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大災難和逃避的方法

趙世光

讀的經文:創世記六章一至八節

昨晚講耶穌快來,今晚要講與它有關的三件大事。

(一)挪亞事情(創世記六章一至八節)

創世記六章一至二節說:『當人在世上多起來,又生女兒的時候,上帝的兒子們,看見人的女子美貌,就隨意挑選,娶來為妻』。『上帝的兒子』是誰?有人謂指天使,但天使是沒有男女之分的,耶穌說:人在世上有嫁有娶,當復活的時候,人則不嫁不娶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樣。到底是指誰?我們參看路加三章卅八節所言——『以挪士是塞特的兒子,塞特是亞當的兒子,亞當是上帝的兒子』,則知上帝的兒子,是指著塞特的後裔。至於『人的女子』又指誰?我們根據上文,則知是指該隱的後裔而說。蓋該隱自殺了弟弟亞伯之後,便受上帝的咒詛,於是離開耶和華的面,去住在伊甸東邊挪得之地。其後該隱又在那裏建造了一座城,是表明他已經屬人屬地,而不是屬神屬天的了。故上帝便另外給亞當立了一個兒子,名叫塞特,上帝不許塞特的後裔與該隱的後裔彼此有來往。把他們分別得清清楚楚。今上帝的兒子——室特的後裔——竟與人的女子——該隱的後裔——聯起婚來,是則大悖上帝之旨,及大悖信與不信不相配偶的聖訓了。

我再作個見證:我的母親是未信主的,各位已經知道。但她是很愛我,因我是她的獨生子。惜她迷信性成,嘗謂我是屬猴子的,要找一屬鼠的女子,配我為妻,才有發祥的希望。後幾經尋找,始由我的舅父介紹得一個屬鼠的女子,復經『盲公』的算命,實甚合宜,乃笑迷迷地走告我說:兒阿!我三年之久,為你找一老鼠,今已找到了,此事無論如何要聽從我才行。我說:此老鼠既是給我的,那末,一定要我作主,怎能全由媽媽代庖?她大不謂然,悻悻而退。其後,我查得這個女子,是未信主的,我覺若與不信者相配,是不合聖經的教訓,(請看哥林多後六章十四十七節)於是聲明決不娶她。我母親聞得,又哭喪著臉對我說:你沒有弟弟,若你不從我的話,還望誰呢?我走了,——走去做尼姑。她真個走了,我四處尋覓,都不見她的影兒。後為此懇切祈禱,過了不久,她回來了。但回來時,很堅決地對我說:我已擇定日子,給你迎娶了。那時候,我真有說不出的痛苦。不知怎樣辦是好。魔鬼便乘機放進一個思想來說:你可以娶過來後,慢慢勸她悔改信主!後來,我知道這不是上帝的旨意,因上帝不要我們在婚姻事上去救人的。所以我答覆母親最後的一句話,是決意不娶。她遂在床上輾轉呻吟,聲言死去。我沒有法兒,惟有求神改變這件事情,並助我能勝過此次試煉而已。不久,主果答應我的祈禱,淞滬戰事發生,此事遂無形寢息。

可惜現代教會信徒,常有信與不信相偶的離經背道事發生。從前有一女子,到某牧師處請求代作證婚人,其未婚夫是不信主的。牧師勸她再三審慎,她說,不要過慮!我的靈性很高,必能感化他歸主,哦!這個冒險,我們不可嘗試啊!

哥林多書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挪亞時代,上帝的兒子,竟和人的女子聯起婚來,違背了信與不信原不相配的原則,故上帝在六章三節就說:『人既屬乎血氣,我的靈就不永遠住在他裏面。』我們若蹈他們覆轍,上帝的靈,也必照樣對待我們。

上帝的兒子和人的女子結婚之後,他們的景況如何?六章五六節告訴我們:『他們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上帝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上帝今日在天眼巴巴的看見許多信徒與教外人通婚,不是從中分別出來,他的心亦何等難過?

上帝是愛,是不錯的;但上帝是公義,也是不錯的,上帝不能因愛而廢掉公義。故見當時的人罪惡貫盈,乃思從地上除滅他們,惟見挪亞完全,與上帝同行,乃使其在他眼前蒙恩,吩咐挪亞造一方舟,逃避滅頂的災難。上帝在本章九節稱挪亞是個義人,到底他的義從何而來?不是從其行為而來,乃是從其信心而來,他若不相信上帝的話,必不肯預備方舟,同時,亦必不能與上帝同行。他的信不是死的,乃是活的。本章廿二節說『挪亞就這樣行,凡上帝所吩咐的,他就照樣行了。』他不參加自己絲毫的意見,也不是坐著不動,乃是遵命去行。今人謂我信耶穌,但不肯照他的話來行,他的信就是死的。

當他造方舟時,必有許多人前來問他,為甚麼要造這件東西?他必答道:是上帝吩咐我造的,他們必異口同聲的譏笑他,說他是頭腦不清醒的人。至於替他造船的木匠,亦不是因為信上帝的話而作此工,無非是要得錢吧了。他們作工的時候,同時心裏必譏笑他。其餘的眾人,想都必如此。在這裏我們得到一個很重要的教訓,就是這造方舟的工人,結果還是滅亡!今日亦有許多所謂上帝的工人,在教會裏幹了不少的工作,但他們不是為愛主而做工,是為金錢而作工,正像基督所說:『你們找我,並不是為見了神蹟,乃是因喫餅得飽』。所以結果,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

我一天,在街上遇見一個小販,問他肯信耶穌否?他回答說:肯信,不過請你肯替我找一個職業以後,我就信,這個小販若是信了,必不是真信主。可惜今日教會內,好像這個小販一樣的人,不知有多少人呢!

當日挪亞宣傳那個洪水滅世的消息時,當時的人聽見了,均搖首不信。我今日是站在挪亞的地位,勸告各位,末世的大災難,快要來了,但真能相信的有幾人,恐怕很少的吧!這個世界一天壞似一天,人類也一天惡似一天。從前上海祇有戲院,現在卻有跳舞場了;從前各地只有盜賊,現在更有所謂『綁票』了。從前學生是怕先生的,現在先生倒怕學生了;從前子女是孝順父母的,現在父母倒要孝順子女了。……顛倒一至於此,罪惡日形擴大,上帝難道睡覺麼?難道不公平麼?難道他責罰挪亞時代的人,不責罰今世的人麼?斷乎不是的。今世的人,罪惡既然那麼大,刑罰也自然比較重,照此推測,比洪水更大的災難,快要臨到世界了。主耶穌亦曾說過:『因為那時,必有大災難,從世界的起頭,直到如今,沒有這樣的災難,後來也必沒有。』所謂空前絕後的災難是也。但此大災難,將要臨到甚麼人?啟示錄說『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試煉。』這裏所謂普天下人,當然外國人,中國人,無論那一國人都在內,因他們不信也不守上帝的話,故受大的試煉。所以我們現在若不悔改信道,待至教會被接升上時,魔鬼要做世界的王,世上禮拜堂沒有了,宣道所關門了,……雖欲聞道悔改,其可得乎?

但那時候的大災難,約有多少年呢?啟示錄十二章六節告訴我們,共有一千二百六十天,即三年又六個月。本來是預定七年的,但不都是大災難,大約初三年半是小的,後三年半才是大的。耶穌在世傳了三年半的道而被釘于十架,上帝要為其子復仇,因有這相同之日子的規定。

當挪亞親率其子女進方舟時,附近必有很多人,走來看看,挪亞亦必叫他們一同進來,他們必說:『我們只站在舟外看看好了』。他們不信,甘在恩典的門外。然而不信上帝的必死,所以後來無一人得生。想他們在洪水一湧而至時,必齊來出力叩方舟之門,對挪亞說:『挪亞先生,開門接納我們吧!可是方舟之門,不是挪亞關的,乃是上帝關的,(創七章十六節末一句)上帝關了,沒有人能開;上帝開了,亦沒有人能關,故挪亞此時,也愛莫能助,哦!若恩典的門關了,拯救之時過了,後悔也將何及?參看路十三章廿四節至廿八節!

洪水來時,眾人必爬上山巔,或走上樹杪,希望雨止雲收,可免葬身魚腹,然上帝的刑罰,人怎能逃避?故用己力己法,以圖得救,結果終歸失敗而已!

今日耶穌還大聲疾呼說:『凡苦勞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著安息』!『凡到我這裏來的,我總不丟棄他』!『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惜乎這種恩惠之言呢多人不聽,這度恩典之門,多人不入,將來待至大災難臨頭,才去自找出路,就必沉淪!

(二)以諾事情(創世記五章廿一至廿四節)

洪水災難,逃避的方法有二,一為進方舟,如挪亞一家是也。但除此外,還有一個方法,可以令人得救的。是甚麼方法?難道是站在方舟之頂麼?不,這雖然可行,但不淹死將餓死了。我說的不是這個方法,請看創世記五章廿四節說:『以諾與上帝同行,上帝將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以諾能在洪水之前,被上帝取去,實較挪亞進方舟為優。當挪亞初進方舟時,裏面又新又闊,似乎頗舒適,可是過了一兩個月後,則必厭煩起來,因為只能在方舟之中坐臥,不能出方舟之外逛遊,且波浪撼天,風濤震地,那方舟顛去簸來,眩暈嘔吐,在所難免,那裏及得以諾,事前被上帝取去,不致受種種的驚恐!

不過,以諾之得被提,並非偶然的事,這是他與上帝同行的結果。茲為眉目清楚起見,分論如下。

(1.)以諾是在六十五歲時獻身 創世記五章十一二節說:『以諾活到六十五歲,生了瑪土撒拉,以諾生了瑪土撒拉之後,與上帝同行三百年,並且生兒養女。』由此看來,可知他與上帝同行,是在六十五歲之後。他以前雖曾信神,可是遠未獻身,後生了一個兒子,才立志獻身于主,所謂獻身,是有與主同行的意思。

在此數節中,有兩句與上帝同行的語句:一是在廿二節,一是在廿四節,起初說他與上帝同行,末了也說他與上帝同行,可見以諾與上帝同行,是有始有終的,從起初至末了,都一樣的與上帝同行。挪亞在進方舟前曾與上帝同行,(創六章九節)但出方舟後,卻醉酒犯罪,不與上帝同行。他與以諾,孰優孰劣,於此可見。聞說在培靈會中,有多人已立志獻身與主同行,其後一年或兩年,卻改變了,這不是上帝所喜悅的。我們要澈始澈終與主同行!

(2.)以諾與神同行三百年 以諾的奉獻,不是十年二十年,更不是三,五,七年,乃是同行直至被提之日,——三百年之久。

(3.)同行必須同心 甚麼叫同行?若一人走得很快,一人走得很慢,不是同行。同行必須同一步伐,並且不能太快或太慢。我們與主同行,也當如此。魔鬼的法子很狡猾,牠起先拉住你,不許你與主同行,及後見計不得逞,乃推你太過或太快或太慢,務使你與主不同步伐。所以我們在未與主同行之先,必須與主同心才好。腓立比二章五節說:『你們當以基督的心為心。』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教訓,即教訓我們要與基督同心。比方我與人同行,若不同心,我要往東,他要往西,勢必背道而馳,難達目的。所以若要與主同行,必須自己沒有主意,主要我們作甚麼,則作甚麼;主不要我們作甚麼,則不作甚麼,惟主之命是聽,才是合格。

(4.)同行必須有愛心 我們若真愛那個人,雖那人染有重病,亦必不嫌棄。故真愛是『無我』的。我們若真愛主,與主同行,則心目中只有基督,此外,別無其他。好像保羅所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因我活著,就是基督。』

(5)同行住在基督裏 生命的道路,是很狹窄的,只可容一人跑走,若兩人並行,則有些困難了。然怎能與主同行?但有一最好不過的方法:在約翰十五節四節說:『你們要常在我裏面,我也常在你們裏面。枝子不常在葡萄樹上,自己就不能結果子;自己若不常在我裏面,也是這樣。』其法就是住在主裏面,一人如兩人,兩人又如一人,如此便可同行了。

人得重生之後,聖靈則與之同居,然若只此,仍有欠缺,恐易陷於驕傲自大,高抬自己,使人獨看見了你,卻不看見了主。最好你亦與聖靈同居,住在聖靈之中,使人看見了主,不看見你。一個人把榮耀歸己,是頂危險的事。我信主後,人皆稱讚我,我心竊喜,然慢慢地頭大了,心高了,氣傲了;……那個時候,我知道還未與主同行。還未住在主裏面,使人人可看見主。

人若非與主同行,則必不能如以諾在未死之先,被主取去。蓋凡真實信主的人,主必預先對他說到主必快來之事,以諾就是一個明證。創世記五章廿一節說:『以諾活到六十五歲,生了瑪土撒拉。』瑪土撒拉是甚麼意思?即他死時,上帝的大災難,必臨到世界。我們試一計算,這個年期對不對?本章廿五節說:『瑪土撒拉活到一百八十七歲,生了拉麥。』廿八節說:『拉麥活到一百八十二歲,生了挪亞。』至第七章六節,則說:『當洪水汜濫在地上的時候,挪亞整六百歲。』照此相加起來,共歷九百六十九年,適為最長壽的瑪土撒拉的歲數。(參看五章廿七節)可知瑪土撒拉死之年,就是洪水汜濫之日,與其名意實甚相符,誰謂以諾不預知其事呢?以諾因為不願意在洪水時受苦,故在六十五歲的時候,即與上帝同行,住在上帝之中,故能得著被提之福。

以諾除了知道大災難不久臨到之外,更知道耶穌再來的事,猶太十四節說:『亞當的七世孫以諾,曾預言這些人說:看哪!主帶著他的千萬聖者降臨。』雖然現在還未應驗,但相信不久必要應驗,因已有一事應驗於前故也。上帝之所以特顯示此事給以諾,蓋以以諾為教會的預表,他知道這個消息,即明白宣傳與人,盼望人皆得救,不願意一人沉淪。我們教會,亦負有以諾的重大使命。最怕的,我們不宣傳於人,也不預備自己,這是最大的可惜!所以我們在這時候,第一,要效法以諾與主同行,第二要效法以諾宣傳于人。不然,上帝必向我們討滅亡人之血。

(三)大災難

耶穌說:『這個大災難,若不是上帝減少那日子,則凡有血氣的,總沒有一個得救。』關於此事,我不能詳述,但有一件我要講的,即魔鬼對於此事的工作。牠雖由天上被摔到空中去,牠還要做上帝,看牠試探耶穌,叫耶穌拜牠,便可知道。但到大災難時,牠真要做上帝了。帖撒羅尼迦後書二章四節說:『牠──敵基督(魔鬼的化身)──要抵擋主,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裏,自稱是上帝。』更有一事,可暴露魔鬼的詭詐,即牠在大災難時,不但假冒自己為上帝,還學效上帝為三位一體,那稱為『龍』(啟十二章九節)的,就是魔鬼的本身,或說是第一位。啟示錄十三章一二節說:『我又看見一個獸從海中上來,有十角七頭,在十角上戴著十個冠冕,七頭上有褻瀆的名號。我所看見的獸,形狀像豹,腳像熊的腳,口像獅子的口,那龍將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權柄,都給了他。』這就是魔鬼的第二位,或稱為『敵基督』!

聖經謂敵基督者必將顯現而迷惑列邦。有人謂現在某國的首相,很像敵基督之所為。但是否屬實,我人不敢斷定,不過敵基督者,必有其人,聖經往往稱之為野獸。

至於第三位,就是假先知。啟示錄十三章十一節說:『我又看見另一個獸,從地中上來,有兩角如同羊羔,說話好像龍。』這是假先知的寫照和象徵吧!

但魔鬼如何冒充和效法上帝呢?上帝將一切權柄,盡交與耶穌;而魔鬼亦把一切權柄。都交了敵基督者。其次,聖靈來是要榮耀基督;而假先知來,也是要榮耀敵基督者。……

啟示錄十三章十四五節說:『他因賜給他權柄,在獸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作個像。又有權柄賜給他,叫獸像有生氣,並且能說話,且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這裏說那像能說話,今日已有此奇現象顯出。聞在美洲有一鐵像,能以為人算命,只要人們肯拜牠,以後假先知也照樣要作像,叫世上的人拜牠,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

既知道魔鬼用像叫人敬拜的方法來陷害人,我們豈不是應當謹慎自防,遵行經上的話,『當拜主你的上帝,單要事奉他』。

魔鬼因為要實行將來的計劃,現今就用各種方法叫人跪拜『像』,或向『像』行禮!

諸君!我站在此地大聲宣告說:『若有人拜基督的像,就是犯罪』!基督是活著的,今在上帝的右邊,在他並沒有甚麼『像』留在世上,我們不應當以畫家所繪的『基督之像』而敬拜或行禮。既然如此!基督以下任何人之像不可敬拜,或是向牠行禮。若是如此行,即是犯罪!違背上帝之首二兩條誡命!

請問上帝將來在大災難中,末後的七大災是為誰預備的?請看啟示錄十四章九節說:

『若有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結果如何?『這人必喝上帝大怒的酒……』十節

『……就在惡而且毒的瘡,生在那些有獸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啟十六章二節為此求主幫助我們忠于他,如但以理和他的三友,『惟事奉耶和華,單要敬拜他』!

現在將末後的七大災略述於左,並請詳見啟示錄十六章全。

第一大災──毒瘡──二節

(參出埃及記九章八至十一節)

第二大災──海水變成水──三節

(因海中活物死了,必有臭氣吹到地面以上)

第三大災──江河及一切泉源變成血──四至七節

(人非喝血不可,參出埃及記七章廿,廿一節)

第四大災──用火烤人──五至九節

(陰間的影像,參路十六廿章廿四節)

第五大災──黑暗──十至十一節

(參出埃及記十章廿一至廿三節)

第六大災──哈米吉多頓戰──十二至十六節

(將來之世界大戰)

第七大災──大地震和大雹子──士七至廿一節

(參出埃及記九章廿二至廿六節)

讓我們儆醒預備罷!主快要再來!不要被不信的惡心被拖拉在地上,也不要因貪愛世界而不能被接,願我們都做智慧之子,去得主再來時要給我們的救恩,不致在地上受大災難的痛苦!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