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一、主釘十字架與復活

祁理平

經文 使徒行傳二章卅至卅六節

今日所講的題目,就是見證人的見證大網。說到見證的大綱最要的有三,在使徒行傳二章卅至卅六節其中一段,就是見證大綱之一;也是傳道宣言之大綱,惟此大綱不是人人所喜聽的。雖然不為人所喜聽,但我們是神所選立的見證人,那就不當求悅於人,只要求悅於神;若得見悅於神,其餘就沒有問題了。

見證的大綱是什麼呢?就是主釘十字架與復活。今時與昔日有什麼分別呢?我信是大同小異。若是說有差別,這差別就在今日的人心較昔日的人心離神更遠。也許有人說,這流血贖罪的道,太不合時宜了。但我總不明那些人為什麼會說此道是不合時宜的道;也許他以為今時是科學昌明的世代,所以要勸我們順潮流,不要說主釘十字架與復活之道。各位,這樣的話,我實在不敢苟同。而今在美國也有些牧師不敢說此道;他們以為今日傳道要變更計劃,所以他們只用十五分鐘講道,講道後便開跳舞會;你看他們順潮流是順得何等十分呀!想他們原不是這樣的;初時也好像羅得一樣,初向所多瑪去,後便漸漸入了所多瑪城。回想我初來中國學話時,不明白漸漸這二字是什麼意義,後來才知一步進一步就是漸漸。而今主的見人順潮流,也是漸漸。撒但用這個漸漸才能成就他的詭計;否則人就不上他的當了。

從前有一神學生問他的教授說:「主血實有赦罪的權否?」教授不答他,只在粉板上寫一廢字,他的意思以為主血是廢的。唉,這樣言論,隨處都有,我們總要小心,今日我願各位認定主流血贖罪之道,就是我們見證人的見證大綱。

或問主流血贖罪的救法,是從何而來的呢?這話我可直捷的回答說,此不是從人腦來,也不是從猶太人來,而是從神來的。我們若讀創世記三章,就知人的始祖在樂園犯了罪後,神就宰一羊,以羊的皮作衣服而蓋他們的羞。又讀創世記四章,就知有二兄弟獻祭,一草地的出產為供物獻給神,神不看中他的供;一宰羊而以羊的脂膏獻給神,神便看中。為什麼?這就是因一照神所設的法而獻,所以神就悅納。今我們既知主流血贖罪的救法,就是神所設立的救法,我們就當知所應取的態度了。我想對此道大約有三種人:一是遺忘了此道;二是故作不知此道;三是藐視此道。各位試想這樣的人,又怎能得到神的祝福呢?前有一鄉婦在醫院裏留醫,因而聞道信主,但惜醫生總不能醫好他:有一日他問醫生說:「我尚有幾許生命呢?」醫生回答他說:「尚有六個月」;他聽了便想返鄉,同房的人就勸阻他說:「你若回鄉,就只有三個月命」,他聽了就回答那同房的人說:「我寧願生三月而傳主流血贖罪之道;耶穌為我一生,難道我給回三月與他就不得麼。」今在座有這麼多傳道的人,我想問你,一年中有多少次講及此道。

我問為什麼要主流血,人才得救贖呢?原來這就是因人犯了罪。人既犯了罪,神不設別法救人,只要主被掛在木頭,流他的血;人靠着他的血才能得救。為什麼人要靠着主血才能得救呢?這問題我以為只可等到與神面對面時問神。照聖經所說,我們就知主若不流血,神就不以恩典給人;神向人所施的恩典,乃由主出。我感謝主,我因主的憐恤而得拯救,我若沒有了神的恩,而今我不知在哪裏。主若不流他的血,不把神的恩給人,那就敗壞的人,不知成了怎樣更敗壞的人。無怪印度有一烈士,曾有人請他演說,他只說「我今日得為這樣的人,全靠着耶穌」這一句話,說了便坐下。真的,我們敗壞的人,若要成為新人,不靠耶穌,還有誰可靠呢?

各位,你們若注重說主血的道,就必得人來聽;若說詼諧,那就你們真不及那些講古的人。我曾見一位傳道人講諧談,聽了叫我幾乎要嘔;惟是我也曾見一講古的人說諧談,和那傳道人比較起來,勝過萬萬。若是叫我講諧談,那就無暇了,若講主血的道,那就日夜也講,這因為主血大有能力。就我來說,我初也是魔鬼家裏的人,嗜好煙酒和各樣的惡。忽一日受感,我就獻身給主,當時我望天,也覺天為之新;其實不是天新,是祁理平新。感謝主,當我入堂時和出堂時前後真是兩人。

從前有一人曾對我說:「不知主血能不能潔淨我的罪。」說這話的人,家裏有九個偶像,他為巫有五十餘年。後來他歸了主,他又說:「我尋真道五十餘年也尋不到,而今才知主血的道」。他嗜吸雅片煙,當他煙癮發作時就入禱告室禱告,有一日之久,大呼主血救我,他就在這次懇切的禱告中得主釋放。又有一在北方的同事對我說:「在他那裏有一有三百萬家財的吸煙富人,因他不理生產,後來他的家財不知怎樣的竟散盡了,他處困苦中便把兒子買去,後來連妻子也買了,一切都賣了,不過只他一副不值錢的骨頭還未買去。他既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便投海自盡,後竟遇救,有一牧師見了他,便對他說:「耶穌能釋放你」,他聽了便接受了血的道,後三月便信主,不數月便重了數十斤。由此可見,主血的道是何等的有能力,惜許多傳道人只對人說當擇善,當行善,卻不對人說主流血救贖的道。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