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稱義——(第一講)

費述凱牧師

我已經用了三天的時間講定罪的道理,今天開始講稱義的道理。我不能叫你們覺得自己有罪,只有聖靈的工作,叫你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盼望聖靈用神的話語責備我們的心,叫我們知罪。罪惡真是一件可惡的東西,它很聰明,在你不知不覺的時候它就來了。大概一個人首先看見罪的時候,一定很怕它,想逃避它,但是慢慢天天看慣了罪,與罪混熟了,就不怕罪。我做小孩子的時候,見人飲醉酒,走路時東倒西歪,我心中很是害怕。到了長大之後,在外面天天見人飲酒,見慣了就不怕,先是怕酒,後來就容讓它,不責備它。再過幾個月,心裏就覺得飲酒頗有意思,我試試看酒是什麼味道的,如果不好下次就不飲,於是我了一點,飲後覺得有點頭暈,講了很多說話。感謝神,祂在我年少的時候拯救了我,不然我也會到酒徒的地步,成為酒鬼。我有一位同學上了酒癮,也是經過三個階段,一容二從三懷抱。他懷抱酒,酒亦把他懷抱,他不能一天無酒飲,什至把房子賣了也要飲酒,他因為酒就得不到自由,成為罪的奴僕。不但飲酒有這種結果,抽煙也是這樣。我第一次見人抽煙心裏覺得討厭,後來見慣了,慢慢又覺得很有意思,想試一下﹐怎知抽了一口,肚裏受不住,作吐起來。我見別人抽煙不吐,難道我不能抽煙嗎?於是我再試,直至不吐,心裏才覺得自己是個大人了,以為會抽煙值得驕傲。如果神不早拯救我恐怕我也會被煙所抱。罪真是可怕的東西,罪叫人滅亡,罪使耶穌基督釘在十字架上。神永遠恨罪,我們是神的兒女,我們當以天父的心為我們的心,祂恨罪我們也當恨罪。但是罪已經把我們綑綁,我們已經沒有自由,就算恨罪也是沒有用——除非有一位救主拯救我們。罪惡叫我們甘心過著羞辱天父的生活,那麼,有什麼辦法使我們脫離罪惡的綑綁,又怎樣才能醫好我們的罪病呢?從前在河南有一個很喜歡賭錢的人,別人稱他為賭鬼,他一天不摸紙牌也不成。有一次他自己說:「我這雙手天天摸牌,什至把我的房子賣了,還是要賭。我要把我的手指砍掉,以後就不賭。」他果然把手指都砍了。過了不多幾日,手不痛了,賭癮又起,心裏覺得不賭不成,卒之又去賭。沒有手指也賭,可見罪是在內心,人自己想不做罪的奴僕也沒有辦法。保羅在羅馬書第三段定罪的道理中,告訴我們知道除非有主耶穌拯救我們,罪人自己永遠沒有辦法找到出路。

我們暫且把定罪的道理停在這裏,現在請各位看羅馬書三章二十一看,就是稱義理第一節聖經。「但如今神的義在律法以外已經顯明出來,有律法和先知為證。」這一節聖經有兩個字是我們要特別注意的,頭一個字是「但」字,第二個字是「義」字。

我們現在先研究這個「但」字。中國的每一個字都有一個意思,比方我現在說,某某弟兄很有學問,聰明而會辦事,又有一位很好的太太,但……這個但字在這個時候講出來,是多麼的有力,本來講這個人是好的,但字一加上,往下一定就是說他有毛病。這個「但」字是轉意的字,比方我說,某姊妹歡喜說別人的長短,好管別人的閒事,脾氣又不好,但是……,下面的話一定是說她好的。因此這個「但」字非常有力,能夠將一個意思完全改變過來,先講不好加上但字後來就是好,先講好加上但字下面就是不好。

保羅把「但」字放在第一大段第二大段和第三大段的中間,先講六十四節定罪的道理,說神恨惡罪惡,罪人沒有辦法,一定要滅亡,但是……,一加上「但」字就有了盼望。「但」字好像是一度門,放在兩房的中間。我們先入到定罪的房子裏,這房子是黑暗的,可怕的,緊張的,有審判的空氣,在我們的頭上有神震怒的聲音,耳邊又聽見滅亡之人的呼叫聲。但是把這房子的門開了,入到另外一個房子裏面,就是稱義的房間,在這裏是光明的,榮耀的,看不到神的憤怒,只見天父慈愛的笑容,把污衣脫下,穿上義袍,充滿喜樂,從黑暗的定罪進入光明的稱義。所以這個但字是非常有意思的。

保羅在羅馬書三章廿一節那裏說:「但如今神的義在律法以外已經顯明出來……」「顯明出來」這四個字,原文有擺出來叫眾看的意思。比方在香港的商店,門口擺著很多好看的東西,你看見了就想買。保羅說:「如今神將好的東西擺出來,這好東西就是神的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有很多東西都沒有辦法買得到,比方你要買一雙襪子,那時候的襪子都是用線織成的,因為線是軍用品,所以就沒有襪子賣,忽然有一天報載:某商店有最新發的尼龍襪子賣。男女用的都有,報紙一刊出這個消息,就把家中的婦女們都吸引出來,撇下家中一切的工作,趕快去買尼龍襪,所以那一天商店擺出來的尼龍,一會兒就都買光了。因為這些尼龍比線織的襪子美觀,舒服,堅固得多。保羅報告神現今擺出一種新的東西,就是神的義。這種義從前在世界是沒有見過的,從前所見的都是人的義,是人靠自己的力量守神律法所造出來的義。這些義就是不殺人,不姦淫,守禮拜,捐錢,不說壞話,不撒謊,以為這樣慢慢可以造出一些義來。但是神怎樣看這些義呢?神說:「你們這些不潔的人所有的義,好像污穢的衣服。」人自己的功勞不能遮蓋罪,人自己的義是不夠的,穿上這些義,一下就破爛了,顯出來就是老亞當。所以世界上從前是沒有「義」。忽然保羅報告說:「現有了!這義是穿不破的,穿上了就可以到神面前,神在你身上再看不見罪,看不見老亞當。」從前人的義好像棉做的襪子,易破爛,出毛病。新的義就是神的義,好比尼龍襪,堅固,美觀。在河南有一位老太婆,她天天都在偶像面前叩頭燒香,以為這樣可以在神面前得到一點功勞。可是有一天,老太婆的菜園來了幾隻小蟲,把菜葉吃了,這個老太婆就大大發怒,這樣,她的勞功也跟著破了。

保羅把神的義報告出來,於是有很多人就想得到,這義究竟要用多少錢才能買得到呢?請看羅馬書三章二十二節:「就是神的義,因信耶穌基督,加給一切相信的人,並沒有分別。」神的義怎樣加在我們身上呢?我們要為神做些什麼事才加給我們呢?這節聖經又怎樣說呢?這裏說是因信耶穌基督,就加給一切相信的人。既然如此,這義的加給,不但因行為,乃是因信神的兒子,一信立即就能得到。

最後,我們看看「義」字的構造,因信稱「義」這個「義」字是什麼意思呢?什麼叫做義人呢?義人就是完全為別人操心,不為自己。愛人不愛自己就是義。中國這個義字真是非常有意思。義字上面的一部份就是個羊字,那麼羊與義有什麼關係呢?羊就是羊,義就是義,這羊從那裏來呢?世界上從古至今只有一個義人,他只愛別人不愛自己,這個人是誰?不是別人,乃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他愛別人不愛自己,將自己掛在十字架上。施洗約翰出來傳道的時候,一日約翰看見耶穌來到他那裏,就說:「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這裏所說的羔羊就是主耶穌,他背負世人的罪孽,既然把罪背走,就沒有罪,剩下來只有義。這個「義」字下面一部份是個我字,我字的構造左邊是個手字,右邊是個戈字,手戈就成了我字。戈是古代的武器,是害人的東西。我們的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有一個羅馬的兵丁,手裏拿著一枝槍,扎主耶穌的肋旁。這個兵丁竟敢扎神的兒子,他就是神的仇敵,既是神的仇敵,他當然是該死的。這個「我」也是如此,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拿著槍的那隻手,我們每日所行所做的事情都是叫神難過,刺透神的心,所以我們都是神的仇敵,都是該死的。人知道他自己是該死的,神的震怒要天天在他頭上,他就很害怕,知道神要定他的罪,所以也就走到羔羊寶血之下,這個犯罪的「我」在羔羊之下,把羊於在他頭上,他就成為「義」人。所以我在羔羊下就是「義」。

在古時候神感動中國聖賢發明這個義字,不知不覺中就把神的福音表明出來。

你如果覺得自己是個罪人,快快來到羔羊之下,藏在祂寶血之中,這樣,神在天上就算你為義,神把祂自己的義加在你們的身上,赦免你的罪,你就可以抬頭,坦然無懼的到神的面前。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