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十字架第二講-與耶穌同釘十字架

陳崇桂牧師

羅馬六章一至十一節

哥後五章十四至十五節

加拉太五章二十四節

抗戰時有這樣的事:姓張的抽簽,被抽為壯丁,他不去前方打仗,而請姓李的代替他去,姓李的戰亡,他死是替姓張的死,姓張的等於死了。若是他再被拉作壯丁,他說:「我已經死了,是姓李的替我死,查記錄所記「張某已陣亡。」現在活的不再是我,乃是我替姓李的活。」照樣,主耶穌替我們死,我們是和祂同死。因為我們和祂聯合,祂死就是我們死。而且我們和祂一同埋葬,復活,我們已重生得救,罪得赦免。一個大問題:我們罪已得赦,仍然有「我,」有「自己。」請問怎樣對付「我」和「自己?」十字架解決這問題。我們和主耶穌同釘同死同埋葬同復活,所以不可以像從前那樣犯罪。既死了,就沒有「自己」沒有「我」。我知道這道理很難懂,有人問:主耶穌在千年前被釘死,那時我還沒有生,怎能說我和主同釘。聖經原則:亞當犯罪我還沒有生,但是他犯罪我也在其內。亞伯拉罕把十分之一獻給麥基洗德,當時利未人還沒有生,但是利未人也在其內。本著這個原則,主耶穌被釘十字架我還沒有生,但也是在內。

一個問題:我怎樣和主耶穌同釘十字架?人可以拿刀自殺,或用槍,或用毒藥,但是釘十字架自己不能釘,要別人才可以釘。但是聖經說:我們已經和主同釘,這已成了事實。羅馬書第六章三次說:「豈不知你已與主同釘十架?」這清楚說主被釘,我們也在內,我們和他同死同埋葬同復活,這是第一件我們當知道的事實。

第二,當看你自己是死的,向罪看自己是死了。馮玉祥定一個規則:他每讀書的時候門外寫著:「馮玉祥已死。」人看見這幾個字,當然不進去。進去他也不理會人。一天我去找彭勵生牧師,看見他房門帖著幾個字說「彭勵生已死」。我就不進去而回家了。我們第一知道自己已經和主同死;第二當看自己已經死了。受浸禮的意思即是埋下水裏,承認自己已死而埋葬,由水起來即是復活了。浸禮必須以水冒過了頭頂,是全身埋葬,點水禮以水點在頭頂上,等於全身下水表示已死已復活。從前一個英王要受浸禮,牧師講解浸禮意思是全身下水舊人死了。英王說:我要留下右手不下水。牧師問是甚麼原因?英王說:這一隻右手不願意和主同死,我要留下這右手殺我一個仇人!」那英王很誠實承認。可惜我們當中多少人受洗受浸而留兩手去打麻將,去犯罪。既和主同死而活著是主,主的手怎能犯罪?

保羅說:現在活著的不是我。注意有三個字很討厭可惡,最不好聽,就是「我」字和「自己。」巴比倫王尼布革尼撒一天他看著那大城就說:「這大巴比倫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為京都要顯我的榮耀麼?」神厭惡他使他立刻變成獸!那富人說:「我的財產甚多,我要怎麼辦?我要把倉房拆了。然後要對我的靈魂說……」他自滿得很!以賽亞六十五章一個人說:「你站開罷,不要挨近我,因我比你聖潔。」那法利賽人挺胸昂首禱告說:「我不像別人,我也不像那稅吏,我禁食,我捐錢……。」從聖經看那我字多麼討厭!「自己」兩個字也可厭!自大,自驕,自私,自恃,自誇,自信……都是以自己為中心。甚麼時候以自己為中心,就是把主釘在十字架。人心內有十字架也有寶座。自己坐寶座上就是把主釘十字架;主在寶座上自己就在十字架上。

有一個老人,他自稱為藝術家。誇自己能評論一切。一天他和他的太太並朋友同去參觀一個展覽會,去看那些作品,他從鏡架經過但因忘記戴眼鏡所以看不清楚。他看見鏡中的像不知是自己的像,於是評論說:「這像醜得很!這畫家是誰?把這麼醜陋的人像拿來展覽太不配!」他的太太快上前把他拉開,對他說:「你看不清,這不是畫;是你的影啊。」我們也是這樣忘記自己,不知道所批評的就是自己。承認這可厭的自己,和主已同釘死,這是根本解決的方法。再說具體些,怎樣是與主同釘?在六件事上看自己是死的。即是榮與辱,苦與樂,得與失。自己的作怪就是在這六個字上不死;本來已死但不知已死;知死而不承認死。例如被人毀謗心不安;被人恭維就快樂。若是真死就對於恭維和毀謗都不關心。對於得失也不要緊。得錢是為神管賬,有錢不驕傲,因為錢是神的;失也不算甚麼。對於苦樂也不注意。已是死的就不怕苦。

一個故事:一個教友問一個主教說:「與主同死是甚麼事?」主教說:「前天一個牧師死了,你知道他埋葬的地方嗎?」教友說:「我知道。」主教說:「你去到他墳墓前罵他罷。」教友說:「罵他他怎知道?」主教說:「你去罵他罷。」於是那教友前去,到那牧師墳墓前大罵說:「你死得好!死了沒有人羨慕你!你活著是害人的……。」但是那死牧師一言不答。教友回來報告主教,主教說:「你去罵他一頓他不答應你,你再去他墓前恭維他。」於是那教友再去牧師墓前,說很好的恭維那牧師。他們一言不答。於是回來報告主教,主教說:「你恭維他,他高興嗎?謝謝你嗎?他驕傲嗎?」教友說:「他一點不動心。」主教說:你照樣行罷。你已與主同釘同死,現在活的不再是你,是主活在你裏面,人稱讚你,你不要驕傲;人毀謗你,你不要憂愁,這就是看自己死啊。

一次在四川禮拜堂講這故事,散會出到門前,一個太太告訴我說:「一個同事侮辱我的丈夫,我丈夫是是個傳道人,常受人毀謗。人待他太不好!」說的時候她流淚。意思是想我幫忙。我說:「太太啊!剛才在禮拜堂所說那教友到牧師墓前罵他稱讚他那故事你聽見嗎?」那師母說:「陳牧師,道理雖如此講,但是我忍受不住,請幫忙。」你看,剛才在禮拜堂聽道,出到門前就丟掉了。

再說,我們要天天看自己死,常常練習,時時刻刻看自己是死的。知道自己已和主同釘而看自己是死的,這是消極方面。積極方面是向神看自己是活的。主耶穌住在我心內,這不是比方乃是事實。人身體是聖殿,主住在其中,正如從前住在猶太國,住在拿撒勒,住在耶路撒冷,住在拉撒路家一樣。

主耶穌既然住在我們心裏,祂的生活如何,我們也當如何。看主耶穌的生活,第一,祂對神很順服,絕對順從以至於死,而且死在十字架上。我們每天的生活要順從神,神要我們說甚麼就說甚麼。神要我們做甚麼就做甚麼。對於婚姻,擇業,賺錢,用錢,存錢,出門,到甚麼地方,一一要順服神。

第二是對己,主耶穌捨己為人。保羅既與主同死,他攻克己身,叫身服從,怕救了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他誠實無偽,清潔無污。

第三是對人,常有愛心。自己得救之後要救人。一個太太到地獄門前,不肯進去,她大罵說:「我是好人,神不公義,弄錯了,為甚麼要我下地獄?」其後神來問天使吵甚麼事。天使說:「這個人不肯下地獄,她說是我們弄錯的。」神說:「查看這人平生做了甚麼好事。」天使查出她一生只做過一件好事:是拿過一個蕃薯給一個乞丐。於是找那個蕃薯來。神說:「把這個蕃薯引她上天罷。」那太太用手緊握那蕃薯,一個天使用那蕃薯拉她上升。地獄門口的人見她上升就用手拉她的腳而跟她漸漸升高了。那太太升到半天高,她回頭望下來,看見許多人拉著她的腳她就罵說:「這蕃薯是我的,不是你們的。你們不要跟著我上天,她用腳一踢,蕃薯跌下來,她和眾人一同下地獄裏!你看,她自己上天不要人和她同上。我不是說這故事是事實;也不是說人得救是靠善行;乃是說與主同釘同活的人,有一個特色是愛人,領人得救。

一個牧師在非洲傳道,作工多年不見功效,他很灰心,想辭職回國,正在灰心的時候,有一個人來請他去,因為有一個人將死,要請見牧師。牧師到那裏看見那人在床上,他說:「我未死之先請牧師來,我謝謝你,我聽你講道,你替我禱告,我得救了。我到天堂第一件事是俯伏主前謝謝主的十字架。救我,然後我就站天堂門前等候你。甚麼時候主召你,我就出來迎接你,帶你到主前一同讚美主。我介紹你給主,我說:「主啊,這個就是領我得救的人。然後就和你一同永永遠遠讚美主。」弟兄姊妹們,你們到天堂有人謝謝你們嗎?有人到天堂是因為你嗎?

昨天我們說主為我們釘死,今天所講是再進一步既承認自己已與主同死,現在活著是主。主的生活是敬神愛人救人。我們不要空手見主,在這培靈會也有機會引人到主面前。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