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在開會日,第一次講道,有說,我們在此屆會集的希望,是要見主的榮,聞主的聲。現在十天的敘會已經過了,各位有甚麼所見,有甚麼所聞呢?照我在敘會所見的情形說來,許多人心靈中,已經見主,且已聞主的聲;這是我們應當十分感謝主的!今天和各位討論的題目,就是舊路和新路。博士尋訪耶穌,一往一來,有兩條路,他們由耶路撒冷而至伯利恒,這條是他們的舊路;見耶穌之後,由主的指示而回本地,那條是他們的新路。各位,你們是不是由舊路而來赴會的呢?我知很多是的,因見你們的痛悔認罪流淚獻身就可證明了。各位要知,若是見了新路而又向舊路回去,這就是最愚最險的事。博士見耶穌以後,若由舊路回去見希律,豈不生極大的危險麼?第一危險就在他們自己的本身,第二危險就在耶穌的生命;因希律必逼他們領路去殺耶穌。若是這樣,那就拜耶穌的是他們,引人殺耶穌的也是他們了。我們得見主,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恐怕見過了以後,又向舊路行,今日所認的罪,轉去又復行,(彼後二章二十至二十二節)這真是一件危險到極的事了!我們不知福音之時,就是我們完全黑暗時代;信主後,明白聖靈和肉體之時,就是心中靈肉戰爭時代;獻己後,就是我們順服時代。若是我們到了獻己的地位,還不真心跟新的路來行,這就處於極危險的地位了。主說:「凡聽我的話不去行的,好比一個無知的人,把房子蓋在沙土上。雨淋,水沖,風撞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並且倒塌得很大。」所以我們要儆醒,既聽了,就要行;既是靠靈得生,就當靠靈行事。(迦拉太五章二十五節)但而今恐怕我們的行事,要令聖靈擔憂呀!我們知到物理有個定例,就是「不並容,」即一物已佔了一個地位,同時不能有別個物來佔他所已經佔有的地位。我們的心靈也是有個定例,就是「不並空」。這意思是說,心中的位置若沒有聖靈,就便有魔靈,不能同時並有,也不能同時並空。各位的心今已滿有聖靈了,若回去之後,又容魔鬼入來,那就聖靈必退出。魔靈對人,用強硬手段的,惟聖靈則用溫良的手段;所以聖經用力鴿來比聖靈。願我們不要熄滅聖靈的火,也不容魔鬼一指的侵入;世人則沒有拒魔的權,惟我們則已有了。(雅四章七節)各位回去後,不是完全沒有試探的;但可以靠主的能力拒絕牠。外國有句話說,不能禁止鳥飛過我的頭,但能不許牠在我頭上結巢;我們對於魔鬼也是這樣。今我們已經得了新的生命;但仍要提防那舊的生命要回來。我們當看我們的舊人如死屍一般的可惡!如昔日以色列人過了紅海,回頭看伊及軍馬的屍首,飄浮水中;這可譬我們既脫離老魔的勢力,應當重重的厭惡我們的舊人。論到基督十字架上代死之功效,信徒多是明白了一半,就是僅知代死赦罪的工夫,而不知我們已和基督同死勝罪的工夫;所以信徒失敗最大的原因,就在此。比方美國政府已經領佈明令,釋放一切黑奴,給他們自由;但當時有些黑奴仍不知有這明令,還要日日屈伏他的主人的權下;若他知這明令,就必起而脫離他的主人;他的主人也無法;因為政府明令已頒了。今日信徒中,很多不知十字架之得勝魔鬼,信者可得的自由;因此依然伏在罪惡的勢力下。還有一事,各位須要留心的,就是我們的舊人,有時會詐死的。當我們心靈得勝喜樂的時候,偶與一事接觸,忽然舊性大發,發後,良心就非常懊恨,不免自問起來,為甚麼我忽然有此大失敗呢?啊!這不是因我軟弱而失敗,更不是我有心去犯,原來這就是詐死的舊人復生了;我們怎樣算呢,有藥可以毒死牠麼?沒有的!只有常常儆醒祈禱,時刻靠主寶血遮蓋,及十字架之大能來應付牠。血氣之熱心,靠不住的,惟安靜在主裏面,才是屬靈的秘訣;但心不安靜,那就極易灰心起來。各位,你若充滿聖靈,不是一定要作大事,如慕翟穆勒等所作的一樣,你無論在甚麼事上,安靜等候,遵靈的去行,你也是聖靈充滿的工人了。門徒和主在山上時,雲裏有聲叫他們順服,這順服,就是屬靈一切秘訣的總鑰。各位兄姊們!「你們要這樣存心,從今以後,就可以不從人的情慾,只從上帝的旨意,在世度餘下的光陰。」(彼前四章二節)在這裏有兩條路:一條是人慾的路,一條是神旨的路。人慾的路,結果必不好;性神旨的路,則結果必好。我們在世的光陰還有幾長呢?主耶穌幾時再臨呢?我們不知,所可知的,是時候不多了!願我們自今以後,努力跑這靈程,一程一程的跑去!這靈程,雖有時山窮水盡疑無路,但畢竟柳暗花明又一村。靈程也好比鐵路的二軌:一是信軌,一是順軌。以色列人過了約但,即有耶利哥之戰;這戰,是靠信和順而得勝的。願各位不要忘記第一次所講的見聞,和這末次所講的信順!祝你們平安回去!由新路回去!回去為主作戰!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