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aker: 蔡元雲醫生

耶穌說被召的多,選上的少,真心跟隨主的人不多,因為要進窄門,走窄路。

耶穌剛出來傳道時,有真理,有生命,叫人眼前一亮,有如萬眾期待。祂在加利利海邊見到彼得,吩咐他撇下所有,來跟從祂,叫他得人如得魚一樣。每次主呼召人跟隨,都要人有所放下,改變生命的方向。彼得是猶太人,正期待救主來臨,他最少被耶穌呼召了五次,似乎每次總叫彼得多一點醒悟。

主呼召人跟隨與捨棄

跟隨主就是個醒悟的過程。神的愛激動人心,知道自己是個罪人,便跟從祂。然後走上天路,窺見神恩浩大,人要不斷進行調教,捨棄很多。神選上軟弱、激動、會犯錯的彼得,在跟隨主的路上,感到陌生崎嶇,亦會跌跌碰碰,沒有力量,還會退回自己最有把握的安全區(comfort zone),故此他退去再次打漁。彼得沒有魚穫,耶穌沒有責備他,只溫柔地說開到水深之處,離開安全區,下網打魚,當他照做,便網網千斤。魚兒似跟彼得說,昔日耶穌曾對他說得人如得魚一樣!這令他跪下哭泣,請求主離開他,因他是個罪人。主說從今之後他要得人。這是主第二次呼召彼得。

主耶穌的名聲開始傳開,傳聞四播,究竟耶穌是誰,祂吩咐門徒前來,向他們宣告一番重要的話,幾卷福音書同有記載,亦是今天研討的經文。

「耶穌自己禱告的時候,門徒也同他在那裡。耶穌問他們說:眾人說我是誰?他們說:有人說是施洗的約翰;有人說是以利亞;還有人說是古時的一個先知又活了。耶穌說:你們說我是誰?彼得回答說:是神所立的基督。耶穌切切的囑咐他們,不可將這事告訴人,又說:人子必須受許多的苦,被長老、祭司長、和文士棄絕,並且被殺,第三日復活。耶穌又對眾人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人若賺得全世界,卻喪了自己,賠上自己,有甚麼益處呢?凡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在自己的榮耀裡,並天父與聖天使的榮耀裡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我實在告訴你們,站在這裡的,有人在沒嘗死味以前,必看見神的國。(《路九18─27》)

彼得在跟隨主的路上,這是個重要的轉捩點。耶穌第一次清楚地展示自己的身份。耶穌先問門徒,他們身邊的人說祂是誰。在人類歷史上,沒有多少人物會引來如此熾熱的爭論,在全世界的圖書館中,也沒有人物能比得上耶穌。我讀大學時,羅素著    Why I am not a Christian ,引起西方哲學界爭論。東西方哲學界都逃不了討論耶穌,至少也會得出結論,稱耶穌是位出色的哲學家,影響深遠,非基督徒也認為耶穌導人向善。當時人以為耶 穌就是施洗約翰,或是某位先知。然而他們的意見全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們說我是誰?」這是人一生要回答的眾多問題裡最重要的一個。可惜,香港人不會回答這個不實際的問題,更不會發問這問題。從前我在播道醫院當醫生,邀請病人在星期五晚來討論耶穌是誰,他們大多回絕。後來神感動我擔任青年工作,期望他們在年輕時便回答這問題,改變他們一生。

從前我讀基督教小學,但不願回答這問題。直至唸中六,遇上經常問這道問題的同學,我敷衍他,但他卻堅持不可隨便回答,更給我基督教書籍,我們彼此爭論不休。升上中七時我自以為了不起,後來我看見自己是誰,看到自己的不足,看到自己有罪,再看見耶穌,也明白了十架的意義。信主至今四十年,但祂是如此豐富,每天都可以再認識祂。John R. W. Stott著有    Basic Christianity ,他說尋索真理,不可不回答「耶穌是誰」這問題,人或是相信祂是個騙子,或是相信祂是瘋子,或是相信祂是神的兒子。非基督徒寫成的耶穌傳記,不論猶太人、 東方人、西方人,都不能逃避這問題。若我們認真看待這問題時,心裡便不再一樣。人曉得有一位比自己更大,於是在人生路上跟從,模仿,成為我們生命的指標。 今天我們會跟從誰?哪個值得跟從?

在此彼得如常搶先回答耶穌的問題,他說:「是神所立的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自亞伯拉罕以後,直至今天,猶太人不敢回答這問題,不知誰是舊約應許的彌賽亞,只說祂還沒有出現。誰主管自己的生命?是自己嗎?自己真的可信嗎?是其他人嗎?而永生神的兒子基督是王,是救贖者,是神差來建立永遠不滅國度的。當知道人十分渺小,愈是聰明,愈會信神。近代最出色的腦袋 --- 愛因斯坦 --- 認為我們只知道約百分之二的宇宙,其他的他也不曉得。有關宇宙起源最為流行的理論是Big Bang Theory,突然響起巨響,宇宙出現了。可是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生從哪裡來,死往哪裡去?醫學院從沒有回答這問題。

耶穌聽了彼得的回答,切切的囑咐他們,不可將這事告訴人,那是天父指示的,除了神的恩典、聖靈感動外,沒有人知道耶穌是誰,那實在超越人所能理解的。祂豈可又是神又是人?豈會走上如此崎嶇的路?為什麼只活卅三歲半就結束生命?為什麼瞬間扭轉了全世界?古今中西數千年,無人能解答這些問題。雖然如此,但我們總要下個結論,究竟耶穌是誰?

耶穌究竟是誰?

接著耶穌又說:人子必須受許多的苦,被長老、祭司長、和文士棄絕,並且被殺,第三日復活。門徒和其他人被澆冷水,猶大認定跟耶穌是錯誤選擇,因猶太人認為彌賽亞有如大衛一樣風光,祂到世上來要作王,總不會受苦,被棄絕和被殺。

人跟隨耶穌,就當讓祂掌管生命,跟從祂背負十架。十字架由木材製造,十分沉重,上面釘了罪狀,罪人就背負十架遊街示眾,走過大街被途人吐唾液,拳打腳踢,走到各各他,被人釘死。John R. W. Stott著的     The Cross of Christ   說,十字架是基督徒信仰的核心,基督朝著十架路直奔,撒但只要引誘耶穌不走上十架路,便算是成功。十字架是苦難,耶穌會受苦、被棄絕、被殺,那就是十字架三個記號。為什麼耶穌選上如此的使命和路程?

人抓住許多事物,然而只有捨棄自己,人才可找到自己,找到真正生命。苦難中人經歷神的得勝。當耶穌被棄絕時,祂曉得那是苦杯,祂跪下來,求神可否挪開,可有其他方法來同時成就神的公義和神的愛。十架叫人絆倒,因著十架,有人離棄神,也因著十架,有人為神捨棄生命。中國人歷經百年苦難,我祖籍寧波,因著戰亂先人逃往雲南,我就在那裡出生,回鄉後再經戰亂逃難…世界各地華人都因戰爭逃難,因此我們也養成了心態,有困難就逃避。

今天介紹兩本書,其一是唐佑之牧師的《苦難神學》。人渴望將信仰包裝成歌舞昇平,沒有苦難。然而世上確有苦痛!另一本是潘霍華的《跟隨基督》 (     The Cost of Discipleship    ),潘霍華是德國人,活在苦難年代,廿一歲獲神學博士,被公認為教牧學上最出色的一人。當時,德國人(包括教會)因著希特拉的緣故,感到日耳曼民族是最為優秀的,德國是最強盛的。潘霍華反對這論調,他的廣播被人中斷。有一次,他午夜拿起筆記,寫下德國有苦難,這個政府將會出亂子,當德國經歷苦難時,如果他不在這裡,當德國重建時,我也不配。他毅然回德國去,繼續牧養教會及地下神學院,直至被捉到集中營。他在一九四五年快要和平時去世,享年三十九歲,不少著 作在獄中寫成,《跟隨基督》明言基督呼召人背起十架,以致於死。

六十年後,潘霍華仍然說話。這本書中文書名《廉價的恩典》。我們跟隨基督若不談苦難,不談十架,不談捨己,那是大錯特錯。

與基督同歷苦難

什麼是捨己?什麼是十字架?十字架有受苦、被棄,死亡之義。耶穌來到苦難的世間,在拿撒勒會堂宣告自己的使命,祂打開《以賽亞書》,宣告主的靈在祂身上,因為主用膏膏祂,叫祂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祂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真正的貧窮,是經濟上的苦難,也指屬靈的貧窮。「被擄的」除了指肉體上失去自由,也指心靈被擄。瞎眼的得看見,有譯為傷心的得醫治,指身體上的苦。今日中國有幾千萬殘障人士,香港有幾十萬。也有人經歷心理上的殘障。受壓制的是指政治的苦難,全球百分之七十的國家處於政治受壓制的境況。在世上,有經濟上、屬靈上、身體上、政治上的苦難。耶穌到世間來,祂滿有恩典,在十架上,說了幾句苦痛的話,「我渴了」指身體的苦難;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是指屬靈的苦難。我們跟基督的苦難有份,也得祂的安慰。

活在世上一天,就要承受苦難,然而我們鮮有將自己的苦難跟人分享。神曾讓我在醫院裡看見病人身體的苦,在輔導室看盡人心靈之苦。與苦難人同行時,我們就經歷神的安慰。

耶穌被棄絕,是從家裡開始的,兄弟不相信祂,後來被門徒出賣,彼得也三次不認祂,最後被所有宗教領袖、文士、羅馬人棄絕,赤裸裸地掛在木頭上。但因此耶穌得榮耀的時候才來到。被棄絕與得榮耀是同時發生的,信徒不是因著得榮耀而跟隨主,但跟隨主活出信仰的人必被棄絕,最後神必叫我們得榮耀,因為尊敬父的,父也必尊敬他。

聖經說到與基督同死的,必與祂同活。在祂的死亡上,我們與祂有份,在祂的復活上,我們也與祂有份,兩者同時發生。廿一世紀我們必經歷不少苦難,病毒不斷來襲,政治軍事上帶來苦難,中國百分之八十的人仍活在貧窮裡。捨棄生命的,反倒得著生命。誰來服侍殘障者?杏林子服侍他們。誰來服侍年青人?蘇恩佩女士本來回港養病,但看見香港年青人不知何去何從,她就將生命放在祭壇上。蘇恩立校長有教無類,全力辦學…今天你若未找到一個人值得為他而死的,那麼你還未開始活過。

既然主基督為我而死,我應該為祂而活。祂為我在十架上復活,我應當將生命主權歸給祂。苦難是經歷神安慰的中途站,被離棄是經歷神肯定及接納的中途站,死亡也是復活的必經之途。耶穌十架之路就是如此行,我也跟隨,祂往哪裡,我也往哪裡去。在諸般的苦難中經歷神的榮耀、安慰、復活、改變及得勝。

在未來五年,香港會經歷經濟苦難、政治苦難、心靈苦難。我們當靠主恩典,安然渡過。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