻工作,在我心裏說:「不要現在,因為你現在還沒有預備好,你還有許多的毛病,你如果現在信耶穌,你還會罵人,人家說你是個假冒為善的基督徒,等到你沒有毛病的時候才信也不遲。」但另外有一個聲音說:「現在就是你的機會,神現在要救你。」「等一等」。「現在」。心裏就交戰起來,這位老人家好像看見我心裏的情形,他就說:「弟兄,你現在什是危險,你好像生了一個病,快要死了。醫生把藥放在你的床邊,只要你吃了這些藥,你的病就一定好,如果不吃,就必定死。你死不是因為病,乃是因為你不肯吃藥。神如今為你的罪病預備了藥,罪病要你的命,要把你送去地獄。神預備的藥就是耶穌的寶血,信祂,就不致滅亡,不用下地獄,如果你不信,就是不吃神為你預備的藥。」老人用這個比方,我心裏就明白過來。此後每逢牧師講到十字架的時候,我差不多見到耶穌在十字架上受苦的情形。又好像聽見有音說:「孩子,我受苦一切的苦都是為了你,你現在肯不肯讓我拯救你。」我心裏聽見這慈愛的聲音,我說:「我肯!主啊!求你拯救我。」說了這句話,心裏覺得罪的問題已經解決,我的罪已經洗淨,心裏有十分的平安。不久,我就入了那位老人家主持的聖經學院,初進院的兩個月當中,心裏非常快樂,常在半夜起來感謝主,我讀聖經,不犯罪,從前的老試探沒有出來,我完全改變了,在這兩個月當中,我好像躺在主懷抱裏過生活一樣。好景不常,過了幾個禮拜,忽然在一天老試探又來了,使我無法預備,於是我又犯上了未信耶穌以前所犯的罪。犯罪之後,心中害怕,繼而懷疑自己是否得救,為什麼我還會犯這些罪?於是我就去問一位同學,這位同學說:「你不應犯罪,既然犯了,也不用灰心,因為約翰一書一章九節那裏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我不敢到神面前認罪,但心中害怕,怕忽然死了,最後我還是跪在地上,流淚在神面前認罪。認罪之後,心裏就平安。可是過了兩天,罪又來了。犯罪,認罪,赦免,心中平安……起來又是犯罪。這種生活是過不下去的。神既然救我不下地獄,祂總有一個辦法解救我不犯罪。但我只知稱義的道理,而不知成聖的道理。有一位同學對我說:「我未明白稱義道理之先,我很怕犯罪,因為我怕下地獄。就是因為怕下地獄的心管束我,叫我不敢犯罪。自從明白了因信稱義的道理之後,耶穌把我害怕犯罪之心拿去了,現在我找不到一樣東西代替地獄使我怕犯罪,怎樣辦呢?」他這樣回我,我不知所答,因為我亦常常犯罪。這樣的光景真是可憐。兩年之後,神呼召我到中國傳福音。到了中國之後,滿心以為試探不會再來了,我到中國是做聖工,一定可以做一個得勝的基督徒。怎知到了中國之後,老試探又追上了我,有時又發脾氣。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我只知道稱義的道理,而不明白成聖的道理,只明白福音的一半。福音的一半我們已經研究過了,明天晚上,我們繼續研究福音的另外一半——成聖的道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