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信德

C.H.Erickson姚力信

今天兄弟十分喜歡,得與諸君討論「信德」這個問題。我們常常喜歡講信德和愛慕信德,但能夠真正把信德實行出來的,卻是很少!現在兄弟要提出關於信德的三級工夫與諸君研究。我們若能澈底明白,就不論處在甚麼時候,甚麼境地,都得平安。因為經上說:「信德可以勝過世界。」

信德的第一級是有知識的。有人說:「宗教只要信,不要知。」這話便大錯了!不知而信即是迷信。信德要有憑據才可以立定牠的根基。認識主的言語就是憑據。羅馬十章十七節說:「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

信德的第二級是信主的應許。現在我們作主工的人都是辛苦劬勞,若不信主給我們的應許,很難站立不倒。

一天,我講道之後,接到一張單,是向我討一百十六元的賬的。那時我沒有銀,只得求主供給,祈禱時得主應允了,心裏十分喜歡,以為晚上開捐,必能得到這筆款了。不料那晚下了大雨,我底信德好像給雨淋濕了,很怕主的應許不能實現。又想設法推辭討債的人。我的妻安慰我說:「你何必這樣小信?難道雨可以阻住上帝的應許麼?」那晚果然捐得一百二十餘元,應驗了主的應許。這事很教訓我要深信主的應許。

主應許亞伯拉罕後裔繁多,雖然當時未即實現,但到底必得成就。現在他的子孫,竟然滿布地上。

信德的第三級就是信靠上帝。希伯來四章三節所說的「安息」即「信靠」之意。我們既認識主的言語,和信主的應許,就當完全信靠主,把重擔放在主之下,不要取回。今試將我一件事的經歷告訴你們:

在美國有一個朋友請我坐飛機。我雖然坐過幾次,但未試過長途飛行。今次換了一個新的機師,我的心很不平安,怕會遇險。飛到一千尺高左右,機師就把機飛下了。我的心才得安定。後來輪到舊的機師駕機,我就很安心的飛行,雖然飛上七千餘尺,卻沒有一些懼怕,因為我很信靠他。

許多人在靈程上有苦悶與憂慮,就是因為對主不肯完全信靠,若能信主到底,即使天大事情,都不必懼怕。

以色列人遵照上帝的吩咐,環繞耶利哥城,大聲呼喊,那城就傾跌了。可知人之成功在信靠主之後,非在信靠主之前。我們若不先有信德,甚麼都不會成就。昔日彼得行水面,望住主不懼怕,轉過望水便慌到要沉,今日我們行走靈程也是一樣,一刻不望主便要跌倒了。

感謝主!我們已經得了福音;這福音是叫我們得滿足。我未信主那時,是一個商人。有金錢,有好家庭。但還覺得有欠缺,不快樂。因此想得著真福,就研究聖經,看見其中有主的應許,我就信了,並且迎接主入我的心裏作王。自此以後我的生活才有興趣。

可是在靈中程中難免遇著風浪。昔日主的門徒,夜裏在船上遇大風,十分可怕,又不知主在哪裏。那時主正在山上禱告,看見他們,便下到海面搭救他們。我們有時遇著艱難危險,也不要懼怕。因為主看見我們,搭救我們,叫我們不至絕望。

世人在這個不安寧的世代,無人不追求一個明確的信仰。世界雖有許多主義,信德卻是一個。我們若走這唯一的門徑,──信德之路──就必不會失敗。

我起初作主工,年紀尚輕,在一間堂傳道,沒有一定的薪金。除我之外,還有幾個同勞,在此作工。一天城裏的教友請我往他們那裏講道,那時我只有一角銀,作車費,到了城敘集後,以為必有人送錢給我。臨行時與教友們握別,但沒有一個人送錢。我又去探一個很熟的朋友,希望他送錢,坐了許久,也不見錢到手,那時我想質問主為甚麼叫我這樣失望?幸而仍然靠主。取帽出門,心中打算如無錢搭車,就步行十五咪路。那知心中這樣想之時,即送我出門的朋友,便給我二角銀。此數雖少,在我那時卻看得很寶貴。從那時起,我更明白主必看顧他的僕人。不論到甚麼地位都不要失望,只要靠主。主既應許了我們,我們就當站在應許之上。我們想得著主的應許,必要注重密室中的禱告,蓋禱告是應許的鎖匙,缺少禱告,便不能得到應許。

我深信主現今已預備全世界的非常的大奮興了。又相信以前的人沒有今日的人這樣渴慕得救,因為世界的一切都不能滿足人的心。世人看見我們得福音的喜樂他們亦必追求。我們總要在行為上顯出信德以吸引人歸主。

兄弟感謝主,得有機會與諸君講究聖道,但我明天回國了。我祈禱主加力於各同勞,使諸君奮勇前進。我們現今在戰場上,勝敗不能逆料,懇望諸君為我祈禱,使我在美國的工作能夠榮耀主。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